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大闹魔银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大闹魔银

    此乃三昧真火东方修士很普遍的法术难道你从孟见过吗?”

    “不!”西顿严肃的摇头道:“孟章神君所用的力量要比这个三昧真火更加可怕得多!”

    张天涯暗道本剑神的剑气比孟老的青龙之力还要可怕得多不过没必要告诉你!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取看看贵族的藏书。即使只是前四层相信也能得到不少我所要知道的东西。”

    “这个自然我们血族最重要的书籍就在这个宫殿的后花园一坐魔塔里。剑神这边请……”着左手保胸右手伸开手掌指向某个方向同时微微鞠躬。又做了一个西方贵族式的“请”的手势。

    张天涯暗笑这家伙平时就这做派吗?也不嫌累得慌。但彼此文化不同张天涯也不好什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迈步向殿后走去。这时西顿才跟上来道:“剑神刚才好像答应过我要让我看看这把宝剑的。”手刚长好还看?

    张天涯将剑交给了这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家伙同时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血族的图书塔。塔的造型很奇特圆柱形上下等粗像个大烟。不过里面的空间倒是不每一层的藏书都有上万本让张天涯一时竟然不知该从何入手了。

    不懂就问这是张天涯的一个好习惯。充分挥着中华民族不耻下问的精神对西顿问道:“你们这里地藏书太多了。我想了解一些关系鸟人教廷和一些关于奥林匹斯山、奥丁等资料。还是你来帮我推荐一下吧。”

    “太神奇了!”西顿似乎没听到张天涯的话正在把玩着龙角巨剑自言自语。

    “什么太神奇了?”张天涯皱眉不悦道。

    “厄……”西顿这才反应过来忙解释道:“我地是剑神你炼制的这把剑太神奇了。炼剑的时候用的三昧真火明显更类似圣焰的火焰可是炼化出的宝剑。居然让我感到了血族地一些特性。你们东方的炼器之术简直太神奇了!”

    张天涯微微头道:“你的是其中那个嗜血的特性吧?这不过是在剑的主人战至精疲力竭的时候可以用自己的鲜血祭剑再又宝剑转化为提供身体活力的能量输入给剑的主人。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原本精疲力竭的剑主再次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呵呵血液地能量想必西顿阁下了解的应该比我更深才是我就不多了。”

    “恩!”西顿自豪地了头道:“没有人可以比我们血族更了解血液中蕴含的那强大的能量即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如果可以将自身的血液能量完全燃烧释放也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过挑战教皇的实力。结果就是失血而死。不过这样地力量普通人根本无法运用就连我们血族也只能运用出其中极少的一部分而已。厄……剑神你的这把宝剑必须要吸取剑主的血。才能挥效果吗?”

    “那是当然。”张天涯头道:“如果用敌人的血来转化便会将敌人死亡前的怨念、不甘等负面情绪也一起吸入剑中。虽然我也有办法可以在能量转化时不让这些负面情绪输入剑主的体内但留在剑身内也早晚是个祸害。短时间内还不会觉得什么但时间一长这把剑恐怕就会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魔剑了。到时候出现剑生恶灵。反而噬主的情况也并不稀奇。”

    西顿似懂非懂的了头。随后道:“对了剑神你刚才是不是和我什么了?”

    晕倒!张天涯无奈地将要他推荐相关书籍的事情又了一遍西顿这才掩饰尴尬地笑了笑道:“其实一道三层都是这个大6上并不罕见的普通书籍记载的都是一些不算秘密的东西。道第四层再回涉及到一些教廷、天使等方面的内部讯息。关于大6上的概况我可以口述于剑神知道我们还是直接上四楼吧。”

    “也好。”感觉西顿的提议还算不错张天涯头答应了下来于西顿一起向楼梯走去。结果上到四楼才现从下往上一楼比一楼的书籍少而且更为陈旧。但每上一楼他都感觉气氛有所不同却没现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其实这四楼的东西已经不是血族普通成员可以看的了。在这座塔内有一个神器结成的阵法分别放出五种不同的压力每上一楼都需要更高的实力才可以。在一楼的时候只需要一半的血族便可。但到三楼最起码也要丽安娜那样的亲王级实力。四楼只有我们十三个老家伙才不受影响。至于五楼并没有任何压力。”原来是这样以张天涯的实力自然不会受到一影响不过感到个层的气氛有些不同而已。

    “因为那里是禁地?”张天涯随口问道。

    西顿头道:“那里虽然没有任何压力但却有一道结界就连我或者龙皇吉斯、教皇卢卡尔都无法破开的结界。唯一打开结界的方法必须要我们十三个老家伙联手才可以。哦这本书上记载了不少教廷和天使方面的东西应该就是剑神想要的了吧。”

    张天涯听后眼睛一亮问道“这么来只要可以通过结界就可以上去了吗?”

    “不!不!不!”西顿连忙摇头一口气了三个“不(no)”字。才解释道:“其实当初的孟章神君就拥有可以通过的实力但还是要通过我们十三个的考验才可以上去。因为那个结界是我们血族的最高机密之一绝不能容许别人破坏。甚至探视也不行。如果剑神执意要试的话只能从我地尸体上踏过去!”

    看西顿这话时的架势。大有一言不和就要玩命地意思。

    天涯无奈摇头道:“西顿阁下不必紧张我就是这么就算可以那样上去对我恐怕也没什么帮助。”着将刚翻开两页的书籍还给西顿:“这上面的字我根本就不认识。”张天涯现在真想找一个翻译将那些文字翻译成中文。

    “这样的话……”西顿略微思索片刻提议道:“不如我也留下来吧。剑神有什么需要知道的事情。可以直接问我这里的书籍我大多都看过。就算我临时想不起来在这里查找也方便一些。”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那就有劳了。”既然有人愿意担当免费翻译张天涯自然是欣然同意。

    在图书塔内这一呆张天涯就足足呆了一个星期地光景。再他再次离开血族的城堡魔银之城时不但对西方大6有了一定的了解更连西方的鸟语也学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算要他不用天使项链与人交谈。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除了音上还显得十分生涩。

    打开从西顿那里得到的一份大6详细地图。张天涯马上确认了自己此行的第一个目标——席达镇。

    除了将龙角巨剑送给罗伯特那子之外他也是想在西方大6上留下一枚棋子。利用他在这里展起一股势力来相信在自己的支持下要与教廷一较长短也不是难事。当教廷感觉压力倍增的时候他们幕后的鸟人必定有所动作。到时候。张天涯就可以见机行事了。

    可是当张天涯到达席达镇的时候却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且从残断壁地断口来看这里被破坏的时间绝对不长。应该是自己进入藏书塔之后地事情而这段时间;罗伯特一只都住在这个镇子上!

    一惊之下张天涯忙开启天眼扫视整片废墟。结果现在废墟下掩埋的被不明火焰和其他魔法杀死的人不计其数竟无一个活口。找了好半天现可以认出相貌的一少部分人中并没有罗伯特的身影。而更多的。面部已经模糊不清无法辨认了。

    “西顿!”张天涯嘴角挂起一丝冷笑。一个瞬移使出马上从席达镇地上空时。再次出现已经是在血族基地内西顿所居住的城堡上空。冷冷一哼运起神力喝道:“西顿!出来见我!”声音所至整个血族基地都为之晃了几晃四下回音更是不绝于耳。

    等级地下的血族光是听到张天涯的声音就被震得头晕眼花倒在地上不停翻滚显得十分痛苦。而西顿也刚刚出塔后才得到席达镇被毁的报告一听张天涯前来兴师问罪马上猜到了他的目的张起一对金色的蝙蝠翅膀飞上空中应向张天涯:“哦!剑神阁下你这时干什么我的不少族人都被你吓坏了呢。”

    张天涯冷眼看了西顿一眼语气冰冷的道:“关于席达镇地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西顿面露苦色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地其实这段时间丽安娜也一只留在那里。我现在同样连她的生死也无法确定!不过从对手所用的手段来看应该是龙族所为而且其中最少有一个龙族长老级别的高手在内。”

    “应该是?”张天涯目露杀机道:“罗伯特在你们血族的地盘里出了事你认为你一句应该是就可以解释过去了吗?别告诉我你还无法确定罗伯特的去向、生死。如果你连血族领地内出现这么大的事情都后知后觉我是绝对不会信的。”

    “什么人?”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西顿居住的城堡内传出跟着又换了一个杀机十足的声音:“竟敢在我魔银之城捣乱!?”随着声音一落一连十二道金色的身影从宫殿内飞出依次与西顿站成一排对张天涯怒目而视。

    眼看对方高手齐出张天涯嘴角挂起一丝冷笑道:“终于都肯出来了吗?”

    眼看自己的十二个兄弟和对面这个来自东方的神秘剑神互相较上了劲西顿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难以善了了于是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道:“剑神阁下!据我所知那个罗伯特不过是一个和你刚认识不到两天的人而丽安娜是我的亲孙女!她现在也不见了我比你更加着急!何况这是在我们血族的领地上还请剑神不要无理取闹!”

    “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张天涯冷然道:“天知道你所的话是真是假。我知道的事实是罗伯特是在你们血族的领地内生死不知的。没错我跟他确实没什么关系但他却是我打赢要维护的人你们动了他就等于在打我的脸!”

    更主要是的不逼你们使出血杀蝙蝠阵我怎么能看看藏书塔第五层中记载的自己所需要的资料呢?

    “西顿!”这时对面十三个人中终于有一个忍耐不住了上前一步道:“不要和他废话了。既然这个人不知死活我们就教训教训他好了。”跟着队长天涯冷冷道:“不要以为自己有力量就有多了不起血杀蝙蝠阵灭之变化斩杀!”

    随着此人一声令下十三人开始马上开始移动位置。刚刚话的人站在最前面而后而十二人同时改变自己的位置并没有如张天涯所想的那样将它围在当中反而是以令的那人为中心开始运转。

    十三人长着金色蝙蝠翅膀的血族圣者化作十三到残影开始急移动。这样的度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快得不得了但落道张天涯的眼里却只能用一般来评价。可是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张天涯有些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