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白衣蝶央

第四百六十一章 白衣蝶央

    道这里青帝握紧了拳头愤然道:“哪知就在魃儿关心最需要他的爱护和宽慰的时候轩辕竟然用魃儿送给他的东皇钟制造出了另一个空间将魃儿封印到了哪里。让魃儿一个人承受着孤单和背叛的痛苦!”

    听完青帝的话张天涯心里也越来越气最终眼中同样闪过杀机又问道:“师尊可去找黄帝理论过没有?”

    青帝微微摇头:“我现在不需要也不想和他和理论我要的不是他的道歉而是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我本想联合炎帝一起毁掉他的有熊基业但如今见到了你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一趟有熊让他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可愿意?”

    张天涯眼神冰冷一道剑气从手心冒出跟着随手又将剑气捏得粉碎。平静的答道:“当然!”

    “师尊!”答应与伏羲一起去找黄帝算账后张天涯又抱拳道:“天涯今天刚刚回来我想先去探望一下炎帝的情况我们明天一早动身可好?”

    伏羲头道:“要找轩辕算账当然不能急于一时你去吧。”

    张天涯命人给伏羲安排了住处不。离开偏殿后马上赶奔炼丹房寻到赤松子。

    在赤松子的带领下令人闯过几百道进制后终于在帝宫内最隐秘的一间密室中见到了面如金纸图同死人一般的炎帝。张天涯忙上前诊脉、试吸。忙活了好一阵才无奈地摇头道:“父皇中毒已深。除了灵魂还留在体内没有飞散外几乎和一个死人没有任何区别。哎……对了国师父皇误食之毒可还有样本?”

    “淡然还有。这种草药虽然稀有但并不算罕见……”赤松子着一愣忙道:“天涯你要它干什么不会是……”

    “拿给我!”痛心疾的张天涯用不容反驳地语气道。

    赤松子无奈暗想早知如此我就没有好了。不过张天涯如此坚持他也只好将毒药拿出连同一片玉简。送到张天涯面前还是忍不住劝道:“天涯最好还是不要亲自尝试了。炎帝已经这样了神农国不能再失去你了。哎……我也知道劝不动你这样好了你要尝的话先看看炎帝留下的这片玉简也许对你有所帮助的。”

    张天涯起初要亲自品尝毒药。便是要找出救活炎帝的方法。如今有了炎帝遗留下来的记载他自然不会拒绝。忙接过玉简和毒药开始用心观瞧。那“毒药”是一种开着黄色花地植物看起来并不如何特别。都毒药的毒性都是和外表成正比的越是漂亮的毒物毒性也就越强。可是眼前这个能将炎帝毒成这样的毒草看起来竟然如此不起眼难道这毒药也和修炼一样达到极致的时候。便是返璞归真的境界

    无奈的摇了摇头张天涯并没有马上尝毒。转而将玉简握在手中注入神识开始阅读起里面的内容来。其中的内容并不简单最上面是一个立体图形正是这种长着黄花地毒草。之后便是文字注解:

    断肠草:常人吃下后肠子会变黑粘连人会腹痛不止而死。但根我的观察有些修为答道仙级以上地高手吃下后虽然也难以抵抗其毒性但在毒性达到无法压制的成都前其仙力将爆长数倍。我分析此草应是具有激人体潜力之功效对我这潜力被药物压制之人最为合适不过。可叹却不知此草非但可以激人体潜力更能激体内潜藏的毒性。性比起来此草本身的毒性反不足为虑……天不佑我啊!

    看到最后结束得未免草率应该是炎帝中毒之后换乱中所留下的。看到如此张天涯苦笑道:“此草毒性如真如炎帝所这般尝来也是无用。”现在炎帝的情况乃是体内趁机万年地余毒一次性作所至研究出断肠草本来的就要没有一作用。

    完站起身来张天涯摇头苦笑道:“炎帝现在正在以自身神力压制体内的毒素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而且他所中之毒并非一种两种研制解药的方法根本无用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

    “奇迹?”赤松子不解问道:“天涯所的奇迹所指为何?”

    “地脉血泉!”张天涯答道:“只有齐集三水方能将炎帝所中之毒彻底清除。西方圣水我到西方的时候也并没有在意因为它可以用神农鼎代替。至于天都水月虽然共工大哥已经……但我如今的修为也可以代替。唯一是可与而不可求的地脉血泉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哎……”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见救炎帝的机会是多么地渺茫。

    张天涯完两人相对无语。过了半晌张天涯才再次道:“我们走吧明天一早我要先离开一下和师尊去处理一些事情。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后者头同意两人才先后离开密室。

    谁知刚一出来就现侍卫长早已经等在外面见两人一出来后马上跪倒行礼道:“属下见过一字并肩王见过国师。七夜将军带来前线急报现正在偏殿等候。”两人听过消息后连吩咐他下去地心情都没有了直接施展瞬移来到偏殿内。

    来到偏殿后张天涯见原本应该一身洁白的七夜已经是一身的血污将衣服和头染得红中带黑早不负原来那潇洒的模样可见来此之前刚刚经过一番惨烈的厮杀。身上也有多处伤口好在都不致命。

    在张天涯观察七夜的同时七夜也现了张天涯。先是一愣。跟着面露狂喜忙迎上来。激动地道:“王爷你终于回来了!三百年了如果有你在的话这三百年也不会变成现在这。都是七夜没用七夜没用啊!”

    张天涯见他情绪激动忙安抚道:“七夜你先不要激动。到底生什么事了?你不是有紧急军情要回报吗?快快来。”张天涯也很着急看七夜现在地模样简直从银狼变成了血狼可见前敌的形式绝对达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程度。

    七夜听到张天涯追问一阵默然道:“这三百年来的战争异常惨烈以前的事情一言难尽。眼下那白帝竟然再次不顾身份的插手军事用他地法宝雷刑珠将我大军困在双城附近的一个山谷内。里无粮草外无救兵。精卫公主个一干众将都被困其中看来炎帝如还不肯出手。白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欺人太甚!”张天涯身上杀机一闪即逝跟着平静的道:“看来答应师尊的事情要略微推后些时日了。看来我也不需要隐藏了。七夜!你现在这里等着我去向师尊汇报一下后马上出赶往双城。”完转身向外走去。

    见张天涯走后七夜才惊讶得自言自语道:“王爷的师尊。难道是……”

    赤松子在旁头道:“没错青帝陛下如今正在宫中。”跟着叹了一口气道:“天涯护短的性子一直都没有变如今白帝已经威胁到了精卫公主恐怕就算白帝现在想罢手天涯都不会放过他了。相信有不了多久就轮到白帝后悔了吧。”

    来到自己给青帝临时安排的居所张天涯叩门进入将前线的事情向青帝禀告了一边后青帝微微头道:“救人事大。去找轩辕的麻烦什么时候都可以。何况白玉也在那里。我现在不宜出面但会在暗中为你压阵如到必要地时候我会出手的。”青帝是一个懂得大体地人即使如今心中愤恨万分也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

    听到青帝的保证张天涯心中大喜还没来得及句感激的话。突然听到有脚步声音从外面响起眉头一皱冷喝道:“什么人?进来!”自从一回来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而且就没有一个好消息。如果有就是青帝的到来可是青帝带来的消息也同样让张天涯愤怒。张天涯甚至都有心算一算今天是不是一个诸事不利的日子了。

    门被推开张天涯一看进来地人居然还是那个侍卫长不禁苦笑道:“你今天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张天涯的话吓得侍卫长打了一个寒战见到张天涯并没有真的恼怒后才放下心来跪倒行礼道:“属下见过一字并肩王!在帝宫门外有一个白衣青年求见。”不等张天涯追问马上补充道:“他不愿透露身份只是来求见一字并肩王的。”

    “求见我的?”张天涯眉头一皱转头看向青帝后者摇了摇头表示在来之前他也并不知道张天涯的归来。那么连青帝都没能现自己回来这个白衣青年又是什么人呢?难道是鸿钧!?想到这里张天涯吩咐道:“带他到这里来吧。”不等侍卫长走出去有改变了主意叫住侍卫长道:“哦不用了。我亲自出去迎接。”

    来到门外张天涯现来的并不是鸿钧而是一个自己并不曾见过的俊俏青年。就算比起刑天来都要更帅上几分。再仔细一看竟然无法看透此人的修为。也就是眼前这个白脸最少也是神王级的修为。他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他他来找我干什么?

    虽然心中疑惑但张天涯还是很客气地一笑道:“在下便是张天涯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仔细算来神州的十二个神王中青帝、女娲、炎帝、黄帝、黑帝、以及五大天神张天涯都已经见过了至今未见地就只剩下一个白帝了。来人他不认识难道他就是那个嚣张到极的白帝少昊吗?

    那白衣青年很含蓄的一笑跟着道:“在下蝶央奉主人之命来着主人的礼物特来拜见剑神。怎么?剑神不请我进入坐坐吗?”完又很礼貌的对张天涯抱拳行了一礼态度上十分恭谦。

    张天涯一听不是白帝敌意顿时尽消。哈哈一笑道:“倒是我疏忽了蝶下生请随我来。”着将蝶央引入宫门之内随口问道:“蝶先生刚刚是奉命而来不知贵主人是谁在下可曾有幸认识?”

    对于张天涯的询问蝶央只是微笑不答。张天涯也不再追问便将他引到了青帝休息的房间。因为张天涯已经隐隐猜到了来人的身份觉得还是带他一起去见见青帝或许可以弄明白一些一只都很疑惑的事情。

    两人进入青帝休息的房间不等张天涯引荐蝶央便对青帝行了一礼微笑道:“蝶央见过青帝。”果然他连青帝都认识。张天涯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青帝见到蝶央也是打感意外先是一楞失声道:“是你?”跟着又马上恢复了冷静随手回礼道:“既然来了就坐吧。”

    两人先后落座后张天涯试探着问道:“不知贵主人让蝶先生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

    “地脉血泉!”蝶央一开口便出了惊人之语。随后微微一笑淡然道:“来看剑神已经猜出我的身份了没错我的来历正是你所猜想的。剑神不知道我那妹妹现在情况怎样了在你那里进境如何了?”

    “哼!臭子不要胡乱叫!”蝶舞这次竟然不先请示张天涯的一件便直接从他体内钻了出来对蝶央瞪眼睛恐吓道:“谁是你妹妹?我是姐姐你是弟弟要叫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