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行动开始

第四百四十八章 行动开始

    人同时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打量张天涯半晌该隐口道:“剑神不会连信徒对自身实力提升的帮助有多大都不知道吧?难道你这么强的实力都是靠自己一一修炼出来的吗?”

    “不靠自己难道还能靠别人帮我修炼?”张天涯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了。

    “也许那就是为什么你们东方神州的高手在等级一样的时候要比我们厉害一些的原因吧。毕竟靠自己踏踏实实修炼出来的精神力要比依靠不稳定的信仰更强一些。”该隐不禁叹息道:“这里并不是话的地方龙神我们今天的仗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还打个屁!”龙神泰利不耐烦的道:“打也打不过何况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天使的阴谋还打到两败俱伤等他们来收拾我们不成?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次主动攻击的人是我在合作事项上我会做出适当的让步的。”他也算是个明白人知道张天涯已经和该隐站在一起了索性就太白承认会让步这样两人如果想让合作更顺利的话也不好做的太过分。

    微微头张天涯对该隐道:“现在似乎还不是带龙神去血族基地的时候不如我们在这附近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吧。恩我的意思带上丽安娜和罗伯特恩把安迪也带上吧。他具有没有道理辨三分的本事正是我们所需要地。至于信仰的问题。一会还要请教二位。”虽然张天涯不打算装神棍但多了解一些。总是好地。

    强者位尊在那里都一样。既然张天涯提议了两人自然不会反对。血族和龙族的合作就这样拉开了序幕。用张天涯自己的话这一切简直是太顺利了顺利得乎想象。分析原因。还要多多感谢天使们的毒计呢。

    半个时候在席达镇附近一个被叫做薛必斯的港口城市中最大一坐私人建筑内有一间设计精良的地下室隔音效果绝对一流就算是丽安娜那样地亲王级血族也别想在外面听到一个字。

    而且这里的隔音设备是单项的并不妨碍强者从里面。听取外界的声音。加上在这里座谈的人中有张天涯这样强大的存在。就算是米迦勒、路西法肯纡尊降贵前来偷听也别想听到一句张天涯不想让他听到的声音。

    “所谓信仰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他并不需要信徒有多模虔诚只要有人每每想起你的时候包含着敬仰、感恩、崇拜甚至于只是有一好感。也可以少量的提升你地精神修为。因为这样提升的精神力单个算来并不是很大所以根本无法察觉。”一坐下来该隐先满足了一下张天涯地求知欲将信仰与精神力提升的关系耐心的向张天涯解释着。

    可能觉得有些口渴可能纯粹是一种习惯。该隐停了下来将手中正在不断摇晃的红葡萄酒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并相让道:“大家都尝尝。这可是我五百年前的珍藏那一年的葡萄。是近三千年来长地最好的。酿出的酒也是我现在珍藏中最好的红酒。我敢就算天堂里也绝对找不到能和这个相比的红酒了。”

    血族的人都喜欢喝红葡萄酒。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酒更能配合他们的贵族气质还是因为这些酒与他们来一生存的食物是同一颜色?

    张天涯也捧场的喝上一口微微头道:“然后呢?如果这么算来在神州的时候对我印象不错地人也决不在少数。”

    看到张天涯对自己的珍藏表示得如此平淡该隐不觉为自己地酒感到有些心疼。不过紧跟着他对张天涯的印象又变得好了不少。因为另一半的龙神泰利竟然一口将整杯酒干了个底朝天!天啊!他这时在品酒还是在牛饮啊!?

    虽心里阵阵肉痛但该隐也不好多什么。还好丽安娜和罗伯特的表现颇让他满意至于安迪和张天涯差不多还在他接受的范围之内。暗暗摇头后该隐开始回答张天涯的问题:“我刚才所的当然都只是底线。信仰当然是越虔诚越好比如我们血族的人并不算多但他们每一个都对我绝对虔诚。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在天使统治的大6上存在到现在。想必龙神的情况也与我差不多吧?”

    龙神泰利微微头随后提议道:“我看我们要与天使竞争的力量不如就让信徒们信仰剑神吧。我和血祖的身份都太敏感了不宜出头。”该隐刚刚解释完信仰的好处泰利就决定吧这块大蛋糕送给张天涯。这并不是张天涯有什么王八之气完全是因为张天涯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在三人中站了主导地位。

    对于泰利的提议不等该隐有所表示。张天涯先摇头道:“现在鸟人们恐怕还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现在还不想这么早暴露自己。当然到了真正该出手的时候我是不会惧怕任何人的。至于要信徒信仰什么神我没有任何意见。不过我提议让罗伯特作为我们的代言人。而安迪和丽安娜作为你们两族的代表从旁辅佐。”

    “这个……”罗伯特一听张天涯将这个相当于教皇的宝座送给了他马上有些心绪的道:“我能行吗?”

    “如果你还想报仇的话不行也得行!”张天涯斩钉截铁的道:“你父亲是被教皇害死的但你如果真的杀死了教皇为他报仇的话恐怕不光是教堂甚至连天使们都不会放过你的。难道这样地结果。是你父亲想看到的吗?想杀死教皇后没事就必须有用让他们顾及地力量或者地位。从你现在的能力来看你认为你有可能在教皇老死之前活得让天使都

    所顾忌的力量吗?”

    “这个……我……”罗伯特也知道以他现在水平别让天使们忌惮在已经七老八十的教皇寿终正寝之前。想威胁道他都是不可能的。张天涯的话得明白实力上不行就只能提升地位了。而眼前正是一个千载难逢地好机会。

    张天涯之所以选择罗伯特也不全是为了帮他。代言人这个位置能找到一个绝世强者自然最好但最重要的是立场一定要坚定。血族和龙族的人肯定是不行了与其在人族中找到一个不怎么信得过的强者。倒不如培养一下这个和教廷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罗伯特。反正有血、龙两族的支持想让他变强起来还不容易?又不用自己操心。

    泰利看了看该隐。现后者也在看他。又考虑了一会后便都答应了下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没有什么好争的。毕竟他们和天使只见已经不是私人恩怨或者种族仇恨的问题了。现在已经到了彼此不能共融的地步除非一方被灭才能终止。天使们已经除了极其一阴险的第一招了。他们必须联合而这个代言人方面当然是和两族都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又与天使代表地教廷仇深似海的罗伯特最为合适了。

    讨论过代言人地问题后该隐又把话题拉回了原。被张天涯决绝后他们要建立起的组织信奉谁又成了一个问题。该隐和泰利的身份太敏感张天涯又没兴趣。

    讨论了许久最后张天涯终于话:“实在没有适当人选的话。我看就随便杜撰出一个来好了。恩要不干脆让这些人信奉自身的力量。或者没有任何信仰只要忠诚于罗伯特就好。这个问题没什么好争论的。”

    该隐微微头笑道:“既然剑神这么认为倒也无不可。但是剑神认为我们应该讨论一些什么呢?”

    张天涯眼中精光一闪道:“我们有所行动鸟人们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初期我们不要暴露出对教廷太大地敌意来但也绝没有必要示弱。实在不行可以动用一些血、龙两族的高手。这件事情上我相信二位的经验一定比我更多我就不再过问了。一切都由你们决定好了。”

    该隐再次头道:“这个剑神大可放心这么多年的经验我们自然知道如何把握分寸。但我还是有担心现在他们毕竟已经开始对我们下手了。万一他们真的撕破脸皮的话我和龙神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张天涯哈哈一笑随后眼中杀机一闪道:“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保证让那些鸟人的高层无暇来对付你们。至于我要怎么做你们就不用问了。作为一个高手我怎么也得保持一神秘感不是?”

    该隐听后一阵莫名的兴奋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追问道:“剑神你有几成的把握?”

    “没有把握地事情我会叫你们放心吗?”张天涯自信的答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需要你提供地资料回头我们单独谈。”

    次日黄昏天国之门外。

    路西法一个人站在那里眉头紧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一个身影从他身后一闪已经到达他的身边语气很急的道:“不好了!我的宝剑天使联盟不见了!我刚刚巡游人间归来就现天使联盟不见了!”

    “是被人偷走了。”路西法微微头语气很是肯定。

    米迦勒愕然茫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感觉道一股很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你的寝宫那股气息并不属于天堂但强大得让我觉得有些害怕。”路西法继续道:“那股气息我之前没有一察觉相比他释放气息的时候就是夺取你的天使联盟控制权的时候。一闪即逝我忙追过来却什么也没有现。”

    “那会是谁呢?能躲过你的追踪肯定不会是一个无名之辈。除了北欧的奥丁和奥林匹斯山的那几个高手外唯一有可能办到的恐怕就只有被你一只推崇有佳的该隐了吧?”米迦勒分析道:“看来我们上次的行动失败已经导致他们的报复了。”

    哪知路西法又是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他的气息我认得绝不可能是他。”

    “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肯定将他碎尸万段!”米迦勒无奈的咒骂道。

    一旁的路西法却不冷不热的道:“这也都怪你自己太过托大。你看看人家加百列不断走到那里神罚之枪都不会离开他双手可及的距离。别人就算想偷也没有机会。我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对方偷了你的天使联盟到底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米迦勒不耐烦的道:“不藏起来难道还等我找上门去把他大卸八块不成?”微微一顿转又道:“对了老哥天使联盟丢失这件事情除了你之外我谁也没。你也一定要帮我保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连剑都已经丢了再多丢个人算得了什么?”路西法无奈的撇了撇嘴感受到到米迦勒愤怒的目光才改口道:“算了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都这个时候了加百列怎么还不会回来?”

    米迦勒听后黑然一笑像是把丢剑的事情忘记了一样对路西法调侃道:“大哥这么关心她难道是……嘿嘿要是你不好意思的话我这个当弟弟的替你去探探口风如何?不过依我看她真的对你有意思呢。”

    路西法没有答话转头飞进了天界之门。

    “喂!没意思就没意思吧你走那么快干嘛啊!”米迦勒也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