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屠龙骑士

第四百三十九章 屠龙骑士

    切!”血族少女不屑道:“就凭你一个人就算知道么样?”

    “我当然可以吧他们怎么样。”张天涯嘿然道:“如果你能准确的提供出某一个炽天使什么时候会单独行动将会出现的准确时间、地。我可以直接吧他宰了让你尝尝炽天使的血味道如何。”这样一来就可以连血族也一起卷进去了嘿嘿……是不是太阴险了一。低调……

    看到张天涯那温和的笑容血族少女心头突然一紧。女性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肯定有阴谋而且这个阴谋还很可能是对自己不利的。虽然她还想不明白张天涯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但她还是选择了相信直觉。

    呵呵一笑后血族少女看似很随意的转移话题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对那帮鸟人可从来没关注过。”微微一顿一对毛绒绒的大眼睛冲张天涯眨了眨道:“如果你那么有本事的话不如和我回血族基地一趟吧。关于鸟人的资料都在族里保管。我到时候帮你和我爷爷话爷爷最疼我了不定能答应让你去查那些资料呢。”

    其实她不关心天使的资料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对付天使。不自量力只能换取灭亡。不过这样的原因她当然不会到处乱。可能是怕张天涯猜出来不等张天涯作答。又激道:“你敢吗?”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这种伎俩都是我用剩下的。”张天涯不屑道:“废话少。既然这位姑娘要请我做客地话。我当然不会拒绝我们这就走吧。厄……对了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丽安娜。”血族少女一笑道:“我们走吧你要跟上哦。”

    “厄……请等等我……”眼看张天涯和丽安娜两个人起话来后。便不再理会自己更是要不告而别。罗伯特终于跪不住了忙开口提醒两人这里还跪着一个呢!

    “你也一起来吧。”张天涯也觉得就这么吧他扔下确实不太好。略想了一下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地也需要有一个人带路。至于丽安娜让张天涯想起了初遇时的精卫绝对是那种娇生惯养没有十分主观的女性。如果完全相信她的话。肯定会犯下原则性的错误的。比如遇到九尾狐那次。

    “不行!”还没等罗伯特出感谢地话来。丽安娜便一口否决掉张天涯的提议道:“我们血族的基地是大6上的一大秘密。我不能随便让不相关的人去那里因为你很强大也能可能是我们的一个盟友所以例外。但他不行!”

    “大不了到了不能让他去的地方找个镇子让他等着好了。”张天涯也不再跟丽安娜废话。随手从取出一颗药丸扔给罗伯特道:“你本身的力量不是很强大所以受到青天神剑的反击也不是很强。吃了这个在日落之前可以让你的双臂痊愈。”

    就这样在丽安娜反对无效下三人终于从海滩出去那个世人所不知地血族基地。

    ………………………………

    “呼这不公平。我你们两个都会飞。还要我做这么高难度的训练简直没人性啊!”在一个宽敞地大路上。罗伯特不甘的喊道。只见他一面奔跑还一边用力挥舞这丽安娜口中的宝剑张天涯口中的垃圾。

    在他前面一匹高头大马正在放足狂奔丽安娜正坐在马上张开双臂感受着马背上的颠簸一面哇哇大叫高呼过瘾。而他所骑的马正是罗伯特地爱驹。结果一出海滩就在张天涯的默许下被丽安娜谁霸占了。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问过罗伯特的意见。

    而张天涯则不紧不慢的保持着和马儿一样的度进行低空飞行。听到罗伯特的抱怨头也不回的道:“这时在锻炼你的耐力和平衡能力我的剑法你虽然无法学习但在短期内让你的战斗力翻上一翻还是没问题地。当然如果你想放弃的话我也无所谓。”

    一想到要报仇要提升实力罗伯特马上放弃了狡辩地想法。一边继续卖力的挥舞着手中巨剑一面道:“师傅。可是这样训练有什么用啊?我知道师傅你一定有你的道理但我真的很疑惑嘛。”罗伯特第n次称呼张天涯为

    “不要叫我师傅。”张天涯第n+1次拒绝道:“不过你的问题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看看你现在挥剑的同时跑起步来高一脚、浅一脚的像什么样子?连在移动的同时进攻并让剑法和步法互不干扰都办不到还谈什么报仇?别忘了你的对手是谁他不可能被你秒杀锻炼你的耐力也是希望你打起来的时候可以坚持得更久一些。别废话了想提升实力就继续练!”

    被张天涯教训了一顿罗伯特再不敢吭声了只能按照张天涯的要求在那里闷头苦练。一剑挥出身体也被这股力量带着向前一倾导致脚步重了一些。为了矫正身体的平衡手上的力道又用错了结果这一剑有抬得过高。总之不管罗伯特怎么努力总是达不到张天涯所提的要求于是乎他只能继续练。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现在要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

    “哇!真好玩没想到骑马的感觉这么有意思比自己变成蝙蝠飞好玩多了哈哈……”丽安娜那边有忍不住兴奋的叫了出来。跟着她突然现了什么东西才收住笑声锁紧眉头向正前方看去:“前面飞的那两个黑是什么东西?”

    “长翅膀地大蜥蜴。”其实张天涯早现那两个东西。只是没太在意现在被丽安娜问起。才不屑的回答道。

    “长翅膀地大蜥蜴?”丽安娜也算是这个大6人间的

    手了被张天涯的话激起了兴趣忙注目看去。而度也是极快一会功夫便缩短道可以让丽安娜看清它们的距离。刚一确认两个黑的身份丽安娜惊得一握嘴:“天啊。那是巨龙!两头巨龙!两条绿龙!”

    “是长翅膀地大蜥蜴!”张天涯在这个问题上可没有妥协的意思。如果那两个蜴叫做龙简直就是对龙的一众侮辱!自在以龙为图腾的环境长大张天涯看到眼前这种蜥蜴也能被称为龙怎么可能看的顺眼?

    “真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难道你和龙族有仇吗?”丽安娜皱眉道:“虽然那些家伙都很贪财自大但它们的可都是很强大的存在。如果只是一个的话我倒还不怕但是现在一起出现了两个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躲一躲?”

    “有什么好躲的如果他们不惹我们就算了。如果它们敢攻击我们。宰了就是。”张天涯的语气依然很不屑。跟着又鄙视道:“如果真地很强大又怎么会成为别人的坐骑?”哪知张天涯这么随意地一句话。竟然让身后的罗伯特心里一突本就配备的双手不防下终于把握不住巨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随着张天涯完丽安娜也现了龙背上的两个人影:“原来是两个龙骑士这个还真是少见呢。不过爷爷好像曾经对我过。如果见到龙骑士的话一定要躲远一。因为我比起他们还要差一些。喻……”虽然有些害怕但丽安娜还是觉得不能吧罗伯特自己扔在这见他也跑不动了忙勒住了胯下的黑色大马。

    “呼呼……因为大6上地龙骑士一共只有四个他们都是教廷的人。你爷爷应该是因为这次才不想让你和他们正面预见吧。”跟着又转对一旁有些好奇的张天涯解释道:“四个龙骑士中。有两个绿龙骑士和两个赤龙骑士他们都是教廷中地位显赫的高手。他们本身的实力就十分不凡。再加上坐骑巨龙的实力简直就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我父亲在两个赤龙骑士的联手攻击下连一分钟都没坚持到就……”原来罗伯特他老爹是被龙骑士杀死的看来教皇应该就是幕后主使者了。

    “别想岔开话题你现在的体力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现在休息你锻炼的成果起码有三分之一浪费掉。赶紧起来继续练!”张天涯脸色一正道:“我们继续走我们地就当没看到他们。”他出这些话的时候不经意地散出些许气势让两人根本生不出忤逆他意思的想法。

    但张天涯不想杀人却有人喜欢找死。

    事情果然如罗伯特和丽安娜所担心的那样展了当三人和两个龙骑士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张天涯为了不太过暴露自己也放弃的飞行与罗伯特并肩奔跑。可是两个龙骑士看到他们竟然指挥着自己坐骑的巨龙落了下来挡住三人的去路。

    “您好!尊敬的龙骑士。不知拦住我们的道路有什么吩咐吗?”眼看身边这两个家伙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大脾气更是和本事成正比的。想指望他们去敷衍龙骑士恐怕是不可能了。罗伯特也只能硬着头皮向这两个于自己杀父仇人关系非常的家伙低声下气。

    “我们的两个伙伴带着我们赶路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了。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可以吧你们的马匹贡献出来给我们的伙伴充饥。”其中一个脸色略黑的趾高气扬的道。

    “这怎么行?”不等罗伯特话丽安娜便马上拒绝了。刚学会骑马不到一天的时间她还没玩够呢怎么可能吧自己的玩具送给两条龙来吃?

    “你们不愿意吗?”令一个龙骑士笑呵呵的道:“我们选中你们的马你们应该觉得荣幸。难道向伟大的教皇阁下贡献自己的财产你们也会吝啬吗?咦……这个女孩身上的气息是死灵的气息不她是一个吸血鬼!”认出丽安娜的身份原本一副笑脸的龙骑士笑容马上变成了怒容一抓横在龙背上的骑士枪指着丽安娜道:“你这个罪恶的生物我要代表光明的力量来裁决……”

    “滚!”就在那笑脸龙骑士大放厥词的时候张天涯突然哼出了一声滚将他的话硬生生的打断了。这种横向霸道的装逼犯是张天涯最讨厌的类型之一怎么会有耐心听他叫嚣完?事实上就在他们张口要拿马喂蜥蜴的时候张天涯的心里就已经动了杀机。

    两个家伙都被张天涯骂的一愣从来都是别人对他们毕恭毕敬只有他们骂人的份哪里被人当面这样骂过?一愣之后开口要马的那个龙骑士马上怒道:“只知道你实在和谁话吗?你这个异端我们是……”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张天涯再次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气冰冷的道:“既然不滚那就死吧。”用平淡的口气决定了两个龙骑士的命运后。张天涯突然冲原地消失包括两个龙骑士和他的两个同伴谁也没看清他是如何消失的。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哼”、“厄……”一连两声惨哼之后张天涯又回到了原地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和之前一样的自然就在罗伯特和丽安娜的眼里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动过一样。难道自己刚此案看到的景象是错觉?

    带着疑问两人同时吧目光移道了两个龙骑士身上却现他们的身子正瘫软着从龙背上落下来“扑通”、“扑通”两声摔在地上。从他们嘴角流出的少量鲜血和开始扩散的瞳孔可以分辨出他们已经死了。但在两人身上却找不到任何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