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决战之初

第四百二十五章 决战之初

    风心道:“当初你是何等的嚣张?非杀七夜他们不可后悔了晚了!”不过表面上却还是装出衣服很痛惜的样子开口劝道:“大帅还请宽心现在我军形势不利大帅你一定要精神起来啊!”

    孟章释然的一笑道:“人老了。总是容易伤感……唉……。”微微一顿转入正题道:“这次我找你来其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我军后方的墨领关出现饥荒反正我们的军粮充裕我决定拨出一部分支援墨领。你对九黎的地理比较熟悉我命你负责押送粮草明日傍晚出。切忌一路走路万万不可被九黎方面的人现。知道吗?”

    大风没想到孟章这次对他如此重用忙行军礼道:“大帅放心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孟章有些颓废的了头淡然道:“好了。我需要一个人好好静一静你也早回去休息吧千万不要耽误明晚的事情。”着还摆了摆手肆意大风马上离开。

    大风见孟章如此很知趣的转身离去了。

    在大风离开后孟章一直用神识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确定他已经走远不会再回来以后原本十分颓废的眼神猛然暴出一幕精光。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个瞬移使出消失在房间内。

    再次出现的时候孟章来到了天剑关附近的一个山脉之巅。而这里早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他了这些人分别是张天涯、白虎、七夜、睚眦、后等等一些张天涯地直属心腹。一见孟章出现。张天涯淡然一笑道:“孟老一切都顺利吗?”

    孟章得意的了头道:“十分顺利。一切都在按照我们地计划进行着。只要再过两天我就不用再扮演这个让人讨厌的角色了。”顿了一下转头对站在张天涯身后的睚眦问道:“睚眦那一剑还疼吗?”

    “嘿嘿……”睚眦也对自己当初的鲁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道:“还有那么一疼。不过孟老如果能让我看看那件让我好奇了三年零七个月的玉佩我保证马上就不再疼了!”知道真相后睚眦好是郁闷了一段时间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确实很令人不爽。

    但过些日子想开了之后他心情也就好了唯一惦记地就是这个那块玉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孟章转头看了一眼张天涯后者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奈状。孟章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块雕功精美的玉佩出来外形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怀中抱着一颗赤红色的珠子青玉红珠颜色均属天成十分罕见。

    眦见了了头哈哈一笑道:“果然是好玉!这下已经不疼了。”

    对于睚眦近乎搞笑的表现孟章也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同时开口解释道:“青龙抱愿。是这块玉佩的名字。这块玉佩原本有四颗被我分别传给了我的两个儿子后来有传给了三个孙子和一个孙女。辽儿原本除了雷儿之外还有一个女儿不过在二十今年前与有熊的一场战争中失散了……唉……”

    听到孟章地叙述众人严重都露出一丝沉重的表情。但看孟章为了神农国付出这么多他就不算是一个坏人再想到自己当初对他地误解。都不由感到一阵羞愧。而张天涯看到这玉佩后下意识的道:“这块玉佩的造型很特别呢……等等。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孟章听了张天涯的话浑身一阵但马上又恢复了过来道:“或者是你当初在调查雷儿一案的时候什么时候看到的吧。”听他这么一张天涯也觉得事情应该就是如此了头没再多话。

    孟章将玉佩重新收入怀中转头向山下望去只见隔了层层云雾看着天剑关地轮廓有些似真似幻:“没想到九黎的景色也依然这么美比起我们神农国来竟然也丝毫不差。”

    张天涯听后却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如此美妙的景色明晚就将变成一个人间地域!”

    “对了天涯……”孟章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顿后却又摇头道:“算了。”

    张天涯被孟章欲言又止的样子搞糊涂了忙追问道:“孟老你到底要什么?现在我们两个也可以算是同甘苦弓共患难过了还有什么话不方面的吗?”

    孟章苦了脸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现在绝对不能。这样吧明天一战后我如果还活着就一定吧刚才要的话告诉你如何?”

    张天涯心里隐隐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也没有继续追问微微头道:“孟老大可放心我早已经过了蚩耶、蚩律两兄弟都是我的!如今我不但神力尽复还因为破后而立的关系更上了一层楼。到时您老就留在战场上主持战斗就可以了战域之内的事情我一定可以搞定地。”

    孟章闻言了头但脸上却再看不出一高兴的样子。

    …………

    当日子夜九黎国地中军大帐内蚩耶有些不耐烦的道:“这个孟章也真是的居然总是打了跑跑了打就是不敢想个男人似的和我真正的决斗一场真是没劲!”他的抱怨对象当然只有他的孪生弟弟蚩律一个人了。

    蚩律闻言淡然一笑道:“这就是老哥你有所不知了带兵打仗重要的是战略和对手下仙级或者一下高手的应用。神级高手轻易是不会出手的一两军的主帅动起手来那也就是一场大战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了。”

    蚩耶闻言无奈地道:“打仗还真是麻烦。不过先好。孟章是我的!”

    “弟遵命。”蚩律赶紧答应了下来跟着心神一动。随手接过一片玉简用神识一扫后皱起了眉头道:“孟章居然派大风

    中大部分粮草退到墨领是赈灾。可是根据我们:虽然去年大汗但库中的余粮足够坚持道今年秋收的了。孟章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着吧目光移道了蚩耶脸上。

    蚩耶见状忙避开他的目光摇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只负责对付孟章至于军事方面的问题你问我还不如问你自己的膝盖骨来地实在!”连年争战下来他已经彻底的接受了自己军事白痴的身份在讨论军事问题的时候已经很少话了。

    蚩律沉思片刻后脸上终于露出的一丝得意的笑容。转头对蚩耶道:“我明白了呵呵。好一个孟章。他分明就是觉得天剑关守不住想撤道墨领。但是又怕被我军察觉。这才派对九黎比较熟悉的大风押粮草先走。这个老狐狸还真是多疑到现在也不能完全相信大风。”

    见蚩耶了头蚩律又道:“既然他安排了大风暗中运送粮草离开大军肯定不会这么快动作因为他要让我们觉得他们有守住至少是守一段时间天剑关。如此来。我们明天晚上就开始行动在大风离开后马上围困住天剑关。哼哼……孟章就算你这条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老猎人的。嗯……这句好像是出自张天涯的口中不过很有道理。为了表示感谢我就替你出出气好好的修理孟章一番吧哈哈……”

    蚩律和张天涯地计划都已经布置好了但究竟谁能笑到最后。就只能拭目以待了。大概情况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张天涯笑到了最后。另一种是蚩律笑到最后。但凡事也都可能出现意外比如大战之后他们谁也笑不出来……

    …………

    翌日晚大风按照原定计划运送粮草离开了天剑关。两个时辰后九黎大军突然从四周的山林中隐蔽只处杀出将天剑关围了个水泄不通。但他们并没有攻城地打算只要围困缺少粮草的神农军定然不攻自破。

    可就在蚩律满脸得意的时候突然一个报事的军兵跑了进来恭敬的跪倒行礼后才开口道:“启禀大帅我军现在已经将天剑关团团围住就算是一只飞鸟也别想从我们的包围圈内飞出去!不过天剑关地情况似乎有些怪异。”

    蚩律听到怪异两个字眉头就是一皱急忙追问道:“如何怪法?”

    那报事的军兵这才道:“我们围困了天剑关后并没有看到城内有任何的反应。而且四面城门大开城上空无一人好像……”军兵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好像我们所围困的只是一座空城一样。”

    蚩律听了眉头就是一皱这样的情况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估计。他很不喜欢这种乎自己预料的事情出现随口吩咐道:“传我帅令先不急于安营扎寨。待我亲自道城内探视一番再做定夺!”

    “遵命!”军兵领命之后便告辞来开了。

    这时蚩律转对藏身在屏风后面的蚩耶道:“老哥事情出现了一些意外。反正你这些日子总吵着无聊不如我们一起去探查一番如何?”

    “是你怕孟章有埋伏才叫我一同前去也好有个照应吧?”事实证明除了在讨论军事的时候外蚩律的头脑并不迟钝。

    蚩律苦笑道:“知道地事情也不一定非要出来吧就不能给弟弟我留面子?”

    这时蚩耶已经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笑后同时展开瞬移来到了天剑关上空。

    两人放出神识扫视一遍现此城之内确已空无一人后蚩律愤愤道:“孟章这条老狐狸跑得还真快!”随手拿出一块玉简向全军出占领天剑关的命令后转头对蚩耶道:“老哥既然孟章已经跑了我们还是去看看这天剑关地帅厅是否附和心意。”后者头后两人马上转身道帅厅大门前。

    帅厅的门是关着的蚩律上前随手将门推开两人却马上愣在了那里。

    因为他们现这城内并非是空无一人或者帅厅内正端坐一人。正是神农大军的主帅孟章满脸含笑的坐在帅椅上对两人头后道:“既然已经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蚩律和蚩耶交换了一个眼色前者放出神识在厅内扫视了一圈确认没有危险后才迈步进入。对孟章一抱拳道:“孟兄这次将天剑关送于我们就不怕炎帝有所怪罪吗?”

    孟章摇了摇头道:“多余的话多了一意思也没有。我再次等候想的是在军事上我们的差距并不大所以想请二位道斗域谈谈心。”微微一顿淡然道:“当然我孟章不会自大道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斗得过你们两兄弟。战域之内要和你们交手的是别人。”

    蚩耶这时终于开口问道:“这个别人指的又是谁?”

    孟章微微一笑避而不答道:“两位去了自然知道是谁了。孟章告辞!”完身影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原来这个孟章只是一个分身幻象难快他们之前用神识扫视全城的时候没有现了。

    蚩耶转头看向自己的弟弟问道:“我们去吗?”虽然他是哥哥但这几年来凡事做出决策的都是蚩律。

    蚩律并没有犹豫淡然一笑道:“当然要去。除非神农国的四大诸侯同时出动否则谁能留得住我们?而其中的白虎侯监兵现在正在和仪和斗个不可开交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他的分析自动将炎帝忽略了。因为炎帝如果出手的话那就等于正是想蚩尤起挑战。两个神王相斗是很多只黄雀都期待的结果炎帝不到万不得已定然不会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