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奇谋反击

第四百二十三章 奇谋反击

    到孟章确认孟露身份后那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的涯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时间还是留给她们自己相处比较好。于是给雅典娜使了一个眼色智慧女神马上会意和张天涯一起离开的房间。

    而此时刚刚重逢的祖孙二人还都沉浸在震惊与喜悦之中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离开。

    两人一离开房间雅典娜终于开口问道:“你既然知道孟露的身份为什么不早告诉孟老。恩……我的意思是在他们见面之前。”

    “其实事情起来也挺险的。”张天涯微笑道:“其实早在我指孟露剑法的时候就看过她的玉佩不过只是见到而已并不认识。而后来在一次征战之中我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了孟老的玉佩。前后整整相隔了将近七年的时间所以当我看到孟章玉佩的时候之觉得比较眼熟并没有认出曾在孟露那里见过了。而且当时我马上听到了一个噩耗也没有心情去想玉佩的事情了后来自然也就没有再想。”

    “哦……”雅典娜表示明白的了头:“直道你见到孟露和孟章两个人动手的时候才意识到曾在他们那里都见到过一块相同的玉佩所以才出手救下孟露的。这么看来还真是很险呢只要你晚想起一恐怕孟露那丫头就要香消玉殒在孟章的手里了。而你除了自责之外。还要想尽办法不让孟章知道这件事情否则这个老人家。未必能经受得住亲手杀死自己亲孙女地打击。”

    张天涯收起笑容了头道:“智慧女神的智慧果然不一般。”

    “像这样简单地分析应该显示不出我的智慧来吧?”雅典娜失笑道:“现在不能回去休息了我们去哪?”

    “先找后交代一声然后回中军帅帐。”张天涯道:“经过今天的战斗。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需要和执明商量一下作战计划。”在后者头打赢下来后两人先后使用瞬移来到阵前的中均帅帐内。

    此刻已至深夜诸位将领除了当值巡夜的几个外其他人也都回去休息了。只有头路元帅执明和副帅凌飞还在帐中对这屏风上坂泉一代的战略地图沉默无语。

    张天涯和雅典娜一出现马上引起了他们地察觉回头一看是他们后执明笑道:“天涯你终于来了。我们可是等了你半晚的时间呢。既然来了就先总结一下今天的战斗吧。我和凌飞都觉得很有这个必要。”看他疲惫的样子显然也对形式不抱乐观态度。

    执明既然如此直接张天涯也只好直接介入正题道:“不得不承认几天我设计的阻击计划很失败白白的敌人钻了一个孔子。如果不是运气实在不错的话恐怕此刻我们要做的事情。将是讨论如何夺回迎风渡而不是安心的在这里做战后总结了。”

    没想到张天涯居然在已经活得胜利的情况下这么坦率地出了自己指挥的失败执明心里暗暗佩服。开口安慰道:“现在先不忙自我检讨。我们现在是做战后总结不是追究责任地时候。起来还要多谢你师兄呢。分兵两路的计划是他提出来的。”

    “运气而已。”凌飞忙解释道:“其实也是阴差阳错。我提出分兵两路不过是因为增援部队中有五万步兵和五万骑兵。为了让度比较慢的步兵也能即使感到战场并保存作战的体力。我才提出让五万步兵走水路的谁想到误打误撞下。居然成了左右战争胜负地关键。”

    人品问题!张天涯不得不再次为自己的人品而感到庆幸。会心的一笑后畅然道:“看来我们今天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呢。”

    “运气不可能永远偏向我们这一边。”凌飞不失时机的打击一下张天涯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吸取一下教训不能每次都靠运气来蒙混过关这样我们是无法战胜对手的。对于敌人今天的行动天涯你怎么看?”

    张天涯也认同的了头收起笑容道:“我现在可以确定两。先敌人背后那个神秘的高人是个很喜欢出奇制胜地家伙这倒和我有相似。不管是之前的巧计夺风口还是这次地奇袭迎风渡都将一个‘奇’字挥得林立精致。”

    听了张天涯的话两人都认真的了头凌飞苦笑道:“这我们也现了。不过对手的奇招往往令人防不胜防。上次大意失风口后我们已经做到事实心谨慎了谁知道还是差着了对方的道。”

    “是啊!”令一边的白虎侯执明也赞同的补充道:“从这两次战役看来我们的对手肯定不是应龙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的作战风格。最令人头痛的是我们现在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还真是令人郁闷呢。”连续被算计了两次而自己却连是被谁算计的都不清楚换了谁恐怕心情也不会好。

    听了两人的话张天涯微微一笑道:“对于喜欢出奇制胜的敌人一半有两种应对方法。第一是稳守奇袭必定要用精兵所以只要能够有一次成功识破对方的计策对精兵加以伏击的话结果肯定是应龙所难以接受的。不过这样做对于一半喜欢用奇的对手还可以而我们的对手用奇的手段很高明这样做只是下策。”

    执明忙问道:“那上策又是什么呢?”

    张天涯没有马上回答反将目光投向了雅典娜微微一笑道:“有战争女神在这里我们不听听她的意见。岂非是在暴殄天物?不过怕错我们只是想听听你地意见。就算有所失利我们也不会怪道你的头上地。”作为智慧女神雅典娜自然知道言多

    而张天涯后面的话也是在打消她的忧虑。

    “这个……好吧!”显然并不想表自己的意见但考虑到和张天涯的合作关系。将来自己也肯定会需要张天涯的意见地。雅典娜这才勉为其难的道:“显然你们口中的高人是个喜欢用奇的高手这毋庸置疑。但道战斗的具体指挥上恐怕就不是很强了。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和他们正面开战一举拿下风口关?”

    听了雅典娜的话凌飞和执明相对苦笑后者忍不住开口道:“雅典娜女神初来神州可能对应龙并不了解。你道的幕后高手是否擅长临阵指挥我不知道。但如果谁认为应龙的临阵指挥能力不强的话那么他一定会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他地话虽然得委婉开头还帮雅典娜辩解几句。但这些话停在雅典娜耳朵里确实一众讽刺!此刻她感觉道了战争女神的尊严受到了侵犯。马上柳眉一立道:“应龙地指挥我今天已经见识过了虽然也很出色。但在公平的情况下。给我和他一样的兵力我绝对可以战胜他。虽然结果肯能是惨胜。”

    “不要激动。”见到雅典娜有作的趋势张天涯忙打一个圆场道:“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但我需要的不是惨胜而是必胜!”微微一顿继续道:“而我的办法。是以奇制奇!不能总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我们必须主动算计一下对方才能心里平衡。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现我们那个神秘地对手似乎从来都不肯露面呢。”

    “天涯你的意思是?”执明马上意识到了张天涯的想法。

    凌飞随后补充道:“难道你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快快来听听我对这个人的身份可是好奇死了呢!”

    张天涯却只是摇头见两人不满的目光才开口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的猜到的结果。是我很不愿意见到的。在可以确定对方身份之前我实在不像将那个人的名字出来。哎……希望是我猜错误了吧。”

    两人知道张天涯是肯定不会出神秘对手地身份了。互相看了一眼后执明识趣的转移话题道:“那就你那个以奇制奇地计划吧。”

    张天涯自信的一笑道:“我的办法动作比较大需要你们的配合。特别是女神刚刚在公平的情况下可以战胜应龙那么如果在不公平的情况下有当如何?我的意思是形式在对我方极其有利的情况下。”见三人两样放光的样子张天涯低声道:“我们只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就可以让应龙喝上一壶了。”

    听完张天涯的计划后执明和雅典娜连连头口称妙极。而凌飞却眉头尽皱试探着问道:“天涯看你这个计划难道我们的对手是……”话到一半凌飞也闭上了嘴巴显然猜到结论后他也同样不愿意出来。

    张天涯则苦笑道:“希望我们的猜测是错误的吧。”

    他们的反应当然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注意。不过他们都识趣的保持了沉默谁也没有多问。

    ………………………………

    第二天开始天降暴雨一连三天没有停过。连日的大雨使得坂泉战场上泥泞一场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兵行动起来都十分吃力。而这暴雨似乎长了眼睛一半只在两军营只见的平原上下而神农军营那里却一只都是晴天甚至连有熊军营上空降雨的时候也不是很多。

    “还真是糟糕的天气!”应朝气急败坏的走进中军大帐口中还抱怨的咒骂着。

    帐中还有有熊主帅应龙、副帅风后和大波美女魃。听到应朝的抱怨应龙分析道:“朝儿不要乱骂。这场大雨下得太过蹊跷而且我还时长感觉到神农军营那里传来神力释放的感应想必这场大雨并非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张天涯那个水神传人有意拖延我军的进攻。”

    一旁的风后这时也补充道:“根据探马带来的消息敌军这三天里每天都在向迎风渡增派打量士兵一连三天下来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派去了多少人马。想必这场大雨的目的是保护住主营而他们的根本目的确实风口关!”

    应朝听后不禁抱怨道:“这个张天涯还真是狡猾难道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和我们交手吗?一定非要用这样的阴谋诡计还真是不痛快!还有那个孟露就这么被他找个接口给扣押了难道他还想招降不成!?”

    “我们之前不是也是用阴谋拿下的风口关吗?你啊想事情不要那么主观好不好?这里是战场不是擂台!战场你规则就是没有规则这你要牢牢给我记住!”听到应朝的抱怨后应龙马上板起脸来教训道。

    应朝见状吓得吐了吐舌头忙打赢道:“父王教会朝儿定当紧记。”

    应龙这才转对天女魃道:“魃姑娘你有什么看法?”

    天女魃听后自嘲的苦笑道:“其实天涯这么做目的恐怕不会单单是要拿下风口关那么简单。我刚刚和黄帝联系了他张天涯可能已经觉了对手是我了他是想借这场雨将我逼出来。因为我的能力他很清楚要让这样泥泞的土地恢复干燥看来真的我亲自出手不可了。”完神情一阵默然显然她很不像与师兄弟见面。

    叹了一口气后天女魃又道:“不过天涯一定以为之前那些计划都是出自我的手里吧?呵呵他也太看得起我这个师姐了。如果不是我的每一个机会都能得到黄帝因地制宜的完善又怎么能险些骗过我这个精明的师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