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尔虞我诈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尔虞我诈

    次展开瞬移两人先后来到战域后两人都不由心里

    因为在这里等着他们的两个人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其中一个是四大圣兽之中的白虎另一个则是在三年零七个月前明明已死的张天涯!

    “你……你是张天涯!”蚩律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天涯口齿都有些不灵光了。

    张天涯淡然了头道:“没错是我。由我来做你们今天的对手你们是否满意?”

    “你不是死了吗?”吃惊之下蚩耶竟然问出了一个近乎白痴的问题。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我如果不死你们会这么放心的一路攻下来吗?当初你们那个雷阵还真是很绝啊我出道以来也没吃过这么大亏。现在一对一的单挑已经无法让我有报复的快感了。”

    蚩律警惕的向四周扫视了一眼冷言道:“你还找了什么人一起叫出来吧!”

    “不用!”张天涯完的同时青天神剑已经出现在掌中一记横扫锐利的剑气呈扇形朝蚩家兄弟斩去。剑气所过之处连空间都被撕开了一道裂痕。

    蚩家兄弟见状心里又是一惊好强横的剑气!这就是张天涯全盛时期的实力吗?好可怕!两人在对张天涯的剑气心里暗暗称赞的同时飞身跃起选择了退避。

    “白虎动手!”其实不用张天涯白虎也早已经等待这个机会了。见两人一经跃起。马上附身贴在地面上。跟着万道金光从他身上四射而出由下向上席卷。将蚩家兄弟和刚刚冲到他们中间的张天涯一起包裹在一个金色地光球之中。光球很巨大其中足可容纳下一个中型的村落。

    蚩家兄弟左右看看现白虎这样做只是为了困住他们并非直接攻击都感觉疑惑不解。这时张天涯开口道:“不用看了这个阵法是又白虎地神力所支持的。比你们当初所布置的那个禁制不知坚固多少倍。你们想出去的话恐怕没那么容易。”

    蚩律冷冷一笑随口问道“现在白虎的神力需要支持这个禁制只有我们三个被困在这禁制当中你就不怕我们两个不顾道义进行车轮战吗?”完身体向前飞出三尺意思是自己第一个动手。

    “不可能!”张天涯很自信的道:“我地打算是同时对付你们两个所以你们谁也别想偷懒休息除非想死得快一。又或者。你们觉得自己带来的部队全军覆没没有脸回去见蚩尤。”

    “你太天真了。”蚩律听了张天涯的话。好像听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满脸嘲讽的道:“你以为我们的大军会有什么损失吗?实话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天剑关。唯一的遗憾也不过是被孟章那老狐狸带兵跑了而已。反倒是你们神农军自从你‘死掉’以后。人心早已涣散而且这种情况随着孟章的连败像瘟疫一样的不断传播。相信用不了几天就要彻底的溃败了。何况……”

    何况两个字没有完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没打算继续下去了。

    张天涯满不在乎地继续道:“你是想何况我军的大半粮草已经被你们缴获。没有粮草我们更没有赢地机会是吗?”

    蚩耶眉头一皱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忙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天涯看了看他们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太相信大风了。”

    “你连大风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蚩耶心里越来越不安了。

    张天涯转过身。将目光头像一望无际的云朵悠然的开口道:“大风来地太巧了刚好在刑天布下大阵的时候来投这个消息让我之前听了很兴奋。可是后来一路打到濩水关他提供的情报竟然没有一个是错误的这未免就有些太巧合了吧?每个城内的兵力布置和平时期和战备时期都是不一样的。大风他的资料都是和平时期所得可是现在一一相对居然没有一差错。单是这就让我起了疑心。”

    “但也只是一个疑心而已我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也有这是巧合的可能。”张天涯继续道:“接下来的一连串胜利就更让我疑惑了其中虽然也缺少几个城的兵力布置但那些城地兵力掩护确实所有城中最简单的。按理这样地城市资料应该更容易搞到手才是可是大风确偏偏将那些不好弄到的兵力布置图都搞到了偏偏是这几个简单的没有。如此奇怪的现象出现我就已经认定了他一定是你们派来的奸细。”

    蚩律冷哼一声道:“我们的奸细会帮你一路取得那么多胜利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关于这个问题我当时也很疑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张天涯很平静的叙述道:“直到我在断剑亭见到了你一切的疑惑就都解开了。对此我做出了一个假设在一线峡七夜大败九婴后你们就有了除掉我的意思。但我毕竟也是一个神级高手你们想困杀于我必须要有另一个神级高手的神力撑起一个禁制或者弄一个雷阵那样厉害的禁制才可以。而当时我的功力并没有耗损你们不确定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可以杀死我就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于是乎一个诱敌深入请君入瓮的计划就产生了。”

    “啪啪啪……”听到张天涯的分析蚩律不禁连拍数下手掌欣然道:“精彩!虽然我不明白你最后那句请君入瓮是什么意思但你分析的结果于真实情况几乎相同。不过可惜如果你当初能猜到的话。就不会中我们地陷阱了。”

    张天涯不受影响继续道:“虽然后来你们得到了我帮天伤众人洗魂。神力大损的消息但你们并不敢确定这个消息地准确性。或者是为了预防万一所以你们宁可牺牲二十四

    要将我引到断剑亭。”

    “精彩!”这时蚩耶也叫了一声好转又问道:“那然后呢?”

    “然后?”张天涯坏坏的一笑道:“然后的事情你们就不是主角了。你们真的确定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蚩律道:“看你这么自信的样子不对我们你不觉得可惜吗?先你是怎么在我们面前装死成功的这我们最是好奇。”

    “无可奉告!”张天涯断然道:“同样地问题孟老也问过我当时我都没有更不会对你们透露。不过在那之后我也将计就计。让你们以为一切都在按照你们的计划进行。而且还给你们一些惊喜就比如白虎的离开。眦的死七夜与孟章的决裂等等等等……”

    “特别是断龙渊这个地方按照你们的法英雄都忌讳地名的。特别是在断剑亭将我除掉后你们一定更相信这。所以我就在这里。给你们一个最佳的进攻机会更能让你们毫无顾忌的起总攻。而且还故意让大风传递给你们一个孟老要撤退的信号。”在动手之前战场再次变成了张天涯一个人地演讲舞台。

    “什么?”听到张天涯的这句话两人才产生一种不祥地感觉蚩律忙摇头否决道:“你是在自圆其想借此扰乱我们的心境吧?如果你们想将计就计孟章肯定会把大风安排在一个心腹的位置上从而可以让我们对他传来的消息更加深信不疑。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张天涯微笑摇头道:“我如果和你们逆向思维。你们肯定不会明白。你们理所当然以为是这样孟老如果阵让大风成为心腹。他的消息你们相信的程度肯定不会这么毫无顾忌。反倒是每每让他传递出一些似是而非地消息真实情况靠你们自己去想反道会不引起你们的疑心。因为怀疑前者是对孟老的怀疑而如果怀疑后者就是在怀疑你们自己的智慧!”

    “那又怎么样?”蚩律故做镇定道:“我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天剑关就算你们采取包围也无法对我军造成什么打击。忘了告诉你大风其实一直都没有走远在带着粮队在山里转几圈之后就要与我们的大部队回合的。”

    “哦……是吗……”张天涯嘿嘿一笑道:“那你们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安排?”

    ……

    段龙渊是三山相夹的一个片盆地东西北三座大山相连宛如一条盘旋在大地上的苍龙。而天剑关的建立就好像一把利剑拦腰将苍龙拦腰斩成两截。四周地山势自然也是迂回曲折山间之路更是迂回曲折形同一个迷宫。

    大风带着押粮食车辆在山中转了几个圈后一队众人居然再次看到了天剑关的西城墙!这时大风手下地副将忙上前询问道:“大风将军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转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又绕回来了?”

    “错不了!”此时在旁边被一座山头挡住的山道上突然串出一队人马足有千人之众。将大风所带领的押粮部队的数百人围了起来四周弓箭齐齐指向中间。队伍前方的敌人闪开一条道路一个黑大个提着蛇矛枪走上近前。将枪尾向地上一蹲微笑着对大风道:“兄弟委屈你了。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帅定会给你记上功一件的。”再看此人相貌正是当初败走的修蛇。

    这时陪同大风一起前来的将士马上明白自己被出卖了。刚才和大风话的那人狠狠的指向大风的鼻子道:“大风原来是你原来你是一个叛徒!”

    “哼!”大风不屑的冷哼一声反手一掌虚扶而出一个高压缩的风弹正击中那副将的咽喉上跟着爆裂来将那副将震得向后跌出丈余趟在第上双手握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粗气。显然是刚才那一下已经震伤了他的气管。

    “嗖!”还没等大风表现出得意突然一道金光从他后方射来所取的目标也同样是他的咽喉。大风在打飞那副将的同时斜眼扫视了他一眼却刚好看到这道要命的金光射来。这样的声势如此的度配合着熟悉的声音。大风一听之下就吓出了一身冷汗。想也不想身体已经向后一仰险险的将金光躲过。

    这样的金光大风实在是太熟悉了。当初连攻十七城的时候他虽然还不能路面但在后方找一个适合观战的位置还是很容易办到的。而这样的金光正是后弓箭的特征。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的金光一共出现过一百三十七次每一次都带走一个高手的性命从未落空过!

    也许是在恐怖的刺激下大风的度得到了水平挥本应该受上一轻伤的他竟然完美的躲开了这一箭。可是他躲过去了他身后的修蛇可就倒了霉了。先前因为有大风阻挡视线根本没有现后的箭。等大风躲开他看到后想躲还哪里来得及?被这一箭直接贯穿了咽喉。

    只见修蛇中箭后瞳孔开始放大尸体缓缓向后面倒去。“扑通”击起一片尘烟。

    “杀无赦!”七夜冰冷的声音传来四周的山林中马上出现了一道道电光的弧线度快得惊人每一道电光过后修蛇带来的部队中都至少有一名死于非命。只是片刻的时间除了大风外所有的敌人已经尽数丧生箭下。

    “混元霹雳弩!千弩齐是天夭!”大风跟随张天涯这么长的时间里对张天涯部队里的一些秘密也了解道一些。他知道这些电弧都是浑圆霹雳弩射出的混元霹雳弩是逆天三旅的专用装备。而在三旅之后人数达到一千以上的就只有其中最强的天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