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反复无常

第四百二十三章 反复无常

    耶这才收起神力起身道:“炎帝正是宣布张天涯命了青龙侯孟章为二路元帅。结果白虎不根本服他管制现在两人已经闹僵白虎离开了神农军的阵营。你看这算不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呢?

    蚩律听了心里狂喜忙问道:“大哥你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蚩耶一笑道:“起来也是炎帝有些老糊涂了或者是因为女儿新婚不久就要守寡受到的打击大了一些。连我们都知道孟章和张天涯不合炎帝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偏偏还是犯下了这样低级的错误。”

    蚩律了头沉思片刻后道:“那么我们就再等上两日。看看孟章那边到底能闹成什么样子而且那时我的伤也会大有好转也可以亲自领兵打仗了。”

    蚩耶不解问道:“我老弟。既然现在是孟章为帅一上任就气走了白虎那我们就应该乘热打铁马上破开山上的禁制攻过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等过两日的话万一炎帝反省过来把孟章换走我们岂非措施了这一天赐良机吗?要不我暂时替你主事只要随便找个接口少出面也就是了。”

    蚩律听后微微摇头道:“要修为、功夫弟自然不是大哥的对手可是道权谋论起带兵打仗的门道大哥比起弟来。恐怕就有所不及了。”微微一顿分析道:“我想炎帝选择孟章为帅的时候。肯定是孟章自告奋勇而炎帝一时心痛下不加细想就答应了下来。我可不认为炎帝会是一个老糊涂不用过两天他现在恐怕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蚩耶费解地再次摇头苦笑道:“你越我反而越糊涂了。既然炎帝想现在就明白选择孟章为二路元帅是个错误。那我们更应该抓紧时间进攻补给他改正这个错误的机会才是啊。可是你……我真地猜不出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蚩律道:“这时行军打仗的一些基本常识大哥平时没有这方面的接触自然不会明白。”微微一顿正色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极度影响军心。张天涯已死换帅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炎帝不可能再犯这样的错误。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地士兵。大军两三天内连续两次换帅。你会怎么想?”

    蚩耶这才似懂非懂的了头就听蚩律又道:“何况现在孟章和张天涯的矛盾很可能影响道七夜他们现在这一定得到了证实。白虎的出走就是最有力的证据。我们只要等上几天不定不用我们出手。他们就会闹得四分五裂。如果我们急于出兵的话就只能迫使他们摒弃前嫌拧成一股绳来对付我们。那样我们虽然也可以取胜但效果远没有第一种方法来的好。这种费力不会讨好的事情我们自然不能做。”

    ……

    眦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无法入睡。一想到张天涯的惨死心中愤愤难平。而且孟章接帅印后张天涯已死的消息自然无法隐瞒现在全军地士气也十分低落。一想到这些他就恨不得马上拿起天行刀。去和九黎军拼个你死我活。

    想着想着他猛地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不行!再这样等下去非郁闷死不可。”翻身条下床穿好鞋袜就打算去招孟章求来一队精兵连夜启程攻打云溪关提死去的张天涯报仇。

    除了房间来到后跨院又穿过两条回廊终于到达了孟章休息地房间外。里面亮着灯光看来孟章还没有休息。眦来到门前刚要伸手敲门突然听到屋内有谈话的声音所聊的内容似乎还和战事有关。心念一动下便将手收了回来打算听听里面的人在谈什么。

    只听其中有一人道:“睚眦骁勇善战七夜不但剑法强而且指挥能力也十分卓越后箭法通玄丁枫、白联手甚至可在上述三人手下过得五十合以上。青鸾火凤如今传承功法出成其实力也不可窥。大帅我军如果想要战胜九黎军的话必须要依仗这些人才行。有他们在战胜九黎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眦听出来这是大风地声音。暗道这子还算明白的知道我们这些人厉害。

    这时有听另外一个人道:“张天涯带来的部队当然就只有这些人厉害了。哼等过些日子我的手下的膀臂感到哪里还需要这些人逞能?”话语中有着几分不屑这个声音的主人自然也就是这间房间的主人孟章。

    一听孟章的话睚眦心里这气就大了。本想一脚把门踹开去与他理论。可是他又很想继续听下去所谓欲知心腹事需听背后言听听孟章的打算应该没有什么坏处。一边继续偷听睚眦在心里狠狠的想道:“我这时批判性地来听听听你孟章到底能无知道什么程度!”

    “可是大帅……”大风似乎还想要什么却被孟章拦住了。

    大风越是在孟章面前七夜等人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了不起孟章的心里就越是有气。挥手阻止大风继续下去孟章不耐烦地道:“现在用他们是权宜之计这些人或许本事还看以但除了张天涯之外并不是我能完全驾驭的了的。等道我的膀臂诸将到来这些人我一个都不打算重用!”

    孟章这话完屋里陷入了一片沉默。过了片刻又听到了大风的声音:“大帅这块玉佩做工还真是精细啊。您总是拿起它来看是不是因为它对您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睚眦很想捅破窗户纸。看看这玉佩到底是什么货色但又怕惊动了屋内之人。才强压住好奇心没有动手。

    “唉……”孟章叹了一口气道:

    我们孟家地家传玉佩每一个孟家的人出生之后都给带上一个。而这个正是辽儿生前所带。后来他将这玉佩传给了雷儿才没有被张天涯毁去。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恨得牙根痒痒!”

    大风闻言道:“可是张大帅现在已经为国捐躯我看……”

    孟章再次打断他地话道:“张天涯虽死但他的一众心腹手下还在。我现在就命你专门查找七夜等人的过失一一回报给我他们每人身上必须给我招出三五件大错出来。如果这件事情你办得好你就是我的新臂膀。”

    大风忙惊恐的道:“可是大帅……”

    孟章冷冷一笑道:“如果你拒绝或者跟我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话。我会把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去办当然。要找地罪证里也肯定少不了你的一份!”

    眦听到后心里暗恨这就叫“易涨易退山溪水反复无常人心。”在帅厅的时候还什么死者已矣这件事情就算了。原来背地里又要加害我等。不行!我必须马上将这件事情通知七夜。商量一个对此才行。

    想到这里睚眦转身就欲离开。却听屋内孟章冷冷一笑道:“在外面偷听了这么长时间想走真的有那么容易吗?”睚眦大惊忙将身法展开朝天上飞去。

    而这时就见一道白光刺破了窗户纸从屋内射出。睚眦还没飞起多高就被这穿了一个透心凉死尸栽倒在地。

    “睚眦!”来也巧这时刚好七夜和后也巡城。刚好走到帅厅外。眼见一物飞过墙头自己一看认出了是睚眦。可是紧跟着就被一道白光贯穿。有栽了下去。两人忙飞身进入院内一看之下眦正面朝地躺着身上还插着一把镇宅宝剑。

    再看孟章的房门大开孟章带着大风一起从屋内走了出来。

    七夜见状心里就明白睚眦是死于何人之手了。这镇宅宝剑虽然名字里也带着宝剑二字却根本就是一把平常道不能再平常的铁剑了对于高手来讲和树枝枯草没什么两样根本就不具备什么杀伤力。而能够用这样的剑杀掉睚眦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要有神级的修为才可以。

    七夜的目光逼视向孟章冷声问道:“大帅睚眦是你杀地?”

    孟章也没否认淡然的了头道:“是我杀地七夜将军还要问什么?”

    听到孟章态度如此强硬七夜的眉头就是一皱冷眼看看旁边的大风又将目光移回到孟章的身上强压怒火冷声问道:“大帅!对于眦的事情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临阵斩杀大将如果没有一个法地话恐怕计算您是大帅炎帝那里也不好交代!”

    “理由吗?”孟章冷笑道:“睚眦胆敢潜藏在我的房间外偷听我们谈话意图不轨。我这才将齐斩杀而且我当时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是他还道是九黎派来的奸细呢。我这么七夜将军认为还算合理吗?”

    合理个屁!七夜心里暗骂白痴都看得出来你分明就是故意杀死他的。先不凭你的修为不可能现不了外面的人是睚眦。就算是九黎方面派来的奸细也应该捉一个活的拷问一番才是。冷冷一笑七夜道:“睚眦即使偷听大帅谈话也罪不至死吧?难道大帅你动手之前真的不知道他是睚眦?”称呼上已经从“您”变成了“你”。

    孟章地眼睛一瞪杀气已经散步开来声音冷的可怕:“七夜!你知不知道单凭你这样对我话我就可以治你地罪!”

    “未必!”七夜不卑不亢的道:“炎帝的旨意是我负责率领旗下逆天三旅并不只属于大帅。虽然名义上我还是大帅打下属但大帅如果想随便安个罪名除掉我的话恐怕还要先问过炎帝才行!”

    “好!”孟章的语气更冷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以下犯上我现在就解决了你们。至于老夫如何向炎帝交代就不劳七夜将军费心了!”着气势外方经涛巨浪般卷向七夜和后就打算取二人的性命。

    七夜被气势所慑一连向后退出式几步才面前站稳了身形。知道孟章下了决心要除掉所有张天涯旧部也从身后将牙刃剑拔了出来。虽然明知自己不可能是孟章的对手也只能拼死一搏了总好过束手待毙!

    另一边的后则是接被孟章气势逼退的机会直接飞出十丈开外同时弯弓搭箭六支雕翎齐齐指向孟章周身要害。

    现在七夜和后都可以是命悬一线了神和仙之间有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在绝对实力面前数量并不能决定什么。毕竟像张天涯那样以仙级修为可以和神级高手打得两败俱伤的逆天角色只有一个!

    “住手!”就在一场大战一触即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爆喝跟着一个红影子出现在孟章和七夜二人中间将他们互相牵制的气势冲断。三人这才看清来人来的正是朱雀侯陵光。

    陵光一出现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睚眦尸体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

    孟章眼看就要杀死眼前两人却突然被陵光阻止心里很是不痛快。对于他的问题也没好气的回答道:“睚眦在我窗外偷听意图不轨我在不查之下惊奇就地正法。后来七夜和后跑来质问于我我现在要将他们一并处决老兄你不会阻止我吧?”

    陵光和气的一笑道:“其实你老龙要做的事情我本不应该阻止的。”孟章听了眉头就是一皱因为这个开头后面肯定有“但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