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携美同行

第四百三十六章 携美同行

    虚的事情自然是按照张天涯的意思定了下来。看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但轻松的背后却是张天涯和炎帝两次用心良苦的精心安排换来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自然能够让人满意了。神农国多了一个栋梁之才少了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莽撞少年。

    定下马虚的事情后炎帝又看了看张天涯眼中隐隐带有一丝不舍之意。过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蚩尤我当然不好组织你前去九黎议和。不过我希望你能早回来毕竟现在我那个弟弟肯定已经对我们虎视眈眈了。”

    张天涯认真的了头道:“现在的确不是可以兵器入库马放南山的太平时候。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会尽快赶回来的。不过如果战争在我回来之前动我恐怕能帮上的忙就真的十分有限了。呵呵有四位前辈和师兄在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才是。”

    这时凌飞走了过来拍了一下张天涯的肩膀道:“师弟。其实炎帝和我们都很希望你能都慷慨的将你的作战谋略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之前的一线峡之战濩水关一战以及最后你诈死换来的天剑关大捷。都明了你所有的战略是厉害非常的。”

    炎帝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天涯虽然你子自己不喜欢邀功总喜欢吧功劳让给自己的属下。但这些战绩为什么出现大家都心知肚明。”微微一顿。语重心长地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乘龙快婿了难道还要和我藏私吗?”

    原来师兄居然和炎帝等人合其伙来算计自己。张天涯不由大叹人心不古随手一摊双手无奈地道:“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你们让我一时间怎么可能拿出一个定式出来?难道随机应变的道理你们不明白吗?这方面我真的没有什么可帮你们的了……”完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炎帝见张天涯一副痛心疾的样子也觉得他地话在理。马上出言安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我们刚才那么闻也不过是抱着一丝侥幸心里而已。既然你真的没有什么厉害的兵法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了。”

    可是张天涯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低头沉思着口中还不是喃喃几句:“环境、地理……”等只字片语众人见他正在认真思考索性也都没有打扰。过了老半天。张天涯才终于眼睛以亮喜道:“我想到了。阵法对外界因素的要求最少。恩就是这个了。如果大家认为有用的话我可以将阵法捐献出来。”

    炎帝众人听后眼睛马上以亮前者试探着问道:“天涯的意思是……”

    “当然是乾坤八卦天劫剑阵。”张天涯很爽快的道:“我现在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这个了。不过这个剑阵地变化太多必须要对卦术有一定研究的人才能看懂。师兄。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这是阵图。”着便将一个玉简交给了凌飞。

    “这……”见张天涯居然如此爽快众人反道有些犹豫了。

    本来他们只是想让张天涯将自己对战场地独到见解和一些自己的心得拿出来大家借鉴一下而已。却没想到张天涯居然这么爽快的拿出了这么一份大礼出来。这乾坤八卦天劫剑阵可是张天涯足足花了将近三年的事前才完成的啊!可以是张天涯在战争方面最大的底牌了。连一向和张天涯不外地凌飞。都没好意思马上伸手接图。

    张天涯见凌飞如此硬是一把将凌飞的手抓过来。将阵图塞道他的手里。而后笑道:“师兄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不过这阵图厉害固然厉害但消耗太大而且是利用外物布阵缺乏灵活性。万一敌人实现现此阵绕过来的话它就真的形同虚设了。恩……我路上的时候再思考一下其他阵法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炎帝见张天涯如此爽快不禁激动的道:“天涯啊!你这次又为神农立了一个大功我想追封你什么却感觉有些封无可封了。”的确张天涯现在混了一个六大诸侯之的麒麟后当真可以是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了。

    张天涯随口打了一个哈哈道:“父皇千万别这么。在我家乡的不少故事了每每有臣子功高震主到了封无可封地地步的时候也就离被铲除不远了。我和精卫刚刚大婚不久还没有活够呢。哈哈……”完便告辞来开了御书房走出老远侯他地声音又再次传入众人耳中:“准备好谈判的资料我明天便动身不用送我了。”

    ………………………………

    张天涯心里明白这次九黎之行并不像他所的那么安全。蚩尤或许不会自降身份来对付自己可是别人呢?蚩律重伤短时间内没有能力威胁到自己但他知道九黎的身级高手绝对不会像表面上那样少加上被自己插死的蚩耶自己已知的已经有三个了。而且根据九黎与神农对抗千年不分胜负的形势来看九黎的神级高手至少也有四到五个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以张天涯现在的实力对付一两个神级高手绝对不成问题但三个呢四个呢?而且到了人家的地头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所以这次前往九黎议和他谢绝了精卫丁香等人提出陪同前往的要求。甚至连手下猛将也一个没带只是孤身上路。在那种不利的形式下想保全自己或许容易但如果带上别人的话……

    为了满足蚩尤爱面子的性格张天涯只带上了一个白虎。做足了使者出国地架势两人作者豪华的马车。出了上党城。这样近乎招摇地行动张天涯虽不喜欢到也不反感索性将这次九黎之行当成一次公费旅游了。

    可是他不想找麻烦麻烦却往往会主动找上门

    :红衣女子背对马车的方向站在路中间车夫几次想绕过去都被她给挡了下来无奈下只能停车。

    “麒麟侯明知九黎众高手对你恨之入骨却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去议和当真勇气可嘉与当年初出茅庐之时没有丝毫改变。”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和语气。张天涯就认出这个拦路女子的身份了。能那他当初地事情调侃的除了方大教主。还能有谁?

    一撩车帘张天涯挺身从车上蹦了下来嘿嘿一笑道:“我当是谁在我肚子饿的时候拦住去路呢原来是方大教主。相比是教主知道我们兄弟腹中空虚打算做个东道帮我们兄弟医医肚子饿这个不治之症。不知方大教主。准备了什么美味?”

    “呵呵……”方虹给了张天涯一个卫生眼后娇笑着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比当年油滑多了不再是那个只会叫我自重的毛头子了。”着抚摸一下右手中指上外表精美的贮物戒指妩媚的一笑道:“好吃的我倒是准备了不少不过女子也又一个的要求不知剑神大人可否答应?”

    张天涯苦笑道:“方大教主的东西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吃到地。方教主有事尽管吩咐弟如果能办得到的话一定尽量帮忙。如果事情非弟能力所及那就只能忍一下口腹之欲了。”

    “谁啊!老大。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张天涯这边和方虹聊起来坐在车里地白虎却有些郁闷了。掀开车帘向外观看不经惊呼道:“哇!美女啊!可惜是老大你先认识的哎……。怎么不把嫂子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吗?”

    张天涯见他这个样子不禁觉得好奇又好笑。转头瞪了白虎一眼教训道:“如果你想让老大我客死九黎的话就尽管乱叫好了。”

    方虹却是被白虎斗得一阵娇笑笑得花枝招展顺便抛给了白虎一个媚眼道:“这个弟弟就是传中的白虎圣兽吧。本以为白虎圣兽化成*人型后肯定是一个大胡子的粗鲁男人没想到生得这般可爱。放心吧……我和你老大只见只是朋友关系所以你要追求姐姐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哦。”

    “别客气我刚才笑而已大姐你这么完美弟怎么敢有非分之想?我先回车里坐着去了你们继续聊当我不存在好了!”跟着又声嘀咕了一句:“连老大都不敢招惹地女人我还是老实一吧。”这才放下帘子老实的坐回车中。

    白虎似乎是故意刚才的话虽然声音很但两人也听个清楚明白。方虹右被逗得娇笑连连张天涯也苦笑道:“方大教主还是快些出你的要求来吧否则弟总局的心中不安你知道的我一直以来都是很怕你的呢。”

    方虹这才收住了笑声。摇头道:“如今的张天涯早已非当年的张天涯你又怎么会怕我?”微微一顿继续道:“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出来这么久我也想回去看看。刚好看你地马车宽敞不知可否带女子一程呢?”

    张天涯听了心中以喜现在九黎的人可以已经恨自己入骨了。此趟前往少不得要有很多麻烦。不过同行地人里有一个方虹的话形式就大大不一样了。她和蚩尤的关系连张天涯都知道九黎的重要人物自然各个心知肚明。除非想要公然和蚩尤作对否则那个敢主动触她的眉头?

    虽然还是对方虹突然想要回国的做法有些疑惑但既然事情对自己有利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了。于是抱拳行了一礼跟着向旁边退了一步左手抚于胸前右手敞想马车的方向做了一个标准的西方贵族礼节嘿然道:“方大教主请上车!”

    两人先后上车却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白虎居然刻意躲着方虹。并乘其不注意的时候附在张天涯耳边低声问道:“我老大。这个方大美女到底什么来头?我看你对她话的样子好像很心似的呢。”

    “她是蚩尤的女人。”张天涯不动声色的传音告诉了白虎答案。后者顿时吐了吐舌头不在话了。

    方虹自然也听到了白虎的问话不过没听到张天涯的回答但也能猜到其中的内容。淡然一笑后也不追究直接转移话题道:“对了奴家还没恭喜剑神大婚呢。呵呵虽然你结婚已经三年但想必感觉和新婚也差不多吧?”

    张天涯微微头随口答道:“别胜新婚嘛。”话刚完突然就是一楞。方虹怎么突然起这个加上她这次要会九黎难道……

    “别胜新婚……”方虹反复咀嚼了一下张天涯的话不由会心的一笑道:“剑神出的话总是那么让人回味无穷。别胜新婚有意思!”

    张天涯越来越觉得方虹这次会九黎肯定与蚩尤有关。于是试探着问道:“方大教主。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深情的女子。而且有很多的苦闷憋在心里不知在下是否有幸来坐一个聆听者呢?”

    方虹苦笑道:“想必你是想借此曾家一些对蚩尤的了解才是真的吧。”微微一顿又叹了一口气道:“如果蚩尤真的有你一半懂得珍惜感情我也就满足了。不到黄泉永不相见。他那个人居然在一时误会之下出如此绝情的话来。”

    一听这八个字张天涯马上抓到了一丝灵感忙道:“方大教主如果愿意在下愿意听听详情。或许这件事情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没想到黄泉见母的故事居然还有上古情侣版。嘿嘿看来本剑神这次非要卖蚩尤一个天大的人情不可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