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大获全胜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大获全胜

    蛇跑了七夜、后并没有追。因为他们还有更重做对濩水的总攻需要逆天三旅来配合有了他们的威慑敌人才更容易放弃抵抗从而投降。这是张天涯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吩咐过他们的能至一降不至一死。

    再者修蛇三番两次强压伤势这样做对于身体的伤害是最大的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修养是不可能痊愈出战的。当然如果蚩律不惜耗损神力帮他疗伤他的伤也可能在一夜之间痊愈。而这种结果正是张天涯等人最愿意看到的如能消弱一些蚩律的实力即使多放回几个修蛇也算不得什么?

    夏大难不死自然是对救他一命的七夜千恩万谢。七夜忙客气道:“夏将军不用客气我们同在大帅手下为将自然要互相照应。现在当务之急我们应该趁热打铁拿下濩水城这才是对大帅最好的报答。”

    夏忙头答应带着他的主力大军随七夜的天夭特种部队一起杀向濩水城。现在濩水的南门和东门已经完全被天伤控制大军来到城门外时只见大片的浮尸自城内顺着水流飘了出来这些都是被企图夺回城门控制权的九黎士兵。在混元霹雳弩居高临下的射击下全部死于非命。

    这时另一边完成炸坝任务的睚眦和女将王妙月也率领天哭众人赶了过来。一见面眦先对七夜瞪了一眼道:“淫浪。今天你可清闲了不过功劳自然也没你的份了。我刚才和修蛇打得。那才叫一个痛快!如果不是那家伙没种逃掉了我非宰了他不可!”

    对于睚眦地叫嚣七夜只是平静的了头随后道:“你地功劳大帅心里自然有数。刚才我也和修蛇过了一招他的伤确实不轻。现在这里人手已经足够了。你还是抓紧会山上调理一下去吧。”

    眦本想和七夜炫耀一下自己的功绩但被七夜这么一弄得打是没趣。这感觉就好像打架的时候用错力道一样难受忍不住继续抢白道:“哼!得好听不过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才迫不及待的想赶我走吧?”

    七夜微微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过了你地功劳大帅心里自然有数。而现在收拾残局也算不得什么大功所以我才劝你早回去养伤。我们的大军不可能在濩水长期停留如果你不想下次大战的时候缺席的话。我不听我的劝告也无所谓。”

    眦终于没词了不禁叹了一口气道:“你最近这种不温不火的语气还真是让人受不了你就不能装成很生气的样子配合我一下嘛?算了天哭的人先交给你了。我先会太华山养伤去了。祝你们旗开得胜。”完转身就要走。

    一边的王妙月忙上前一步对七夜行礼道:“七夜将军睚眦将军的伤不轻自己回去恐怕会有危险我想陪他一起回山还请七夜将军批准。”虽然这次主力大军由夏鲧带领但真正地指挥权却是在七夜手里。

    七夜一听王妙月的请求好笑地看了一边根本没什么感觉的睚眦极其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口分析道:“这头凶龙的身体棒着呢。这伤怎么会有危险就算路上碰到一个修蛇那样的高手。他自己也足够应付了。”见王妙月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才话锋一转道:“不过他疗伤期间也需要人照顾你就和他一起回去吧。”

    那边地睚眦刚想反驳证明自己没有那么虚弱但话到嘴边却看到七夜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虽然这家伙神经相对比较大条但也看出七夜另有用意虽然不明白七夜到底是什么意思处于对这个“老对头”的信任还是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任凭七夜安排。

    眦王妙月那边刚走濩水城上空突然有三个人飞了起来。这三个人的造型比较怪异中间的一个是书生打扮两个披挂整齐的九黎将领分别扶着他两只胳膊再看这个书生眯着眼睛尽量不向下看的样子似乎这家伙还有恐高。

    三人一出现马上引起了七夜等人的注意。只听中间的那个书生开口道:“神农国的各位将军且慢攻城请先听生一言。”他话并没有夹杂任何真力所以没传出多远就被城内地流水声淹没了。他完之后也现了这忙对身边扶着他的一员将领吩咐了两军那人又将他地话重复了一遍这才让所有人都听清了。

    七夜见状飞身而其在城外保持和对方一样的高度后停了下来平淡的道:“你的话我能听到就不用叫人重复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两天前我们曾见过一面看你坐的位置应该是修蛇手下一个很有分量的人。现在两军交战先生还有什么的?”

    那书生仔细的朝前面看了看却由于天色太黑两人的距离也比较远只能看到一个白漂浮自爱城外却没有马上认出七夜来。还是刚才帮他传话的将领吧七夜的身份告诉他才再次开口道:“原来是七夜将军生身无修为还要靠两位将军拉着才能飞出与将军相见。因此无法施礼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七夜道:“你我本是两国仇敌先生口中却出施礼一词难道是要向我军投降吗?”

    “正是!”那书生很果断的回答道。

    七夜听到此话后心中暗喜但表面上却还是保持一副冷酷的样子道:“既然是投降让城内所有的士兵放下武器就可以了。而先生却要亲自出来与我此事想必这个投降。肯定还是有条件的。来听听吧如果我无法做主地事情。也可以代为转达我军大帅。”

    那书生惨然一笑道:“七夜将军果然快人快语。生田连乃修蛇将军手下的席谋士。刚刚我接到报告我家将军已经重伤下弃城逃走现

    一切都有生来做主了。如今我们大势已去生抗。我现在提出三个条件只要你们能答应。我们马上投降如果你们不能答应我军就算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要与贵军队周旋到底!”

    这家伙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玩这一手七夜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头道:“什么条件你便是。”至于是否答应就看这条件是否过分了。

    田连正色道:“第一我率大军投降之后你们必须保证我们地安全。不能我们刚刚放下武器你们就下令对我们进行屠杀。第二。我军投降之后可以任由你们改编但不能让我们这些人去当炮灰倒转枪头去打我们九黎的大军最多可以负责一些压粮运草或者修筑攻势等工作。第三就是这城中百姓。他们是无辜的。”

    七夜中间没有打扰直到听田连完才开口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不用回禀大帅我在这里就可以对你做出承诺。第一我们神农大军的一向原则就是投降者不杀。至于第二我们并没有打算吧投降的军队改编到我们地部队中。压粮运草、修筑攻势等工作也不放心交给降兵去做。我们的安排是将所有投降并将登记之后。送会国内矿山等重重体力消耗的地方去劳动。至于先生你这样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书生。大帅也会另有安排。待到仗打完之后我国会和你们的蚩尤大王商量有条件施放人质的事宜。至于最后一嘛就更不用你了我们一路过来每拿下一个城市先都要贴榜安民想必先生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田连过七夜的话后苦笑着道:“你们这种处理俘虏的办法还真是别出心裁想必一定是出自青天剑神张天涯的手笔吧。不过这样再好不过了我田连现在宣布濩水城内的全体军兵向神农大军投降!”

    就这样神农国大军兵不血刃地拿下了濩水城。张天涯在听过七夜的报告后马上召见了田连对他好言安抚一番后将七夜单独叫到客房对他道:“根据我们现在地了解修蛇之所以能第一时间赶去阻止眦就是这个田连的提醒。你有时间要多和他接触接触争取让他诚信归顺成为你的心腹。”

    张天涯本来是想提醒七夜一下却没想到这句在他看来很正常的话听到七夜耳里却变了味道。七夜闻言大惊忙跪倒道:“大帅明鉴。七夜自从投奔大帅以来一直对大帅忠心耿耿绝没有结党营私的心思啊!”

    张天涯失笑道:“谁你有结党营私的心思了?亏你想得出来!”微微一顿张天涯就继续道:“你先不要急听我吧话完。其实从万寿开始我管辖内不管是地域治理还是军事训练都取得非常突出地成绩炎帝把功劳算在了我的头上。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些年来我才在万寿呆几天?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治理方面要依仗负屃军事方面则要依仗你了。”

    七夜忙道:“大帅纽赞七夜愧不敢当!”

    “事实如此有什么不敢当的?”张天涯随口道:“私下里你不要总把握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还当我是那个当初与你在树林交手相识的朋友不是更好吗?我让你招安田连其实就是让你能习惯把一部分工作交给一个既有本事又绝对放心的人去做。这个田连绝对是一个人才本事是有了至于能否对他放心就要看你的手段了。记住!我不是一个嫉贤妒能的人你能够多招揽一个得力的手下我只能为你高兴。”

    七夜知道张天涯地都是肺腑之言并非试探心里暗暗感激头道:“七夜一定听从大帅吩咐尽量招安田连劝他效忠大帅对大帅忠心不二。”

    “不!”张天涯摇头道:“不是对我忠心不二而是要让他对你忠心不二。我对于你可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就好像师兄手下的五行旗将也绝对只对师兄一个人忠心耿耿也没见到炎帝因此对师兄产生什么怀疑。”

    七夜这才明白张天涯地用意再次行礼道:“是七夜误会了望大帅恕罪。”

    张天涯这才一把将他拉起来笑道:“知道误会还不起来?”微微一顿又嘱咐道:“不过具体这个人要怎么用你得自己把握在完全可以放心之前不可让他知道过多的秘密。你将来的进境不止如此要学会如何当帅。”

    七夜激动的答应了下来两人有随口聊了几句七夜突然想起之前眦的事情对张天涯道:“大帅!属下还有一件喜事要向大帅汇报。”

    “喜事?”张天涯饶有兴趣的问道:“什么喜事来听听。”

    七夜将睚眦回山疗伤王妙月主动轻盈护送的事情对张天涯叙述了一遍后分析道:“我看王将军的样子肯定是与修蛇交战的时候睚眦那家伙有过英雄救美的举动王将军对他心存感激或者是已经产生了好感我就不敢乱猜了。不过王将军新婚不久莫将军就死于非命也算够命苦的了。何况王将军的人也不错我向给他们两个撮合一下大帅您看……”

    上古社会并不封建。七夜这么着觉得是理所应当却见张天涯把头一摇绷起脸来一口否决道:“莫将军尸骨未寒怎么你怎么能这么想?”

    七夜闻言就是一愣可是还没等他辩解就见张天涯自己绷不住了哈哈一笑继续道:“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不过睚眦那个木头脑袋这件事情恐怕摇好事多磨了。起码要等过了莫将军的头七之后再到时我们尽量给他们安排机会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