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斗志斗力

第四百二十四章 斗志斗力

    光和气的一笑道:“其实你老龙要做的事情我本不的。”孟章听了眉头就是一皱因为这个开头后面肯定有“但是”……

    果然陵光一笑后继续道:“但是我这次是奉命出任监军的。其实也是炎帝知道白虎离开了怕你一个人对付蚩律他们兄弟有些吃力让我来帮忙的。今天的事情既然被我遇上了就不要再打了。一切待我禀明炎帝后再做定夺如何?”

    孟章虽然心有不甘但陵光已经摆明了要插手此事而自己要杀人的理由是在不是很充分。加上他也知道现在大敌当前绝对不能再和陵光闹翻了于是勉强的头答应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吧。”完拂袖回屋。

    陵光见状叹了一口气转对七夜苦笑道:“事已至此我必须以大局为重就只能委屈两位不要计较睚眦的事情了。老夫这就将他的尸体带回上党安葬唉……”叹了一口气后提起睚眦的尸体再次施展瞬移离开了。

    七夜和后虽然心中不平但也知道他们远远不是孟章的对手只能就此作罢。前者对大风抱了抱拳也告辞离开了。

    大风见他们一个个都走了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便跟着两人一起离开了。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负气进入的孟章一直在暗中留意他们的动向。三人刚一走。便马上施展瞬移离开自己地房间。

    孟章再次出现的地方是一个风景秀丽地山峦之巅峰。早他一步来的。正是刚刚带走眦尸体的陵光在他们的面前看似什么都没有但两人却知道那是一道十分厉害的禁制。就算是他们想要破开也绝对不会是举手之劳。

    孟章刚一出现。禁制内一个男子柔和的声音淡然问道:“睚眦地伤不要紧吧?”

    孟章无比自信的道:“我老人家虽然不敢自己有多厉害但这分寸还是能都把握的好的。我这一剑只是将他全身的生机封锁进入归息状态。只要将剑拔出一两个时辰内自可恢复如初的。不过他醒来后恐怕要恨死我了。”道最后苦苦一笑。

    此时睚眦身上的剑早已被陵光拔出。又布置了一个简单的禁制将其保护起来后。才转头对孟章道:“老龙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演戏的天分。过两天我的事情办完就要找接口回上党了你自己心。”

    这时禁制内地男子再次开口道:“孟老这次真是委屈你了。不过这睚眦直肠子一个不比后、七夜的精明。我们地计划如果被他参与其中。肯定会坏事的。更不能吧真相告诉他够则这家伙肯定平均每天都要露出三个以上的破绽来。”

    孟章了头随后有问道:“天涯。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能瞒过蚩耶、蚩律两兄弟让他们以为你真的死了的。还有你废掉了蚩律一条手臂这话是真的吗?”孟章居然禁制内地男子是张天涯!

    张天涯不是明明死了吗这又是怎么会事?

    只听张天涯呵呵一笑道:“当然是真的。如果我‘轻易’的就被他们杀死他们肯定会有所怀疑的。为了不让他们产生怀疑我只好死得不那么‘轻易’了。至于我是如何做到的诈死的。我的答案是……”微微一顿张天涯半开玩笑的道:“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不是吗?”

    孟章和陵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失望。好奇之心人人都有神也不例外。失望过后孟章苦笑道:“既然你不想地话那就算了。眦就交给你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禁制内地张天涯道:“好的!我这里有禁制保护加上白虎照顾眦绝对不成问题。一切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吧。还有一先好蚩耶和蚩律两兄弟都是我的!以弱胜强固然很有成就感但真正的强强对决才更痛快。等我神力恢复以后一定要试试他们两个联手到底能有多厉害!”

    孟章、陵光再次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有后生可畏之感。千万年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两个神级高手对付一个神级高手的先例。因为这绝对不公平!而张天涯之前的诈死一场不现在居然主动要求一挑二!虽然也算得上是马初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但他们心里明白张天涯确实有这样的话的资格!光是在神力消耗巨大的情况下仍能废掉蚩律一条手臂的壮举他们自问就办不到。

    如果他们知道当时张天涯独战蚩律时险些要了蚩律的命不知又当多何感想。

    待到两人离开后张天涯在自言自语道:“没想道损失一个分身的代价是神力消耗得几乎枯竭。唉……不过等到现在见到蚩律兄弟的时候我也应该可以完全恢复了。想到一次可以挑战两个神级高手我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了呢!”

    第二天一早七夜就上表炎帝要求带领逆天三旅的成员回到万寿为张天涯守孝。其中还隐隐透露了对孟章的不满想将这些精锐暂时带走也算给神农国保存实力的意思。炎帝也答应了给孟章下了一道旨意后七夜、后等张天涯之前的心腹就带着逆天三旅的人启程离开了。

    为了填补逆天三旅的空缺炎帝还亲自动用大挪移神通将孟章旧部的秘密武器“青龙精卒”千余人传送到了前线。这些人多半都已经有仙级初期的水准了平静修为要高于女天三旅。但因为装备。战斗技法地关系实战能力比起逆天三旅来。确要差上许多。

    孟章对此也出了由衷的感叹只有张天涯这种逆天地家伙才能组织出如此逆

    旅来!

    见七夜他们离开前敌的将领已尽为孟章的心腹后陵光也放心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告诉孟章这里地一切都由孟章自己做主就好了。但如果出现神级高手的对决马上给自己玉简。孟章能够独揽大权自然是很欣喜的答应了。

    当天晚上云溪关的暗室内蚩耶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一进门的兴奋的对他弟弟蚩律道:“老弟你果然是料事如神啊!我今天刚刚得到的情报你猜云洞关生什么事了?”看他兴奋的样子蚩律就知道生的事情肯定不。

    缓缓的睁开眼睛淡然问道:“大哥就不要卖关子了。我想事情无非也就是孟章和七夜闹翻了。不过按理不应该这么快才对。”

    “岂止是闹翻了这么简单?”蚩耶撇了撇嘴道:“昨天晚上。孟章泄恨找借口杀了睚眦后来七夜刚好赶到人人一言不和下眼看就要动手。可惜关键时刻炎帝派出地监军陵光赶到了不过七夜他们心知在孟章手下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以为张天涯守灵为接口。今天一早全部离开了。”

    蚩律听了眼睛就是一亮忙追问道:“那然后呢还有其他的事情生吗?”

    “恩!”蚩耶了头道:“不过孟章手下原本地青龙精卒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全部来到了。现在已经接替了逆天三旅的位置。”

    蚩律听后眉头一皱沉思了片刻又抬头问道:“大哥你刚才所的事情在云洞城还算是秘密吗?又或者知道大概能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

    蚩耶一愣。不知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这件事情孟章并没有刻意隐瞒。现在在云洞不家喻户晓也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我真不明白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压住现在云洞的军心很不稳啊!”

    “这只老狐狸!”蚩律低声骂了一句见蚩耶没有明白便解释道:“这孟章这么搞分明就是一种稳军之计。通过这样地内讧一方面将逆天三旅换成了自己的心腹如此一来就不会出现上下不和的问题了。而且也让我们知道他们内讧只要我们再等上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将一切军务都重新整顿有实力与我们正面一战了!”

    蚩耶听弟弟得有理忙追问道:“那弟弟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马上进攻了。”蚩律冷冷一笑道:“之前的按兵不动是前提在地方越来越混乱的情况下现在对方有统一起来的迹象我们自然不再等了。战场上本就是一个瞬息万变的地方而我们则必须要适应这种变化。哼!只要有了那枚棋子在孟章就算再狡猾也注定要败在我的手里!”

    微微一顿蚩律马上道:“我现在的身体虽然还很虚弱但在士兵面前不表现出来还是可以做到的。只要不动手我相信可以瞒过所有人如果孟章要求战域单打地话就麻烦大哥了。现在就请大哥撤掉符禺山上的禁制和狂雷大阵。今天三更造饭五更出。务必要在明天早上兵临云洞关下!”

    打仗是在打什么?打钱打粮打人才……这些答案都对但还有一个极其重要地一就是打情报!情报是否准确有的时候直接会影响到一场战争的胜负。现在孟章对蚩律的那边的事情一无所知而蚩律他们却对孟章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这仗还打得赢吗?

    当然也有赢的可能那除非有奇迹出现!

    但孟章毕竟不是男主角奇迹这种东西不会随便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第二天一早九黎大军兵临城下孟章准备不足下仓皇应战。在手下大将连被刑天斩杀三人后果断的下令撤军。还好他毕竟是一个活了千万年的老家伙撤时军阵丝毫不乱。这样九黎大军才拿下云洞关后才没能进一步将战国扩大。而神农大军虽失一关但实力并没有遭到什么重大的损失仍有一战之力。

    退守后面一座关城后孟章借机中心整顿军队终于做到了全军上下尽在掌握。第三天蚩律大军再次开到城下这次孟章利用各种保守型的战术与蚩律足足周旋了半年之久。最后终于因为内部的军事部署不知如何被蚩律得知再次打败丢关。

    就这样神农大军且打且退而九黎大军则凯歌连报。一连打了三年零七个月神农国的大军已经丢掉了第十三座关城被逼再次退守于一个叫做断龙渊的地方这里有一座关城叫做天剑关。

    坐在天剑关的帅厅内此刻的孟章脸上早已经没了之前那种蔑视一切的骄横。连年的败绩让他看起来老了许多。草草的将手下心腹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临时的战略会议后。孟章回到自己的房间同时还派人将大风叫了过来。

    过不多时大风到来孟章叹了一口气道:“坐下话。”

    大风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还是听话的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其实这几年来孟章并没有将刚认识的大风大成心腹多也就是比起其他将领高看一眼有些事情和他商量一下而已。真正重要的内部军事会议肯定没他的份。所以大风直到现在在孟章面前也还是很拘谨的生怕自己一个做好惹怒了孟章。

    见大风坐下后孟章惨然苦笑道:“唉……真没想到我亲自出马居然会败得这么惨。早知如此当初真不应该那么对付七夜他们啊。虽有你送来的兵力布置图但其中无图的几仗他们打得也比我漂亮多了!”着默然的闭上了眼睛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未完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