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使阴谋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使阴谋

    叮!”只听一声银铃般的声响龙口中喷出的银白色一旁。而张天涯也乘机后退目光落在了龙神手上那柄宝剑上。银白色的剑身锋芒毕露护手处是一对白色羽翼的形状从看到此剑的第一眼张天涯就判断出此剑绝对是神器的级别。

    虽然只是下品神器但其中却蕴含着近乎中品神器的力量。只是这种力量显得十分不稳定才只能算作下品神奇。

    “好剑!”张天涯毫不吝啬的对泰利的武器夸奖了一句但心里想的却是;好奇怪的剑……。剑中那不稳定的力量让张天涯觉有些危险。就好像一颗定时炸弹……

    “天使联盟!”见到泰利手中的宝剑在一边观战的血祖该隐再次忍不住失声道:“竟然是六翼炽天使中最强者之一米迦勒所用的佩剑天使联盟!这把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嘿嘿怕了吧?不过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泰利微笑着回道。

    “哼!”该隐剑泰利居然摆出这幅嘴脸顿时怒道:“天使联盟有什么了不起世上的神剑又不是只有它一把。我前些日子刚好无意中得到一把宝剑足以于天使联盟相抗衡了剑神接剑!”着该隐也取出一把橘黄色的宝剑想也不想的丢给了张天涯。

    张天涯接剑在手眉头就是一皱。该隐扔过来的这把宝剑竟然与泰利手中地天使联盟十分相似。都是拥有接近中品神器力量的不稳定能量。品级只能算做下品。但与天使联盟中蕴含地圣光能量不同这把宝剑中的能量。却是一众毁灭性的能量。没有善恶没有五行只有一种能量属性那就是毁灭!

    “末日之刃!天啊!这是另一个最强炽天使路西法的佩剑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里!”这次轮到泰利惊讶莫名了不过当他看到该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便冷静了下来。淡淡道:“我知道这么问你是不会地。那就等我打败了这个和孟章有些什么关系的人再逼你出来吧。看剑!”着手中天使联盟遥指张天涯全身蓄力。可知他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一击。

    随手轻摆手中的末日之刃张天涯感觉道这把剑的构造还算合理用起来虽然不及自己的请天神剑顺手但也不是太差。这才对泰利出了自己的警告道:“在动手之前。我还要奉劝你一句话。千万不要用剑指着我。”

    泰利早就受不了张天涯这种仿佛胜券在握的话态度。怒喝一声:“去死!”身体豁然跃起。天使联盟在空中划过一条银白色的美丽弧线居高临下的劈向张天涯的梁。光从这剑一剑上就可以看出泰利地确在剑道上下过一些功夫。

    不过在张天涯的眼里他地攻击却显得那么的——白痴!

    这里典型的力劈华山。应该用斧的威力最大或者用刀也可以。用剑来挥这一招的威力实在有限。如在特殊情况下倒也不是不可以用。但泰利蓄势这么长时间结果出这么一招来就难免被张天涯评为白痴了。

    张天涯自信的一笑手腕轻轻一抖一道原本势不可挡地剑气顿时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紧紧的将泰利的剑缠住让泰利顿时觉得自己这一剑入入泥潭沼泽。进不得也退不出。而且剑上的重量。也从先前的请如无物变成重若泰山。每要推进一寸都艰难无比。跟着突然虎口一凉。

    “呀!”泰利惊叫声中现自己双手的虎口都已经被张天涯破的时候。神剑天使联盟早已经不翼而飞。抬头看去只见张天涯左手拿他的着天使联盟右手握着该隐的末日之刃整在细心的观察着。

    神剑天使联盟可是龙神泰利最后地底牌了。可是当他将这最后的底牌亮出本意味可以大通吃地时候竟然现这底牌在对方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沮丧之情一时间让他斗志全无。在看向张天涯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叫自己不用要剑指着他了。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剑道高手啊难怪要被称为剑神!

    相比起泰利来该隐在惊讶的同时确是在为张天涯高兴同时也在为自己能有用这么一个强大的合作伙伴而感到高兴。如果他真的肯全力帮助血族难么别是数量稀少的龙族就算要与势力强大的天使抗衡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虽然已经放弃但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泰利还是觉得心意难平。虽然他也知道张天涯回答他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出乎两人意料张天涯张天涯这次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了他的话:“你这根本就不是在用剑你虽然在用剑上也曾下过一番苦功但终究还是不明白什么是剑。剑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或者永远都只是剑吧?”

    不等两人有何答复张天涯突然眉头一皱:“咦……不对!”他的话再次将两人的目光吸引道了两把神剑上。

    却见张天涯左手握着天使联盟右手握着末日之刃眉头紧锁狐疑不定。过了半晌突然用连把剑互砍了一记。“叮!”一声清脆的声响后却见张天涯再次停了下来不过看向两把剑的目光变得更加凝重了。

    该隐和泰利看到他这幅样子都不禁感觉有些好笑。这两把剑就算再怎么看也不会出现第三把。至于这两把剑本身的威力要看出来应该不用这么长时间吧。不过当他们的嘴角刚刚开始上翘地时候。却马上的僵在了脸上。

    因为张天涯

    再次动了两把剑在他的双手控制下。开始互相攻但彼此只见招式复杂不定有攻有守护就好像当真是两个人在互相比剑一般。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其中任何一只手所用出的剑法都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双剑互相拼杀了十几招后。右手的末日之刃找到一个空挡将天使联盟压住。后者立刻奋起反抗两股力量交错下划出了一大片火星飞溅。而在车次较力中两把剑中那不稳定地力量也提升道了最大限度。

    “嗖!嗖!”这时张天涯终于不再犹豫双手同时力将两把神剑掷向天空。以他今时今日的力量和对剑那独一无二的驾驭能力差年间。将使令两把剑穿过了云层看不见踪影了。

    “剑神。你这是……”眼看自己的宝剑就这么被张天涯当成垃圾一样的撇掉泰利倒是没有什么。他和张天涯毕竟是敌人宝剑被夺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成了张天涯的战利品。无论张天涯要如何处理他都无权过问。但该隐不同。他是作为盟友将自己的宝剑借给张天涯使用的可如今却被张天涯给扔掉了虽然不想翻脸但还是要问个明白的。

    哪知张天涯不但没有任何解释反而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地笑容。没有头也没有摇头作为表示却伸出了两手的食指塞进自己地耳朵里。该隐和泰利看了都感到莫名其妙难道这是一种东方神州的通用手势?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代替张天涯回答了他们的疑惑。但同时也震得他们耳朵嗡嗡作响。头晕目眩了好久。再次抬头看去却见天空中的蘑菇云依然没有消散而之前的一片乌云早已经不知了去向。

    多了好半天该隐和泰利才先后恢复了过来。前者终于忍不住问道:“剑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作为盟友我需要一个能让我听得懂地解释而不是哑语!”完忍不住再次揉了揉耳朵道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呢!

    张天涯看了看该隐又回头看了看泰利。依旧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反而没头没脑的提出了一句疑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当初你们得到这两把宝剑的情况应该差不多。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大概情景确实能猜出几分的。得剑的过程对你们来肯定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

    两人听后同时愕然片刻之后他们便明白了张天涯话中的意思。能作为一族的鼻祖他们自然都是老谋深算之人被张天涯一马上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次开口地还是该隐:“剑神的意思是不管是龙族地挑衅还是龙神泰利不合常理的亲自出手都是那些天使们蓄意安排的一个阴谋!?”

    “我在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天使联盟当时还有些不安。但过了许久也没见米迦勒找上门来以为是他怕有损威望不敢张扬这才敢拿出来使用。却没想到你也弄到了末日之刃其实我早该想到的。试问他们就算再不心也不可能先后吧这两把神剑都弄丢了吧?如果爆炸的时候我们在爆炸位置的中心的话……”泰利着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恐怕就算不死也要受伤受到百年内难以痊愈的重伤!”

    “不!”该隐摇头道:“你我实力本就相差不大或者应该是相差无几。而且这两把剑被我们隐藏得如此深自然是要留作最后的制胜法宝。拼道两把神剑爆炸的时候我们自身的神力相信也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如果没有剑神的话我们是同归于尽的局面而不是两败俱伤!”

    “这帮可恶的家伙竟然无比卑鄙我……”泰利怒吼声就在这我字上停了下来。而后的表情十分精彩有不甘有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无奈。不论是他们龙族还是血族都没有实力与天使抗衡泰利自然也是心里有数。所以他即使再愤怒也不能去天国之门挑战就算他不怕死他也不能连累整个龙族。

    该隐也苦笑道:“泰利老弟我知道你心中的不敢。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却被人如此算计我的心情其实也和你差不多但除了隐忍之外我们还能怎么样呢?光是路西法米迦勒两个人就可以挡住你我了更不要他们还有和我们同意层次的高手好几个。还有最让人恐惧的天使大军。”

    “要报复他们不一定非要在实力不济的时候与他们正面对抗啊。”见该隐如此配合自己张天涯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微笑着提议道:“那些鸟人们似乎都很在意人间这片领地。事实上这里也确实都是他们的代言人在统治这片大6。既然不能正面杀上天国之门为什么不在人间和他们一交长短呢?”

    泰利听了眼睛一亮忙追问道:“你有办法?快来听听。”从张天涯那句“鸟人”中泰利就一进确认在对付天使这件事情上张天涯和他们站在一条战线上。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东方和西方都是一样的。

    一旁的该隐也不禁补充道:“炽天使们之所以实力提升得那么快还不是因为人间的信徒多过我们百倍、千倍的原因?如果可以在人间这块战场上打击他们一下呵呵想想我都觉得痛快!”

    这次终于轮到张天涯愕然了:“本身实力的提升难道和信徒还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