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战后总结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战后总结

    新婚、招待亲友、老婆回门一连三天忙得不亦乐于有时间继续码字了多谢大家的祝福在此也祝愿各位书友早日找到自己的金玉良缘。剑意今天开始继续更新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来到帝宫的御书房这里已经成了最近炎帝在朝后会见各要员的专用场所了。连年的征战让一向喜欢读书的炎帝如今也没有什么时间修身养性了。张天涯这次前来也是如此当他迈步进入御书房时现除他之外的五大诸侯都在。

    众人见张天涯终于肯来帝宫了各个都上前恭喜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挖苦张天涯两句夜夜**云云张天涯对此也只是付之一笑。落座之后马上转移话题问道:“父皇各位前辈还有师兄。你们这次又是在讨论什么军国大事啊不知天涯是否方便一问。”

    炎帝一边命人准备香茗随手叹了一口气道:“还不就是打仗的事。在战场上我们可以是威风八面了依一国之力战胜了东夷、九黎的联军。特别是你和孟章的那丈简直轰动了整个神州……”

    看炎帝的样子还欲继续下去张天涯忙赔笑到:“我父皇人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战争已经已经结束还提这些做什么?我想父皇这次召集大家来除了庆功之外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与大家商量吧。”

    炎帝被张天涯打断打自己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自己这个女婿可以从这么快从胜利地光环中醒悟过来的确十分难得。这么一想。看张天涯不觉间又更顺眼了几分。之前不是很愉快地面容顿时舒展了不少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玩味的一笑道:“天涯既然知道我们在讨论别的事情不如来猜猜我们在讨论的是什么问题。”

    原来炎帝老丈人是想考考我。张天涯略作思考状片刻之后。开口道:“如今战乱平息表面上我们可以是赢得漂亮但实际形式却远没有看起来那么乐观。”微微一顿起身来到炎帝的书案前看了看桌子上的地图淡然一笑道:“我想大家谈论地正是这个问题。而证据就是摆在桌面上的这张地图。”

    “切!”凌飞见张天涯如此模样不仅马上拆台道:“我们都知道你的分析能力强。而且还是个断案高手。但我们只是让你猜猜我们在讨论什么而已你只要猜出来。我们不可能不承认。不用故弄玄虚的搞出什么证据来不过既然被你猜出来了就你的高见吧。”一旁的其他高人见到张天涯师兄弟如此谈笑风生也不仅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神农国在短短十几年里多出了如此两个年轻又为的神级高手。在实力上无疑得到了一个巨大的进步。之前与联军的一战已经让他们地锋芒展露试问放眼神州谁还敢不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

    张天涯见众人也都是一副期待的表情也不再做作一边用手在地图上比划着出了自己地观:“之前与两国联军的一战我消耗最多的是粮草而士兵的消耗……虽然不能可以忽略不计。但还是在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而粮草方面这样的消耗对于其他国家来。可能有些吃力但对我们神农国来根本就是菜一碟。甚至可以全当是清理一些即将过期地陈粮。最大的收获就是版图得到了很大的扩展距九黎的分界线已经从金锁关扩展到了天剑关。疆土足足扩展了千里之多。”

    众人知道他还有后话谁也没有插嘴都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张天涯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于是继续道:“但问题就出在这扩展的版图上。其实我国距九黎之间隔着这些崇山峻岭也没什么这些地方的好处就是山峦过平地少易守难攻。想出产粮食是不实际的但却有着广阔的森林和矿产资源是不能舍弃地。但问题就在于同样的地势我军之间地增援、调度同样很不方便。加之这些地方原属九黎管辖民心依然还是向着蚩尤现在必须留有大部分军队驻守才能避免引起叛乱。如此一来等于将战线拉长了许多一旦再有战事很难灵活调动。可以我是将我军立在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

    张天涯所也是众人之前讨论所得的结果。自然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纷纷赞同的了头后炎帝问道:“天涯。那如你所我们是否应该舍弃战争夺来的这些山地呢?那样以来我们还可以保持之前灵活的形势了。”

    “绝对不行!”张天涯坚决的摇头道:“暂时看来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如今天下已经开始动乱起来神州大地之后的战争还多着呢。粮草方面我们比起其他诸国来无疑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矿产军械方面却要比其他国家差上一些了。虽然千年的积累让我们现在军械方面并不缺乏但之后的消耗肯定极大我们的矿产水平还远远满足不了消耗的度。而这些山地正是可以弥补这一致命缺的好东西怎么能舍就舍?”

    众人听后又是一阵头这些道理不光是张天涯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明白。孟章提出疑问道:“这些事情我们当然也都想过得之有隐患放弃又不行。麒麟侯你现在可是我们六大诸侯之给一个解决的意见吧。”共同战斗的友谊是有了之前的恩怨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但能有让张天涯难堪一下的机会孟老还是不愿意放弃的。

    张天涯露出一丝自信地笑容只了一个字:“拖。”

    孟章忙追问道:“怎么个拖法?”

    “先。”张天涯着将目光从地图上移开。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继续道:“东夷短时间内。是别想再

    有什么威胁了。除了战败之外如今元气大伤地九借道给他们。至于九黎虽然仍有与我们一战之力但身后那么多黄雀在只要我们处理得好。要稳住他们也很简单。而剩下的军队单单用来抵御有熊方面的威胁我想应该还是不成什么问题的。而且这样和平的时间越长我们新得到这些山地的形势也就会越稳。将来无论神州如何变化对我们地形式都会越有利。”

    炎帝听后也微微头随手又皱眉道:“不过蚩尤是个很爱面子的人这次他们败得如此之惨恐怕不会与我们善罢甘休的。否则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早应该派人前来和谈了。”炎帝提出的一律。让刚刚乐观一些的众人又产生了一丝忧虑。

    “这个再简单不过了。既然蚩尤爱面子。我们不妨就给足他面子他不肯来派人来和谈。我们就主动派人前途谈条件好了天涯不才向父皇讨这个和谈的差事还请父皇恩准。”张天涯理所当然的道。

    “不可!”马上提出否定的居然是和张天涯一向私交极好的白虎侯监兵。一听张天涯的意见。马上沉下脸来道:“这场丈本来是我们胜了怎么可以主动派人去他们那里和谈。如此以来不但是你张天涯地面子恐怕连整个神农国都会脸上无光。”

    张天涯对此报以苦笑但还是坚持道:“监老请先听我完。现在的形势来看我们真地应该去主动和谈否则对我们的不利程度远比九黎大。更何况我们有足够的谈判筹码我保证这次和谈我们可以得到很多便宜。比起实际利益来一的面子问题。真的那么重要吗?更何况我去和谈。肯定不会落了我们神农的面子地。”

    众人见张天涯如此坚持而且他所确实有理。也都没有再什么齐齐将目光投向了炎帝等着这个神农君王拿出意见来。

    沉默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炎帝缓缓摇头道:“只要能保证我们不损颜面还能得到实际的利益主动和谈到也行得通。不过蚩尤爱面子的性格天涯这个在战场上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的人是绝对不能去的还是换别人去好了。”

    “父皇放心。”张天涯微微一笑道:“之前我带精卫寻找魂的时候就曾遇到过蚩尤如果他要杀我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而且他当时名让我去和谈如果换了别人去反倒会让人觉得我们怕了他了。所以还望父皇恩准天涯前去和谈。”

    “什么?”听到张天涯轻描淡写的起与蚩尤相遇的事情炎帝的瞳孔马上就是以收。以蚩尤爱面子地性格张天涯全歼九黎大军、斩杀蚩耶、重伤蚩律这些事情加到一起很可能不顾规矩的对张天涯出手。虽然现在看到张天涯好好地站在这里但心里不免也是一阵后怕甚至失声叫了出来。随后认识到自己事态忙咳嗽两声掩饰尴尬后道:“如果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有出手的话那以后也应该不会对你出手了。我可以答应你去和谈不过一定要展现出我神农国的威严好处的事情尽力而为就可以了。”

    “实不相瞒天涯已经和蚩尤交过手了。而且这也不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张天涯今天是打定了注意非要来个语不惊人死不休不可。

    炎帝听后又是一惊要问问张天涯和蚩尤交战的经过但又觉得似乎应该现了解一下他和蚩尤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见的面。话到嘴边终于改成了简单明了的四个字:“重头道来。”

    “在我当初刚刚离开上党北上共工台的时候路遇蚩律截杀。当初幸亏蚩尤出现才喝退了蚩律当时蚩尤托我以后强大之后不要找芳虹的麻烦。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和她保持相对和平的关系。”微微一顿继续道:“至于那次交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蚩尤似乎根本不想杀我。如炎帝所蚩尤这个人很爱面子的话很可能只是想出手教训教训我。绝对的力量太可怕了……”

    “绝对的力量?”以谈到蚩尤的实力另外五大诸侯同时围了上来和张天涯关系最近的凌飞则直接问道:“快和我们神王级高手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和神王之间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从来没有一个神级高手可以在和神王交手之后活下来的张天涯是第一个。

    张天涯一边回忆着当时的经历一边道:“我们只过了两招两次都是我先出手的。第一招我只是试探性的出手意图找出他的破绽结果蚩尤只用了一指便将我震出十丈余远。随后我用秘法将自己的力量大幅提升全力的一招攻出结果还是一指我依然被震出了十丈多远。绝对的力量不是我可以抗衡的。”

    凌飞头分析道:“既然是神王而且是以力量著称的那之前保存实力后来加一力气将你震退也不难解释。”

    “不!”张天涯摇头道:“我的感觉很清晰先后两指上的力量完全是一样的。就算当时有一百个神级高手出招结果依然会是被震出十丈多远不会多也不会少。这种感觉很真实偏偏我又无法解释。就好像……”琢磨了半天张天涯终于想到一个自己觉得还是过得去的形容方式:“他的力量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另一种力量与我们所知的力量有质的区别!”

    听过张天涯的描述众神都没有再话一个个都开始遐想起了神王的境界究竟如何。其中也包括张天涯当时因为情绪的原因并没有仔细体会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