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稳军之计

第四百一十四章 稳军之计

    天之后一万木筏已经全部制造完毕。张天涯略做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又逆天三旅掩护全军八十万人要乘暗流的间歇时间两天内度过河。如敌军敢于偷袭混元霹雳弩下杀无赦!”

    张天涯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开始实施内容就是全员渡江。

    ……

    濩水城内修蛇急得在帅厅走来走去。平时众将在位的时候他无论情况如何危急都要保持镇定不管自己心里多么没底也要做出一副信心十足的姿态。这样才能让手下的众将有信心全军的将士有信心。但是现在并没有其他人在他却急得有些失了态双手一会背在伸手一会又挪道身前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更好的保持自己的冷静了。

    也难怪他如此慌乱这两天来睚眦每天例行公事般的讨敌骂阵弄得现在全城上下军心极不稳。今天一早现张天涯大军一开开始渡河显然已经弄清了濩水暗涌的周期如再不有所行动恐怕兵临城下之日也不远了。

    最后修蛇终于狠狠的一咬牙:“不管了!能拖上几日便算几日。反正城内的粮草充足只要张天涯敢强行攻城定要他付出一定的代价也算为王爷曾加了几分筹码。自己区区一死又有何妨?”一旦豁出一死修蛇反倒镇定了下来转身从容的坐在帅椅上等待着神农大军总攻地来临。

    “报!”这突然有守城军兵。一溜跑冲入帅厅但系跪倒。对修蛇抱拳行礼道:“报告将军神农国大帅张天涯派来使者。口称是前来送礼的现在正守在城外。”

    “送礼地?”修蛇眉头一皱忙追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一个!”报事军兵很肯定的答道。

    “如果只有一个的话应该不可能是来诓城的。”修蛇略作思索后头道:“带神农使者来这里见我。哼我倒要看看张天涯还能玩吃什么花样来!等等……找十几个元婴以上修为的埋伏在帅厅周围。”

    “是!”报事军兵领命出去。

    时间不大帅厅两边的高手已经埋伏完毕。而守城军兵则将张天涯派来地使者带道了帅厅。修蛇远远看去只见神农来使上中等身材一身白衣满头银丝冰冷的双眼在帅厅周围一扫而过。嘴角则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白衣银冷面如霜……难道他就是七夜!修蛇一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七夜绝对不好招惹。好一个张天涯居然派七夜来与我谈判是在向我炫耀他手下随便派出来一个将领都比我强大吗?如果是七夜的话。之前准备那些埋伏的高手也不用叫他们出来了免得白白断送了性命。

    在修蛇思考这片刻的功夫七夜已经步入来的帅厅。对修蛇略微抱了抱拳很随意的就礼过去了:“修蛇将军果然闻名如不见面看相貌你要比睚眦口中描述的强多了。”简单的一句话也不知是夸是损反正修蛇听了之后。觉得很不是滋味。

    不过心里不是滋味表面上却还是要保持一军主帅地风度来。很随意的笑了笑坦然回道:“承蒙夸奖想必阁下就是神农军地先锋七夜吧?”见七夜头默认才继续道:“不知七夜兄这次前来所谓如何?”

    七夜道:“早已经过我这次是代我家大帅前来送礼的。”着右手向上虚托一个礼盘出现在他手上因为上面盖有红布所以看不到下面藏着的到底是什么礼物。七夜将礼盘交到一个军兵手上再由军兵转承给修蛇。

    面对这样的一件神秘礼物修蛇犹豫了。将这层红布掀开还是不掀?掀开的话万一里面是张天涯准备的什么厉害玩意怎么办?红布一动里面一道神级剑气射出来本将军岂不直接宣告玩完?虽然早已经做好了战死地准备但被张天涯这样算计死未免有些窝囊!

    不掀?也不行!现在这么多手下都在看着呢如果自己连礼物都不敢看岂非被张天涯那混蛋笑掉大牙?此事传扬出去我这个将军的威名何在?如何还能服众人!?

    来话长实际上这些想法都只是在修蛇的脑中一闪而过。片刻后他已经拿定了注意不要掀或不掀只要自己犹豫的时间稍微长了一恐怕都要对自己的威严有损。我就不信张天涯堂堂神级高手会这么算计我修蛇。想到这里修蛇一把抓起红布的一角反手一掀而起。

    “这……哼!张天涯简直欺人太甚!将军属下请令将此人乱刃分尸!”

    “是啊将军如果不给对方一颜色看看他们还真当我们好欺负不成?属下请令先将这使者乱刃分尸再由属下出城去与那睚眦斗上一斗!”

    “将军……”

    ………………

    要这礼物到底是什么?竟然引起修蛇帅帐内的一片激愤。原来张天涯再次有样学样效仿他曾经的偶像诸葛孔明先生给修蛇送来一套做工精美的女人衣服经过特殊处理上面还带着阵阵的苿莉花香红布一掀开后香气弥漫了整个帅厅。

    还不得修蛇话七夜淡然开口道:“我家大帅了只要你肯把这身我们为你量身定做地衣服收下。我们也没必要和一个不男不女的人计较什么明天也会叫睚眦不用再讨敌骂阵了。如果你不承认自己是女人就请在阵前一战收于不收阁下一言可决!”完还冷眼向周围打量了一圈群情激奋地众将用鼻子不屑地冷哼一声。

    “啪!”修蛇一拍桌子。暴怒而起。本打算马上下令将七夜拿下乱刃分尸。可是再看看周围众将。这些人勇气可嘉但光有勇气有什么用?打仗凭的是真本事就自己手下这些货色再怎么激愤恐怕也动不了七夜一根银。真地动起手来还不定谁把谁乱刃分尸呢!同时他

    明白。张天涯为什么要派七夜前来作使者了。

    强将怒火压下修蛇再次坐回到帅椅上调整一会呼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做到平和才开口道道:“麻烦七夜兄回去转告张大帅就这份厚礼我修蛇收下了。来人送客!”

    “将军!”旁边一个将领还想要些什么。修蛇冷冷一个眼神扫了过去一字一顿的道:“这、是、军、令!”那将领见修蛇如此也不敢再什么了。转身给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使了一个眼色。几人同时请命亲自送七夜出城。

    修蛇也没多想。就头答应了下来。待到几个将领将七夜送出老远后才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将那套女子衣服打飞出老远反手一掌将帅案拍得粉碎。从嗓子眼里低声吼道:“张天涯、七夜你们欺人太甚!”

    而另一边四个九黎将领送七夜除了帅厅。有走过一条长街后其中两个猛的向前穿出两大部另外两个退后一步四人从四个不同地方向将七夜围在当中分别拿出两钩、两刀四吧兵器眼看就要动手。

    七夜从他们一提出要送自己出来就猜到他们会这样很不屑的扫了前面两人一眼随口问道:“几位。这是要干什么?”声音十分冷淡。

    “哼!你们今天如此羞辱我军将军宽宏大量不予你们计较。我们可没那么大的气量。来也简单只是想留下你的命给张天涯一个警告而已。”着还晃了晃手中的单钩一副十分嚣张欠揍的模样。

    “拿下我?”七夜苦笑道:“就凭你们四个废物不觉得太儿戏了一吗?”

    “休要口出狂言看招!”着四人已经出招分别从前面两个方向后面两个方向向七夜夹攻。而且他们的攻击还有一个特两个用刀的所用招数几乎一样但同时用出来却可以做到招数互补另外两个用钩的也是一样。不过他们在一起却没有形成一个四人的组合刀钩只间没什么配合可言。

    “我本不欲杀生……”七夜淡然着牙刃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手中。剑锋看似随意地一击横扫目标正是四人手中的武器。可是当他们明明看到自己地武器和七夜的剑碰在一起时候却没有感到一丝的阻力。

    而紧跟着四人同时感到手腕一痛虎口一麻都握不住了兵器撒手落地。七夜的剑法曾经得到张天涯精心指功夫尤在睚眦之上。就算他们的先锋修蛇亲临也难挡住七夜三十招何况是这些自命不凡的喽啰?一招之内就已经将他们地兵器全部打飞脱手。

    “奈何尔等执意求死?……”随着七夜的第二句话四人再见银光一闪跟着就是喉咙一凉同时被七夜秒杀!

    “唉……”看着自己周围四具尸体无力的软倒下去七夜长叹了一口气跟着飞身而起来到濩水城的上空后运起仙力扬声道:“修蛇!看来两国交锋不斩来使的道理你并不懂。不管是你授意也好还是他们自做主张也罢。也要先看看他们是否有这个实力!临行前大帅有吩咐凡有意图对我不利者一律杀之不管埋。告辞!”完化身一道白影朝松果城的方向飞去。

    “啊!”修蛇正在一个人怒突然听到七夜如此一马上回想起刚才的情况那四个家伙是要杀七夜的众人中叫声最大的他们怎么可能真心是要送七夜出城呢?当时他正在气愤的时候自然不会多想这些。现在听到七夜地话才如梦方醒。不过这也已经晚了七夜是不会给这四个人活命的机会地。“唉……”修蛇长叹了一口气这才命人前去寻回四将的尸体。

    七夜回到松果城帅厅张天涯早坐在那里等候多时了。见他进来微微一笑道:“好你个七夜临走还杀了敌人几个大将有你的。”七夜之前并没有控制音量以张天涯的修为像要听到自是不难。微微一顿后转而问道:“修蛇的反应如何?”

    七夜淡然道:“虽然的反应虽然很激烈但他还算沉得住气已经将那身女子衣服收下了。看来他似乎看出了我们的目的无论如何都要死守濩水了。”

    张天涯高深的一笑对七夜问道:“七夜你真的以为我所用的只是一个激将之法吗?”

    七夜一愣马上问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张天涯这才揭晓答案:“所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我这么羞辱修蛇任谁都看得出这是一个激将法对方是否中计完全看他能否沉得住气。但我的目的其实是先将他们稳住然后拿下濩水城后的太华山的控制权。我早就猜到那修蛇可以沉得住气而且更会深信不疑我们要逼他出城决战。所以他绝对会继续坚守不出这正方便了我们的行动所以我这并非激将而是一招稳军计!”

    “大帅你这是稳军计?”七夜听了不禁暗叫厉害不过仔细一想张天涯得确是句句在理。不禁十分佩服的道:“稳军计能用到大帅您这么嚣张的程度恐怕真是前无古人了。不过万一修蛇恼羞成怒的话……”

    “那就让睚眦那子好好教训一下他不就好了?我这么一闹只是防止他们袭击我们的渡河部队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来人传我帅令叫睚眦不要再骂了。带领本部人马配合七夜掩护渡河部队顺利渡河!”

    事实证明张天涯的稳军之计果然奏效两天之内八十万大军全部顺利度河成功。报告最后成弄拿下并驻扎在太华山上修蛇也没敢有丝毫妄动。站在山巅俯视濩水张天涯带着淡淡的笑容自然自语道:“一切顺利就差最后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