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必中之矛

第四百五十四章 必中之矛

    啊……”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张天涯将神剑一扭原雷洞穿的一个窟窿顿时被扩大了一倍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血洞。但随着张天涯神剑拔出的同时在神力作用下腿上的伤口竟在片刻痊愈连皮肤都光滑如新连一伤口都没有留下。

    在所有人吃惊的目光注视下张天涯淡然道:“这就是我们神州医术中一个很简单的理论切除毒患部位才能彻底的康复。或许你得没错神罚之类弄出的伤口不会复原但现在我的腿是被我自己的青天所伤我自然有办法让他瞬间康复。”

    青天神剑再次指向宙斯张天涯傲然道:“既然你认为有绝对的把握收拾我那我们就痛快的一战吧!接我一剑!天涯剑意七字剑诀——七步成诗!”

    七步成诗这一式本是张天涯当年残余炎黄坂泉一战时有感二帝同室操戈而产生的一种痛心疾的情绪但当时情况非常他并没能当场创出剑意来。而后三百年的漂泊张天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而同时他正在练剑顿时便想到将这种情绪融入剑法当中。

    在这个融合过程中张天涯不但想到了炎黄之战更联想到了当初上卦台参加比武时血妖案中仪风、仪雨兄弟的自相残杀。其实在那时候张天涯就有了一丝灵感但没能把握得住。否则这一式七步成诗肯定要比另外几式剑意。更早出现。

    既然剑意之初来自于对兄弟相残的痛心。张天涯才将这一式以七步成诗来命名。“煮豆燃豆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子建地七步诗不正是古往今来对兄弟相残一事。最生动的描述吗?

    青天神剑在神力地刺激下出一声惊天长鸣。一片在张天涯面前出现跟着便被吸入了青天神剑的剑体之内宛若饿汉牛饮不剩一滴。待青天神剑饮饱之后张天涯一拉一转才将神力提升至巅峰状态。在这一拉一转间还顺带从自己的一副上削下一块布来。惹得宙斯露出嘲笑的眼神。

    但马上宙斯便笑不出来了。张天涯用剑。会失误到险些自伤的地步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从出道以来。还从来都没有过!如今答道神级巅峰随时有可能再做突破地他就更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的失误了。这一剑之所以会划破衣衫完全是他刻意而为之故。

    七步成诗割袍断义这一剑的真正威力。就在于那一份决绝。

    将一剑之力提升至巅峰后张天涯身体一转动剑随身转一道巨大的剑气以水为媒猛宙斯斩去。在这一剑中他终于做到了自身剑意与《弱水真经》的完美结合。剑水相辅相成将这一剑的威力。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宙斯身为神王自然看出了这一剑的恐怖。不敢怠慢。忙再次催动神罚之雷双拳交叉着向上轰出。刃交叉的一刚好迎上了剑气边锋。本来两拳叠加才是杀伤力最强的攻击手法。但那样一来宙斯并没有信心能挡得住张天涯地攻击。第一剑四面楚歌到现在还让他对张天涯剑法的精妙心有余悸。

    为了保险起见宙斯还是放弃了最强地攻击手段而选择这种不易被绕开更容易挡下这一剑的交叉电刃来迎击张天涯的七步成诗。这已经完全是一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做法了。

    “轰!”一击之后剑气断雷光散张天涯全力一击从没用过的七步成诗与宙斯的神罚之雷同时崩溃余波四下冲撞激得两边地各族最靠前面的精英都被推出老远。就连神级高手也在这余波的冲击下眉头暗皱显然有些不自在。

    而作为当事人的宙斯和张天涯前者被震退了三丈后者被震退了十丈高下即判!即使张天涯现在远远过了其他神级高手但是神毕竟不是神王量的作用依然无法和神王那产生质变的神力相提并论。

    能取得现在的成果也多亏了宙斯的神王之力不过为初期“量”的方面并不是十分充足的缘故。如果换了神州十二神王之中地任何一个或者宙斯拥有的领域和蚩尤地绝对力量一样适合对战高手结果恐怕都不是张天涯能承受的了。

    对面的奥丁剑宙斯一连两次交手都没能奈何得了张天涯。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身形一闪来到了米迦勒兄弟身边低声商量道:“二位炽天使。我看宙斯神王的实力要败张天涯固然没有问题但恐怕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神州是否只来了张天涯一个我们谁也叫不准如此拖延下去对我们谁都不利。二位可有什么好办法吗?”

    米迦勒也赞同的了头刚要话一边的路西法马上抢着道:“没有办法。”微微一段转而微笑道:“如果奥丁大神有什么好主意我们倒是可以全力予以配合。”看他那自信的微笑哪里像是没有办法的样子。

    他的兄弟米迦勒虽然为人更意气用事了一些但也并非鲁钝之人。马上从路下法的表现中明白了奥丁来找他们的目的。现在的情况十分明朗对方的龙族和血族都不足为虑唯一棘手的张天涯已经被宙斯压制住了。如果这个时候动混战的话当可以将胜利的度提前。这个不光是奥丁米迦勒和路西法也都想到了。

    但问题是宙斯的脾气有些傲慢如果被他误以为这些人怕他输才动群战的恐怕要对出主意地人不满。宙斯毕竟是他们当中的最强者。虽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未必就怕了宙斯。但能保持良好地关系当然是最好的。所以奥丁在跑来

    商量而路西法则换了个婉转的法告诉奥丁这个出要不大家就等好了。

    奥丁见路西法不肯出头而且话题已经被自己提出。如果不出什么也太没面子了。斟酌一下终于开口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既然大家都怕夜长梦多何不现在就起总攻一举将两族拿下。然后我们就可以安心的看着宙斯神王怎么灭掉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张天涯了。”

    “好主意!”在心怀鬼胎下兄弟二人毫不吝啬的将用十分狂涨地表情来肯定奥丁这个谁都能想到的主意。为了表示配合路西法提议道:“那就请奥丁大神马上回到您的泰坦部队。我们两边同时下令进攻如何?”既然奥丁已经做出了让步路西法也不好不有所表示。否则他们的合作将难以长久。

    “好!”他们一拍即合下奥丁马上回到了泰坦部队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同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这一动总攻场面马上乱了。只见漫天的天使、血族、龙族开始互相厮杀。其中更有一道道注满闪电能量的标枪夺走一个个巨龙的生命。战场下方的土地顷刻只见便被染成了红色。

    两方各有优势三路联军来得突然而且声势浩大可以完全占了天时的便宜。而血、龙两族则占了地利地优势。正所谓天时不如地利这一交上手两方面的伤亡数字几乎以二比一地比例在不断曾加联军伤二两族伤一!

    可是这样下去。形式上反而是两族吃亏。毕竟天使的数量太多看起来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而泰坦一族够躲在后面扔标枪很难被伤到。可是血、龙两族的精锐有限死一个就少一个持续下去战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该隐和泰利心中苦闷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唯一的希望就只有等张天涯战胜宙斯来帮助他们了。

    但怎么看都是宙斯在压着张天涯在打而张天涯根本不敢让宙斯放手施展神罚之雷只能不断地强攻以攻代守消耗上也远远大于宙斯。即使分出胜负的时候恐怕也是宙斯战胜张天涯的几率要更大一些。

    正在他们忧心之时又见天堂的五个炽天使、奥林匹斯山一脉的波赛冬、哈迪斯兄弟、北欧奥丁分别向他们扑杀过来。其中五个炽天使联手攻向血族始祖该隐其余三人攻击向龙神泰利。

    原本都是神级高手或许各有高低但该隐和泰利自问即使同时面对对方其中两个也绝对是又白无胜唯一可以做到的也就是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已。但是同时面对这么多人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看到这样的情景正在于宙斯搏斗的张天涯心里着急。忙喝道:“坚持住在战斗结素之前轻言胜负都言之过早。你们也是神级高手怎可未战先怯?对付他们又有何难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蝶舞一只被张天涯雪藏起来极少动手的底牌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亮出来。与自己功力相当唯独无法运用一气化三清的蝶舞助阵帮助他们坚持到自己和宙斯分出胜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蝶舞一出现马上将五个炽天使全部挡了下来。左手离火右手砍水乾坤八剑中地两把神剑在蝶舞手中翻转闪烁竟以一人之力将彩蝶双飞一式剑意挥得淋漓尽致虽是以一敌五仍能完全占据主动。

    该隐泰利从没见过蝶舞但一个少女尚且如此勇猛让他们为自己刚刚的懦弱而感到一阵羞愧重新振作精神与奥丁、波赛冬、哈迪斯三人战在了一起。以二敌三虽仍觉十分吃力对方要拿下他们也不是件容易地事情。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恐怕是绝对做不到的。

    战争在继续漫天的天使和血族、龙族不断有伤亡掉落连之前相安无事的泰坦一族也开始有了损伤。唯有宙斯手下的斗士们虽然人数最少但个个都是好手短时间内还么有什么伤亡。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落天近黄昏……

    奥丁眼见双方就战不下而自己的泰坦部队也开始有了大批伤亡不禁一阵阵的感到肉痛。他的泰坦战队可不像天使那样多到可以随便死的地步和血龙两族一样泰坦一族也一样是死一个就少一个!

    不忍见到自己的手下继续伤亡奥丁找了一个机会用手中标枪逼退了该隐乘后面赶过来的波赛冬、哈迪斯兄弟与自己擦肩而过之即低声道:“麻烦二位帮我托住他们一下给我争取准备杀招的时间。”

    两人没有答话而是全力的攻向了该隐和泰利显然是在用行动来做出回答。奥丁忙双手合枪低声念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咒语手中表情脱手飞出一离开奥丁双手标枪顿时消失不见连上面的气息都感觉不到哪怕一了。

    必中之矛!奥丁的绝技该隐和泰利他们都听过甚至可以他的绝技在西方大6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必中之矛却没有任何人见过。至于原因起来有些古龙的风格因为讲过的人都已经死在了矛下!

    谁也没有想到必中之矛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就在两人全神戒备之时该隐突然感觉道胸前一股神力涌现想躲闪已来不急只能一侧身子躲开心脏要害。被奥丁的标枪贯穿了右胸在神力的震荡下该隐感到自己的右肺已经被震得粉碎。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同时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块状物便是刚刚被震碎的肺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