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惊弓之鸟

第四百二十七章 惊弓之鸟

    道大势已去大风哪里还敢恋战?双手猛地向地下一风随之向下吹去将附近几辆粮草车上的粮草连同漫天尘土一起吹起。四周的天夭众人视觉受阻怕伤到自己的运粮部队纷纷停止了射击。

    而大风乘这个机会现出了原型变成一只大鸟轻鸣一声朝着天剑关的方向冲了出去。

    他也曾经对后的箭法做出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后的箭绝对是自己的克星。唯一的机会就是躲开对方的前三箭这样就可以逃出对方的射程性命可以抱住。至于获胜答案只有四个字——决不可能!

    “嗖!”在大风现身的第一时间里后的第一支箭也同时射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金光直取大风后背!

    大风忙向左一闪虽然将第一支箭躲了过去。“嗖!”跟着第二支箭又到了大风忙再又一闪虽然也成功的将第二支箭躲过但翅膀还是被擦了一下几片羽毛被划落翅膀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大风根本没有功夫去考虑自己的伤势因为此刻他又听到了第三次弦声。“嘭……”想必起利箭破空这一声弦音几乎细不可闻但是听在大风的耳朵里确和一声炸雷差不多。下意识的双翅膀向下一拍身体猛的飞起一丈。

    “嗖!”当他的身体开始上非的时候才听到第四三支箭破空地声音。马上明白了刚才那声弦音是假。但后悔哪里会有任何作用。只感觉后心一痛眼睁睁看着一道金光从自己的前心射出。被穿了个透心凉。又勉强拍打了几下翅膀飞出去老远尸体在终于变得僵硬一头栽落荒地之上。

    后收起弓箭玩味地自言自语道:“我不过是轻轻弹动了一下弓弦而已何必这么慌张?也许这就是大帅所的惊弓之鸟吧。今天终于长见识了。”跟着闪身形出现在一众押送粮草的军兵面前朗声道:“张大帅、孟大帅有命全体原地休息什么也不要问。”

    ………………………………

    张天涯玩味似的用左手掐算着口中淡然道:“算算时间现在大风还有和他接应的人应该已经都死在后的箭下了吧?”问问一顿转对两人问道:“去接应地是刑天吗?如果是的话他们两个或许可以全身而退。因为我派了七夜、眦两个暗中掩护。一旦刑天出现三人同时对敌。”

    蚩家兄弟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慌因为他们心里明白自己派去接应的人并不是刑天而是修蛇!他怎么可能是后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七夜、睚眦两将暗中协助看来大风和修蛇这次死定了!

    不过对于他们来。大风和修蛇也不过是两个棋子而已而且只能算是稍微有用一的棋子除非他们手下第一高手刑天其他人死活并无法让他们伤心。对于大风的遇难蚩律只是叹了一口气随口惋惜道:“的确有可惜不过这损失我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和蚩耶相对一笑蚩律继续道:“何况我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天剑关。或者你的再次出现可以让神农大军地士气重新振作起来。如今的我们。让人只是站在了起初地同一起跑线上胜负输赢现在来言之过早。”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其实我只用了一年便已经彻底痊愈了。你们认为剩下的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路面只是为了这样与你们单挑一下吗?貌似如果我只是想这样的话随时都是可以办到的。”

    蚩律虽然心里越来越不安但还是自欺欺人的道:“看你这么有信心一对二肯定是用这两年的时间研究出了什么可以对付我们地绝招。不过剑神如果认为我们兄弟的实力只有上次表现出的那么一的话这其中恐怕有些误会!”

    “天地万物无不包容于阴阳阴阳二者又可分八卦。其正者乾、坤、巽、震、砍、离、、兑其反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以此为理以盈满之雷萤玉为媒布以大阵乾坤八剑为导。是为乾坤八卦天劫剑阵!”张天涯悠然的着一件似乎与话题毫无关系的东西。

    蚩律眉头一皱试探着问道:“剑神所应该是一个阵法。你既然如此来想必此阵法定然厉害非常难道是想与我们打赌破阵?”

    “非也!”张天涯摇头道:“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利用这两年的时间早已将大阵隐藏在天剑关地下不动的时候就算是神级高手也休想用神识现它。现在孟老应该已经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将大阵启动了。天剑关连同其中的所有九黎将士将尽数化为飞烟……”

    “老哥动手!”乾坤八剑地厉害蚩律可是见识过的。那可是足足八柄神器级别地宝剑啊!想必除了拥有神器战斧的刑天之外自己的手下根本无人能挡住其中任何一把神剑的一剑之威!为今之计只有联手先将张天涯拿下才能赶回去救人。

    蚩耶和蚩律既是亲兄弟千万年来磨练出的默契自然是没有什么破绽的。蚩律的话音刚落两人已经一左一右挥动拳向张天涯夹攻了过来。蚩律在左拳攻张天涯的太阳穴蚩耶在右边一拳轰向张天涯的软肋。

    张天涯冷冷一笑身体向左横移了半尺手中青天神剑几乎同时在了两人的拳锋上。

    “叮!叮!”蚩家兄弟同时感觉到一股巨力从张天涯的剑上传来。身体不由自出地被这力量推出老远。

    反观张天涯还依然傲立在原来的位置上。根本没有动过。在他们眼里几乎以为张天涯地青天神剑是两把而不是传中的一把。

    张天涯这一招看似轻松其实却凶险之极。刚

    的攻击度都是一样的本应是同时到达。而张天移动了半尺后先用神剑击退了左边的蚩律。跟着用出踏浪而来的功夫。借用蚩律地拳力量反手将蚩耶震退。其中每一个环节上哪怕出现一的失误都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特别是要引到蚩律的全力一拳上的神力就算是张天涯用起来也有些勉强。

    两人不明所以都惊讶的看着张天涯暗道这子的神力难道真的强横道如此地步吗?其实这全是张天涯招式上的功劳别别人无法学来用。就算是让张天涯改为先退蚩耶后退蚩律。他也无法办到。因为人体力学的关系从左向右出剑要比从右向左出手在力量地掌握上容易得多。

    一招得手张天涯马上闪身形朝右边的蚩耶冲去。手中青天神剑提起十成功力。朝着蚩耶地腹就是一剑。后者看出张天涯这一剑并不是虚招左手一拳轰出正中剑尖。

    “锵!”全剑相交两人谁也没有占到一便宜。可是紧跟着张天涯的第二剑又到了剑锋向上一撩切向蚩耶的肩头。后者没想到张天涯全力一击后变招居然还是这么快忙再次挥拳将这一剑挡开。还没等他喘口气张天涯的第三剑。已经下劈向他的胯骨。

    “叮竟一连朝着蚩耶攻出了三十七剑。每一剑都是攻向蚩耶的必救之处逼得蚩耶与之硬拼。而且招招都是神力十足三十多剑下来蚩耶虽然没有中招但因强提神力胸口气血翻腾吃了一亏。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招一江春水是可以十成功力地攻击连续挥无穷无尽仿佛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好比黄河泛滥一而不可收拾。

    可是在张天涯一连攻出三十七剑之后却无法继续攻下去了。因为在他身后蚩律已经挥动拳朝他攻来。

    刚好这时蚩耶也找到机会反击了一拳。张天涯身子向后一仰右脚一记逆风裂空迎上对方的拳锋。接反震之力身体向后急退同时手中青天神剑做了一个收剑归鞘的动作从自己的左侧腰眼向后刺出。根本不理会身后蚩律的拳头依剑锋之长和对方以攻对攻。

    蚩律见到这一剑的时候心神马上一荡就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不但没有第一时间考虑如何应付这一剑甚至连拳头上的力量也下意识的收了回来。心神攻击配合在剑招之中让对手失去抵抗之心正是四面楚歌!

    这样的体验蚩律曾经经历过一次。不过当时张天涯的心神耗损严重并无法对他构成什么威胁现在这一剑地威力自然早非当时可比。但见识过一次的蚩律心神只是略一涣散马上便恢复了过来。

    虽然蚩律地失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张天涯这一剑刺得也并不快。但配合上张天涯接力后退的度就变成了疾若迅雷的一剑。蚩律回过神来的时候剑锋已经距离他的腹只有不足半尺的距离了。

    蚩律拳上的力道已经收回想拼命也已经办不到了。忙一收腹身子向左一闪与张天涯擦肩而过。

    但蚩律的躲闪还是稍微慢了一被张天涯的剑锋划到只感觉腹一凉。低头看去原来衣服已经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连肚皮也被割开一条长约三寸深只破皮的口子鲜血已经开始从伤口流出。

    这只是最标准的皮外伤对于蚩律这样的高手来根本没有一影响。但这个伤口确是一个耻辱的象征自己两个神级高手对付张天涯一个。几招下来不断没有占到一便宜更被张天涯占尽了上风。现在自己甚至挂了彩!

    如果此事传将出去还不被其他神笑掉大牙?

    盛怒之下蚩律反到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从张天涯一出现在心里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张天涯没有死对他们来本就是一个失败加上大风的事情进一步打击了他们的信心。后来又告诉他们天剑关的危急让他们产生焦急感觉。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心里上出现破绽动起手来自然无法将平时的实力挥得淋漓尽致。才在交手的时候被张天涯占尽了主动。

    想明白这蚩律停下身来不理会腹上的伤口向张天涯看去。

    张天涯右手握剑左手轻轻抚摸着剑身动作温柔无比嘴角还带着一丝甜蜜的微笑就好像在抚摸这情人的秀。张天涯的剑意每一剑都是由心境而生可以是内心世界的一种表达剑在他手中早已经不是一件死物。

    蚩律见状明白张天涯此刻的心理上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破绽自己在这方面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努力都属枉然。转头给蚩耶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人四拳同时隔空轰出拳劲形成四个聚而不散的雷球朝张天涯攻来。

    张天涯感觉道他们试探性的攻击微微露出意思笑容。缓缓抬起头但并没有动作。这样的雷球当初在第一次遇到蚩律劫杀的时候张天涯就见识过。如今他还会将这样的攻击放在眼里吗?简直是笑话!

    直到四个雷球攻到近前的时候才飞快的连出四剑在四个雷球上竟是实用柔力将四个雷球各自原路返回。但张天涯却在这一招上做了一动作在蚩律出的两个雷球上时的是雷球的中心位置。而在蚩耶出的两个雷球的时候确是在雷球的左下部位。不过他的这一动作并没有被蚩家兄弟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