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道人道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道人道

    后的几天里张天涯终于又过回了幸福甜蜜的生活。卫居然死而复生心里一高兴喜极而泣老泪纵横自是不必多。其他四大诸侯等国内重臣也纷纷前来祝贺让张天涯再次认识到自己如今在神农国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了。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三年的并肩作战青龙侯孟章与张天涯之间的矛盾也得到了化解。虽然关系还不如其他三大诸侯那样融洽却也没有什么隔阂了。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回到上党的第五天早上张天涯伸了一个拦腰从床上坐起。还无意的念出两句连他都不知道名字的诗句来感慨自己的美妙生活。

    “你就臭美吧!”精卫趟在里面用大红的棉背遮掩住自己动人的曲线白了张天涯一眼道:“弟弟们虽然现在还但父皇也不会把王位禅让给你这个外姓人的。如果你想意图谋反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让你以后都不许再上我的床!”

    张天涯这才意识道自己刚才的话是很犯忌讳的。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江湖客倒也算了可是现在自己毕竟身为一国驸马而且还是在人家公主面前这么念不是分明找抽吗?尴尬的一笑忙顺口胡诌道:“公主大人莫怪其实这两句本来也是我家乡的诗句。意思就是能得到你这么好的老婆就算是有人要用皇位来换。我也绝对不肯换!”

    精卫自然明白张天涯没那份野心娇嗔道:“算你地拉。”看她假装生气的可爱模样。惹得张天涯再次一阵气血上涌虎驱一震再次想她扑去。

    精卫吓得忙一把将张天涯推开软声求饶道:“天涯人家昨晚被你弄得到现在还没有力气呢。你就饶了我吧。”张天涯虽然还有心里痒痒但见到精卫如此也不忍坚持。

    精卫见他转身趟放弃心里竟然莫名地产生一丝失落。不过转又马上恢复了过来轻启朱唇道:“天涯。其实丁香妹妹和白玉姐姐也都好喜欢你呢。而且父皇也已经允许了不如你吧她们也一并娶了吧。否则我自己真的应负不了你呢。而且……”

    精卫这话本是好心可是没想到张天涯听到之后脸色马上一变。也不等她完。就挥手打断她道:“我的家乡是一个讲究男女平等的地方。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而我也深深的受这种问话的影响直到来了这里后我先后认识你和丁香还有白玉她们。如果我没有想过入乡随俗三妻四妾地事情那是骗人。但自从上次你出了事以后。我才知道我的心理再容纳不下别人了。”

    精卫听了心里一阵甜蜜可是想到丁香和白玉每天愁眉不展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不忍。于是又道:“可是丁香妹妹和白玉姐姐真的都好可怜啊她们的一颗心都牵在了你的身上。看她们每天愁眉不展的样子实在让人心里难受。”

    张天涯摇头苦笑道:“我张天涯何德何能?竟然博得三位仙子的芳心唉!不过我如果这样娶了他们带着怜悯之心那就不是爱情了。不管对她们来。有或是对你对我都不公平。以后此时。提也休提!”

    精卫心在心里可以十分矛盾对于张天涯专一的态度他自然是十分喜欢。可是如果真的不让张天涯再娶恐怕自己也要惹上一个擅妒地恶名。既然张天涯不让她再了精卫也索性暂不去想这个烦心的问题甜蜜地一笑后转移话题道:“那个童儿被你带回来以后就好像还一直没有去看过他呢。”

    “啪!”张天涯猛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哑然道:“如果你不我差把他给忘了。”完一挺身蹦下了床一边穿衣服继续道:“我这就去看看他现在的情况并顺便开始正事传授他功夫。另外战争已经结束我还得去见见父皇请示一下与九黎的战后和谈工作。”

    要张天涯穿衣服的动作也足够迅了话的这回功夫已经穿戴整齐简直可以和在役军人有地一比。穿完衣服后又转身在精卫的脸颊上蜻蜓水的吻了一口才转身离开房间。

    出房间来到后花园现童儿早已经起来了正在绕着花园的人行道跑步。

    张天涯见了心里暗暗头。特别是童儿来到王府后管家知道他是王爷的徒弟自然是照顾得很好。虽然张天涯本人没吩咐什么但也按照王爷的标准给他换上了上等的绸缎装至于以前的粗布衣服早不知去向了。

    俗话人的衣裳马的鞍童儿长得本来就十分可爱换上衣服之后更给人一种太子地感觉张天涯看了眼睛就是一亮。马上招了招手将童儿唤到身边拍了拍他的脑袋张天涯随口问道:“这里地生活还过得习惯吗?”

    童儿马上了头乖巧的一笑道:“这里的生活很好啊。我以前虽然也有好心人经常送吃的但却无法做到每天都吃饱。跟了师傅以后终于不用为吃喝愁了。不过这里的人似乎都很浪费明明都是可以吃的东西却因为凉了或者是剩下的就都不许我再吃了。”

    童儿虽然自失去双亲但因为他父母之前的人缘不错在当地有不少人都受过他们的恩惠。加上童儿也算乖巧可爱时不时的也有人送些粮食给他生活虽然凄苦但还没沦落道沿街乞讨的地步。

    带着童儿来到凉亭处坐下张天涯道:“你既然知道师傅的外号叫做青天剑神。那跟着我就只能学剑了。当然。要学功夫什么武器并不重要如果你能将我地剑意融会贯通并应用于其他武器上我也会更感觉欣慰的

    “不!”童儿坚定地摇头道:“我要学剑!”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我就正是传授你剑法。”微微一顿。张天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悠然道:“别人怎么用剑我不知道但我的剑道其实就是在遵循天道。天地万物的变化都可以融入剑道之中。然而欲求天道必先修人道。所以我剑法当中有很多都是根基自己的情绪变化而创出来的。其中饱含了师傅地生平经历以情入剑以剑抒情。天人合一剑心通明。厄……我这么。你能明白吗?”

    其实张天涯完全是故意这么的本来他可以循序渐进的一诱导童儿明白其中的道理虽然时间会长上一些但只要童儿的悟性不是太低几年之后也应该可以掌握其中的道理。他现在得这么深奥就是想试试童儿的悟性到底如何。

    童儿受教的了头道:“师傅得这么明了。童儿怎么会不明白?”

    “什么?”原本张天涯以为童儿及时能明白其中一些道理也不可能一下子吃透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可是现在童儿既然全明白了不由让他打感惊讶。于是忙问道:“那你来我刚才的话你是怎么理解地。”

    童儿头道:“师傅的意思是要最求无上地天道先必须要明白如何做人。一个连人都做不好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去谈什么天道。而对于剑。则不要把它当成一件死物而是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心。用心去和它沟通。让剑和心之间么有隔阂。自然可以心到剑到要比死记强练有用得多。”

    “好!”张天涯听了他的话不由得心中大喜。童儿的话虽然很直白但也已经掌握自己剑道的一些精髓了。以前只知道童儿地资质卓越万万没想到连悟性也这般的好。张天涯一喜之下忙起身道:“看好了我这就把我以前自悟的一套剑法传授给你这套剑法叫做天涯逆剑。剑走偏锋是我剑道的基础。第一式夜风冷……”

    张天涯将天涯逆剑练过一遍之后转头问童儿记住了多少。后者先是回想了一遍马上答道:“记住了二十三招。”跟着又马上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话道:“我一招也没记住。”

    张天涯听了先是一愣随手马上释然。这套逆剑是张天涯在穿越之前仗之挤进神州五杰的绝世剑法。虽然也是后来自己剑道的基础可是其中饱含了现代武林各门各派剑法的精髓对于从来没有练过武的童儿来的确是太高深了一。

    想来童儿之前地记住二十三招只是记住了招数走势之后一句也没记住自然是无法掌握其中的精髓。能够看出这套剑法地高深也明这个童儿的悟性非凡了。

    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张天涯自嘲的笑了笑张天涯马上改变了注意。从握剑和一些剑法最基本的走势开始教起虽然这样进行会很缓慢但却可以给童儿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记得当初年少时的自己何尝不是资质群之辈?但步炀依然是让自己练了三年的基本功才正是传授剑法当时自己还很不服气现在想来师傅当时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一个早晨过去张天涯一边看着童儿卖力的挥舞木剑心中却筹划起了教童儿内功的事情。自己当初学的内功在现在来看确实太过粗糙了一些。于是他将《弱水真经》和《伏羲神鉴》中的一些基础法门加以改动使其更适合将来修成剑心。后又将剑心修成之后的功法加在一起记录在一个玉简之内。

    考虑到自己的事情太忙恐怕没有太多时间教导童儿张天涯便将记录功法和《天涯逆剑》的两块玉简交给七夜让他代自己传授并监督童儿练功。当然这样以来也可以间接的让七夜的实力提高一些。其实某剑神这么做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太懒了不过这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过午之后张天涯便把童儿推给了七夜。自己则悠闲的离开王府散步向帝宫的方向行去。他并不着急赶路一边欣赏着上党的街道设计一边思考起了今后的打算。九黎是必须要去的既然答应了蚩尤自然不能失言。何况现在自己在神州也算有些分量亲自去谈判应该可以给神农国带来更大的利益。

    “麒麟侯果然厉害不但天下任何的案子在他面前都没有秘密可言连打仗也这么厉害。居然诈死骗过了蚩耶、蚩律两个厉害的家伙还一剑破双神!只要有麒麟侯在我们神农国的子民就可以永享太平了。”路人甲对路人乙如是道。

    张天涯一路上没少听到百姓四下里“表扬”自己感觉也是十分舒坦。不过紧跟着他又是一惊一拍自己大腿道:“坏了。光顾着自己的事情居然把马虚给忘了!”完人已经在街上消失不见了。

    路人甲:“我眼花了吗?刚才那个人怎么怪叫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路人乙:“听他最后那句话好像是认识青天马虚似的。”

    路人丙:“你们还不知道啊?刚才那个就是青天剑神我们神农国的麒麟侯张天涯!我十年前在街上见到过他一次当时他还没有什么名气呢。十年了没想到他的样子一都没变过了这么久如果不是他突然消失我还真不敢确定是他呢。”

    张天涯当然听不到这些百姓私下里的议论他现在已经来到了帝宫大门外。微笑着对帝宫守卫抱了抱拳道:“几位辛苦请帮忙向我父皇通传一声就张天涯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