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六十章 魃的遭遇

第四百六十章 魃的遭遇

    天涯你要见炎帝当然没问题你这个《神农百草经》人能有什么办法也不定呢。”赤松子先是爽快的答应了张天涯要见炎帝的要求跟着又皱眉劝道:“不过白帝毕竟也是一个不弱的神王级的高手连炎帝对付他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而要冒险试药。我想对付他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在他看来张天涯或许本事不但最大的缺或是优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当初还没有度过神劫的时候就胆敢正面和星神夸父正面硬撼。经过了三百年张天涯的实力恐怕也到达神级的峰了。但神和神王只见的差距是一众质的差距和仙与神只见的差距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张天涯意气用事除了枉送了性命之外对事情根本没有一帮助的。

    张天涯怎么可能看出不他的意思淡然一笑道:“国师放心你忘记我的进步度了吗?三百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可以让神州乱成现在这个样子。同样也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强。如果我有必胜的把握那是在吹牛。但他要打败我也没那么容易。胜负结果在我看来应该是五五之数而已。”

    看到张天涯自信的样子赤松子不禁大惊道:“天涯你难道已经……”到一半他停了下来不敢在继续下去了。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假设太大胆了。不敢相信的同时不得不承认。他也不愿意相信。虽然张天涯成为神王对神农来有百利而无一害。

    “报!”不给张天涯回答地时间刚刚守门的那个侍卫长突然急步跑了进来跪倒行礼道:“人见过一字并肩王。见过国师!”从大道张天涯这个一字并肩王地称呼自然要拍在赤松子前面。

    两人一楞看侍卫长急急忙忙的样子肯定是生了什么大事了。对视一眼后赤松子开口问道:“慌慌张张的到底有什么事?”

    侍卫长道:“外面有一个青衣中年人要求见炎帝。”他刻意咬重了“要求”两个字就明对方的态度或者语言中透露出的东西是。他要见炎帝而不是“求见”。连张天涯这样的大人物要见炎帝。都要“求见”。那这个“要见”炎帝地到底是什么人呢?

    赤松子眉头一皱:“不是告诉你炎帝正在闭关什么人都不见的吗?”在见到张天涯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后转又问道:“来人有没有他怎么称呼?”

    侍卫长这时多少有些紧张。害怕的看了张天涯一眼才重新低下头低声道:“那人他叫伏羲。”

    “青帝伏羲!?”赤松子大吃一惊转过头来要征求张天涯的意见却现张天涯早已经化身一道剑光向大门外迎出去了。

    “师尊!”张天涯跑出来后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的恩师青帝伏羲。忙恭敬的行师徒大礼:“天涯见过师尊!”

    青帝见到张天涯原本阴沉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上前一把将张天涯扶住。不让他跪拜同时笑道:“三百年了。你子可终于回来了。你师娘可是一直都很惦记你这个好徒弟的呢。厄……你现在已经……”青帝伏羲是什么眼光?他本想看看张天涯如今的进境然后好好地夸奖一番。可是他一看之下竟然没有看透张天涯的修为深浅。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张天涯微笑着了头而后道:“师尊这里不是话地地方请随我来。”着将青帝伏羲引进帝宫内来到与赤松子谈话的偏殿中。

    赤松子之前还有些许怀疑但见到青帝之后马上确认了他的身份。忙惶恐的跪倒行礼:“晚辈见过青帝不知当真是青帝到来有失远迎还忘青帝恕罪!”心道今天还真是热闹啊先是张天涯回来跟着连消失几百年的青帝也来了不知道等会还有没有大人物出现?

    青帝伏羲随手放出一道神力将赤松子扶起微微头道:“赤松子国师不必客气对了炎帝呢怎么连我这个老朋友都躲着不见了?”虽然得是玩笑话但张天涯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师尊现在并不开心。

    一听青帝问题炎帝地事情赤松子略露为难之色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张天涯。而张天涯自然是没什么顾忌直接将炎帝中毒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青帝交代清楚后。才开口问道:“师尊师娘呢?他怎么没跟您一起来?”

    “水神共工怒触不周山九天是谁倾泻人间你师娘为了苍生炼石补天如今神力耗损严重正在闭关恢复呢。”跟着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她的神力消耗得太多也不知道能完全恢复不能……”

    听到女娲补天的消息张天涯并没有太过惊讶毕竟共工怒触不周山之后接着的故事是女娲补天这个他早就想到了。现在听女娲除了神力消耗严重外并没有为补天付出太大的代价他也就放心了。

    三人有谈论的几句关于炎帝的事情青帝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地样子。张天涯有心询问但青帝自己不又觉得不好开口。好在青帝也同样着急又聊了几句之后突然对张天涯道:“天涯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单独谈谈。”

    师尊想和自己单独谈还用特意明吗?这句话显然不是对自己的。张天涯想到这里和青帝一起将目光移到赤松子身上。

    赤松子乃是神农国师同样活了千万年人老成精。怎么可能连眉眼高低都看不出来?一听青帝这话马上抱拳道:“青帝和天涯师徒久别重逢。想必一定有很多话要我就先告辞了。天涯若要探望炎帝地话可

    房找我。”完识趣地转身离开偏殿。

    青帝见赤松子一走脸色马上变得凝重了起来。一连布下三道禁制才转身对张天涯道:“天涯。其实我今天来找炎帝本事商量太昊与神农的合作。却没想到炎帝他竟然会中毒……。”微微一顿。转有道:“不过没关系如今你已经领悟了神王之境也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师尊但有吩咐天涯莫不敢不从。”知道伏羲肯定是需要自己地帮助张天涯马上表态道:“但不知师尊所的究竟是什么事?还请师尊明言相告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让天涯知道是什么事情也好和师尊一起商议解决之道。”

    “打住!”青帝瞪了张天涯一眼道:“我记得你当年对我这个当师傅的。可是没这么客气的。怎么修为越来越高人反倒越来越古板了起来?比起一个对我毕恭毕敬的弟子。我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没有规矩的张天涯。”

    张天涯闻言嘿嘿一笑:“师尊只要不怪罪我不懂规矩就好!其实刚才那个样子我也觉得很累地呢。”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年在卦台与伏羲、学艺同天女魃和白玉玩闹、讲故事的快乐时光。比起现在俗事缠身还是当初的日子。过的更为开心。

    见张天涯回归了本色伏羲的脸上却挂起了一丝惆怅。叹了一口气后无奈的摇头道:“回想当年每天看着你和那两个丫头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我的心里也觉得高兴。奈何如今物是人非让人情何以堪……”

    张天涯听了就是一愣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但这次他并无法洞悉生了什么事。事实上自从成神神王地那一瞬间。他明确的预测到共工转世之后地成就极大外那种玄妙的感觉。就再没有出现过。后来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预测能力就好像修炼时的明悟一样是可与而不可求的完全是一种看天吃饭的本事。

    但现在这种不安的感觉十分真实。却也并非是那种预测地本事来了“灵感”而是通过察言观色不需要任何修为也可以掌握的技能。带着强烈的不安张天涯忙追问道:“到底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师姐和白玉谁遇到了危险?”

    “事情远远不是危险那么简单。”青帝眼色阴沉的道:“我一生中除了你师母之外最疼爱的就是我那两个宝贝女儿白玉喜欢上了你而你却因为不知所谓的原因非要辜负她不可这就让我够恼火的了。”

    “厄……”张天涯忙解释道:“师尊弟子其实……”

    伏羲一摆手阻止了张天涯的辩解脸色依然阴沉道:“你不用解释了我要和你的不是白玉的事情而是你师姐。”微微一顿继续道:“起来我地两个女儿命都够苦的了。她们都爱上了不该去爱地人白玉爱上了你而魃儿却爱上了一个更加让人愤恨的家伙!”到这里伏羲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天啊!黄帝就是做出了什么事情居然吧师尊气成这样?张天涯当年跟随青帝学艺三年还从来没见过青帝生气目露杀机更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甚至在张天涯心里青帝完全是一个完美的世外高人人间一切争斗都不应与他有关的样子。

    见张天涯不语青帝开口问道:“天涯评心而论你认为魃儿对轩辕如何?”

    张天涯越来越肯定黄帝肯定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师姐的事情。但知道青帝会告诉自己也没有急着追问只是老实的答道:“师兄、师姐、我还有师妹我们之间的感情您老再清楚不过了。师姐为了黄帝都肯和我与师兄作对自然是用情至深。难道黄帝他做了身什么对不起师姐的事吗?”

    “我就把轩辕对魃儿所作为所对你清楚你来评判一下他是否应该!”青帝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平静了一下后才开口道:“事情还要从黄帝打败蚩尤开始。当年他倚仗轩辕神剑与蚩尤斗得不分胜负但也逐渐落入了下风。儿心里担心他的安全乘他们间歇的时候将自己百年前机缘下得到的一件宝物送给了轩辕他这才能出奇制胜一举斩杀蚩尤的。”

    张天涯在旁问道:“师尊不知是什么宝物居然可以左右一场神王大战的胜负?”

    伏羲答道:“神州十器之一万年前陨落之神王妖皇东皇太一所遗留的神器东皇钟!”

    “东皇钟!?”张天涯惊讶道:“没想到这件神器居然会落到师姐的手里。师尊接着后来怎么样了?难道黄帝贪图东皇钟不还给师姐了吗?还有不是只有神州九器吗?什么时候变成十器了?”

    “最后一件神器自然是你子参与炼制的轩辕剑了。”伏羲淡然答道:“如果轩辕只是贪图东皇钟一件神州十器倒也不至于让我想去找他的麻烦。也许你已经听了那一战中轩辕剑断蚩尤体内的九黎之血深入剑中连火神祝融都不能将其惨血彻底清除还轩辕剑原貌。儿见轩辕闷闷不乐甚至不惜透支自己的仙力利用自身特殊体制的能力将剑中残余之血彻底清除祝融才能重铸此剑。”

    到这里伏羲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道:“魃儿太傻了她这么做的代价就是透支仙力使得她的体制生了变异旱气不住外泄所过之处所有水分都尽被蒸掉。可谓焦土千里也不为过。”

    旱魃一出焦土千里。原来中间还有这许多的曲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