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孪生兄弟

第四百二十一章 孪生兄弟

    才张天涯故意卖给了蚩律一个破绽结果他成功的制肉搏的局面挥自己在招数上的优势稳稳占据上风。而蚩律现在则有有样学样或者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学着张天涯的方法卖给张天涯一个破绽他所求的是一记毫无花俏的全力硬撼!

    见张天涯果然中计早已酝酿多时的一拳头轰向青天神剑的剑脊!

    “锵!”剑影散人分!

    张天涯眉头紧锁再看他手中的青天神剑正在不停的颤抖着。剑可以缠斗吗?自然不能那就是他握剑的手在抖。不要是剑神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剑客握剑的手抖那就离败亡不远了。刚才蚩律的一击将张天涯右手全部经脉震得寸寸断裂!

    但失去自己最大优势的张天涯表情上除了一些痛苦之外并没有任何恐慌或者不安。因为他的对手同样也不好受或者情况要比他更遭到!对于自己刚刚有过的计策怎么可能丝毫么有防备?

    再看蚩律右臂无力的下垂着左手握着自己的右肩鲜血不断从手指缝中流出。再看他手握的位置刚好是右肩偏里靠近脖子的位置。刚刚张天涯的一剑竟然贯穿了他的琵琶骨!

    惊异的看着张天涯蚩律钦佩的道:“剑神的剑法果然称得上一个神字!在刚才那样极度不利的情况下还能废掉我地一条手臂。某家是在佩服!如果方便的话某家到是很想知道。刚才那招叫什么名字。好快地一剑!”最后一句想是在称赞张天涯又好像是自己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张天涯心道当然厉害本剑神就是靠这一招度的神劫!不过表面上却保持着谦逊的态度道:“好刚才那一剑。名为剑度三秋。如今我们已经扯平了再继续打下去恐怕不论对你还是对我都没有好处。雷亲王还是执意向留住我吗?”

    “今天必须把你留下!”蚩律斩钉截铁的道:“你以现在的身体状态尚能伤我一臂如果是全胜时期的你我实在没有把握可以胜你。所以今天就算要留下一些硬伤也必须要留下你。更何况。我拳上地功夫在双手现在右手虽然已费。但左手仍具战斗力可以挥之前一半的实力。而你的剑又能挥多少呢?”

    “四分之三!”张天涯自豪的着手中的青天神剑突然缩回道体内跟着又从他的左手冒了出来。微微一笑对蚩律道:“我用剑。也未必就一定要靠右手左手也可以挥出至少四分之三的威力来。你若不信我们可以试试。”为了集中精神他同时也将乾坤八剑收了回来。

    蚩律冷冷一笑道:“同样的错误我可不会犯上第二次!”

    张天涯随手将青天神剑挽出一个剑花针锋相对的道:“我的自创剑意共分十剑。而我刚才所用出地也不过是其中的三剑而已。按照你每三剑犯一个不同地错误的比例算今天留下的还不一定是谁呢!接下来的第四剑。十面埋伏!”话间青天神剑再次幻化出万千剑影径直朝蚩律撞去。这剑影虽然看起来华丽。但在蚩律这样的高手眼力简直就是破绽百出!

    如果这一招换作他人使出蚩律肯定一拳将他脑袋轰碎。可是同样的招数出自张天涯地手里他确丝毫不敢大意了特别是张天涯还道出了这一剑的名字叫做十面埋伏其中没有危险才怪!

    蚩律暗自将力道凝集于左手拳上却迟迟没有打出。眼看张天涯的剑影马上就要将他再次卷入其中的时候才大吼一声一拳轰在了破绽百出的剑影中完全没有破绽的一上。所谓陷阱自然都要配合香饵才行而这无利可图的一相对来讲才是最安全的。

    “嘭!”随着一拳轰入剑影立散。好在张天涯的多数剑势都偏向于这一才没有才这次交手中吃亏。青天神剑被蚩律的拳震开后张天涯并没有马上抽身后退反迎了上去一脚踢向蚩律下阴。这一腿出地又快又出乎蚩律的意料真可谓是阴狠之极断子绝孙地一脚。正是提撩腿——阴魂绝代!

    蚩律见状大惊忙一提右腿腿一横摆出了一个金鸡独立式才险险的躲过了张天涯这断子绝孙的一脚。

    要张天涯的腿法其实也很不错而且随着修为的进步威力也在与日俱增不过因为他在剑法上的造诣太高了才没有人去留意他还是一个腿法高手。

    一腿被拦下后张天涯马上转身左腿跟着踢出度之快竟将前方的空气击碎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后结结实实的印在了蚩律的胸口上。

    蚩律以前只知道张天涯的剑法高明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腿也这般厉害!等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把心一横将牙一咬运全身神力于胸口处硬挨了张天涯全力的这一脚。

    “嘭!”蚩律的耳中就听到自己的胸口处传来一串骨骼断裂的轻响跟着就是气血上涌喉咙一甜。“噗……”的喷出一大片血雾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朝山下跌去。

    张天涯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其实刚才那脚他也因为内力不济反被蚩律震成内伤。运气平复了一下翻腾的气血后才提剑朝蚩律跌落的方向追去。本来的必输之局却被张天涯打出现在这样的成绩来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既然蚩律设下这个局要除掉自己。现在张天涯反占据了优势自然不能放弃这个反将蚩律除掉的好机会。你不仁在先我张天涯也就不义一次了!

    话。他们两个只见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言。

    但就在张天涯冲道山腰处地时候却惊讶的看到刚刚重伤跌落山底地蚩律竟然又一次气势汹汹的朝自己扑了过来。左手拳头握得紧紧阵阵电弧在手臂外围跳动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见张天涯冲来。二话不一个一道拳劲便朝着张天涯的面门轰出。

    张天涯忙抖动青天神剑一连射出十七道剑气才将对方的拳劲抵。眼见对方的实体拳头已经近在眼前忙将青天神剑搭在对方地拳上随之一带画出一个圈弧来。后者突然感觉道自己的拳头竟然不受控制的被张天涯看似没有什么力道的一剑代开了。连将这一拳了力道收回都无法办到当真怪哉。

    其实这一剑中。张天涯是参考太极剑的剑理使用的是四两拨千斤的力道。而这种后世的武学理论。蚩律自然不懂因此吃了一个亏。

    还是还没等张天涯高兴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到让人窒息的拳劲已经轰向了自己胸口。而出这样拳劲的正是蚩律那本已经被暂时性废掉地右手拳!情急之下想躲闪还哪里来得及?忙将体内剑气冲胸口射出数道转转。组成一个剑轮来硬抗蚩律这必杀的一拳。

    张天涯地功力耗损巨大能做到现在这样的战果全是依靠精妙的剑招才做到的。现在被动挨打神力不济的弊端立刻显露无遗。

    “嘭!”在蚩律强大的拳劲下张天涯剑气组成地剑轮顿时被击得粉碎。拳上余力仍在正轰在张天涯的胸口膻中穴上。而这时张天涯才现蚩律右手臂刚刚被自己一剑贯穿的琵琶骨位置。竟然完好如初!

    不但如此连外面的衣服都没有一破损。甚至连半血迹都没有留下就好像从来都不曾受过伤一样。

    跟着张天涯就感到一股强烈的麻痹感遍布全身身体好像出膛的子弹朝后面径直飞了出去。撞在身后山上后让然余力不减的在山上撞出了一个深深的人形窟窿。直道从山的另一头飞出马上要进入外围流光电刃的活动范围时才勉强停稳了身形。

    这时张天涯只感觉到两眼一阵阵地花看着向自己追击过来的蚩律竟然出现了重影。这样地视觉感受张天涯还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呢!眼看蚩律已经来到近前才勉强开口道:“你不……哇!”话道一半一口鲜血压制不住下喷了出来染红了大片衣襟。

    “你得没错……”随着一个声音由远至近另一个蚩律也从山的方向飞到了张天涯面前。这个蚩律身上衣衫不整右肩琵琶骨上的伤痕仍在但张天涯现在看两个的身影都有些模模糊糊的自然无法注意到这。

    来人停下身形后继续道:“如你所他不是蚩律我才是!”微微一顿介绍道:“他叫做蚩耶是我的孪生哥哥。不过我哥哥平生只喜欢练功而且还是一个人静修极少与外界接触才会不为外人所知。其实论起真本事我还要比我哥哥逊色很多呢。”

    现在张天涯的身体可以遭得不能再遭了甚至连元神都处于将要散的状态。身体虽然还保持漂浮在空中却好像醉汉一样左摇右晃索性还保持着灵台一清明靠意志力坚持着否则非一头栽下去被对方捉一个活的不可。

    听完蚩律的介绍张天涯苦苦一笑着摇了摇头道:“原来如此……为了我……雷亲王可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决定……搏上一……搏。”完不等两人反应已经施放神力施展瞬移之术消失在两人面前。

    这符禺山虽然被蚩律的禁制罩得如铁桶一般但也并不是就无法实用瞬移的。只不过要在这样的大阵中实用顺移所冒的风险极大一个不好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可现在摆在张天涯眼前的本就是一个必死之局只有使用瞬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两人一见张天涯居然实用瞬移逃走蚩耶急得一拍自己大腿叹道:“真实的……眼看就要将他杀了居然在这个时候大意被他跑了!”

    一边的蚩律见蚩耶着急的样子开口劝道:“大哥不要着急我之前不让你出来不就是怕他放弃抵抗直接逃跑吗?现在他伤成这个样子还实用瞬移后果可想而知。这个大阵是由我一手布置的自然对阵内的一切都有所感应。我刚刚感觉到他在实用瞬移穿过外层雷流的时候被一道电刃穿心而过。哼!他死定了!”

    蚩耶这才微微头道:“听你这么我就放心了。如果对上全胜时期的他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么高明的剑法唉可惜!可惜!可惜!”完三个可惜后便闭口不再话了。

    ……

    张天涯实用瞬移之术再次出现在云洞关的帅厅内。一出现便无力的栽倒在地。左手捂着心口刚刚被电刃贯穿的伤害已经被他强行压制住了。当然由于这本是致命伤即使张天涯如何厉害也只能压制片刻而已。而挡压制不住时所爆后的结果就只能是死!

    神农大军的一众核心成员还在这里老实的等待张天涯的消息。见他久久没有回来一个个脸上不免都挂起了忧虑之色。正在这时一道能量拨动过后众人却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张天涯软倒在地上。

    “大帅!”七夜第一个冲上起来将张天涯扶起紧张的道:“大帅!你这时怎么了大帅……快传军医!快传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