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惊变

第四百五十一章 惊变

    到宙斯的态度其他炽天使纷纷表现出不满的神色。依然很平静也不与宙斯争辩什么转对后面的一个四翼天使吩咐道:“将加百列炽天使的尸体抬上来。”

    两个天使领命下去片刻后便将已经开始被冥气腐蚀得面貌黑的加百列的尸体抬了上来。路西法看到加百列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痛心无奈的叹息道:“她的伤口上腐蚀之气太过厉害以我之力也无法保存加百列容颜不坏。”表面上他是叹息加百列的遭遇但宙斯明白他这时在暗指能拥有如此腐蚀之力的人只有冥王哈迪斯一个。

    既然路西法已经对阿波罗的死做出了解释虽然他的解释并不能让宙斯满意但加百列的尸体在前宙斯也不好不闻不问。于是放下手中的阿波罗来到加百列的尸体前打量几眼后不禁脸色大变。失声道:“这这伤口……”着俯身将手放在伤口上仔细感受了一下那充满腐蚀性的冥气。

    “如果单从这伤口看来的确是哈迪斯才能办到的。可是他明明没有理由这么做啊!这其中肯定另有缘由!”完宙斯尴尬不已刚才路西法好歹还有个解释可是现在面对加百列的尸体自己竟然无话可。这让一项新高傲的宙斯脸上怎么能挂得住?

    见宙斯尴尬路西法上前道:“宙斯神王现在明白了我们也未必就是杀死阿波罗的凶手吧?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人栽赃嫁祸。如今看来嫁祸之人是希望我们两方面打起来。然后在我们彼此斗个精疲力竭地时候再出手渔利。我想我们在查清楚真相之前还是不要妄自相斗以免中了别人的奸计!”

    自从看到阿波罗地尸体之后路西法马上就断定加百列被杀。绝对不是宙斯指使哈迪斯干的。否则他绝对没有理由配上自己一个儿子或许两个人都是哈迪斯所杀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却不能乱。眼下之计只能先安抚住宙斯带到寻到证据再否则不管栽赃的是什么人都要让设计之人如愿了。

    见路西法得句句恳切而且还有一个加百列的自己无话可。再想想天使军团的实力宙斯终于头道:“如此来。我倒是相信了几分。不过阿波罗的事情。你们绝对脱不了干系。就好像加百列地事情哈迪斯的嫌疑也不能排除一样。我认为我们必须马上彻查此事哈迪斯那边我自己会亲自去问的。告辞!”着抱着阿波罗的尸体转身而去。

    见宙斯就这样走了带走阿波罗的尸体也就罢了。居然连插在他身上的天使联盟也一起带走了。米迦勒心中一急不甘心的上前一步想要拦阻却被路西法一把拦住严肃的对他摇了摇头这才作罢。

    直到宙斯走远后米迦勒才开口问道:“哥哥看样子加百列可能并不是哈迪斯杀的你认为可能是谁?”

    “不!”路西法微微摇头道:“宙斯的表现和阿波罗地死亡只能明宙斯不知加百列被杀一事。但你们也别忘了。宙斯在兄弟三人中排行最。不管是波赛冬还是哈迪斯谁都不服他。哈迪斯的嫌疑不但不能排除而且不定连阿波罗都是他盗剑杀地。我们要为加百列报仇为今之计就是找出证据来。否则和奥林匹斯山开战绝非明智之举。”

    可能张天涯真的只适合于破案却不是个作案能手。在杀阿波罗之前他还阵没有想到阿波罗的死反而让天堂和奥林匹斯山只见的矛盾得到了缓冲。如果只是死一个加百列的话不定他们已经打起来了。

    但好就好在错有错着因为张天涯初来的时候明智地选择了隐藏所以没有任何人怀疑道他的身上。精明如路西法也将追查的重放到了哈迪斯的身上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就算张天涯有什么遗漏他也不容易现。

    和路西法一样宙斯离开后看着怀中阿波罗平静的面容心中也开始疑惑起了到底是谁杀了他?或许路西法得是对的真的有人栽赃嫁祸偷了米迦勒的剑杀死自己的儿子?那会使谁呢?

    仔细一看之下宙斯突然眉头一皱自言自语道:“不对啊!看起来恐怕真是另有他人动地手这背后的一剑根本就不想是刺进去地。从伤口和剑的角度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众惯性之力造成的。凶手用的是投掷的手法!将剑掷出射杀阿波罗的!”

    现这宙斯眼中寒光一闪咬着牙道:“奥丁!你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任何证据否则你的泰坦军官也绝对保不住你的性命!想想也是我们和天使大战最得利的就是你了!”感情张天涯用御剑的手法杀了阿波罗却让宙斯无以为凶手是以投掷长矛闻名的奥丁。这一连张天涯都没有想到。

    就这样两个人的尸体将西方最强的三股势力完全卷入在其中。而龙族和血族也乘机扶植罗伯特成立了一股与教廷分庭抗礼的力量。这股力量被教廷称之为野蛮人他们不信奉任何宗教所有的国人都只忠心于他们的国王罗伯特。而他们的军队正是罗伯特借助血、龙两族降伏的狼人一族。

    狼人的势力本来一般但他们和血族一样进入战斗形态后身体会生变异编译后的身体半人半狼也变得极其凶恶。同等级的情况下浪人有用不逊于血族的战斗力当然浪人中没有太高等级的存在导致他们地位底下在被罗伯特收服之前。也是被教廷迫害最惨的种族。他们能与罗伯特一拍即合也有一定同仇敌忾地原因。

    而张天涯。也没有继续作案杀人。只是在一些方便的时候制造了一些各方面实力地股

    从而达到激化他们矛盾的目的。更多的时间他周.:罗伯特新建立起来的势力只见并促成了他们的联盟。一切都在很顺利地进行着。

    三年之后。修炼有成的罗伯特在与教廷的一次正面冲突时亲手将他的仇人教皇卢卡尔击杀代价就是他利用的龙角剑上血祭之力战后贫血昏迷恐怕要修养几个月才能恢复旧观了。

    这件事情终于惊动了天使们不过现在被宙斯、奥丁牵制住的他们。哪来的精力对付这股还不成气候的势力。血族得来的消息上只是路西法派遣了一个四翼天使下界。要来惩治杀害教皇的人。

    一个四翼天使连血族十三圣、龙皇吉斯等人都有所不如有怎么可能被张天涯和该隐、泰利两个老家伙放在眼里!?只是打赢到时候让龙族大长老安迪亲自出手便着手为罗伯特庆功地事情了。

    至于庆功的地自然不是罗伯特建立起来地势力中心而是在不远处的一个镇。为了不影响罗伯特的声望。像张天涯该隐这些地位上需要罗伯特十分尊敬的人是不会随便出现在罗伯特面前的。

    看着下人们忙碌着的身影张天涯随口对身边地该隐问道:“该隐先生最近有天堂之外另外两股实力的消息吗?我之前设计的挑拨之计效果好像比想象中差了很多。起码到现在他们也没打起来难道我设计的阴谋真的就那么差吗?”

    “剑神莫急。”该隐笑呵呵的道:“昨天刚刚得到的消息宙斯率领奥林匹斯山的人马。同奥丁率领的北欧泰坦军团结成了临时的联盟正向天堂地方向进军。相信马上他们就会打起来了。嘿嘿……”笑声中该隐举起了手中的红酒:“预祝他们打得惨烈无比三败俱伤!”

    “这个消息还真不错呢!”张天涯也笑着举起杯道:“预祝他们三败俱伤!”

    “始祖!”这时一个血族护卫慌忙地跑了进来对该隐行礼之后忙道:“雅典娜女神部下白羊座黄金圣斗士穆华德求见。看他一身伤痕浑身都是血而且好像很着急的样子!”道浑身是血的时候他居然还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一听到这个血族报事青年的描述张天涯心头马上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难道雅典娜那里出事了?不应该啊!自己这边应该做得没有任何破绽啊。凭雅典娜的聪明也不会出现生么纰漏才对。

    “快请他进来!”意识到事情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张天涯忙叫血族青年请人。

    “呼呼呼……”报事的血族青年刚走又有一只受伤的蝙蝠飞进了屋内。不用问现在是中午能在这个时候肆意飞行的蝙蝠肯定是血族中的高手了。果然那蝙蝠飞到张天涯和该隐面前后马上变成*人型跪倒行礼对该隐口称始祖。

    该隐也马上眉头一皱今天怎么都这么急难道真的出现什么状况了不成?随手将其托起该隐忙问道:“慌慌张张的到底除了什么事了?”

    “始祖!”血族高手道:“刚刚得到的消息教廷已经正是向罗伯特宣战由于新任的教皇没有评选出来直接由四翼天使带领大军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已经开道了罗伯特王国的主城外。随时都可能攻城!”

    “什么!?”该隐听后顿时大怒骂道:“人家都军队都已经开到了家门口才有所觉你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该隐先生站且息怒。”张天涯忙劝阻道:“我看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和雅典娜那边生的事情恐怕还有某些联系。我们还是等穆华德将事情清楚之后再研究应对之法吧。我现在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剑神大人!”这时穆华德终于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看他现在的样子一身黄金盔甲早已经破损得面目全非看不到一块完整的样子而且原本的金色也被血也泥土染成了红黑之色。一见张天涯马上跪倒在地男儿热泪流个不停。

    张天涯还是第一次见到穆华德弄成这幅模样忙一把将他扶起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不要着急得清楚些。”心中确在想穆华德到来难道是向自己求救?以雅典娜如今的实力波赛冬、哈迪斯已经不能轻易胜她了难道……

    “山羊座修斯叛变女神她!……”穆华德着显出无限悲痛之情剩下的话也不下去了。忙从怀里取出一封血迹斑斑的信来双手送到张天涯面前道:“这是女神最后留下的信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送到剑神手中。剑神看过信之后一切就都明白了。”

    张天涯忙结过信来打开一看确是雅典娜的笔迹。刚要浏览信中内容的时候突然感到一丝杀气从穆华德的身上涌出。一惊之下忙向后退出了一步同时一道金光闪过穆华德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黄金匕正从张天涯腹前扫过。

    穆华德居然偷袭自己?张天涯盛怒之下抬起一脚将穆华德踢飞出去在地上连滚十几圈后才仰面到底七孔流血而亡。跟着张天涯感觉道腹一凉低头看去原来腹处的衣服已经被黄金匕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清风吹过让人一阵心冷。

    后怕中的张天涯突然觉得这个情形竟然如此熟悉。仔细想来竟然是他在现代时一部武侠名著中的桥段但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桥段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而且最可气的是自己还险些让穆华德得手真是有够丢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