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顿悟神王

第四百五十五章 顿悟神王

    前两天夜半外加电脑除了毛病所以拖欠了两章涵。这几天如果有时间东东一定会补上的。)

    眼见该隐重伤不可能再帮到自己等担任再次围上来的时候自己肯定是被虐杀的命运。为了自己的死能更有价值一些也为了自己能死的更英雄一些。泰利没有躲避波赛冬和哈迪斯攻向自己的一戟一剑任由它们此进自己高大的身体里。同时双眼变得血红周围天地之气不断被他吸入体内从满是鲜血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龙爆!”

    龙爆并非像众人想想的那样是泰利瞬间进行自爆。他在抓住两人兵器后马上身后一对龙翼马上向前一扣便将两人包裹了起来跟着左足为轴右足力猛然在地上钻出了一个巨大的洞来他肥大的身体自然陷入其中。

    “轰!”等待已久的爆炸这时此终于出现。这次爆炸的威力极大因为是在地下产生的爆炸整个大地都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裂缝。数百里之外的海水沿着裂缝灌入竟然久久没能将裂缝填平。比起当年刑天一一斧来对土地的破坏何止过百倍?

    好惊人的破坏力!如果这样的事情生在神州张天涯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这也更加鉴定了他要挡住宙斯等人的决心。

    泰利自爆而亡但张天涯却现波赛冬和哈迪斯并没有死。不过他们也失去了战斗力。接着海水的灌入逃遁走了。但泰利地牺牲。没有白费起码在这次大战中解决了两个强大的对手让原本陷入劣势地张天涯一方再次搬回了近乎平手的局面。

    奥丁见到该隐在自己必中之矛的攻击下竟然一击未死。不禁惊奇道:“呵呵泰利完蛋了。但他的死也给我们造成了不的损失可是你的死似乎只能白死了。中了我必中之矛地人想出类似自爆一样的技能几乎是不可能的。”

    该隐苦苦一笑这一个笑容再次牵动了内伤又吐出一口鲜血:“奥丁大神好自信啊!你正的那么确定可以毫无伤的杀死我?既然如此确定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手?”看他的样子。似乎巴不得奥丁马上动手杀他一样。

    他这么一来反道让原本跃跃欲试的奥丁迟疑了起来。神级高手临死前的反扑。又岂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他很想马上杀死该隐但他更在意自己的性命!和该隐这个已经快要死地人两败俱伤这样赔本的买卖他是不会做地。

    就在奥丁迟疑的时候该隐则不再理他反转头对正在与宙斯战斗的张天涯问道:“剑神!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你能否替我保护血族让其不至于被联军所灭可以时代的传承下去?”

    张天涯虽然不知该隐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知道该隐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问出一个无聊的问题肯定另有深意。于是很认真的回答道:“我只能答应你尽力而为。如果我也死了之前地话自然作废……”话的同时。一击碧落九重巧妙的拨开了宙斯的神罚之雷。进而对其进行反攻。

    “好!”该隐满意的头道:“我该隐一生从没信奉过任何其他神明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神血族之神!但是今天我该隐有了自己的信仰信奉青天剑神!”他的话听得张天涯眉头一皱该隐在搞什么?这个时候讨论信仰的问题有用吗?

    只见该隐完刚才那竟是骇俗的语言后双手交叉胸前重伤的病态一扫而空暮鼓晨钟般浑厚地声音从他口中响起:“奉请神旨移约解契。转移万千信奉供奉尊神!以灵魂血肉为媒……信仰之转移!”

    完该隐脸上再次出现惨白而且白得有些灰可见这个法术对他的附和很大。但更人所有人惊讶地是该隐念出的咒语。在场众人中知道这个咒语的只有一个路西法他曾经也在这方面有所涉及。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该隐最好的底牌竟然是牺牲自己来成全令一个神级高手。信仰之转移自然便是将自身的信仰转移给其他人了。

    其他人虽然不知底细但也从咒语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其中包括正在战斗中的宙斯和张天涯。张天涯心中苦笑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最大的底牌就是练成了这么一个类似《嫁衣神功》的法术吗?我有过我需要你这样帮助我吗?

    紧跟着张天涯感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灌入自己的神识之内这是一种强行的挤入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挡。但张天涯此刻早已经达到了神级的峰不管是神力还是精神能量都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如果是他自己慢慢提升的精神力还可以接受。但被这样一股外来的精神力灌入滋味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该隐竟然将他所有的精神力灌输给我了?极度痛苦之中张天涯郁闷了。这样的精神冲击或者不会直接将张天涯害死或者有一段缓冲时间的话他可以炼化这些精神力为己用。但是现在可能吗?面前还有一个欲杀自己而后快的宙斯啊!该隐先生你知道吗?你这不是在帮我而是在谋杀!

    不过这样的话张天涯并没有出来。他并不是害怕伤害道该隐而是他根本就开不了口。现在的他如果不想在那外来的精神力冲击下疯掉的话就只能全力压制这股精神力的暴乱。恐怕该隐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这么做或者对其他神级高手来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对张天涯来却是一场灾难!

    更糟糕地是。在一愣之后宙斯也现了张天涯的异样。冷冷一笑道:“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但你既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问题就应该做好死地准备。神!”着神罚之雷的电弧已经在他手上爆起。命的一击。

    “轰隆隆!咔嚓!嘭!……”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开始颤抖哦不!那些站在地上的泰坦一族的高手都感觉到了地面虽然也有些微弱的晃动但这样地晃动幅度并不大其他他们还可以好好的站着。真正剧烈晃动的是天!

    天要塌陷了吗?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这样一个恐怕的想法。而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天空出现仿佛是天在话:“天涯!黑帝顼他疯了。为了能打败我为了能成为神州的主宰。他居然出卖了自己的一切。我败了但在死之前我已经破了你的誓言。我知道你或许可以回来之后一定要想办法阻止顼的野心消灭他!”

    我地誓言已破?张天涯听后心里暗惊。想到当初自己离开伸手时的誓言。“我青天剑神张天涯借鸿钧老祖名义起誓在有熊大军退兵并助黄帝铸成神剑后便只身离开神州。除非不周山倒水淹神州我张天涯绝对回返!”

    共工怒触不周山!一个他很不愿响起地典故猛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共工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都不是顼的对手难道我行?你知道吗?你这样牺牲成功的机会有多么渺茫?何况我要回去。难道真的会在乎那个誓言吗?

    张天涯在心里向共工问出这些问题的同时自己也在思索着答案。突然。他的两眼一亮失声叫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共工大哥你地牺牲没有白费我张天涯一定会完成你交代的事情为你报仇的!”

    就在宙斯第二次打算出神罚之雷结果眼前这个神州的高手时突然一股及其可怕的气势从张天涯身上散出来惊得宙斯下意识的退出老远第二次准备出手的杀招再次没有使用出来。

    而张天涯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道这一一样依然自言自语道:“该隐先生你可以在战争如此不利的情况下牺牲自己来成全我。共工大哥可以将希望交道我这样一个紧紧神级的人手上。你们的做法让我明白了一个问题!”

    听张天涯到这里所有人都圈都停手了只是呆呆地看着张天涯不知他所言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但他们却都知道张天涯地这个问题将对自己以后的进步有着很重要的帮助当然能否让这个帮助成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还要靠自己的领悟。虽然这个计划绝对于万分之一但任谁也不会放弃。

    “人到了绝望的时候还可以求神。那么神如果到了绝望的时候又该当如何呢?”这个问题已经不知第几次在张天涯口中喃喃念出了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以前他每次念出这个疑问句的时候语气中也充满了疑问和不解。但是这次他是在叙述是的只是在叙述!

    念出当年共工给他的问题后张天涯的眼前马上精光一闪底气十足的自问自答道:“不!神不需要绝望那没有任何意义或者人也同样不需要绝望。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都要全力去争取。没有希望创造希望也要争取!我的答案就是没有答案因为必须要绝望也不要答案!共工大哥该隐先生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

    现在的张天涯已经从共工离去的痛苦中恢复了过来变得无比轻松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一般。共工大哥并没有死也许是一千年也许是一万年公共大哥还会重生。那时候他的境界要远远高出现在的神王之境我应该替他感到高兴!

    当张天涯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每个神王应有的神通呢。却没有去追究一个神王有可能了解其他神王的命运吗?即使是青帝伏羲也只能推算出一些普通人的命运或者经过很大的努力对其他神王的命运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张天涯不同在他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后第一时间便清楚的知道了共工重生之后的成就将会过从前这个感觉是那么的清晰以至于他根本都不用去怀疑。这样的神王也许只有他一个吧?

    也许这就是造化玉蝶的继承者成就神王之境后与其他人的不同吧。

    没有天劫、没有神劫刚没有什么无比夸张的场面只是他的气质生了根本的变化不管他有什么样的表情其他人都无法把握他的情绪。就算是看到他的怒也没有人可以确定自己的判断这种特殊的气质在其他神王身上也都是不曾有过的。

    一个问题一个答案。顿悟这个问题之后的张天涯立地成佛!

    事前该隐强行灌给他的精神能量已经不足以继续令他头痛了反而知道这种精神力的传输无法逆转后张天涯跟轻易的便将其炼化成为自己精神力的一部分。从而他的神王之境也得到了稳固。如果没有该隐的精神力张天涯要做到神王境界的稳固恐怕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够完成。

    转头继续看向自己的对手奥林匹斯山神王宙斯。张天涯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你的神王领域真的很弱我的不是他的特性弱而是你……”道这里张天涯微微一顿跟着一字一顿的道:“你——根——本——不——配——称——之——为——神——王!”

    “你……你什么?”宙斯面对张天涯这样侮辱性的话竟然没有反怒反而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难道他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不可能这件事情连我波赛冬、哈迪斯都不知道他又怎么可能知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