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成也濩水

第四百一十三章 成也濩水

    这样一连苦思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张天涯也没有想己满意的好主意来。

    可行的注意倒是有几个但最好的一个己方的损失也要是敌方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本无法满足张天涯那最好零伤亡最多也不能过前两次战役损失的要求!……或者是这家伙的要求太高了吧。

    他手下军兵牺牲一个对他来都感觉是在用刀子割自己身上的肉。好听是爱兵如字的好统帅得不好听了就是**型的护犊子!

    时间就是这样当你希望它快过去的时候它会过的很慢。而当你希望它过得慢一些的时候确会过得极快。三天的休整事件转眼间便过去了第四天一早张天涯准了睚眦的请战要求给他一队人马让他到河边去讨敌骂阵。主要是想借此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

    从一大清早开始睚眦就带兵来到河边后帮忙一箭将对方高挂在城头的免战牌射落睚眦带出的士兵就分三波开始狂骂不止。按照张天涯的吩咐第一队嘛累了换第二队第三队骂累了换第三队如此循环我穷尽焉!

    什么难听嘛什么骂声一定要整齐不能乱让城上听得清楚明白。

    同时在濩水河上游距离濩水城五里外的地方七夜带着一队军兵开始修桥补路。

    ……

    濩水城内。修蛇一掌拍碎了刚刚被送上来地第三张帅案愤愤的破口大骂道:“真***晦气雷王爷为什么非要把战败的刑天招回去呢?如果有刑天在的一个睚眦岂可如此猖狂!?不行……来人啊!带兵先去把七夜带来那些修桥的人灭了再!”

    “将军三思!”虽然砸修蛇盛怒之下他的手下谋士还是敢于直言进谏。可见此人要比头路先锋九婴强上许多。一个谋士打满的中年人冲两侧队伍中走了出来对修蛇先行一礼随后道:“七夜这次修桥其实就是一种挑衅。在修桥路段地上空有三百天伤部队手持混元霹雳弩严阵以待。而我们这边并没有天险可守。一旦进入他们的射程范围内后果可想而知。”

    修蛇有些不耐烦的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应该怎么办好!?混元霹雳弩……唉……可恶!”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语气才缓和下来道:“刚才是我太激动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放弃濩水其他城市没有濩水这个天然屏障就更挡不住张天涯了难道就这样寸功未立的回去与雷王爷会合不成?”

    那某事淡然道:“其实按照现在的形势来。这是唯一的方法。况且大帅不是都了吗如果不能守。则退。”

    “退?”修蛇坚决地摇头道:“未战先退有坚城不守。不能给主帅争取更多的时间还要我这个先锋有什么用?一旦撤退以后别人得怎么看我?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有会的不会听的跳进黄河洗不清。我得顾及……”着一排自己的脸:“这个!”

    那谋士似乎早猜到了他的反应很平静的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任由他们搭桥好了。哼哼……张天涯固然厉害但他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我九黎大军多少年来也没人能在濩水河上成功搭桥。难道他行?”

    “濩水暗流!”修蛇闻言马上眼睛一亮心情大悦头道:“好!看来这次张天涯要弄一个灰头土脸了哈哈……”想到可以让张天涯吃瘪修蛇不禁出了一阵自内心的狂笑。

    午后。张天涯依然在城内帅厅观摩地图门外突然出来了军兵地报告:“七夜将军回来了!”

    张天涯转头一看七夜果然正风风火火的从远处走来不过看到他一身污水地狼狈样子眉头不禁一皱。片刻后七夜走进帅厅行军礼后单膝跪倒抱拳道:“大帅!七夜有负大帅重望搭桥失败了。”

    张天涯一看他进来时的表情就猜到是这个结果忙一摆手道:“到底怎会事?”

    七夜这才如实回报道:“起初搭桥一直很顺利有天伤在河上驻守敌军慑与混元霹雳弩地威力不敢出城干扰。可是谁知道天将近午的时候河内突然出现暗涌而且暗涌十分厉害不但建桥军兵全部陷入河中未建成的木桥被毁。甚至连天空中驻守的天伤成员都有三十余名被暗涌吸力吸入河中!七夜拼尽全力也只能将天伤成员三十几救出至于那近千的建桥军兵……全、军、覆、没!”道最后一字一顿似乎要把牙咬出血来似地。

    “暗涌!”张天涯听了心头一惊按照七夜这个法这个暗涌还非是一般的暗涌能够把将近度劫期的天伤成员吸进其中的暗涌普通军兵哪里承受地了?

    沉吟了片刻后对七夜道:“鸣锣收兵让睚眦他们先回来吃饭吃饱了后再继续骂。另外抓紧时间打听出暗涌的情况来特别是暗涌出现地周期。”既然平时没事那就明这个暗涌是有活动周期的只要躲过这个周期就不会受到暗涌的损害。

    “七夜遵命!”

    七夜领命离开后直到傍晚才回来。一进来就面带忧色对张天涯道:“大帅。属下经过明察暗访已经探明濩水暗涌一天四次分别在早、午、晚和子夜出现。一旦出现河上除了仙级以上高手可以自保外其余人、物都会被暗涌卷走。如此算来搭桥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原来是这样……”张天涯听后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还是平安堤修成之后暗涌效果大大减弱的原因据在千年之前当时未建平安堤暗涌到来时连仙级高手

    从河上飞过。当地百姓曾有‘鹅毛飘不起飞鸟不I语。”

    “我靠!老子有不是来取经的居然给我弄出一条流沙河来!”随口咒骂了一句张天涯了头道:“我知道了马上名人伐木造船大军按兵不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渡河攻城违令者斩!”

    “属下遵命!”七夜领命后再次告辞离开。

    七夜走后张天涯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如此算来难道要隔河与蚩律一战?他本想乘蚩律大军还无法抵达前的机会多拿下几个城池到时候及时两军僵持不下最后通过谈判解决纠纷手上也能多一份筹码可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恐怕很难实现了。

    就这样一直苦思无果中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兵丁掌起灯火。而张天涯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现在还在考虑如何破敌攻城的计划虽然眼前这个濩水暗涌将他之前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但他深信任何难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大不了到时候自己亲自去探查一下河水下面的情况从源头上解决暗涌的事情。

    “大帅……”因为张天涯思考过于认真竟连有人来到其身后三尺范围内都没有察觉。当然也是因为对方身上没有杀气的关系要知道青天剑神不论在什么时候对杀气可都是机器敏感地。要偷袭他。几乎只能在梦中实现。

    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刚刚死了丈夫不久的女将王妙月只见她将手中端着一碗茶水轻轻的放在帅案上。柔声道:“破敌固然重要但大帅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您已经四天水米未进了这样下去我们还指望谁来打败蚩律呢?”每次大军交战都又两军的神级高手决斗告终。现在张天涯是大军唯一打败蚩律的希望。王妙月的忧虑也是应该的。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其实大军来路上与我地旧部回合后我动手帮天伤洗魂就消耗了极多的元气与蚩律的一战基本就靠白虎了。何况这心神消耗。对我来倒是还没有什么。不过还得谢谢你。”

    水米不进对神级高手来确实没有什么。可是让一个神级高手水米不进的事情恐怕就要消耗他很多心神了。就比如张天涯现在所面对的情况……

    王妙月还是很担心的道:“无论如何大帅都要多注意歇息啊。”

    感觉道她地关心张天涯心头一热刚要两句安慰的话突然感觉头脑一阵眩晕脚下有些站立不稳。忙伸手扶住帅案另一只手则扶向自己的额头。他这次真的有些精力消耗过度了。扶在帅案上的手竟将王妙月刚刚为他端来的茶碗嘭倒。茶水洒了一桌子。

    其实张天涯这次的精力消耗真的有过度了。用天都水月洗魂别是刚刚达到天都水月境界的张天涯就连水神共工用起来都要十分心。他一口气帮几百人洗魂不管是神力还是精神的消耗都十分巨大。不过还好他地消耗并没有白费接受洗魂的天伤成员。不但清楚了之前药物地副作用其资质更是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从最差地资质变成了中等偏上。

    洗魂之后他又没有得到足有的休息先是急于赶路。与七夜胜利会师之后有这样熬心血的连续苦思了四天四夜。就算张天涯是神级高手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大帅!”王妙月一惊忙上前扶住张天涯。并转头对守门军兵大声喊道:“来人!快……快去叫军医过来!”

    “不用了!”此刻的张天涯已经从眩晕中恢复了过来。听到王妙月要叫军医忙喝止道:“我不碍事的不要因此乱了军心。何况我现在的医术水平不是哪个军医可以比得了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完才无力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目调息片刻。

    而王妙月知道张天涯所不假如果他的身体出现状况地事情流传出去这仗可真就没法打了。但知情的她有十分担心张天涯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等着张天涯自己恢复过来。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事件张天涯才再次睁开眼睛淡然道:“我已经没事了。”着感觉手上有些湿湿的感觉低头一看才现王妙月给自己道的茶水竟然被自己弄翻了。现在洒在手上的茶水还没干呢。

    看到这个情景张天涯突然眼睛一亮。不顾王妙月的担心豁然起身转头再次仔细分析了一会濩水一带的地图。又过了好一会才转身坐下对一脸焦急担忧的王妙月笑道:“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看你担心的样子好像我真的要死了一样。对了今天反正没什么事情我给你将一个故事如何?”

    王妙月虽然不知道张天涯怎么突然要给自己讲故事但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起码可以缓解一下大帅几天来蹦得紧紧的神经。于是头道:“大帅请讲末将听着呢。”

    张天涯现在心情似乎很好随手指了一下边上的椅子淡然道:“先坐下吧。”见后者听话坐下后张天涯才继续道:“我今天要讲的是在我家乡流传的一个被誉为武圣的大英雄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道这里张天涯微微停顿了一下跟着一字一顿的出了三国里的一场经典战役:“水——淹——七——军!”

    道这四个字的时候张天涯的眼中精芒爆闪。心中暗道:修蛇啊修蛇!你不是依仗濩水让我拿你没辙吗?好我就让你成也濩水败也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