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族少女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族少女

    关于湮灭三百年将归来的事情东东自然考虑到了。一定可以自圆其的嘿嘿不多透露了看书吧。)

    三年之后在一个不知名的海岸边。

    夕阳西下潮水渐渐退去露出了一样本不属于这个海岸的东西。

    那是一把剑透明而又可以看清形体的宝剑。通体由许多相连的流线行所组成在夕阳的照射下散这七色的光芒夺人双目。看起来没有一丝匠气就好像一件天然形成的晶体宝剑一样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宝剑插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半截剑身没入石内。在这块石头的旁边不到十步远的距离有着一块更大的石头高足三丈椭圆形。不管是海里的猛兽还是天空中的各种飞禽都没有靠近这把剑和剑边的石头的。就算有些正在追捕猎物的猛兽和它的猎物在距离宝剑一里之外也会马上绕路而行不敢越雷池一步。

    “踏踏踏……”突然一连串的脚步声踏破了这个海岸的宁静。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一身西方式轻型盔甲的少年正慌不择路的向前狂奔一边跑还不时的回头张望好像怕什么可怕的东西追上来似的。再看他移动的度也比普通人快上许多虽然是在不利奔跑的海滩上狂奔也一样可以用飞快来形容。

    看他的样子并不会轻功。每一脚踩在沙滩上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但随之一跃。却滑出了一丈左右地距离这样的弹跳力足以弥补他身法上地不足了。一直跑到海岸上那柄宝剑的附近青年才停下脚步双手支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才看清。原来那青年一身雪白的皮肤金碧眼竟是一个西方男子。配合上他一身西方式的铠甲和大剑正是一副典型的西方剑士打扮。喘了好一会气他才将呼吸略调整得均匀了一些。回头看看后面并没有人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将目光移动到了身前不远地那把七彩宝剑上。

    这一看青年便再没办法将目光移开了。

    好一把宝剑连折射阳光所产生的七色光芒。都有着那么骇人的气势。

    神器!这肯定是神器啊!没想到我被那个漂亮的魔鬼一路追杀居然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得到一件神器!天啊难道这就是人们常的因祸得福吗?这把剑上闪烁着圣洁的光芒不定那哪位天使遗留在人间的宝物啊!

    想到这里青年不再犹豫不知那里来的力气居然一步跃上了距离他两丈之外的岩石上。这样地效果可是他从没有过的啊。人们都狗急跳墙实际上见到骨头地狗又何尝不能水平挥呢?

    碧蓝的双眼流露出兴奋的光芒。少年一伸手将剑柄握在手中用力一拔……没拔动。不应该啊凭借我白银级的斗气等级就连树都可以从地上拔起来。怎么可能连一把如此锋利的宝剑都拔不出来?

    青年不信邪下。将斗气运到双手之上一双肉掌马上绽放出了银白色的光芒。从他自信地笑容中可以看出现在的他力量要比方才强上许多。站在宝剑前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同时向剑柄握去。这次他打算用上双手不论如何也一定要将这把神器级别的宝剑从石头中拔出来!

    “嘭!”这次比上次的效果更糟当他的双手掐住剑柄的同时一股强烈的反弹之力马上将震得跌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沙滩上。而他的双手也被这股反弹之力震得失去了知觉低头看去一对虎口已经裂鲜血不断从伤口流出又沿着手指向下滴落将落潮后刚刚干爽一些的细沙再次打湿。

    “这……这难道就是父亲所的——魔剑残臂!”青年马上想起了一年前他父亲对他过地话:“我的老师剑神罗若斯死了杀了他地是一把魔剑。老实当时只当他是一件神器试图利用剑神的斗气将其拔出结果却被剑上的力量震段了双臂不还受了极严重的内伤。他回来后连那魔剑所在的位置都没有交代清楚就这样死了。”正因为这件事情一些知情人将那把断掉剑神双臂的宝剑称之为魔剑断臂。

    “嘿嘿……弟弟你好坏哦让自己的血流在沙滩上糟蹋了都被给姐姐喝!你知道吗?人家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早就饿坏了。嘿嘿看你这次还往哪跑?”话间一个黑衣少女飘然从空中落下。

    这少女也是一头金但她的双眼却是和东方人一样的黑色。皮肤比起惊恐万分的这个白种人女孩还要白上许多和牛奶一样细腻光滑。正因为她的皮肤太白了所以给人一众病态的美感身上穿着一套黑灰色的连衣裙是紧身的火辣的身材半隐半现。此刻她对眼前的青年剑士露出一丝甜甜的浅笑两个酒窝更给她增添了一调皮可爱的美感。病态中夹杂着可爱着实让人看了又喜欢又怜惜恐怕没有多少男人见到后会不为之心动。

    但是眼前这个青年显然就是那“没有多少人”中的一个。也难怪如此联想道她刚刚得那些要喝人血的话来确实不亏青年对她“美丽的魔鬼”的评价。下意识的蹬这沙子向后躲了躲青年眼露惧意道:“这位美丽的姐不要杀我好吗?我现在还不能死。”

    “喂喂喂……”那少女不满的道:“谁要杀你了?人家可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呢!你这简直就是诽谤是污蔑!”话间少女的眼睛瞪得老大。腮帮也气得鼓了起来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地。

    “你要喝我的血。我还能活下去吗?”青年无奈地苦笑。

    “嘿嘿弟弟我这不是和你

    吗?”一提到血少女马上感觉肚子里一阵饥饿难耐而空转成笑脸道:“给姐姐喝一血。又不会死人的。要不我来为你初拥吧保证你成为血族之后马上拥有公爵级的实力。你不是要去找教皇报仇吗?刚好这样一来身份和实力都变得合适了。怎么样?弟弟。”

    “不行我必须要用人族的身份为父亲报仇!”那青年坚定的道:“而且看起来我的年纪应该比你大你不要再叫我弟弟了请起来很不舒服。”

    “可是人家都已经二百多岁了你才几岁啊?”不屑地白了青年剑士一眼后。少女又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而且人家还是血族中少有的亲王级高手呢如果我就这么被饿死了的话。教廷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样对你也没有好处吧?”

    “哎……”青年剑士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反正已经落在你手里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连拔出剑的力气都没有甚至连想站起来都不可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难道猫抓老鼠的游戏真的很好玩吗?”

    少女听后急道:“谁和你玩了?人家真的很饿嘛!你又不同意人家喝你的血难道我还能强人所难不成?要不这样我只是少喝一一就好。保证之后你只是身体有些虚弱修养几天就会没事地。而且作为补偿我送你一件极品宝剑如何?”

    着少女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把和青年身上大剑型号差不多的剑来在少年面前晃了晃道:“你看看。这柄宝剑虽然不是神器但比起你身上那件破烂玩意。不知强上多少倍呢。它地利刃连沼泽飞龙的翅膀都可以刺穿呢!”

    沼泽飞龙不知道是巨龙和什么沼泽生物杂交而产生的品种虽然有巨龙的血脉但防御力确是所有龙族和亚龙族中最弱的一种。既然如此但它的皮肤包括翅膀都不是一般兵刃可伤地。看着眼前这把看起来就十分锋利的大剑青年剑士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少女得意的道:“我们血族的财富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这样的巨剑对我们来虽然也算不错的东西但确远没有你所想地那么重要。我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没记住。怎么样用少量地鲜血来交换怎么样?”

    “好吧!”青年剑士终于了头无奈的道:“谁让我现在急于报仇最需要一把好武器呢?而且从现在的形式来看我也没的选择。本来你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你答应了!”少女见青年剑士头马上将手中巨剑插在他身边的细沙中一把抓过青年剑士手上的右手咬住手上的虎口开始狂吸了起来。

    “喀喀喀……”就在这时两人同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连串让人牙酸的“喀吧”声响。惊讶下少女不禁停住了自己的吸血动作和青年剑士一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他们竟然现插在石头上的七色神剑居然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难道这声音是这柄宝剑出来的吗?

    不!眼前的情景马上否定了他们的判断。只见七色神剑旁边那椭圆状的巨石突然开始龟裂一条条清晰的裂痕在积聚曾加着。而从石头裂痕中散出的气息让他们感动恐惧。如果不是被这股力量压得动弹不得他们肯定马上掉头逃走。当然青年剑士即使没有被气势压住也同样动不了因为他受伤的双手到现在还么有丝毫知觉。连累他的整个身子都还在麻痹状态没有恢复过来。

    这块石头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力量?这股力量和那柄七色宝剑又是什么关系?

    “嘭!”伴随一声巨响那椭圆的石头终于承受不住内部狂暴的能量爆炸开来。蹦飞的石块四下激射而出从这气势上看如果被那这些碎石打中肯定第一时间变成筛子。因为在爆炸的前奏出现的时候就有一块弹珠大的石头蹦飞出来射中了那柄被少女成可以刺穿沼泽飞龙翅膀的巨剑在剑背上打出了一个不规则的窟窿来。而剑却依然插在细软的沙土中没有动过。

    少女第一时间放出一层黑色的气息护住身体并上前一步将青年剑士挡在身后。躲看来是躲不了了希望我完美的脸不要被石头打到就好了。如果有人知道她此刻心中的想法不知该作何表情。

    但出乎意料的当巨石爆开时漫天碎石无差别散射。只有少女他们所在的位置竟然没有受到一攻击就好像那些飞石都长了眼睛躲着他们一样。当然同时不受碎石骚扰的还有另一个地方就是那把七色神剑所在的位置。

    爆炸结束后再看椭圆巨石的方向原本偌大的石头已经不见了踪影。之留下平滑的石墩光滑可鉴。在石墩上盘膝坐着一个青年男子一身看起来十分怪异的衣服已经破损不堪但勉强还可以做到掩体。型很短确实很少见的黑色黄色的皮肤脸部的轮廓犹如刀削。缓缓睁开眼睛两人才现他的眼睛也和头一样都是黑色的。

    “人到了绝望的时候还可以求神。那么神如果到了绝望的时候又该当如何呢?”睁开眼睛后这青年男子好像没看到两人一样平静的把头转向了一边的七色神剑自言自语的着一种他们听不懂的语言:“老朋友。我以石自封了三年也算将三百年的收获融会贯通了。但是那个答案我还是没有想到。怎么在这里呆了三年你一定感到寂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