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身陷险境

第四百一十九章 身陷险境

    夜要撮合睚眦和王妙月的想法张天涯很赞成。死还要让王妙月给莫向清守一辈子寡不成?

    两人就此事又谈了一会才一同除了客厅。却现早有报事的军兵守在门外见两人一出来马上跪倒行礼道:“属下见过大帅见过七夜将军。探子刚刚报告前面几座城内的军事布置和大风所奉的图纸完全相同。除了其中几个原本没有的现在正在全力探查中。”

    张天涯听后微微头对七夜吩咐道:“既然如此你就去拟定一个进攻方案来吧。计划做好之后拿来我看。以后任何大战役的战略部署都由我们两个商议决定。”心里却狐疑不定:“难道蚩律真的是白痴不成?”

    七夜和报事的军兵告辞离开后张天涯心神一动淡然一笑道:“你回来了前敌的情况怎么样了都探查清楚了吗?”

    白虎矫健的身影从院内黑暗之处走了出来一边走对张天涯传音道:“对方前面一十六座城中的军力部署除了其中三个原本欠缺的之外其余均与大风所给的布置图完全一样。这是那三座城的军力部署图我画得不好但想来大哥你也应该可以看明白。嘿嘿……想必蚩律做梦也想不到你会派一个神级峰的圣兽去探查他们的军力部署吧。”

    张天涯回以微笑道:“准确的是他想不到一个神级峰地圣兽。肯帮我这个忙。”完结过图纸看了看满意的头道:“虽然画得不够专业。倒也能看得明白。有了这个我就可以从容地布置一个突袭计划采取闪击一口气将这些城关全部拿下!看来今天又要熬夜了唉……”着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白虎见状。知道他是因为替天伤洗魂消耗过剧之后有一直没有时间好好恢复一下心中不忍开口劝道:“大哥你也别太拼命了。我看不如就让大军在这里休息十天半月等你的消耗恢复了之后再进攻不迟。”

    张天涯知道白虎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但还是微微摇头道:“所谓兵贵神战机不容错过稍有怠慢。就可能吧眼看到手的胜利变成僵局。不过你这几天必须给我好好休息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到打战蚩律地时候你才是主力!”

    白虎一听张天涯这话马上拍着胸脯打保票道:“大哥放心蚩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张天涯会心一笑道:“早回去休息吧。哦对了帮我跑一趟。把七夜叫来。”

    神农大军在濩水整备了两天时间便继续出。因为有了敌军准确的军事部署资料一路上自然是所向睥睨在张天涯和七夜两个人经过两天时间的精密部署下轻松的拿下了对方一十六座关城期间凯歌连续报炎帝那边欣喜万分自是不用多。

    一路上逢关必取遇敌必须歼。非是一日这一天神农大军终于拿下了计划中的最后一座关城符禺山前的云洞关。翻过这座大山就是九黎国蚩律的主力部队所在的云溪关。这两座关城只有一山之隔。而隔开两山的符禺山是一道自然天险。

    整个山上布满了一层浓浓的云雾终年不散而且在云雾四散下东西两座关城也被云雾覆盖上空长年见不到阳光。因此当地九黎居民又给符禺山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连云遮天山。而云洞、云溪两座关城地名字则是取了“云东”和“云西”的谐音。

    一路下来神农大军每拿下一座关城都要给大风记下大功一件。除了其中三座关城没有病例布置图外现在功劳簿上大风地战功加起来足足有二十一件之多而且每一件都是大功。凭着这么诸多的功绩大风也算完全进入了神农大军的核心成员之内。

    之前虽然他也被邀请参加决策讨论但真正做出决断的时候却并不会与他商量。从现在开始张天涯也终于对他不加避讳了。

    拿下云洞关后张天涯下令全军轮班休息争取在一两天内将多日连战不断的疲劳扫空在与蚩律做最后的决战。同时他还将所有地核心成员叫道一起开了一个临时的战略总结会。先是将一路打过了的各种事情做了一下总结这个对表现突出的成员又做出了一番嘉奖跟着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绝对不能因此而自满。其实我们之所以一路上打来这么顺利全是因为有大风提供的情报。但是现在所有被我们掌握情况的城市都已经被我拿下了接下来的仗才是最关键的。”

    见众人听得很认真张天涯又继续道:“前面符禺山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对于山那边蚩律大军的实力更是一无所知。大风你在九黎呆地时间比较多不知道这座符禺山上的情况你是否了解。”

    大风闻言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张早已准备好地图纸来双手捧着送到张天涯面前待到张天涯接过图纸后才开口道:“我对于蚩律大军的不知虽然一无所知但山却是死物变不了的。这是我昨夜凭记忆画的山图想来纵有所遗漏与真实情况也不会相差太大。大帅请过目。”

    张天涯了头开大图纸一开眉头不禁就是一皱跟着又露出一丝喜色。开口道:“这座山还真是极尽崎岖只能不好走呢!而且山体很长绕路更不实际。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对方向过来也不容易我们现在可以先安心的休息一下了。等战士们吧体力恢复过来再于蚩律决战。也多一份胜算。”

    这时大厅后面的一个侧门门帘突然被人挑开。一直很少参与这种商量军事地会议的白虎。信步走了进来一进屋就对

    道:“大哥。我们来地时候我现前面山上隐动想仔细去看才现山上的情况已经被高手用神力封锁了。我怕打草惊蛇。就没有强行突破进去。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们继续谈吧我走了。”完转身有从来时的门离开了显然是很不喜欢这种场合。

    张天涯听后默然头白虎报告的事情他也现了山上所布的禁制连天眼都无法看透!想必这一定是蚩律地手笔了看来山上定有问题。

    这时七夜站起身来对张天涯抱拳行礼道:“大帅。七夜请令去探查一下符禺山上的情况。”

    张天涯忙摇头道:“不行!山上的禁制是神级高手做布非是你可以应付的。还是由我亲自去吧。”完自言自语道:“蚩律到底在搞什么?摆下这么一座大阵。难道就算准了我不会放弃继续进攻吗?又或者这不是什么大阵而是他想利用禁制将九黎军偷偷调道山这边然后对我们施以偷袭?”

    一听这话众人不由得都紧张了起来。现在大军连战已经疲绝对不是适合决战的时候。

    张天涯见众人一时都没了主意。叹了一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在这里瞎猜一用也没有。你们恐怕要先辛苦辛苦坚守好自己的岗位。既然蚩律弄出这样一个迷幻阵来就让我去探他一探不知道蚩律会给我预备什么样打大餐……”完不等众人表一见已经一个瞬移从帅厅消失了。

    再次出现时张天涯已经来到了符禺山上蚩律布下的大阵外。为了不打草惊蛇张天涯并没有用剑气强行破开禁制。而是放出神识仔细的观察了禁制好半天。才收回神识却感觉头脑又是一晕忙揉了揉太阳穴才稍有好转。

    了解了禁制的结构后张天涯马上从曳影留给他的关于禁制地记忆中找到了破解之法。右手轻轻向前一伸放出自身的神力在掌心形成一个特殊地符印在用这个由神力所组成的符印轻轻按在禁制上。

    “嗡……”符印与禁制出现感应出一阵轻微的嗡嗡之响。大约过了十秒钟左右的时间从张天涯手按的地方开始禁制被撑开了一个窟窿这窟窿由变大最后撑道能支撑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大后便停止不懂了。

    “看来我这临阵磨枪地符印对付这个禁制效果还不错嘛。”自嘲了一句后张天涯迈步进入禁制内同时撤销了符印上的神力任刚才自己撑开的却空自动愈合。还没等他去打量禁制的事物警兆突生!

    张天涯连想都没想下意识的跨前一步闪开了自己刚才的位置。他这一下可以闪得十分及时但还是慢了半拍。感觉到后背一凉回头观看原来衣服被一道流光电刃划开了一个口子。风吹过皮肤才感觉道一阵凉意。

    这一下惊得张天涯除了一身冷汗忙集中精神四下打量却现像刚才那样的流光电刃在禁制内到处都是。而且还按着某种特殊的规律循环运动着这倒和张天涯的剑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这里行动必须倍加心至于瞬移之术想也不要去想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张天涯轻松地闪避着流光电刃的袭击并开始向中间那座山头地方向移动。根据大风提供的图上所示这符禺山共有四个山头中间的一个最矮但在山上有一所凉亭站在凉亭哪里就可以侧望三山只纵观整个符禺山的全貌。

    因为有流光电刃的干扰张天涯行进的度并不快度上也就和他当初未穿越时施展轻功的度相仿。

    大约飞了三分钟左右才进入中央山头的范围内。而他一进入这里却惊讶的现这里竟然是一个相对中空的部位流光电刃只是在四周流动却从不进入中间山头所覆盖的范围内。这个相对的安全空间是一个方圆十里的半圆形。

    没有了流光电刃的干扰张天涯一闪身便来到了山头上。这里果然有一所凉亭这个凉亭的造型很别致。是一个四角凉亭下面的四根柱子值得一的是在凉亭的棚上立着一根旗杆式的的红色钢柱高有丈二。钢柱的上是一个金色的圆球。

    从远处看这个凉亭就好像是一把利剑插入山巅!凉亭的四根支柱为剑刃瓦为护手上面的钢柱和金色的钢球自然就是剑柄。张天涯甚至怀疑当初这个凉亭的设计者也是一个爱剑之人才特意这么设计的。

    一飘身来到凉亭上脚踩这金色的钢球张天涯开始私下打量起整个山上布置。可是一看之下整个符禺山上除了自己一路上所看到的那些之外并没有一特别之处。不禁有些感到费解喃喃自语道:“这个禁制内的雷阵除了可以制造出一个供高手决斗用的空间外似乎就是可以阻止我的大军进入了。难道蚩律想和我在这里进行决斗不成?”

    “哈哈……青天剑神果然明察秋毫!某家的心思还真被你猜中了。”随着一个从四面八方的流光电刃中传来的声音数道电流突然冲天空落下停在张天涯面前不远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电球球上出耀眼的强光让人无法看清电球内部的结构。

    片刻之后电流逐渐散去一个健壮的中年人的罗伦映入张天涯眼帘。

    张天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正是当初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九黎雷亲王如今的九黎征东大元帅可以是张天涯的死冤家活对头——蚩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