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身世之谜

第四百二十六章 身世之谜

    监军青龙侯孟章孟露到!”现在这两个人在战场殊的概念。孟章是神农国的监军不论是张天涯的二路大军还是执明的头路大军都有过问的权利。而孟露作为孟章的孙女更是怠慢不得。张天涯接到通知后也马上亲自出来迎接了。

    “哈哈……孟老几天不见依然风采依旧啊。”张天涯随口客气道:“孟露怎么了见到师傅也不打声招呼?”张天涯嘴上开着玩笑心里却对九黎的动向着急不易。

    孟章微微头随后道:“天涯客气了。不过我刚刚接到炎帝的通知你认为九黎将会如何?是攻打神农还是对东夷用兵?”如果九黎对神农动手那神农国就将面临左右为难的局面。监兵和陵光未必就能抵挡得住九黎大军。

    张天涯只是微笑头随后道:“我答应应龙在你们到达之前不进攻风口关。现在你们还是赶紧去见他一面我好尽量在这里争取优势。”微微一顿对孟章饱含深意的一笑道:“这是我们在前线唯一能做的事了。”

    孟章知道迟早要和应龙见上一面于是微微头。张天涯则马上名人击鼓升帐齐人马后出营叫阵。

    一会功夫应龙再次登上城头见到遇之站到对立面的孟露神色十分复杂。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没想到我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最出色地属下。居然是神农国孟章的亲孙女。哈哈……真是一种讽刺啊!孟露。在你离开娇龙之前我可否向你下达最后一向命令?”他地笑容是那么的凄苦。让张天涯见了都有些于心不忍。

    “王爷请吩咐!”孟露还依然行着“娇龙”的独有礼仪对应龙恭敬的问道。

    “替我杀了孟章!”应龙突然脸色一变下了一道几乎该人听闻的命令。

    “厄……”孟露听后一阵愕然。随后苦笑着继续行礼道:“王爷赎罪。青龙侯孟章是我的爷爷我不能大逆。如果忠孝之间定然要有所取舍地话孟露宁愿让王爷恨孟露一辈子。我无法动手亲手杀死我的爷爷。”孟露坚持的道。

    “哎……”应龙报以苦笑孟章则马上将孟露搂在怀中使其不用单独面对应龙的威压。他知道孟露作为应龙手下的一员即使现在已经认罪归宗背叛了应龙。但骨子里对应龙的畏惧还是无法一下子释怀的。

    “对不起。应龙兄。你的孟露的养育之恩我只能记在心里了。”孟章苦笑道:“如今两国交战我孟章欠你的情容日后报答。厄……”话道一半应龙地身子突然一僵语言颤抖着道:“孟露……你……你为什么?”

    “因为这根本就只是一个误会……”孟露得意的笑道。

    这时张天涯顺着孟露藏在腹下地手臂看到。一把匕已经深深的插入孟章的腹之内。鲜红的龙血正顺着匕的血槽流到孟露的手上之后缓缓滴落地上。

    “原来你是假地!”孟章听到这个消息后本就十分苍老的脸庞顿时显得更加憔悴了。苦苦一笑叹息道:“即使你不是我的亲孙女为什么不能多骗我一些时间为什么?你知道的辽儿、雷儿先后惨死。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老人家!”现在孟章起话来还是显得底气十足。但不论是张天涯还是应龙都看得出他这是回光返照的征兆。

    “青龙怒!”孟章凄苦的脸庞突然闪过一丝红晕怒吼声中一掌拍在孟露的心口上将后者打出十几丈远才跌落在地不过落地之后的孟露已经七孔流血人事不知了。孟章临死前也将偷袭自己的凶手送入了黄泉。

    见到这幅情景张天涯心中阵阵绞痛。青龙侯孟章之前是自己地死对头两人间几乎已经闹道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经过九黎一战已经成了可以互相信任地战友。

    而孟露是自己一手指出来的也算的上是自己的半个徒弟。如今却因为应龙的一个阴谋双双丧命!张天涯哪还能不怒?随手祭出青天神剑一指城上的应龙道:“应龙!我真的没想到原来你和你儿子应朝一样只是一个卑鄙人!作为神农二路元帅我张天涯现在向你出挑战!如果你不敢迎战我***骂你八辈祖宗!”自从回到上古之后张天涯还是第一次如此动怒。

    张天涯从不轻易怒但当他真正怒的时候绝对非同可!如今他已经动了杀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应龙斩于剑下替孟章、孟露讨回一个公道!

    “呵……哈哈……”应龙一阵长笑之后对张天涯道:“天涯!你不要做出一副又惊又怒的样子了。你是否真的动怒我不知道但你肯定不会吃惊的。想必在这之前你就对孟露的身世有所怀疑了吧?那么现在的一惊就真的很假你知道吗?”

    听了应龙的话张天涯手中青天神剑的剑尖微微下沉。似是真的被应龙中了心事。

    一边正在捂住腹伤口的孟章见状忙追问道:“天涯!你难道真的之前就已经怀疑了那个孟露是假冒的了吗?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对孟章来身体上的伤势并不要紧唯一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那一剑是他亲孙女亲手所刺的。

    “孟章也不要为难天涯了。”这时应龙却替张天涯话道:“我之所以猜到张天涯早已经现了端倪不过是因为他对孟露保留得太多而已想必张天涯也未必就可以确定此。退一步。就算天涯去定了那又如何?孟露的身份。是他告诉你地。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能告诉你孟露有问题吗?就算他真的告诉你你能信吗?”

    孟章苦笑摇头跟着

    口地流血居然无法止住不禁大惊道:“这……这难中的……屠龙匕!”微微一顿才继续道:“没想到。为了我你居然找到了屠龙匕并交给了孟露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应龙只是微微头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笑了一笑便没有继续看孟章。反将目光集中到了张天涯的身上。后者毫不退让的迎上了应龙的目光回答道:“没错。我地确是早就看出了端倪。先孟露人族贵重的进程太顺利了。我先是见到孟露的玉佩而后在偶然的机会下。见到了孟老的玉佩。从而确定了他们的关系。想来你们蛟龙组只收孤儿又怎么可能让孟露身上那么一块明显的玉佩。一只都留在她身上呢?你就不怕她将来找到自己的亲人从而脱离娇龙组吗?你应该知道的孟露绝对有应付你的追杀地实力!”

    “好!好!好!”听了张天涯的分析应龙连了三个好字。跟着脸色马上一变道:“那又如何?你现在现问题已经来不急了。孟章重伤孟露被杀。呵呵你地分析。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也没有一作用了吧?不过作为胜利者我还是想将另一个秘密出来不知你们是否有意做一个明白鬼?”

    “但讲无妨!”张天涯微微一笑道。

    “不管你们信不信孟露确实是孟章的亲孙女。”应龙再次与出惊人道:“我知道一个的屠龙匕根本难不住神农的青龙侯。但是亲手杀死自己亲孙女的自责加上屠龙匕双重效果有当如何呢?”应龙越越显得得意了。

    “什么!?……哇!”孟章听后应龙的话心中顿时白盖焦急。又是哇地吐出一大口血来才勉强压住了伤势。但谁都看得出来。如果他无法解开亲手杀死亲孙女这个心结的话他身上的伤将永远无法愈合甚至还会不断加重。

    张天涯见状忙一把扶住应龙的肩膀一股柔和的神力度入孟章体内同时抬头的应龙道:“其实我刚才所的理由完全只是我自己的一种假设。在得到证实之前连我自己都不敢确定这是真的就更别替对别人起了。不过这个疑惑只是一个闪念为了证实这。我特意询问了孟老一个问题孟老还记得吗?”

    “你当时问得是孟露身上可有什么胎记等其他辨认身份的东西。”孟章接话道。

    “呵呵……没错。”张天涯笑着道:“当时孟老告诉我孟露地右侧胸口下长有一个桃花形状的胎记。厄……大家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我虽然有天眼但也不至于用来偷窥吧?我之前安排白和火凤两个女将去找孟露洗澡。结果证实孟露地身份他确实是孟章的孙女不假。因为一个人的胎记是无法出现假的。”

    “哦?”应龙饶有兴趣的问道:“既然你早已经看出来了。那岂不和你之前的鉴定有矛盾之处?你之前好像是我们娇龙组不会将一个本来就属于孟露的玉佩留在她身上。为的就是防止她认祖归宗。在两个疑相互矛盾下你也无法确定孟露将怎么做吧?”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其实我唯一不敢确定的东西就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安排孟露刺杀孟老。要知道孟露在见到我的时候神农、有熊两国还出于和平时期你打算指使她来刺杀孟老的计划应该不会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当然不是!”应龙马上回到随后一顿道:“哎……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厉害。其实当初捡到孟露后我就从她身上现了那块玉佩。收养她之后我马上就将玉佩收到了自己身边并命人彻查其中来源。结果在不久之后就有人在孟章的孙子孟磊身上看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顿了一下应龙继续道:“我自然不会提早预测道青帝归隐神州大乱的局面自然不会想到两国将会交战了。不过能将一个奸细安插在神农国的高层内对我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但这个冒充的人选并不好选孟露的资质本就万中无一在想找一个背上胸口同样有一样胎记的又值得培养的谈何容易?”

    “接下来的内容。”张天涯接过话头道:“就应该牵扯到了我们之前交易你所藏私的东西。那就是你的娇龙组织还有一套可以给新收入的女孩洗脑的办法!虽然我不能去定是功法还是药物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蛟龙组内每一个成员对自己身世都含糊不清的问题。孟露无疑也受到了洗脑在忘记自己身世之后你将玉佩交给了她然她自己冒充自己来刺杀青龙侯。我猜得没错吧?”

    “啪!啪!啪!啪!……”应龙听过张天涯的分析嘲弄的拍手树下道:“精彩!不亏是青天剑神居然可以将事情分析得**不离十。不过你反明白得似乎晚了一。现在即使你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那又能如何?你改变不了孟露刺杀孟章的命令更改变不了孟章亲手杀死孟露的结果。”

    应龙得意的道:“之后孟章将在自责中挣扎直到死去。而你青天剑神张天涯也要因为我的智慧而丧掉青天之名!”

    “无耻!”张天涯和孟章异口同声的道。

    跟着张天涯突然一笑很平静的继续道:“虽然对你设计的这个计划我真的很佩服。不过你似乎没有想过我刚刚过曾经让白和火凤拉着孟露去洗澡就是为了证明她身上的胎记。你认为我知道这之后会不采取防护措施吗?孟露……现在一切都已经明白了你可以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