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龙神泰利

第四百四十五章 龙神泰利

    神泰利看起来比龙皇吉斯、大长老安迪还要年轻一些精细的软甲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和安迪一样的满头金却扎成了一条常常的马尾辫。双目神光不做丝毫的掩饰。让人一看便觉得这是一个充满阳光气息的热血青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该隐一样都是活了千万年的老怪物。

    龙神的年轻活力和该隐的老迈慈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张天涯才认识到原来西方的神级高手也都各自最求这自己的个性化外表。从这来看倒是和神州没什么不同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张天涯这个还没达到衰老的年龄就已经成神的怪胎了吧?既然从来就没有老过自然不用考虑是否返老还童的问题了。

    但是此刻龙神泰利原本充满阳光的脸上却布满了煞气的阴云。盯着张天涯的双眼更是闪烁着阵阵凶光声音低沉的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是谁?和孟章那个混蛋有什么关系!?”

    “请不要用这种命令性的语气和我话。”张天涯眼中寒光一闪一只隐藏着的气势猛然爆嘴角不屑的向上一翘:“因为你……不配!”

    “蹬、蹬、蹬!”龙神泰利在没有丝毫防备下被张天涯的气势惊得向后连退三步。而后马上放出自己的气势将族人们护在身后。他知道对手那连自己都觉得畏惧的气势。如果落在其他族人身上会有什么后果。恐怕除了最强地龙皇吉斯和已经昏迷的大长老安迪之外。其他龙都得变成白痴不可!

    而受影响地并不知是龙皇泰利一个。

    连隐藏在后面的血族之祖该隐也不得不现出身来护住血族十三圣和其他的血族。虽张天涯的气势针对的是龙族那边但血族多少也受到一些影响而这样的影响。也只有该隐才能得住。

    现在地张天涯就好像一把出鞘的神剑剑气已将龙皇泰利完全锁定。冷冷一笑开口道:“我看你的能耐应该和该隐先生差不多而已。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倚仗什么前来挑衅血族。两败俱伤的结果似乎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吧?”

    “你刚才什么?”听到张天涯的询问龙神泰利居然露出一丝惊异之色。不但没有回答张天涯的话反而没头没脑的反问了一句。

    正在张天涯考虑是否自己的鸟语水平让人不行意思表达不明确的时候。他身后的该隐苦笑解释道:“剑神刚才地问题。算是把我给暴露出来了。我和龙皇泰利上次见面还是五百年之前。在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实力才得到大幅提升。本因为可以高过泰利一些没想到他在这五百年里也没有吧所有地时间都用来睡觉。”

    原来该隐是打着隐藏实力的念头没想到竟被自己一语道破失算啊。失算!张天涯表示无奈的对该隐摊了摊手转有对泰利道:“即便是该隐在五百年内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你有绝对的把握赢他。最后恐怕也只能是惨胜的结局吧?我不认为只有这样地话你会选择贸然挑战血族你肯定还有其他的凭借。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龙皇泰利反唇相讥道。

    “你会告诉我的。”张天涯平静的笑道。

    “那你恐怕猜错了。”泰利用一众你很白痴的眼神看着张天涯道:“我决定不告诉你。”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不。搞错情况的人恐怕是你才对。我这根本就不是在和你商量向你权衡利弊。白了我根本就是在威胁你!你没有别的选择。没有!”

    “哈哈哈哈……”龙皇泰利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仰天长笑许久后。才对张天涯道:“我本来以为你和会和孟章一样的难对付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白痴。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凭什么威胁我。又拿什么来威胁我?”

    张天涯依然保持淡淡地微笑一字一顿的了三个字:“你——地——命!”在命字开口的时候左脚轻轻向前可跨出了一步。

    龙神泰利显然没有想到张天涯动手就要来真格的。再次被张天涯的剑气压迫忍不住向后响应的退了一步。他退的一步大和张天涯前进的度相当。因为在这时候他突然生出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就好像只有和张天涯保持现在这样的距离自己才不至于落在下风不管是前进一步还是后退一步都将从气势上彻底输给对手。这种感觉毫无道理但偏偏又是那么真实。

    这也是张天涯在三百年海上顿悟的成果就是对战斗的屏障的掌握又达到了一个冲前无法启迪的高度。自从泰利被张天涯气势所慑连退三步的时候开始。他的一切行动便都在张天涯的掌控之中。

    泰利后退一步张天涯便再次前进一步逼得他不得不一退再退。直道连推了十几步后泰利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在出手之前就会在气势上完全败给这个来自东方的高手。不得以下深吸了一口气猛朝张天涯喷出大片白色的火焰。

    “剑神心这时终极龙息不可硬接!”作为张天涯盟友的该隐好心的提醒道。

    自从这终极龙息喷出的刹那张天涯已经确定了这个龙息的强度甚至可以和东方神级高手所用的白痴天火相媲美或许还有些不足但也相差不远了。没想到西方的蜴竟然也能控制如此厉害的火焰!

    张天涯怕了吗?当然不是。要对于火的控制放眼天上天下。还有谁能比得上火神祝融。而火神祝融亲手炼制可以控制一切火焰地炎煌戒指。正在张天涯的手上戴着呢!

    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该隐地警告张天涯不紧不慢的伸出右手用手掌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随手在圆圈的中心线位置上又画出了一条s型的曲线。

    曲线和圆圈

    马上形成了一个太极的图案。并瞬间放大道足以的程度自然运转了起来。随着太极图地转动。泰利的终极龙息就好像泥牛入海一般被太极图尽数吸收没有一浪费!

    随着龙息喷射的结束张天涯反手一挥。圆转中的太极图迅消散而之前被收容起来的那些龙息火焰则反朝着泰利的方向一股脑的打了出去。由于是续而后一次性将吸收过来的龙息全部打出威力上起之前还要更强上一个层次。

    龙神泰利万万没想到张天涯居然可以用自己的龙息。反过来攻击自己。终极龙息的强度他比谁都清楚。以他地度。如果要躲避完全来得及。可是他这一躲不要紧他身后的族人肯定就要遭殃了。自己出地龙息泰利可不认为他们能挡得住。

    为了保护族人泰利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来抵挡被张天涯反射回来的龙息。但他还是太低估张天涯了可是这龙息在被张天涯的太极图过滤压缩一遍之后还是那么好挡的吗?

    “嘭!”的一声爆响。龙息火焰在泰利的双手挡住它地刹那间突然爆炸开来。爆炸的威力之大竟将这个龙族中的神级高手这个人轰飞了出去。在空中画出一道常常的抛物线之后在过众人视力可及的范围外重重砸在地上将一坐山砸成了平地!

    张天涯也知道光是这一下。还不足以奈何得了泰利。双手背负在身后身子轻轻飘起。潇洒朝泰利着6的方向追了过去。他的直觉告诉他龙族这次的行动似乎有一只手在背后控制着。更隐隐感觉到这跟可能和西方众神要联合遣返神州有关。

    该隐和泰利打的交道要比张天涯多得多他也清楚的知道皮糙肉厚地泰利不会这样轻易的被打败。看张天涯追了过去唯恐自己这个强大地对手有失忙对血族十三圣吩咐一句“老实等着不要妄动。”后也跟在张天涯身后追了过去。

    果然和两人所料不差当两人追被泰利砸平的山处时都惊讶的现泰利除了两条胳膊山渗处许多鲜血以及两个袖子被这次爆炸炸成了飞灰之外其他部位竟然没有受到一损伤甚至连衣服都是完好的!

    好惊人的防御力!张天涯看了也忍不住暗暗佩服这样的攻击换了自己用身体来硬接的话受到的创伤也肯定要比泰利打得多。其他部位没有受到一损伤那就明整个爆炸的力量完全被他的双臂挡了下来。而且从泰利那依然有力的握着双拳的手上可以看出他双臂上的伤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严重起码对他的战斗力没有太大的影响。

    “可恶啊!”眼见两人的到来泰利怒不可遏身上的皮肤也似乎感觉道了他的愤怒开始出现了变化又白变得更白最后全身山下都布满了银白色的鳞片细光滑看上去还很顺眼。更重要的是张天涯在这层鳞片上感觉道了一股强大的土系力量。

    能被张天涯称之为强大可见这股力量有多么可怕了。

    “大地之鳞!”见此情景该隐也忍不住惊呼道:“他居然已经练成了大地之鳞难怪他敢于主动来挑衅我们血族了。剑神这大地之鳞只要一出现他就可以不断从大地上活得力量实力越强获得力量的度也就越快。只要站在大地上他就永远利于不败之地!我看不如我们两个联手来对付他吧!”

    “还是让我自己先试试好了。”张天涯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道:“麻烦该隐先生帮我压阵如果我真的无法战胜他的话你再帮忙不迟。”张天涯这不过是一句稳住该隐的话他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输的可能。

    对该隐自信的了头后身体突然向前一倾化身形为剑气直接泰利斩去。

    “哼!不自量力。”泰利不屑的冷笑一声右脚向前迈出一步单膝跪在地上。而右手的拳则重重的打在地面上震得整个大地都为之一晃。大地之鳞终于挥出了它的威力而泰利的攻击又将是如何的恐怖呢?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天国之门外。两个六翼炽天使正并肩而立其中一个两手环抱胸前显得很威严而另一个则站得很随意。再看他们的相貌居然完全一模一样恐怕即使熟悉他们的人也极难分辨得清。

    “你感觉到了吗?大地之鳞的力量没想到泰利那家伙居然已经修炼成功了。”双手环抱胸前的炽天使突然开口道:“不知道该隐现在的力量如何。千万不要差的太多那样对我们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另一个炽天使很随意的问道:“米迦勒你后悔之前的决定了?”

    “不要叫得那么生分嘛。”米迦勒道:“你应该叫我弟弟亲爱的路西法哥哥。”微微一顿后转移话题道:“我觉得这个投资还是值得的至少让我们知道了龙皇泰利真正的实力不是吗?看情况吧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我们进军东方的计划恐怕要拖后了。”

    “我看未必。”路西法摇头道:“泰利练成大地之鳞固然让我觉得很意外。但我并不认为该隐那个老狐狸会轻易的败给他。我的观还是和冲前一样泰利即使胜了也只能是惨胜。比起泰利来该隐那家伙要更懂得隐藏实力。他到底隐藏得有多深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米迦勒略有些吃惊道:“看来你对该隐的印象似乎不错嘛。”

    “也许是因为我们一类人吧。”路西法淡然道:“我们同样不喜欢张扬更喜欢低调。如果不是立场的绝对对立我倒是真的很希望可以和他成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