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悬赏追杀

第四百二十七章 悬赏追杀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王爷你好狠……”缓缓从地来孟露擦去嘴角的鲜血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应龙道。

    应龙避开孟露的目光转看向张天涯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在你的算计之中好一个张天涯好一个青天剑神!想必今天这场戏也是你导演的吧?还好我没有中计相信你被仇恨扰乱心智答应与你单挑。否则我可能真的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张天涯得意的一笑道:“弟今天略胜一筹运气而已运气而已。”

    “的确是运气。”应龙笑道:“就是不知道你的运气是否能继续这样好下去。其实我让孟章、孟露自相残杀也不过是顺势搞一意外而已。其实我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我方面增援的二十万大军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真希望这场仗能打得长一。你呢?”黑帝进攻东夷的消息看来应龙也已经知道了。

    “如果应龙大帅寄希望于那二十万大军的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见到张天涯自信慢慢的样子应龙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张天涯依然保持一副欠揍的笑容慢条斯理的道:“因为你的那二十万大军永远都来不了了。呵呵想必光凭嘴巴的话无论我什么。你都不会同意地。你可以细心听听应该可以听到风口关后方的喊杀之声地。恩……想必现在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了吧。”

    “你设了埋伏!?”将神力运于双耳朵所听到的喊杀之声告诉他张天涯所的都是事实。但他绝对不愿意承认这是真的于是马上自我安慰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要埋伏我二十万大军非是一两万人可以办到的。如此大批地军事调动我不可能全然不知。你一定是骗我。才特意弄出这些声音来扰我心神的!”

    “你这就是自欺欺龙!你现在已经相信我的话了不是吗?”微微一顿张天涯转又道:“不过现在已经大功告成我也不妨让你输个明白。想必你们一定接到探马报告这三日里我们每天都调动数万大军从大营赶往迎风渡。但实际上每批从大营出的人是两万而到达迎风渡的人不过只有一万五而已。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两万人或和一万五千人你们的探马。不可能数的出来吧?”

    见应龙脸色大变张天涯继续道:“而且你们还应该接到过报告迎风渡每天都有大批百姓离城逃避战祸是吗?”张天涯完似笑非笑的看着应龙的反应。

    “你地意思难道是……”应龙脸色再变:“那些也是你安排的部队?”

    “报!”这时一个浑身是学地有熊副将从两军阵的后方冲冲跑上了城楼一看道此人跪在眼前的模样。应龙心里就是一紧。因为这个副将他是认识的正是他亲自指派带领二十万援军的前来增援的将领之一。

    那副将单膝跪倒后马上汇报道:“报大帅!我军……我军二十万援军中埋伏了!当我军行至于风口关外山林中时两边山里突然乱箭如雨滚木雷石齐一时间我军损失惨重。而后大量敌军从山林中杀出我军措不及防下被敌人从乱了阵型。另几个将军拼命护送我杀出向大帅汇报。如今我军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那副将没有但他地意思。任谁都明白。

    援军被歼风口成了一座孤城被神农军前后夹攻。而且风口并非坚城能在张天涯两路大军的夹击下守得住吗?连应龙自己都不相信。就算马上让风后再派援兵恐怕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根本于事无补。何况现在风口方面足足拖延了四十万大军大营里的部队总数已不足六十万。如果再行分兵的话恐怕大营都会有危险。

    权衡利弊后应龙猛一咬牙道:“朝儿听命!马上带领所有部队从侧面突围不计损失能杀出一个是一个。”后者马上行军礼道:“莫将遵命!”

    “张天涯!”应龙下了撤退命令后狠狠的瞪了张天涯一眼怒道:“今天就算是你赢了。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如今我军损失惨重黄帝陛下肯定是要御驾亲征的我希望你到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告辞!”

    “想走?”张天涯冷冷一笑道:“想走也要留下一定的代价!”完右手一举喝令全军道:“全军听令全力追杀逃窜的有熊军。每杀敌人一人奖仙石币十枚击杀敌军将领奖仙石币百枚击杀娇龙成员者每击杀一人奖励逆天三旅退役套装中任选一件多杀多得。如果谁能将应朝留下杀死奖励极品仙器一件活捉奖励我亲手炼制下品神器一件!”

    “杀!杀!杀!”在重赏之下神农大军一个个像是吃了性粉剂一样举起手中的武器大喝喊杀之声直冲云霄。

    见到这个架势应龙更是气愤不已。好你个张天涯你这分明就是用神器收买我朝儿的命啊!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别无他法撤退是九死一生不退就是十死五生。除了狠狠地多瞪张天涯几眼之外也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队不断被神农军屠戮。

    起初地时候对于神农大军的猛攻有熊军在应龙父子的组织下还可以做到有秩序的撤退将伤亡减少到最低。但两边打了不到将近半个时辰后雅典娜带领睚眦、监义和他们手下的十几万大军以及天哭、天伤部队终于赶了回来。在第一时间夺回风口关后马上加入了追杀。

    在雅典娜带领地十几万人一加入战斗。马上打破了之前的平衡。特别是逆天三旅聚齐之后战斗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功力较弱一些地天哭的箭术是后训练出

    浑圆霹雳弩在有效射程范围内虽然无法做到后那化但要箭无虚。还是很简单的。

    而功力强横的天夭、天伤在前面根本就是一千多人型绞肉机。换上新装备地他们连娇龙部队在仓促迎战的情况下都无法阻止他们的步伐。很容易的就在敌军的阵营中切开了一道口子。后面的大军随之涌入顿时将有熊军杀得丢盔卸甲兵力损失数字不断以几何数字增长。

    应龙见状大急想出手救援自己的不下。却现张天涯的青天神剑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握在了手里此刻正在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似乎只等待这样一个接口。可以杀掉自己这个“无耻”的家伙。无奈之下只能怒喝一声:“朝儿放水!”

    放水?张天涯心里冷笑现在应朝就算拿出全部地实力能否逃出去都是未知之术还要放水?这不是找死吗?不过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只见应朝瞬间变会了原形龙身深吸了一口气胸腹之间迅膨胀胀得好像一个充满气地破求触之欲破。

    不好!张天涯顿时明白了应龙那句放水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让应朝喷水啊!

    应朝的喷水技能张天涯在当年比武大会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当时张天涯凭借自己水系完全免疫的能力。根本不在乎他的攻击。可是现在他要喷水对付的。是普通地神农士兵啊!他们如果被淹上一下的话恐怕不但将无力继续追杀敌军损失也一定不。

    看来最后一张底牌也不得不拿出来了。张天涯暗叹了一口气沉声喝道:“刑天何在?”

    “末将在此!”早已经埋伏在附近就等在乘敌人不备的时候活捉应朝的刑天听到张天涯的呼唤马上从藏身的树林中飞身而其对张天涯抱拳行了一礼。虽眦作为大龙子也是个玩水的行家。但他和应龙他们一样只擅长放水至于如何将水收回就非是他们的长项了。其他七夜、后等人亦对对方的水攻没有有效的应付手段。

    一见刑天出现虽然应朝没听过刑天又什么收水地手段但也不敢再怠慢了。毕竟张天涯将它喊出来不会没有原因的。想到这里也不等下面地形式变化到可以将喷水伤害最大化便一口巨浪喷出向追击有熊军的神农大军冲去。

    他为了将杀伤数字最大化直接舍弃了对他们威胁最大的逆天三旅部队只向跟在他们后面的普通神农将士冲去只是片刻功夫便将数千神农将士淹没在巨浪之中。而且看他的架势似乎还可以喷上一会。

    “哼!”刑天见状大怒挥手间已将干戚战斧提在手中一斧之下分水断浪!连下面的山地连同后面的一座山都被这一斧之威斩成两半只留下一道三丈多款深不见底的大地裂缝。千余神农士兵和近万有熊部队在这一击下闪避不急失足跌落山谷只能可见凶多吉少。

    跟着刑天又是一斧斩出气刃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半月形的弧线拦腰朝正在喷水的应朝斩去。在张天涯手下刑天第一高手的地位毋庸置疑。甚至可以和七夜、眦、后三人联手一战。虽然最后败逃但也足以证明他仙级第一高手的实力了。这一斧的威力即使应朝全力去挡都要十分吃力更别提继续放水了。

    应朝见状大惊忙守住水势双手握紧紫龙戟前把为阴后把为阳阴阳把一较力前刺一击迎向了刑天一斧劈出的气刃。两人一个是曾经的九黎第一勇士剑神之下第一人仙级第一高手。另一个是有熊战神之子尽得其父真传的少年猛将。两人数次见面却还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交手!

    “嘭!”两股斧刃、戟风碰撞出一声震天彻底的巨响下面士兵中功力弱的顿时被震得头昏眼花停止了继续追杀或是逃跑。连逆天三旅和娇龙的众人也觉得耳根生痛眉头齐齐为之一皱。

    一击之下高下立判!

    应朝被震得退飞出半里之远才在一对龙翼不停煽动下勉强停住了身形。握着紫龙戟的双手一阵颤抖低头看去已经变会原身的双手虎口处的鳞片下已经渗出鲜血来。

    反观刑天依然持斧傲立只是肩膀微微一晃而已。那气不长出面不更色的镇定比起受伤的应朝来更是显得那么强大。

    “哗啦!”这时之前被刑天一斧劈断的巨浪已经反流了回来顺着山体裂缝直流下去。剩下的一些对于神农大军已经没有多大的威胁了在又带走几百条神农军性命后变散流开去失去了伤害力。

    这就是战争刑天刚才那一斧伤到不少自己人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他只朝有熊军队伍里劈那就无法有效的阻止巨浪的伤害将给神农军造成更大的损失。不管彼此的优势有多大在大战场上伤亡都是难以避免的。零伤亡只能存在与美好的理想中。所以战争是残酷的!

    “朝儿快走这里由为父亲自来指挥!”应龙的眼光何其老练一眼就看出刑天要比应朝强太多了如果应朝不走恐怕难以逃出被活捉的命运。就算应朝可以水平挥也只能避免被捉而被刑天斩于斧下那是他更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父王!我不走!”就算战死应朝也绝不愿意作逃兵!

    “这是军令你没有反驳的全力必须无条件执行!”着怕应朝还是不肯走山前一把抓住应朝的胳膊随手向有熊大营的方向甩出了十里之远。跟着开始使尽浑身解数指挥大军边打边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