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无定河边骨

第四百一十二章 无定河边骨

    天涯摇头道:“不管是你刚才所的哪一种可能都一见事情蚩律根本就是一个白痴兼不会带兵的门外汉。想必白虎侯监兵监老爷子的本事你们也有所了解试问一个能和他老对持千万年部分胜负的人有可能是一个白痴兼门外汉吗?”

    “这……”听了张天涯的话七夜也答不上来了思索片刻道:“那大帅的意思是……”

    张天涯继续摇头道:“至于蚩律到底有什么阴谋我也猜不清楚正因为想不明白我心里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完沉默了一会才转对七夜道:“对了你之前所的大风现在应该还在城内吧?带我前去看看。”

    七夜头道:“大风现在就在后院我这就带您去。”

    众人各忙各七夜带着张天涯来到帅厅后院。

    可是刚刚一进后院就听到有女子的啼哭之声再走过一条回廊才现是一个一身素装的女子扶在院内的石桌上哭啼不止。这女子身材很好也很苗条由于是背对这门外方向而坐张天涯没看到她的相貌。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身边的七夜。

    七夜忙解释道:“此女也是我们先锋部队的将军名叫王秒月。前不久在打破刑天凶杀慑魂大阵的时候他新婚不久的丈夫莫向青。被刑天拨开后地箭射杀。现在尸体已经遣送回国了因为她终日伤心哭啼我怕大帅见到会不高兴才私自做主允许她不去迎接大帅。如果大帅要责罚的话就责罚七夜好了。”

    张天涯默然摇头道:“你做得很对有什么好责罚的?”

    七夜早知道张天涯会这么刚才的责罚也不过是一些客套话而已。转头对那正在哭啼的少*妇叫道:“王将军。大帅来了还不过来见过大帅。”

    王妙月闻言娇躯一震知道大帅到来万万怠慢不得忙擦去眼角的泪痕起身向张天涯行了一个军礼。低头道:“末将王妙月见过大帅。”虽然有着元婴期的修为但连日的伤心哭啼也使得她看起来十分憔悴。

    张天涯了头道:“起来吧。唉……战争不论胜败都是两败俱伤。”着长叹了一口气不禁又想起了已经动身前往有熊求援地精卫有感而念出了两句唐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真希望这场大战可以早日结束天下百姓都能安享天伦。有情人。也不必再经历这种生死离别之苦。”

    王妙月本来就很伤心听到‘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两句后更感觉一阵凄苦。两行香泪禁不住有流了出来。这一流泪不禁让她的原本憔悴的脸看起来更加虚弱真是我见犹怜。

    七夜一见忙喝止道:“在大帅面前不得无礼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无妨……”张天涯随手阻止他道:“王将军新婚丧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班师回朝后我一定要奏请炎帝对在战斗中殉职的将军加以追封。至于王将军。不必继续随军西征了今天在城内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回国为你丈夫守孝去吧。我想这事情我还做得了主。”将在外君命都有所不受更何况是这事?

    哪知王妙月听后却止主了哭声再次擦干了眼泪抬头看向张天涯道:“不!大帅王妙月身为神农地战将怎可因为一些私事而擅离战阵?亡夫为神农牺牲也是死得其所我如果就这样回去想亡夫在天有知也不会高兴的。还请大帅收回成命允许末将继续为神农出战我保证在战争结束之前不再掉一滴眼泪!”与张天涯对视的双眼目光坚定无比。

    张天涯见她居然重新振作了起来心里不禁暗暗替他高兴含笑头道:“好!很高兴你能重新振作起来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随大军一起出!”

    “末将遵命!”王妙月再次行礼之后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虽然重新振作了起来但要恢复之前的豪气也需要自己冷静冷静。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王妙月走后七夜一边继续在前面带路口中喃喃重复着两句唐诗体会着其中的内涵片刻之后突然转头对张天涯问道:“大帅你刚才所吟‘可怜无定河边骨’一句中无定河指的是哪条河?我在这三年里没少研究神农和九黎的地理似乎并没有听过这条河啊难道是某条河的别称?”

    “厄…咳…”张天涯刚才不过是随口念出来的以前对于这两句诗也只是知道大意不求甚解甚至连诗文地前两句是什么他都给忘了哪里还会去追究什么无定河?可是如今被七夜问起也不好直自己不知道。

    急中生智下张天涯随口胡诌道:“无定河是泛指。意思是征战沙场的士兵无法确定自己埋骨何处而最后地河也未必就一定是河边也可以是山上、城池甚至是荒野。无定两个字正是不可确定的意思。”

    七夜暗暗记下很认真地道:“大帅文才出众七夜受教了。”弄得堂堂青天剑神脸上有些烧。

    两人着已经来到了大风的房间外。房门敞开着两人也没有打招呼便信步走了进去正见到已经换上了便装的大风正在专心的看着一本书很是悠闲。感觉到有人进屋后先是漫不经心的抬起头一见是七夜忙放下书起身道:“原来是七夜将军这位是……”

    七夜忙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军大帅神农忠勇王张天涯!”

    大风一惊忙道:“原来是大帅到来大风有失远迎还请大帅恕罪。”着就要跪行大礼。

    张天涯怎么能真的让他下跪忙一把将他扶住起紧紧握住他的双手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你的事情我都听七夜跟我了这次西征如此顺利你居功至伟。我代表神农国八十

    谢谢你了!”着还做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七夜在旁见了不禁暗自狐疑了起来。今天大帅怎么会如此做作难道他对大风有所怀疑?可是大风所献来的阵图和各个军事分布图都无一错误我们不就是这样一路打下来的吗?这难道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不过他对于张天涯的智慧没有一怀疑既然大帅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最多回头问个清楚就是了。

    张天涯和大风互相客气了好半天才告辞离开。一出后院张天涯马上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对七夜吩咐道:“这个大风并没有什么破绽反而安分的可以。不过就是因为他太安分了反道让我觉得有些不妥从今天开始你和后轮流对他进行监视如果他有什么异动不许打草惊蛇一定要第一事件向我报告。”

    七夜头答应了下来转又好奇的问道:“难道大帅觉得他可能是奸细?但一路上我们按照他提供的军事图进行针对性的打击都没有出错啊。如果他是奸细的话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天涯摇头道:“我也希望他不是。但心一总是没错的按照我吩咐的去办就是了。”

    “属下遵命!”

    当晚张天涯叫上自己的一众心腹召开了一个战前临时会议。在坐地有四大圣兽中的白虎、银狼七夜、凶龙睚眦、神箭手后、丁枫、白、雷雅。另外张天涯还破例将大风一起叫来一起商议破敌之策。青鸾、火凤必须在城外军营内坐镇因此没有来。

    让开身后做成屏风模样的大型地图张天涯先道:“修蛇大军现在已经撤退。跟均探马回报他们现在退守濩水城并高挂免战牌做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恐怕我们想破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此城前有濩水河作为天然屏易守难攻。如果强攻恐怕损失将会很大你们有什么破敌良策吗?”

    张天涯的话刚一完就听睚眦抢先道:“这还不简单。今天我和那个修蛇已经交过手了。他那两下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到时候我带兵讨敌骂阵在战场上打败他后便尾随逃军攻进城去不久完了嘛。”

    坐在他对面的七夜苦笑摇头道:“这种笨办法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先不今天和你交过手地修蛇心知不是你的对手未必可出战。他高挂免战牌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就算你真的打败了他。就能帅军冲过河去吗?要知道他们派出的战船可都是有数的。不会给我们多坐准备。”

    眦不服气的对七夜道:“那你有什么好注意来听听!”

    七夜对张天涯抱拳行了一礼后。表自己地意见道:“依我愚见。我们不妨也效仿一下修蛇从距濩水城较远处搭桥过河他们兵力有限定然不敢出城破坏。然后我们将他们的城围起来等他们粮草用尽就会不战自溃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濩水城了。”

    坐在一边的后听了两人的意见后。终于开口道:“何必那么麻烦?现在大帅已经到来听闻大帅现在已经是一个神级高手了。只要他一出手轰碎敌人的城墙还不是事一桩?到时候他们无成可守八十万大军一走一过也可以吧他们踏平了。”

    张天涯摇头苦笑道:“后兄有所不知。在各国的军事行动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神级高手只是负责全盘指挥不可以出手参与攻城略地。真的要出手也只能和是敌军中的神级高手打战场通常定在战域。因为神级高手一旦出手杀伤力太大不这样地话千万年下来恐怕各国间的交接处所有山河都已经被夷平了。”

    后大讶道:“这么来大帅地对手只能是蚩律了。”

    张天涯头道:“除非敌方阵营中还有其他神级高手存在否则我要么不出手出手只能和他在战域单挑。或者我和白虎两个打他一个。”

    见众人都没有更好的注意张天涯转对一边地大风问道:“大风兄弟可有破敌良策?”

    大风马上摇头道:“现在城内士一下子多了十万军事部署肯定有所变化我之前带来的兵力分配图自然没什么用了。在这种情况下凭我这笨脑袋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眦这时再次道:“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我提议强攻。我们应该乘蚩律的大军未到之前尽量扩大战果。九黎边境的路很难走蚩律大军一时半会还到不了何况我们有敌军的军事分布图在手如果我们动作够快打下濩水之后再一连拿下十座八座城池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七夜摇头道:“我还是希望围困强攻的损失太大了。”

    这时后再次开口道:“我比较赞同睚眦的提议为了全局考虑还是在于对方主力交手之前多拿下一些城池为好。为此做出一牺牲也是在所难免地。”

    一直没有言的丁枫和白互相交换了一个默契地眼神后同时表一见道:“我们赞同七夜将军的看法围困为上毕竟我们带来的八十万大军都是神农子民。能尽量较少牺牲何必强攻呢?”

    张天涯见两种观都有一定的支持率两方面争执不下终于开口叫停道:“好了。这件事情容我再考虑考虑反正军队需要休整三天大家回去也一起想想办法。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吧散会!”

    众人离开后张天涯转过身来背靠帅案双眼反复看着屏风上的地图苦思起了破敌良策。作为大军最高统帅所有士兵的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必须要把伤亡尽可能的压缩到最低限度这是我的责任!张天涯心中暗暗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