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双星壶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双星壶

    步离开帝宫张天涯的心思还沉浸在与蚩尤那一战中量是所有神级高手都无法抗拒的连张天涯也不例外。虽他不像其他达到神级峰无法寸进的老一代神级高手般急迫。相反现在他还可以依靠正常的修炼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监视过神级高手的绝对力量知道了绝对的这个绝对的那个之后单纯的神力提升又怎么能让身为武痴的他满意呢?

    “恭送麒麟侯!”出帝宫时守卫们的恭送之词尤在耳边。张天涯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随后猛地一拍自己大腿暗骂道:“原来马虚的事情又被自己给忘记了。本来自己这次进宫的主要目的就是去这件事情却因为分析战事之后又讨论其了神和神王的差别。结果自己此行的初衷就这么被忽略掉了。”

    现在应该去做些什么好呢?张天涯暗自琢磨着下一个去处便决定随意的在街上溜达一会。可是没走出多远就现一只麻雀竟然从街边的房沿下向自己飞了过来。落在肩头上后又在张天涯的耳边叽叽喳喳的叫了一阵子才再次展翅飞走。

    张天涯听过一阵鸟叫之后脸上顿生喜色喃喃自语了一句:“没想到精卫这丫头居然帮我想着这件事情呢。现在好了可以直接去见见我们的青天去了。”完原地掉头向天牢的方向走去。

    要张天涯和精卫怎么突然能够用麻雀来沟通了?其实这还是都是精卫死过一次地功劳。那段时间精卫的灵魂一直寄居在一只红色地燕雀身上便无形中与鸟类产生了某种奇怪的精神联系。她甚至可以随意的支配那些没有修炼出灵智的鸟类供其驱使。而与鸟类沟通的方法简称“鸟语”自然也是精卫教张天涯的。

    来到天牢张天涯也没有和守卫废话直接把尚方宝剑一亮。守卫们便不敢阻拦老实地将他带到关押马虚的牢房便老实的退了出去。其实这也是炎帝早又交代的他当然不会猜不到张天涯回来见马虚有意成全而已。

    其实是牢房在张天涯看来这里却和一间别墅差不多。一个独立的院子里面还有狱官专门斥候着。不断生活用品一样不少甚至平时在院子里也可以随意活动。只是限制了自由不可离开这间院子而已。

    张天涯要单独间马虚。所有的狱官自然都很知趣的告辞离开了。闹出这么大动静马虚也知道了张天涯前来探监。亲自出来迎接不过见到张天涯后确是用鼻子冷冷一哼道:“罪臣马虚恭喜麒麟侯高升。”

    张天涯偷眼向马虚出来的屋内扫了一眼现这里居然是一间还算优雅的书房。本来还担心这四年的时间会让他颓废。现在看来倒是给了他一个重新深造地机会。也不在意马虚的无礼一把搭在他肩膀上笑着道:“走我们一对大青天进屋去。”

    后者本想马上将张天涯地手甩开可惜张天涯是什么修为又岂是他甩就甩的开的?试了几次无果后只能任命被张天涯搭着肩膀。一起进入书房。

    进屋后张天涯刚一松手。马虚马上退后几步摆出一副和我保持一定距离的样子皱眉道:“我知道我现在该称呼你为王爷还是侯爷或是驸马爷。总之罪臣这里晦气得很如果王爷又是的话还请快快来免得被这里的晦气粘了身。”

    见马虚依然保持这样冷嘲热讽地样子张天涯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手道:“坐坐。我们坐下再。”后者无奈跟着落坐后张天涯不等他追问用神力随手从书架上将一本书吸入掌中。随便翻看了几页淡然道:“看来炎帝倒是给你准备了不少的好书啊。不知道这四年里你读了多少?”

    “在这里终日无事可做除了读书还能做什么?”马虚随口应付了一句后话锋一转道:“王爷这次前来应该不会是想来考一考我的学识长进如何吧?先好我这是在坐牢而不是赶考。看书全凭兴趣学问增长并不大。”

    “呵呵……”张天涯微微一笑继续问道:“我看炎帝为你准备的这些书全与治国安邦有关不知道你在这方面明白了些什么没有?”

    马虚被张天涯如此一问不仅火气大了起来冷冷一哼不卑不亢的道:“虽不敢有王爷般文可安邦武可定国之才。但对于很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在这四年里也都一一相通了。马家的人没有一个孬种!”

    张天涯见自己已经成功的激起了马虚的傲气马上趁热打铁继续问道:“那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送蚩楼回国地事情你现在的理解又是如何呢?”张天涯对自己地所见很是满意看来炎帝与自己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不过炎帝的手段要比自己高明得多也有用得多。这次与马虚的见面倒是让张天涯对炎帝的敬佩又增添了几分。

    马虚本来还对张天涯有所怨气但见张天涯根本不想和他争吵反和他谈论起道理来不仅感觉一阵语塞。自从被张天涯打造成青天以来他渐渐的从一个毛头子学会了凡事讲道理。被炎帝关了四年的时间更是将他之前的棱角磨平不再像之前那般浮躁了。

    略微沉思片刻后马虚终于决定避而不答。

    张天涯见状哈哈一笑随后道:“好了。你什么都不用了因为我知道你已经明白了我在那件事情上做的是对是错。”微微一顿后扯开嗓子。对外面喊道:“我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上茶?”

    这时却见到马虚地脸色变了数变。最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地软倒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道:“没错这四年来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光是蚩楼的事情更知道你杀我哥哥。是为了正军规。虽然知道你做的没错但我还是没

    你。”

    张天涯见马虚的态度软了下来知道炎帝的安排起了很大作用。微微一笑随口问道:“如果你在这两天内被无罪释放只是官职上被降了一级半级的话你打算怎么做?继续想办法为你哥哥报仇还是继续做一个为民请命地青天?”

    马虚苦苦一笑道:“先不我现在的名声大不如前而你经过征西一战侯声望如日中天。我就算真的找到你的什么罪证天下百姓也都更愿意相信你。我根本无法报仇。就算可以报仇现在的神农百姓。也不能失去你这个麒麟侯。为了百姓这仇不报也罢。也许这也是我哥哥所希望见到的结果吧……”

    “好!”张天涯听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叫好一声随后道:“那明天你应该就可以出狱了不过蚩楼的事情还是不易流传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出狱后还要返回万寿任职。不能再在上党为官了官职上算是掉了半级。”

    马虚闻言一愣疑惑道:“我犯的可是刑毙之罪这么放我出去恐怕不过去吧。”

    张天涯再次大笑道:“你啊。平时破案那么精明怎么事情轮到自己身上就不去多想了呢?其实有些毒药并不一定还有毒素的。比如可以在某一时间内可以让人心跳以及血液流动度加快数倍地东西对于一个有修为的人。可以辅助提升修为有助于疗伤逼毒。但对于普通人来却是承受不住地。何况当时那人正在挨打脸上的痛苦表情也不会引起你的怀疑所以刑毙一事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被你承认了。”

    见马虚恍然大悟的样子张天涯继续道:“不过此时一旦公开还要牵连不少人。这件事情不能再闹大了。所以你的案子最终调查结果是。被你刑毙之人患有先天性心脏疾病。你不察下用刑使其旧疾复而死。你地官职被贬回万寿继续出任府尹。”

    “如此来百姓们能够心服吗?”马虚依然保持一丝疑虑。

    张天涯不答反问道:“现在的神农国我张天涯定下的案子又没有任何人当事人对其表示不服。你认为又几个人会怀疑这个结论的真实性呢?”

    “厄……”马虚又是一阵语塞。是啊!张天涯在神农百姓心中是什么身份?断案如神的青天剑神英勇无比的麒麟侯如今他的形象在百姓当中更被那些书的先生神话了一番。神农百姓对张天涯的信任程度甚至要过玄幻里异界牧师对光明神的信任程度。

    楞了一会后马虚终于无奈地了头。

    总算搞定这个家伙了。张天涯暗暗松了一口气起身告辞离开。而这时刚才张天涯所叫的茶才刚刚被端上来。

    ……………………

    神农国帝宫五大诸侯依然都在。自从战事开展以来他们已经习惯每天和炎帝一起讨论军政之事了及时大体方案已经定了下来但众人还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进行着认真地讨论。丝毫没有因为事情而情趣缺缺的样子。

    正讨论到有熊国是否来攻何时来攻时。书房外突然传来了:“麒麟侯张天涯进宫见驾!”的传报之声。众神听了都是一愣张天涯早上才刚刚来过现在又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不想留在王府陪精卫也打算来参加讨论来了?

    疑惑中众神都将目光移到了书房外。

    只见张天涯正左手提着一个酒壶右手拿着两个酒杯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还好他走路的步伐比较沉稳否则这造型很可能被人误认为是醉汉一个。

    见张天涯如此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炎帝更是调侃道:“我天涯啊。你的新婚喜酒我们可是谁都没有落下难道是你们万寿有研究出了什么好酒打算来此为你的地方产业做一下宣传工作?”

    “酒是好酒。不过一般人可不容易喝出其中的味道来哦。”张天涯莫名其妙的了一句人已经来到了炎帝的书案前手指以弹便将两个酒盅整齐的弹道了桌上。跟着壶交右手左手拖住壶地很稳重的将其中一个酒盅斟满。随口一笑道:“大家来闻闻这酒的味道如何?”

    在场的个个都是神级以上的级高手虽然距离很远但闻道盅内气味还是不会又错的。听张天涯一问众人都是眉头大皱心里暗暗摇头。还是和张天涯关系最近的凌飞出了众人心中的话:“这那里是什么酒淡而无味分明就是白水嘛!及时此酒的口感再好先再酒香方面就已经大打折扣了。”

    张天涯闻言马上头道:“师兄所言甚是这根本就是白水不用分明也是白水。”不理会众人询问的目光拖着壶底的左手不经意间以扭继续向另一个酒盅里斟酒。众人起初还对他的态度而感到不悦跟着眼睛都是一亮似乎明白了张天涯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却见张天涯从同一个酒壶内第二次倒出的却不再是白水而是乌黑的墨汁。将酒盅斟满后张天涯将酒壶放在一边淡然道:“大家不用闻了这也不是酒而是墨汁。为什么同一个壶内会先后到出两样既然不同的东西呢?奥妙就在这个壶上此壶名为双星壶也有叫阴阳壶的还有其他名字我再次酒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在壶底有一个机关扭动机关就可以到处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来。师兄应该对这个壶并不陌生吧?”

    凌飞、白虎侯监兵、青龙侯孟章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凌飞叹道:“果然是我的师弟我虽然早知道此事瞒不过你却没想到你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明真相。”一旁的炎帝这时接口问道:“马虚的事情天涯认为如何处理的好?”(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