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胜利会师

第四百一十一章 胜利会师

    大将来到睚眦对面手中站戟向睚眦一指冷笑道:不要太狂可敢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凭你也配!?”睚眦用鼻子冷哼一声身体猛地前冲右手向后一伸握住天行刀的刀柄。神刀似乎感应道睚眦的杀意还未出鞘就出一声清鸣。眦握刀在手抽刀、劈斩一气呵成。

    来将不敢怠慢忙横戟向上招架。

    可是他的站戟那里是下品神器天行刀的对手。可怜他还连名字都没报出就被睚眦连人带戟劈成了两半!

    “睚眦刀法盖世!神农大军所向无敌!”

    “睚眦刀法盖世!神农大军所向无敌!”……

    一刀秒杀敌将顿时另神农方面士兵军心大振而九黎大军方面则是受眦的威势所慑虽然还站的比较整齐但任谁都能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这些人自内心的恐惧。当然这里也有例外一个就是九黎三路先锋修蛇和紧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个副将。

    还没等修蛇话那副将便飞身冲向睚眦手中提着一把和刚才被眦斩杀那武将一模一样的站戟一指挥睚眦悲愤的破口大骂道:“眦贼子!你空仗兵器之利乘我哥哥不注意将他杀死算什么好汉?现在爷爷我知道你的刀厉害看我如何靠武技赢你看戟!”着手中站戟一提。撩向眦地更桑咽喉。

    眦不屑的冷哼一声也懒得和他废话。“锵!”的一声归刀入鞘但收刀并不等于放弃战斗他的身体以过来将数倍的度向对方迎了上去。右手向前一探就抓向了对方站戟刃后面的戟杆处。

    这也是睚眦太好面子听对方他依仗兵器之利便要来个空手入白刃。让对方心服口服。如果换了七夜恐怕巴不得对方错误估计自己的实力呢。

    对方将领一见睚眦居然空手来抓自己的站戟心中十分震怒但他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因为眦这看似简单地一抓让他看出了自己和对方打差距有多大。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乘睚眦轻敌。在眦改变注意拔刀之前将他杀死。站戟向上一翻戟头月牙部位切向了睚眦抓戟的手同时戟锋一转该刺睚眦胸口膻中穴。

    “过得去。”眦淡然对他的戟法做出了一个简单的评价右手则原势不变继续抓向戟杆可是在对方战将眼中这明明会被戟刃削掉的手却不知怎地就抓住了他的戟杆。就好像变魔术一样。让他一头雾水。

    但不管怎么戟被睚眦抓住已经成了事实。敌将不敢怠慢。忙全力向后一拉意图将战戟的控制权夺回手中。可是以他的修为。怎么可是睚眦这头凶龙的对手?一拉之下没有拉动却反被睚眦拉得身子向前一晃。

    眦抓住战戟并将敌将拉向自己后抬腿一脚正踹在了对方的前心口上。

    “嘭锵!”一声怪响之后敌人将狂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向后跌飞出去。原来眦那一脚不但踢碎了他的护心镜给敌将造成了严重的内伤。也还是因为对方的战甲比较质量比较好。设备也比较全面前有护心镜。后有掩心镜。这才替他当住了眦这致命的一脚。

    可是躲过这一脚并不等于不用死了。睚眦一脚踢在他地护心镜上时就感觉道对方这身战甲防御不错一脚恐难伤其性命。马上将刚刚夺在手中的战戟轮圆从左至右横着一扫戟头上地月牙部位刚好斩在对方的脖子上。

    “噗!”这一戟正斩在对方地脖子上敌将的血肉之躯怎么可能经得住仙气战戟的一斩?当时被切豆腐一样将脑袋削掉了一股血雾喷泉一样从脖腔端口处喷出老高。后者只感觉脖子一凉跟着看到自己的身子上已经没了脑袋还正在喷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脑袋已经搬了家。一惊之下还没来得及出惊呼便失去了意识形神俱灭!

    眦一连斩杀敌人两元大将后为了将震慑力进一步提高双手分别抓住戟杆靠近两头的位置一抬膝盖双手紧握戟杆用力向下一砸!

    “咔嚓!”一声大好的仙器战戟被他硬生生的掘成了两截!

    修蛇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喝止住其他要为两位将军报仇地将领心道睚眦居然如此厉害空手掘断仙器战戟!虽然那只是一件质地不怎么样的下品仙器但仙器毕竟是仙器修蛇自问自己做不到这样。如果此刻再叫其他战将去战他也只能是白白送死看来只有自己亲自上或许还有一丝胜望。

    想到这里修蛇分身来到睚眦面前冷冷一笑道:“凶龙睚眦果然名不虚传既然你能连胜我手下两员大将也就具备与我一战地资格了亮出你的刀来吧!”着手中蛇矛斜下里向前一指摆出了一个非攻非守则姿势。但这一枪出得浑然天成连看得睚眦眉头一皱意识竟然生出了无从下手之感。

    既然他可以不露破绽给我我为何不能制造一个破绽出来静时无破绽难道动中还能将破绽全部隐藏?睚眦拿定主意就要动手强攻。但修蛇似乎可以先一步猜出他的意图一般先一步起了攻击射矛平直向前一送直刺向睚眦胸口。

    这一枪不快也不急更无诡异可言但却攻向睚眦必就之处可见他出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野心也并不大只是向占到那么一先机而已。如此谨慎的打却与他那粗狂的外向大不相符。

    面对修蛇睚眦可不敢像刚才那样伸手去抓枪杆再次伸手向背后一抓。天行神刀再次出鞘同样一击毫无花俏的一招力劈华山砍在了蛇矛枪枪头的岔口处。两人的招数化繁为简还真有那么几分返璞归真的味道。

    “锵!”刀枪互撞一声巨向震得在场兵将耳根一阵痛有些修为太低的

    出现了眩晕的感觉。而战场上的两人则是各自被▋谁也没有占到什么的便宜。

    “好强的修为!”修蛇在心里暗暗佩服睚眦的修为高深远在自己之上。

    “好强的力量!”睚眦则是佩服起修蛇的力量来了抛开修为的高低不这修蛇天生的神力绝对还要在自己这条凶龙之上!虽刚才交手表面上不分高低但对方已被自己的震成内伤但对方却能利用力量的优势不让自己占道更大的便宜不禁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一招过后两人刚要继续动手却突然听到九黎军西大营后方传来一片惨叫之声音。

    “不好拉!神农国的援军到了!啊!……”吵杂的东大营中传出了这样的惨叫。话还没完就被一支混元霹雳弩射穿咽喉光荣的为九黎捐躯了。

    “哇……这是什么人啊!这么强悍这还是人吗!住!”一个头目这样叫着可是除了远在西大营前打斗的修蛇、睚眦之辈又有谁能在这混杂的声音中听清他在什么?

    “天伤!我听过这个就是天伤部队传中的天伤部队!啊……”、“敌人援军已到快快去禀报将军呃!……”、“天杀的!怎么我们刚刚围住神农军不到半天的功夫他们的援军就到了这不是要我们地命……”一道剑光闪过。他最后一个“吗”字还没有出口就真的被要了命。

    天伤一出战争马上进入了一边倒的局面九黎西大营的军兵只有被杀的份。就算有几个运气特别好的手中武器刺道了天伤队员的身上却现根本无法刺穿天伤的专用战甲。不禁如此还会被战甲上地反击阵法震伤。跟着被另一个天伤成员一剑或是一弩轻松的结果了性命。

    九黎军南大营、北大营的将领只要修蛇命令一下马上率队去支援东大营。

    修蛇见到神农援军道来知道事不可为。忙一举手中的蛇矛叫道:“整队撤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南大营、北大营以及修蛇亲自把手的西大营都开始组织起了撤退工作。而东大营地士兵则成了炮灰和弃卒。事到如今修蛇也只能用他们的生命来拖延一下神农大军的脚步使自己的大军可以安全撤离。

    而睚眦见到修蛇的大军撤退有序知道自己带出城这五千人不够扩大战果的也就没参与追杀。转过头带兵从后面堵杀九黎西大营迎接张天涯去也。

    在两面夹击下。原本就已经坚持不住的西大营九黎军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被消灭个一干二净。只有几千最终器械投降的人才算保住了一条性命。

    单睚眦见到大军统帅张天涯后先是兴奋得跪倒行礼之后脸色又是一变对其质问道:“大帅!淫浪七夜这几天一连给你出了十道玉符请求粮草你怎么一而再的拖延害得我们今早差放弃松果城退兵与你会和。”

    对于睚眦不满地态度。张天涯也不生气只是淡然答道:“是一意外。我们还是进城之后再吧。厄……这个松果城似乎了大军驻扎在城外天伤队员随我带着部分粮草现行进城。青鸾、火凤帅大军留守丁枫、白随我一起进城。”

    一路无话丁枫、白与城内粮草官交接粮草不提。单张天涯来到主帅厅后七夜、后等诸将纷纷跪行大礼张天涯让他们都起来后拍了拍七夜的肩膀道:“好子!没想到刑天带兵布下地凶杀慑魂大阵都被你给破了有你的!还有后你能来真实太好了。现在大军还在征战等班师回朝后我一定奏请陛下对你论功行赏!”

    后一喜忙行礼道:“谢大帅!”

    满营众将众星捧月般将张天涯迎上了帅厅主位上张天涯坐下之后欣然道:“这次你们立地功可都不啊!在我大军到达之前不但收复了之前的失地更是连打了这么多漂亮胜仗拿下这么多关城我很欣慰!”

    众将忙称呼是张天涯领导有方。张天涯转又道:“之前在路上除了一意外当时我刚刚为天伤全体成员洗魂功力极度虚弱。只能派青鸾、火凤负责押送粮草奈何中途又遇到了妖兽群的袭击所压粮草全部被毁这才耽误了送粮时间。如今两军合一下令犒赏三军每人瓶酒方肉三天后继续前进与九黎大军决一死战!”

    安抚一下众将官后张天涯就让他们现行回去休息去了。大堂上只剩下了张天涯和七夜、后、睚眦三位先锋。这才转入正题道:“七夜啊。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高的作战天分回去后一定求师兄好好教导一下到时候神农国就又多出了一个无敌的将领啊。对了之前玉简上得不是很明白你吧战争的细节和我好好。”

    七夜忙客气道:“大破九婴于一线峡是大帅您定下的计七夜不过是奉命行事不敢贪功。至于刑天的凶杀慑魂阵也是有大风献图纸之功劳后面地连续胜仗也少不了大风的功劳。详细情况是这样地……”

    挡七夜将数次大战的详细情况向张天涯做出一个简要的明后张天涯却眉头略皱。喃喃道:“九黎大军居然是昨夜才将松果城围困的。按理这里还术语九黎地界蚩律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大军将在这一两天内到达为什么还要围困城池导致如此一败呢?”

    七夜随口答道:“可能是九黎的军事情报不是很灵通二来也可能是蚩律并没有干涉修蛇如何用兵这围困之策只是修蛇自己的主意吧?”道最后七夜已经没了底气因为他的话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