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血族少女二

第四百三十八章 血族少女二

    orry这个单词的问朋友之后才想起来的。所以两边对话都是中文大家就当是中文字幕看吧。反正之后不少人都英文我想还是都用中文来写比较好。)

    仿佛听懂了黑青年的话七色神剑出了一声长长的剑鸣跟着竟然自己从石头中飞了出来落入黑少年的手中。跟着另一件让两人吃惊的事情生了那把七色宝剑在落入黑青年手中后快的融入了他的手心里消失了!

    “三百零三年了也不知道神州那边怎么样了。”黑少年将目光投向海洋深处再次自言自语道。

    这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东方青年自然就是刚刚跨海来到西方的张天涯。他在海上经过三百年的漂泊其间领悟了无数剑法的奥义。停下来后他决定静下心来好好的融会贯通一下于是乎才用石头将自己尘封起来来避免慰藉的打扰。

    又经过了足足三年的闭关静思才终于静三百年所领悟的东西尽数吸收融会贯通。此时他的修为和境界都已经达到了神级的峰连共工之前提出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也隐约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却无法想通。

    他知道自己现在距离那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窗户纸的距离只要捅破一切都将豁然开朗。但这层窗户纸要如何去捅却他却并不知道。

    “喂!那边那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野人。你在那里自言自语什么呢?我们都听不懂地!而且你刚才打坏了我的剑。我要你赔!”血族少女虽然是少女但毕竟也已经有二百多岁地高龄了之前虽然紧张得要命。但还是比那个青年剑士先从惊恐中恢复过来第一件事竟然要求张天涯赔偿那把巨剑。

    鸟语?张天涯听了眉头一皱。虽然他英语从来都没及格过的他听不懂那身上充满阴气的少女在什么但他却明白那少女应该在和自己话。的转过头去打量了两人几眼看到那少女气鼓鼓的样子又扫了一眼插在沙滩上被碎石打出一个窟窿的巨剑才恍然明白她地意思。

    微微一笑张天涯出了他唯一记得的几个单词中的一个:“骚……sorry……”

    “sorry?”那少女不道这把剑值多少钱吗?用这把剑换这个子的血的话我都可以喝个半饱了。不行。你必须赔偿如果没有好武器的话嘿嘿可以用血来赔这下本姐应该可以吃饱了。”

    张天涯听得是一个头两个大来这里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语言上无法沟通呢?早知道的话和雅典娜多学学英语好了反正自从元婴达成之后记忆力十分惊人要学到可以正常沟通的地步应该用不了几天。哎失误啊!

    对了!无奈之下张天涯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俘虏过一个跑到神州叫嚣的四翼天使还从他那里缴获了穿叫天使项链的东东别地作用不大。但可以用来和语言上无法沟通的人对话。当初以为没什么用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需要它。想到这里。张天涯随手将项链取出微笑道:“你刚才什么我没听清麻烦再一遍好吗?”

    “好神奇地项链!”一看到张天涯将天使项链拿出来血族少女两眼马上闪烁出无数的星星。兴奋的道:“没想到这项链不但漂亮还能让我听到你在什么虽然你的语言我并不明白但却可以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真是太好玩了!我决定了你就用这条项链来赔偿我那把宝剑吧!”

    敲竹杠!张天涯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到这里之前对于自己到西方之后将遇到的事情曾经想过无数地假设。甚至连直接被宙斯、奥丁等西方高手围攻的打算都有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个见到的是一个奇怪的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在敲自己竹杠的姑娘。

    “不好意思。”张天涯微微摇头道:“如果换作以前这个破项链扔了我也不会心疼。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比你更加需要它。”这个项链岂能送人在这个时候吧它送人和吧自己的舌头和耳朵送人有什么区别?

    那少女也觉得张天涯的话有几分道理于是改口道:“不给我项链也行但你损坏了我的宝剑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宝剑?”张天涯不屑的撇了撇嘴随手凌空一抓那把插在沙滩上的巨剑便自己飞到了他地手中。一边打量着巨剑张天涯一边评道:“剑刃过宽剑柄过轻前后轻重不协调。唯一原料上还算过得去但打造这把剑的人简直就是一个白痴打造手法也太差了吧。一韧性都没有刚脆易折。垃圾这简直就是一把垃圾!”完随手一撇有将那巨剑扔回了之前地位置上从常常巨剑插出的孔中再次插入沙滩就好像从来不曾离开过那里一样。

    “好厉害!”这时一旁软座在地上的青年剑士才终于现张天涯对剑的控制简直远远出了他的想象。随手一丢就能做到如此精准这是什么样的高手啊!

    就算他之前见过的高手中最厉害的剑神罗若斯虽然勉强可以办到但绝不可能做得如此随意。

    青年剑士低头不语心中若有所思。而那少女却不服道:“你竟然敢完我的收藏是垃圾!不行除非你拿出一个比这更好的剑来否则就必须用你的血来抵偿你地过失!放心我只喝一。不会让是失血而亡的。”

    “难怪你身上地阴气这么重。”张天涯玩味的道:“原来是吸血鬼。”

    “是血族!”血族少女很认真的纠正道。

    “好的血族。”张天涯微微头道:“

    的意思是。是不是我只要能拿出一把那把垃圾更好用补偿你们地损失了。”微微一顿张天涯又提醒道:“我记得就在我出来之前不久这把剑的主人已经不再是你了对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血族少女显然不敢相信张天涯在石头里面的时候。竟然对外面的事情了若指掌。

    “如果我不知道你认为那些碎石会像长了眼睛一样躲开你的脸蛋不打吗?”张天涯继续调笑道。微微一顿转有问道:“关于我刚才的问题是不是我只要拿出一把更好的剑来你们就不追究我打坏你的破剑了呢伙子?”完张天涯将目光移道了青年剑士身上。

    “这个……”那青年剑士听到张天涯问到自己才如梦方醒道:“当然!事实上那把剑能被前辈这样的高手打坏是它地荣幸。前辈这么我到不好意思了。”心里却想到。只要前辈你不要我的命我就谢谢你了。还敢让你包赔损失?

    “你胡什么?”血族少女听了眉头一皱刚要打赢张天涯刚才地话突然想到那把七色神剑已经被张天涯收入体内了。话道嘴边又改口道:“刚才那把七色神剑不行。除非你能拿出另外一把更好的剑来。否则……你可以吧七色神剑赔给我。或者用你的血也可以。”到这里血族少女狡猾的一笑还下意识的用舌头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如果是这样地话如你所愿。”张天涯着双手上同时出现了一红一绿两柄神剑随手一挥刺出两道并不算华丽的剑气从那巨剑两边擦过。这也将两人的目光从两把神剑。转移道了那柄巨剑之上只见被红色剑气擦过的剑刃附近。居然有一大片剑刃被融平。而另一边被绿色剑气擦过的位置则丝毫无损就好像什么也没有生过一样。

    一阵海风吹过剑刃上原本看起来丝毫无损的位置竟然被吹散成了无数铁粉随风洒落在沙滩上。这让血族少女原本有惊讶与不屑参半的目光变成只有震惊不屑之色早被这阵海风吹得烟消云散了。而那青年剑士更是目放精光跟着用力的了头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前辈你好我叫罗伯特!”青年男子着勉强站起身来跟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张天涯面前低垂着双手道:“我恳请前辈能收我为徒请前辈无论如何一样要答应。不管因此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罗伯特这么一来倒是给张天涯吓了一跳。本来道西方来之后他只是打算先从侧面了解一下西方诸神地动向和一些资料然后对他们东侵的计划开始破坏。却没想到自己打算试探地人居然要拜自己为师。他可没收一个西方徒弟的想法何况这个罗伯特的姿势也实在强差人意再看罗伯特大有“前辈若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的架势不禁感觉一阵头痛。无奈之下叹了一口气道:“你为什么学剑?”

    “为了报仇!找教皇报杀父之仇!”罗伯特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两句话来。

    和教皇有仇?张天涯好笑的想到听雅典娜教皇不就是米迦勒他们在人间的代言人吗?如此来关于教皇的事情多了解一下不定能有意外收获呢!想到这里张天涯继续问道:“关于那个教什么皇的你了解多少?”听张天涯称那教皇为教什么皇一旁的血族少女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看着张天涯也觉得这个野人比刚才可爱了不少。

    “教皇很强大否则我早就找他拼命去了。”罗伯特苦笑道:“他是这个大6上公认的人间第一强者。”

    “哼!”不待张天涯作何表示一旁的血族少女便不屑道:“凭他也配!”

    罗伯特这才意识道自己身边还有另一个看教皇不顺眼的人呢微微摇头道:“他当然不配。无论是你们血族的血族十三圣还是龙之国的龙皇都可以轻易的将教皇置于死地。但他们毕竟都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在大6上出现过了。所以大6上的人都将他们归入了血族之祖该隐炽天使米迦勒等神一样的存在中去了。”

    “那么你知不知道这个教皇是否和那些鸟人……哦是天使有联系?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请你尽可能详细的对我明。”从一开始张天涯就决定从这个教皇作为突破口尽可能在不暴露前提下好好捉弄西方诸神一下。

    他不想暴露到不是怕他们什么。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能做暗箭的时候谁还傻呵呵的当明枪啊?如何能让他们己方势力互相pk才是张天涯最感兴趣的。

    “厄……”罗伯特一愣问道:“前辈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他刚才还以为张天涯是为了了解自己仇人的强弱再决定是否收自己为徒。可是现在看来他竟是在向自己打探消息不过幸好这个前辈看起来和教廷并不是一伙的连那些天使都看不顺眼否则也不会称呼天使为鸟人了。

    “鸟人?”血族少女听到张天涯这么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看出来你话还挺逗的嘛。鸟人嘿嘿……鸟人。不过关于鸟人的消息他一个普通的剑士怎么可能知道呢?如果你真的想对付鸟人的话不如加入我们血族吧。我们血族是鸟人们天生的敌人让我来给你初拥如何?”

    “哦!也对最了解一个人的很可能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他的敌人。”张天涯微微头道:“看来你对鸟人的事情了解不少。不如你来告诉我怎么样?至于加入血族我看就算了吧我没兴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