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章 兄弟相残

第四百四十章 兄弟相残

    天涯没想到蚩尤居然如此直接微一错愕后从容的尤大王莫急我所准备的这份大礼是无法带在身上的。如果蚩尤大王想看就请随我一去一个地方。其实这个地方蚩尤大王应该也知道就是我让蚩楼王子以他的名义修建的那座黄土庄园。”

    张天涯设计的黄土庄园的事情很多有心人都已经知晓了蚩尤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本还在狐疑张天涯的目的如今听他如此以不禁好奇道:“听那个庄园并没有什么特别剑神要送我的礼物就在那庄园之中吗?”

    张天涯嘿嘿一笑道:“蚩尤大王随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

    神农与有熊交锋的战场上。后已经摆好了五虎群羊阵遥望整带大军冲杀过来的应朝。片刻功夫便已经来到自己的大阵前挥动手中战戟代替军令让全军待命后朗声对着阵内喝道:“又是布阵难道你们神农国除了布阵之外就没有其他作战方法了吗?今天我应朝再次阵中的神农将领可敢与我一战!?”

    这些天以来他可是憋屈坏了。每天都要带兵出来而且不是痛痛快快的打仗而是心的试探着神农方面的大阵以开始还可以第一天自己方面的神秘阵法高手就看出了一字长蛇阵的弱在于七寸之处。可是当他第二天雄气昂昂的带兵前来破阵地时候神农国的方面可到是好。对不起阵法变了!

    于是乎。他每天地工作就变成了不断的试探、试探、再试探。而神农国方面的阵法却再不断的花样翻新好在就再己方气势开始低落的时候对方变阵的度终于方慢了让他抓住了机会破了四门兜底阵。但自己方面地损失。也并不比对方少。

    在昨天破阵的时候他终于从睚眦的口中套出了之前四个大阵的名称。可是不知道还好知道以后更让有熊军上下都犯其了愁来。一字长蛇、二龙出水、天地三才、四门兜底。很简单的一、二、三、四。但破了这个以后呢?天知道神农国方面还会不会弄出一个五六七八来!

    所以他今天得到了应龙的批准在阵前叫阵和对方布阵的将领来一场一对一的单打独斗。这样一来可以缓解一下将士们的精神疲劳同时振作一下气势。如果对方不敢迎战。在另想办法破阵。

    听到应朝的叫嚣后藏身真心地后。飘然飞起了身形。离老远对其抱了抱拳淡然微笑道:“一别四年应朝兄别来无恙?”完左手缓缓从背后拿出了长弓右手却没有马上拔箭而是习惯性的背在身后。应朝不看也知道他肯定是在玩弄着拇指上地玉扳指。

    一看后出来。应朝脑仁都疼。他们在一起接触的时间算是比较长了两人平时也没有少动手较量。但结果比试十次自己起码要输六次以上另外四次后也绝对有放水的嫌疑。简单来自己根本打不过人家!

    可是之前是自己先起挑战的还名要的布阵将领。本以为凭自己这几年的进步加上之前和睚眦地交手自己应该有把握赢了布阵将领的起码也是个平手。总不至于会输吧?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布阵的将领。居然是后。

    毕竟应朝经过最近六七年的战场磨练变得比以前老练得多。一看后出来知道不宜力敌马上急中生智想出了应付之法。

    哈哈一笑后对后抱拳回礼道:“我还道这阵势是何人所布的呢原来是后兄啊。难怪看起来要比之前的几阵更为复杂。不知此阵是何名称?”

    “五虎群羊阵。”后的回答简单明了应朝听了却差吐血。之前他们还怀疑神农国会有五、六、七、八开头的阵法现在得到了明确的答案有!但后的话还没有完只听他继续道:“如果应朝兄能破了我这五虎群羊阵或者我这个阵势布腻地时候就换一个六子连芳阵让应朝兄品评一下。”

    “五虎群羊、六子连芳……”应朝苦笑着重复后透露给他的阵名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之后不会还有七八吧?”

    应朝的自言自语并没有刻意控制音量以后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听不到。而且如今有这么一个打击对方士气的机会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于是他决定进一步刺激一下有熊的兵将:“我的两个阵后便是七夜将军的七星北斗阵和八门金锁阵。”微微一顿继续道:“之后还有九曜星宫阵和十面埋伏阵两阵所以应朝兄只能算是猜对了一半。”

    “还有九、十……”看着后阳光般的笑容应朝突然感觉道一股莫名的寒意。

    早在很早以前应朝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不惧寒暑的境界如今修为达到仙级自然甚至连冰冻火烧都可以完全无视了。如今他居然感觉道一阵寒意那只能明这寒意是从他心里出的。是心的冷!

    而后这时终于从身后的间囊中取出了一支箭来随着手指的波动和学生们玩圆珠笔一样在手中不断旋转出一个个圈圈。双眼不离应朝周身要害开口道:“刚刚应朝兄弟似乎是在向弟挑战后不才斗胆接下应兄的挑战请亮戟吧。”

    自己岔开话题但终究还是没能让后忘记之前的挑战。应朝心里暗暗叫苦嘴上却冷冷一笑道:“后兄!或者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神农国的后将军了?你可记得你是有熊地人吗?你投靠张天涯。我并不想你什么但你如今却调转矛头来对付有熊。如此叛国的行径。你不觉得耻辱吗?”

    应朝地话显然正中后的软肋。沉默片刻后才叹了口气

    有熊兵的征讨书上黄帝不是过吗?神州本为一一统他先来攻打神农。也是代表他的大义灭亲。但我却更看好炎帝有能力统一神州我们如今各为其主。那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

    “嗖!”不给应朝继续反驳的机会后的第一支箭已经射出。可能是为了让应朝闭嘴地原因这一箭的攻击目标并非是应朝身上的某一处要害而是他的嘴。

    应朝知道自己的攻心策略奏效心里暗喜下飞身迎箭向后冲来。手中紫龙戟向上一挑随手翻出一个戟花。便将后这本来就没有用上多少仙力的一箭绞得粉碎。但后毕竟是后他的箭威力堪称神州之!即使是随意的一箭也同样不可窥。应朝一戟绞碎箭支的同时也被箭上的力量影响身形微微停顿了一下。

    应朝这一顿。只耽误不到十分之一秒地时间。但这样的一时间对后来也已经足够了。在第一箭刚刚射出后马上借后坐力一个转身“嗖!嗖!嗖!”又是三箭射出三道金光分别指向应朝地眉心心口和软肋正是后管用的应门三不过。

    平日里两人对练的时候应朝对这招再熟悉不过了知道三不过的意思就是无法全部躲过。但事事无绝对经过反复研究后。他终于想出了唯一的躲避方法一见后三箭出手。身子马上向后以倒改直立为平躺巧妙的将三箭全部躲过。跟着人戟合一就这么平躺着旋转起来好像一个巨大地刀轮一般向后拦腰斩去。

    后的箭之所以让人畏惧因为他除了精准与度之外还可以无间隔的不断连射。连度比现代的冲锋枪度还要快上n倍!而且他的连射没有极限只要身后特质的箭囊中近万支箭没射完就可以不间断的继续射下去。

    应朝刚刚躲开应门三不过马上又是箭沿着三个不同的弧度射在了“刀轮”之上。

    只听“叮!叮!叮!”三声轻响后的三箭居然全被震得废碎而且这三箭的效果还不如看似随意地第一箭效果好三箭被震碎却丝毫没有阻止应朝冲来的度。逼得后不得不向后急退避免被腰斩地命运。

    一退的同时后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失利的原因是自己的心境受到了应朝的影响。这才忙振作精神再次取出一支箭来将弓拉圆。因为知道应朝现在的狂转正是针对自己的战术只要他不停的旋转就可以弹开力量与之相若的每一箭。所以后没有马上将箭射出而是连箭带弓弦一起扭了一下才将手松开。

    “嗖……”这一箭的度比之前几箭来要稍慢一些但破风之声却与之前有着一细微的差异破坏力则成倍增长!

    原因无他因为后的这一箭是旋转射出的箭以离弦便开始以螺旋的形式前进好像一个钻头一样正中刀轮的锋刃上。

    “嘭!”以转对转的攻击两人平分秋色。后的箭自然是被震得粉碎而应朝也再转不下去了身体向后栽了以栽才稳下身来。而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恶风不善知道之前被自己躲过的应门三不过转了回来。

    和后交手次数繁多的应朝自然知道后射出的箭是可以拐弯的。忙挥动紫龙戟拨打雕翎熟练的一连三下将身后的三箭击碎。毕竟那三箭已经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圈力道和度上都消耗了不少所以他拨打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可是他这边拨打身后飞来的三箭时后又是一连三箭射出配合折返的三箭前后夹攻将应朝逼得手忙脚乱。勉强拨开了身后三箭前面三箭后终于露出了一个破绽被后补上一箭射中肩头转身败回本阵。后念及之前的友情并没有继续追击否则他受伤后绝不可能那么容易的退回去就退回去。

    应朝退回本阵后不服气的目光盯了后许久才狠狠的将箭头上的箭支拔了下来由于用力过猛还带下一快肉来。但即使这样也没见应朝的脸上露出意思的痛苦之色又凝视了后一会才一挥手中紫龙戟不甘心的下了撤军令。

    看着应朝带着部队撤离后久久没有话连动作也没有甚至连习惯的玩弄右手扳指的动作也没有去作。他此刻心里十分难受并不只是因为应朝骂他叛国还有一他知道自己的弱已经被应朝抓住了。否则的话应朝绝对没有本事将它至于险地。

    刚刚那一招螺旋箭根本就是被应朝逼出来的完全是水平的挥。如果不是有这一剑他就会被应朝近身之后的后果……。现在虽然在压力下得到了突破但如果不能马上调整好心态的话恐怕以后与应朝交手的时候都要受其影响。但心理上的破绽真的是那么好弥补的吗?

    他一个人在那里想了好久直到大帅执明等得不耐烦了下令鸣金收兵才随大军一起撤会了军营。

    但后不知道的是此刻应朝也在进行良心上的挣扎。因为他想出了一条对付后的计策而这个计策有违他以往的道德底线……

    后和应朝相识比张天涯与两人要早他们之前的友情也绝对是令人神往的。但在战争的大潮下个人的友情还能坚持道最后吗?应朝那个违背他自己道德底线的计划时候会化为行动呢?他的计划到底又是什么?

    这些问题现在当然不会有人知道答案与此同时张天涯已经带着蚩尤来到了他精心准备的“黄土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