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血祖该隐

第四百四十三章 血祖该隐

    见其中十二个血族圣者各自从指尖弹出一滴鲜血射令者。而令者则将十二滴血液吞入口中这个再次张口把由血液所组成的巨剑猛地张天涯射来。看其势竟可划破虚空!这已经是接近神级的力量了啊!

    “结合十三人精血之力出完全过自身实力极限的力量。没想到你们血族真的带我一个很大的惊喜同时也赢得了我的尊重。但是什么攻击手段不好选难道你们这么快就忘记了我的称号?为什么要选择剑呢?”这原本需要至少十几秒钟才能得让别人听请的话竟然就在血剑刚刚射向张天涯的时候同时在十三人的脑中想起。刹那之间让他们听得清清楚楚语气分明。

    这怎么可能?时间上的强烈反差让血族十三圣难受欲绝。甚至对射出的血剑都有些失控的征兆。这让他们又是一惊这个自称剑神的张天涯是在自杀吗?他们原本只是用此血剑教训张天涯一下而已可是如今血剑失控很可能这个将对天使们构成很大威胁的盟友就要这样被自己杀死了。因为他们已经无法控制血剑做到手下留情了。

    除非眼前这个张天涯也具有和当年孟章一样的实力否则他定难幸免.

    看到十三人同时露出惊色张天涯心里暗暗头。看来他们这些人还算不错起码作为盟友。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他是否拥有可与孟章相比地能力当然没有。他有的。是比孟章更恐怖地实力。三百年前离开神州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神州第一神级高手了经过三百年的磨练他又将恐怖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至少当他看到血族十三圣出这样恐怖的攻击地时候和第一次看到兰儿释放出剑气的时候很相似是一众长辈看到晚辈有所成就的欣慰感。

    而除了这种欣慰感之外。还有另一种感觉在张天涯的心底爆出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让境界如张天涯都被这种感觉惊得兴奋莫名。这种感觉就是天下间任何一把剑都是自己的武器不管剑在自己的手中还是在敌人的手中。自己都可以随意掌控任何一把剑都无法忤逆自己的意思。不管它原本的主人有多模强大!我为万剑至尊!

    轻轻地抬起右手食指向前轻描淡写的一。正在了血剑地剑尖之上:“停。”

    只是淡淡的出了一个字那把几欲撕破虚空的血剑竟然真的就在他指前停了下来。跟着曲指一弹又出了两个字:“散回。”

    血族十三圣几乎看的眼睛从眼框内突了出来这……这怎么可能?自己一族专研千万年的必杀一剑。竟然在张天涯地命令下就这么消散了散成了原本组成它的十三滴精血。跟着十三滴精血会飞直射向十三人的面门其声势比射向张天涯时还要恐怖几分。

    “住手!”就在血族十三圣明知自己无法躲避张天涯的反击瞪眼等死的时候。一声暴喝从他们做居住的宫殿后花园内的藏书塔中传出张天涯更可以准确的分辨出。这声音的来源是自己处心积虑想进去的第五层。

    话音还未落。一个身影已经瞬移挡在了张天涯和血族十三圣之间双臂一张一张巨大地血网从他身前出现将他身后的血族十三圣完全保护在后面。而张天涯见状也让那十三滴反击地精血停了下来并没有去试探血网的防御力。

    “祖父!”一见来人出现血族十三圣齐齐鞠躬行礼态度无比尊敬。

    那个被他们曾为“祖父”的人并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对张天涯道:“阁下既为强者何必和我的这些后辈一般见识呢?不如给老头我一个面子就不要与他们计较了吧?呵呵……你们东方神州不是有敬老一吗?”

    来人的相貌看起来确实很像一个七老八十连走路都需要人扶持的平凡老头。但能插手张天涯和血族十三圣只见的战斗就足以明了而他绝不平凡。这种平凡之中的不平凡所形成的独特气质给人一众很亲切的感觉。要怎么来形容呢如果这是一本西方玄幻的话那眼前这个人绝对附和作为主角师傅的所有条件。

    这是一种很独特的气质世外高人所特有气质。只有在金庸笔下的风清扬黄易笔下的宁道奇身上才能看到的长着风范。

    在心里微微赞许的同时张天涯也不答话只是微微一笑已经停下来的十三滴精血再次加刺出竟然比之前还快了一倍有余。别血族十三圣没反应过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就连他们的祖父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十三滴精血被张天涯附加了十三道剑气直接刺破了虚空在触碰血网之前消失在空间裂痕内跟着又在血网的另一端出现去势不减的射向血族十三圣。这次连他们那个神秘的“祖父”想救援也已经来不及了。

    张天涯想杀掉血族十三圣吗?当然不是!十三滴精血分别在十三个人的面前停了下来。而吓了所有人一身冷汗的张天涯这时才淡然道:“从那滴精血的能量程度上来看应该对你们很重要失去它会对你们的实力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可不想看到自己的盟友实力大减都收回去吧。不过我刚刚算不算通过血杀蝙蝠阵的考验了呢?”

    让十三人更为惊讶的是在他们每个人的面前的一滴精血正是属于他们本人的。张天涯竟然可以将他们用血族秘技混合起来地精血重新分离并找到原本的主人。一滴不差!这是什么样地实力啊?恐怕连祖父也……

    还是和张天涯有多一段时间接触的西顿最先反应过来。张口把本属于自己的精血吐了下去。摇头苦笑道:“原来你闹那么

    是为了把我们兄弟们逼出来名正言顺的接下血杀五层啊。不过你这个做法实在是……”

    “好了。”血族十三圣的祖父阻止了西顿的抱怨转对张天涯道:“这位来自东方地强者你现在已经接下了血杀蝙蝠阵。甚至在我看来。你比孟章还要强大。不过那里并没有任何书籍只是我修炼的场所而已。其实西顿也没有欺骗你因为我的知识大大的过了血族书库内的所有珍藏。你的所有疑问我都可以为你一一解答。”下一句是不是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

    张天涯好笑的随口问道:“那你可以告诉我丽安娜和罗伯特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们现在已经到了血族基地的门口马上就要回来了。”老者微笑道:“不要感到奇怪这里毕竟是我的地方。我能感受到他们并不奇怪不是吗?”完。目光已经投向了城门地方向。

    张天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现丽安娜正扛着昏迷中地罗伯特向这边飞来。表情十分很是奇怪好像是愤怒之中还带着几分恐惧。见到血族十三圣和张天涯时恐惧的神色马上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愤怒。可是当她看到老者的时候。顿时大惊马上将罗伯特放在地上跪倒行礼口称曾祖。

    感觉道罗伯特只是被弄晕了并没受到什么损伤张天涯也松了一口气。转对老者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血族的始祖转中可以与六翼炽天使相抗衡地第一代血族——该隐!”

    该隐微微一笑反问道:“是孟章告诉剑神关于我的事情的吧。”就在刚才。西顿已将用血族特有的秘法将关于张天涯的资料。告诉给该隐知道了。知道张天涯认识孟章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孟章将自己的存在告知张天涯的。同时也算是承认了张天涯的猜测表明自己的身份。

    “你呢?”其实血族地事情他都是通过雅典娜知道的。不过现在对该隐地信任程度有限完全没有达到可以无所不言的程度。而自己和雅典娜的合作正是他在西方最大的秘密能不的时候当然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了。

    见张天涯对自己的问题避而不答该隐也不生气。微微一笑改变话题道:“原来是客不知可否请剑神与我单独谈谈?恩……”到这里突然眉头一皱转对地上跪着的丽安娜问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了?则么好像有人已经快要找上门来了。”

    丽安娜忙道:“是张天涯。他在我们血族的领地内杀了两条龙。不知龙族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现在龙皇吉斯亲自带人杀上门来了。他们虽然找不到我们血族的基地所在但席达镇却被他们毁了。还在外面叫嚣让诸位爷爷们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们居然敢找上门来?”该隐眉头一皱道:“私自出现在我们血族的领地死了竟然还敢找我们理论?哼!”冷哼一声后转对身后的血族十三圣道:“你们先出去看看我随后就到。”十三人马上应了一声化作十三道金色的流光飞出城外。

    “丽安娜你带着这位伙子去休息一下吧我和剑神还有事要。”丽安娜走后才转对张天涯笑道:“这件事情剑神就不必管了他们既然敢找上门来肯定打我们血族的注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事我自会处理好书塔五层的禁止已经撤销剑神可先到那里等候我随后再与剑神详谈。”

    张天涯不同意道:“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也无法置身事外。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如何?”

    “也好。”该隐不再啰嗦微微头打赢后便带与张天涯一起瞬移来到城堡之外。

    两人出现后并没有马上显出身形反而将自己的气息隐藏了起来静观现场的变化。

    对方看来真如该隐得那样是蓄谋已久要找血族麻烦的了。竟然一次性来了数千条赤龙、绿龙、黑龙、银龙其中为的一个虽然化成了人类模样但张天涯还是马上分辨出他是龙身所化。这个家伙看起来比西顿还要强上一些也是个相当于仙级后期实力的高手。看其他龙族以他马是瞻的样子这家伙应该就是西顿口中的龙皇吉斯了。

    这时就听吉斯做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道:“哼!我们龙族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交出杀害我们龙族的凶手!否则很可能贵我两种互不侵犯的协议将毁于一旦。”

    对此时知识最详的西顿上前一步冷言反问:“龙皇这时在威胁我们吗?你们龙族竟然带着教廷的人私自出现在我们血族的领地内到底有何目的?我们死后从来也没有邀请过哪个龙族特别是和教廷有关系的龙族到这一带来。既然来了就已经触犯了合约我没有去追究你们你们反到毁了我们的席达镇。怎么当我们血族好欺负是吗?”

    隐藏在暗处的张天涯疑惑着对该隐问道:“这个龙皇吉斯是脑袋有毛病是怎么的?以他的实力或者可以战胜你的孙子中的一个甚至两个。但同时面对十三个人他似乎想逃跑都没有机会吧。比如那道血剑可是接近你我实力的攻击呢。”

    该隐眉头紧锁似乎在担心着什么。听到张天涯的问话才回答道:“没这件简单。龙皇吉斯身边的那个人你看到了吗?那是他的弟弟安迪他的实力还要在他哥哥龙皇吉斯之上。而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龙神那是和我一样的存在。如果真的打到最后龙神肯定会出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