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隐藏的实力

第四百四十六章 隐藏的实力

    到龙神泰利那可以让大地为之颤抖的攻击张天涯终这是什么攻击?震动地面让对手站立不稳?这好像只有对付普通士兵或者用来对付骑兵的冲锋最为有效吧?就算是罗伯特哦他现在恐怕还不行。就算是丽安娜也不至于受到这种攻击的影响啊!难道泰利就打算用这种攻击来对付我?除非他是白痴!

    龙神泰利是白痴吗?肯定不是!所以他的攻击肯定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张天涯的收敛气势前冲的度略微放缓了一些。而这时他终于现一股强大的土系能量正在他前冲的必经之路上快聚集。从能量的强度上来看这才是他真正的攻击之前的山摇地动不过是攻击的前奏而已。

    脚下一滑张天涯绕开了他刚刚现的“危险地带”。而就在这时候在他身边刚刚被他定义为“危险地带”的地方突然“嘭!”的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酱黄色土系能量喷泉从地面冲天喷出。由于能量聚而不散并没有影响到已经躲开的张天涯分毫。但如果万一被喷个正着的话……

    张天涯本想乘机冲上前去爽快的结果了对手。谁知泰利一击不中双手连环向地面轰出一连三拳又是三股能量喷泉在张天涯前进方向的正前、左前、右前三个方向凝集起来随时可能喷出。

    张天涯知道。如果自己此刻停下肯定会被泰利接下来的攻击所包围。只能落得个被动挨打地局面。既然前冲不行停在原地也同样不行张天涯果断的选择了后退。同时传音对该隐道:“把你隐藏地力量也释放出来只要释放出气势就好。现在没有时间向你解释。相信我!不要怕暴露实力!”

    该隐犹豫了一下眼看泰利的三股能量喷泉同时喷出。将张天涯逼得后退回来。又考虑到张天涯没有理由欺骗自己才终于下了决定。仰天长吟声如夜里蝙蝠的叫声不过分贝上却要扩大千倍万倍。

    随着他的吼声一股极度邪恶让人触之便觉得毛骨悚然的气势被释放出来。该隐的瞳孔开始变成血红色进而由红转紫。张天涯在血族地记载中曾经看到过相关的内容血族的能力大。直接可以从他进入战斗形态后眼睛的眼色来进行判断。

    从强道弱。血族的瞳仁眼色依次分为红、绿、黄、蓝、白、灰、黑七个等级丽安娜是亲王级的血族瞳仁眼色为绿色而血族十三圣的瞳仁则是血红色的。从黄色一下依次代表了血族的公、侯、伯、子、男五个级别。再往下的普通血族。眼睛眼色和最低级地男爵一样。而瞳孔由红转紫真正做到大红大紫的放眼血族只有该隐一人。

    该隐相信了张天涯地话活了千万年的他果断的判断出张天涯不会骗他。所以瞳孔变色后他的气势依然在继续提升“噗!”在他的身后展开了一对雪白色带着七色光芒的蝙蝠双翼。随之他地身体。也一样开始变色由白变红。周身上下。散着一种让张天涯感觉很厌恶的气息。

    其实不光是张天涯包括对面的龙皇泰利在内几乎所有有生命的生物都很讨厌这种气息这是一众死亡的气息。在天界之门外双手抱胸傲然而立的米迦勒突然脸色大变眉头紧皱道:“该隐果然具有可以和泰利抗衡的力量。真没想到他的成功比泰利还大虽然这对我们的计划有利。但我却总觉得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一旁的路西法却一副早知如此地样子淡然一应道:“我早过该隐隐藏着更强的力量你现在相信了吧。看着吧泰利地力量已经全部挥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现在的状态未必就是该隐最强的力量。”

    米迦勒听了眉头一皱不悦道:“难道你认为他已经拥有可以抗衡你我的力量了吗?”现在的该隐已经和他们表露出来的力量不相上下了。如果该隐还有隐藏着的力量那么恐怕真的可以和这两个炽天使中的最强者一战也不一定。

    路西法摇头苦笑道:“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血噬咒铠!”眼见该隐的变身龙皇泰利不禁惊呼出来。并不自觉的道出了龙族中对血族一些隐秘功法记载的密卷:“血噬咒铠。又称为吞血之铠一旦练可将体内血液能量做到百分之五十甚至更高的转化变为进攻的能量。同时在伤到对手或者其他人后也可以将其血液吸收转化为自身能量。其威力甚至还远远过了我的大地之鳞!”

    “这种力量并非正道为了自己以后的展该隐先生还是尽量少用为妙。”见到该隐的力量并听了泰利的解释后张天涯并没有太过惊讶。很平淡的开始劝该隐以后少用这种力量。太过霸道的提升自身实力对自身只能有害无益。连吃丹药提升实力张天涯都不是很赞成更别提这种一看就是副作用极打的功夫了。

    该隐惊讶的看了张天涯一眼没想到光是看了自己的变身和泰利的解释。眼前这个自称剑神的神州高手就可以分析出这血噬咒铠的副作用极大。不过惊讶的目光只是一闪即逝随后摇头苦笑对张天涯传音道:“这还是我千年之前练成它之后第一次使用出来。”

    张天涯知道该隐自己明白其中利弊后也不多话转对对面的龙皇泰利道:“不要惊讶了你的对手是我。”完右手伸出两指一道白炽色的剑气从之间弹出。他依然没有打算动用请天神剑。因为他觉得泰利还不配。

    “哼!”泰利不屑地冷哼一声道:“这样的力量。你就想与我地大地之力相抗衡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去

    或者该隐来战!”完双手扣在一起全力一击砸

    “嘭!嘭!嘭!嘭!嘭!……”能连喷泉像是不要钱一样一道跟着一道。步步为营的朝着张天涯的方向推进。后面的喷泉喷出先前的喷泉并没有消散反和后面的喷泉形成某种连接使得越道后面喷泉地能量越强。

    “这还像样子。”在泰利强大的攻势面前张天涯并没有惊慌玩味的一笑。手中剑气挥出形成一道宽度相当于一人站立的巨大剑气正刺字最前面的能量喷泉上。这一下马上制止了泰利后面喷泉的接连喷。

    见到张天涯竟然硬接他的攻击。泰利邪恶的一笑道:“和我的大地之力正面抗衡简直就是不自量力!你一定觉得能量消耗得很快吧?嘿嘿。其实刚才该隐已经告诉你了我不妨再提醒你一下我的大地能量是无穷无尽地!”

    剑气和能量喷泉僵持着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嗤嗤”声响。张天涯淡然一笑道:“能量消耗得快?我并不觉得啊。呵呵不妨告诉你。就凭你连让我用出全力地资格都没有!你认为就凭这些土系能量就能挡住我的剑气吗?送你一个评价很傻很天真。”

    完张天涯双手一上一下做了一个旋转的动作。而被他刺出那道剑气顿时如同钻头一样的疯狂旋转起来“噗!”一瞬间便将最前面的能量喷泉绞散。紧跟着“噗!噗泉一道跟着一道。都被张天涯地剑气绞得粉碎。竟然无一可以稍微减缓剑气推荐的度。

    其实泰利也并没有撒谎他能量喷泉中的大地之力量。要远比张天涯那道剑气高得多得多。粗略的估计一下所有的能量喷泉中的大地之力加起来足足是张天涯剑气中能量的十倍!

    但能量多少就真的能决定一切吗?

    当然不是否则他以十敌一也不会这么容易被张天涯一击而破了。能量所挥出的威力除了能量本身多少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对能量地控制。而在这方面张天涯过泰利的可绝不紧紧是十倍那么简单!

    眼看自己出地能量喷泉竟然在张天涯的剑气面前毫无抵抗能力。泰利心中大惊忙抬起双手有一击重击狠狠的砸在地上。这次他出的能量喷泉只有一道但威力却是之前的数倍。喷泉击出更好冲在剑气的下面。

    经过之前对持的消耗加上如此强烈的打击张天涯的剑气终于被冲得粉碎。可就在泰利刚刚直起腰来准备缓一口气的时候却现张天涯本人在自己全力抵挡剑气的时候已经冲了过来。距离自己不到一丈的距离了。

    突然的变故惊得泰利除了一声冷汗。不及多想马上出一声龙吟在他身边的地面上瞬间射出了十余道能量喷泉将他自身严严的保护了起来。而对于他这种近乎刺猬式的防御张天涯也别无良法只能暂且后退躲过能量喷泉攻击的范围。

    这次能量喷泉泰利得突然又要求强度自然无法做到持久了。十余道喷泉一后马上消散还没等泰利准备好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却现一个拳头由变大直奔自己的鼻子轰来。拳头的主人他并没有看清但除了张天涯之外还可能有别人吗?

    想到张天涯刚才那能量虽然不多但威力恐怖异常的剑气泰利哪敢迟疑。忙再次将双手交叉在面前来抵挡张天涯这打脸的一拳。如此短的距离就好像张天涯根本不可能打不中一样泰利也绝对不可能挡不住!

    但事实往往总有意外生就比如现在泰利就真的没有挡住。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挡到做好了防御动作后那手臂被打到的感觉却迟迟没有出现。如果张天涯的一拳改变了方向也不对啊!身体的其他地方也一样没有感到疼痛啊!

    就在泰利刚刚开始疑惑还没来得及考虑张天涯这一拳的去向时。右腿外则突然一痛跟着便失去了平衡。原来张天涯那一拳不过是吓唬他而已见泰利伸手去挡马上收了回来而改成以及扫堂腿直接将其扫倒。手是两扇门全靠腿打人嘛!

    一腿扫出就在泰利将要跌倒还没有跌倒身体在空中放横的时候。张天涯身子向后一翻面孔朝天一脚由下而上踢出正踢在泰利的腹之上。直接将这个可以利用大地之力的龙神踢上的高高的天空中。

    在后面看着这一切的该隐见状不禁自言自语道:“这招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哦……对了刚刚剑神收拾龙族大长老安迪的时候就是这么把他踢飞起来的。先是安迪跟着是龙神泰利难道这种对付龙族有特殊的效果?恩……先记下来再。”

    历史再次重演张天涯将泰利踢飞之后本人也跟了上去。自创腿法一招接一招狠狠的往泰利身上招呼着。口中更鄙视道:“脚步轻浮下盘不稳连站都站不稳还自夸什么可以利用大地的力量还什么利于不败之地?靠我踢!”

    “吼!”泰利显然并没有安迪那么老实或者被张天涯踢得找不到北。身上一连别踢了数十脚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几乎怒吼一声一道银白色的光芒从他口中出现直朝张天涯的心口射来度之快连张天涯都觉得无法躲避。

    “这是剑气!”张天涯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是剑的攻击。虽然躲闪不急但也不是没有自救之法右手中指弯曲拇指扣在中指上。猛然弹出正中剑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