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军心大乱

第四百二十二章 军心大乱

    谁也不许去!”张天涯再次开口话居然比先前有能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喝止了众人后将目光落到七夜脸上苦苦一笑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停顿了片刻张天涯又道“蚩律被我废掉一条手臂……半月内休想下床。不要……不要把我的事情传出去……稳定军心要紧。另外……我现在无法送玉简……七夜代我一道玉简给炎帝就张天涯所有附托遭到了蚩律兄弟的暗算……请……请尽快派遣二路元帅统领三军……”

    越张天涯的气息越弱到最后气息以极高若有若我缓了好一会气才继续道:“如果二路元帅来得早还可以保住战果如果来晚了后果……不……不……”道最后也没能把“不堪设想”四个字全头一栽再没了一动静。

    “大帅!”一片悲声回荡在云洞关的帅厅内。

    半晌之后七夜一把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来历声道:“谁都不许哭了全部把眼泪擦干!大帅现在已经走了我们只有更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才对得起大帅。还有如果谁胆敢把大帅败亡的消息传出去休怪七夜剑下无情!”话间身上散出一股肃杀之气整个帅厅的众人都感到一阵心凉。

    “老大回来了哈哈。听是你自己亲自入探查大阵的情况地里面到底是什么名堂?”话间。白虎再次从后堂挑帘进入帅厅。但马上他的眼睛就直了整个身体也僵在了哪里因为他刚好看到张天涯地尸体倒在地上身上没有一生机。

    “老大!”过了老半天白虎才扑上前去。趴在张天涯的尸体上痛哭失声。虽然七夜刚刚下令任何人都要擦干眼泪但白虎显然是一个例外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敢对他无礼的。七夜自然也不例外。

    又过了好一会七夜见他哭起来没完这才上前劝道:“白虎大哥人死不能复生还请您不要太伤心了。”

    “人死不能复生?”白虎闻言心里一动忙喝道:“能否复生现在还不一定呢。我们不行快给炎帝玉简。炎帝如果来得及时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还在等什么快啊!”

    炎帝起死回生的本事神州高手无一不知。方才七夜等人因为太过伤心而且断定张天涯已经死了才一时没有想起这茬来。现在听白虎一。七夜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忙拿出玉简来给将张天涯刚才要他传达的话连同请求炎帝来救治张天涯地话一起送了出去。

    功夫不大帅厅内再次出现一股能量波动炎帝以及青龙侯孟章一同出现。两人一来炎帝二话不马上快步来到张天涯的尸体前右手扣住张天涯的脉门。柔和的神力缓缓注入。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炎帝身上。心里祈祷着他会张天涯还有救。

    但炎帝还是让众人失望了片刻之后将手收回惨然的摇头道:“不行了。天涯身上光致命伤就有两处之多能掏出来吧消息传给我已经是一个奇迹了。现在他元神已散除非鸿钧老祖亲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唉……可怜的孩子……。”

    众人听到炎帝这话心一下子都沉了下去。鸿钧老祖是那么好见的吗就算是神州十二神王级高手也无法找到他在哪里?而且及时找到了也只是有一线生机鸿钧老祖是否愿意救人能否就得活几率都微乎其微。

    炎帝随手将张天涯的尸体抱起对众人道:“天涯的遗体由我带回上党安葬。另外孟章是我新任命地二路元帅从即日起阵前的大事物一切有他做主。至于逆天三旅地部队就又七夜直属统领吧。有什么事情你们要商量解决。”完面色沉重的带着张天涯的尸体施展瞬移消失在帅厅内。

    “老大……”看着炎帝和张天涯消失的方向白虎的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为什么?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想当初我自己在咸池浑浑噩噩的度日虽然贵为圣兽但根本就不知道生命地意义是什么。直到老大你的出现不但打败了我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让将我从百无聊赖的生活中带了出来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兄弟!还让我认识了七夜、睚眦等等这些好兄弟……”

    另一边的青龙侯孟章听到白虎泣不成声的叙述。在旁叹了一口气回想起自己当初和张天涯只见的种种矛盾和接触的经历不由得也感觉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不管以前的是是非非死者已矣一切就都让他过去吧……”

    听到他这话七夜等几个张天涯的心腹心中略感宽慰。看来这孟章虽然有时候很偏执但也并非一个没有气量地人。

    摇了摇头派出杂念后孟章开口道:“白虎圣兽算了吧。死者不能复生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完成张天涯未完成地事业击败蚩律赢得最后的胜利。”微微一顿眼色转厉道:“现在谁也不许再哭了。马上升帐研讨军事!”

    可是白虎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然摸着眼泪道:“可是老大你确偏偏走了。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会死得这么惨?为什么老大你这么强却在神力巨耗的情况下去探查敌阵?如果不是这样凭老大你的本事别是蚩律两兄弟就算是三个、四个。也绝对不是你的对手啊。老大!你死得好惨啊!”

    “够了!”孟章实在忍无可忍转身坐在帅椅上。一拍桌子怒喝道:“白虎圣兽!你应该明白现在不是伤心地时候在帅厅之内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见白虎闻言收住了哭声向他看来。孟章地语气转缓道:“张天涯的死固然令人悲痛

    为一个大将。能为国捐躯也算死得其所了。马革一个很好的归宿我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

    按理孟章的这番话并没有什么毛病而且也算是对白虎一再忍让了。可是这话听在白虎的耳朵里却理解成了他在幸灾乐祸。脾气本就十分火爆的白虎一听这话马上就急了双眼怒视孟章冷冷一笑道:“是啊!我老大死了最高兴地人应该是你才对啊!你那个儿子孟辽就是因为偷袭老大。被老大杀死的。听当时你还亲自动手了哼哼。真是老不要脸!现在老大死了你却在这里耀武扬威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白虎一番讽刺挖苦的语言顿时就把孟章激怒了。“啪!”的一掌将帅案拍得粉碎指着白虎道:“白虎!我敬你是圣兽之一也请你自重!这里毕竟是帅厅。容不得你放肆!如果你再敢胡言乱语心本帅军法无情!”

    “切!”白虎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对我用军法凭你也配!”

    “好!好!好!”孟章被白虎气得脸色青连了三个好字马上下令道:“来人啊!将白虎给我拖出去重打一百哦不三百军棍!”

    下面的七夜、睚眦等人见炎帝刚刚走孟章和白虎两个就自己闹翻了。都觉得任由事情继续展下去。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七夜忙跨出一步。跪倒道:“大帅!白虎圣兽也是因为伤心张大帅才出言冒犯的还请大帅饶过他这次吧!”

    有七夜的带头睚眦等人也马上跟着跪倒一片齐声道:“请大帅开恩!”

    同时七夜又对白虎道:“白虎大哥现在张大帅已经去了。我们更要团结一心才能打败九黎大军杀了蚩律为大帅报仇。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意气用时啊!还请大哥听兄弟一声劝……”

    “呵呵……”还没等七夜把话完另一边地孟章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冷冷一笑将七夜地话打断。跟着语气不善道:“好!你们很好!都是为了张天涯的遗嘱才听我的是吗?我接任的第一道帅令你们就联合起来反对到底有没有吧我这个大帅放在眼里!?今天不管是谁求情这也百军棍也不能免。我今天要整顿一下军纪再敢替白虎求情者按同罪处罚!来人托出去打!”

    这时守门的两个军兵马上走上前来一人抓住白虎一条胳膊既要往外拽。

    但白虎是什么修为?随手一甩就将两个军兵甩出老远摔了个七荤八素。跟着抬手一指孟章的鼻子冷声道:“孟章!你少拿什么军法、军纪什么地来压我。实话告诉你我白虎并不是神农国的军人只是我老大的坐骑。所以我只听我老大一个人的命令就凭你一个区区的孟章也敢骑道我的头上?呸!我今天看来老大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告辞!”完转身就要走。

    孟章刚才也是因为生气脾气大了一。一见白虎着就要走也知道现在不应该放走这样一个强援忙喝止道:“站住!”

    白虎连头都没回只是随口了一句:“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修为可以留得住我大可以试试。”

    孟章眉头一皱:“你不想为张天涯报仇了?”

    白虎道:“老大的仇我自然会报但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受你的窝囊气。对付蚩律两兄弟一虎足以!”完人已经走出了帅厅大门外一个瞬移消失不见了。

    白虎一走一向爱面子地孟章被他嚣张的态度气得浑身抖先前跪下为他求情地一众人等继续跪着也不是起来也不是。

    孟章见状叹了一口气道:“都起来吧。没有他白虎难道我们就打不过蚩律了不成?继续讨论军事!”

    “是大帅!”众人应了一声后大风跨步出列。对孟章抱拳行礼后恭敬的道:“大帅对于九黎方面的事情我比较了解一些。根据我的了解……”大风开始口若悬河的起了自己的情报。如今他拿来的图纸完全用过在不需要隐藏身份已经成了神农国大军中地位仅次于七夜、后等张天涯有数心腹的大将了。

    孟章得连连头直到大风的话完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大风!”

    孟章微微一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助我军连取得九黎二十四城的大风!好如果没有你的话张天涯那子怎么可能取得如此成绩?那依你来看我军现在应该如何行动呢?”孟章无意间的一句话已经引起了张天涯一种心腹的极度不满。

    夸奖大风没什么这些都不是嫉贤妒能的人。但辱及张天涯就已经触了他们的逆鳞!

    神农大军的诸位大将心中已经埋下了一个不安的种子。

    ……

    当夜九黎大军的主帐内。蚩耶正在为蚩律运功疗伤后者突然缓缓的睁开眼睛气息微弱的道:“多亏大哥神力深厚否则弟这伤恐怕非拖上三两个月不可。没想到张天涯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战斗得如此顽强。现在想想真有些后怕。”

    蚩耶深以为然的了头道:“是啊!他是我见过的神级高手中最厉害的一个就算是四大圣兽恐怕也未必能稳赢他。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两个好消息保证你听了会喜出望外的。”

    蚩律随口问道:“张天涯已经死了。那第二个消息又是什么?”

    蚩耶这才收起神力起身道:“炎帝正是宣布张天涯已死后任命了青龙侯孟章为二路元帅。结果白虎不根本服他管制现在两人已经闹僵白虎离开了神农军的阵营。你看这算不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