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三水洗魂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三水洗魂

    他们的对话中青帝马上猜出了两人的关系同时心惊。饶有深意的看了张天涯一眼淡然道:“我怎么总是有一种看不透你子的感觉原来你竟然是……”话了一半便停了下来有些事情只要到就可以不需要破。

    张天涯也只是了头没有话。

    蝶央见蝶舞出来先是微微一笑接着辩驳道:“妹妹你这话得就不对了。我们两个同是在与混沌之处孕育而生的但毕竟是我先觅见主人并修成大道的。所以你还是应该叫我一声哥哥我的妹妹。”

    “错!”蝶舞不依不饶道:“分长幼又不是比本事得看出生的先后顺序。既然我们是一起出生的你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礼让女士和我斤斤计较有意思吗?”

    张天涯知道让他们继续吵下去恐怕永远也没有个完否则他们也不用到现在还没有得出一个一致的结果了。忙插嘴道:“二位不要再吵了呵呵此事大可以后再。蝶先生你刚刚好像还贵主人让你给在下带一句话来吧?”

    蝶央显然也不想继续吵下去一听张天涯转移话题马上借坡下驴道:“的确如此。主人让我转告剑神青帝算出的那场来自黑帝的劫难将提前到来。而且黑帝也并非是三百年前的黑帝了请剑神一定心。主人的话止于此其他地。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张天涯暗想你这话蒙蒙别人还想。想糊弄我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好像我的事情蝶舞不可能不知道一样鸿钧地事情你会不知?是不想多吧?不过也没关系既然不想。本剑神也就不多问了。

    不过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天涯马上又响起了当初共工的遗言:“天涯!黑帝顼他疯了为了能打败我为了能成为神州的主宰他居然出卖了自己的一切。我败了但在死之前我已经破了你的誓言。我知道你或许可以回来之后一定要想办法阻止顼的野心消灭他!”

    “顼他疯了。出卖了自己地一切。……已经不是三百年前的那个顼了。……”张天涯思考着共工和鸿钧留给自己的话只是感觉到他们话里有话。但却想不明白话中的含义:“现在的顼和三百年前的顼到底有什么差别?难道他提前练成了十只金乌还是他修炼成了什么厉害的功法或法宝?”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蝶央抱拳道:“不过主人还有一句忠告让我转告剑神不要独自去找顼的麻烦。一对一的单挑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完又对众人注意抱拳行礼:“话止于此蝶央告辞了。”跟着转对蝶舞一笑道:“关于我们两个谁更大地问题我们下次再做争吵如何?”

    蝶舞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扔下一句:“随便你!”便飞回到张天涯地体内了。

    张天涯无奈的苦笑摇头跟着对蝶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蝶央很有礼的抱拳问道:“央洗耳恭听。”

    张天涯笑道:“不用这么客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只是想问一下贵主人现在很忙吗?怎么三百年不见也不来看看我这个老朋友?”起来张天涯还阵有些想念鸿钧这个没少帮忙的老朋友了。不过想登门拜访根本不可能。他连鸿钧的住处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之间。只能单线联系。

    “这个嘛……”蝶央古怪的一笑:“剑神上次地十送将我主人给送无奈了这次不想再被你刺激到才命我前来的。没有其他的事蝶央告辞了。”完已经化身一道清风遁走了。而在他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上凌空漂浮着一个琉璃玉精瓶瓶内三滴鲜红色的血液散着耀眼的光芒。

    张天涯随手虚握将那玉瓶抓在手中虽隔玉瓶但仍可感到其中三滴血液中澎湃的能量呼之欲出。不禁开口叹道:“果然不亏是盘古精血只是三滴中的能量就足以令我感到畏惧。看来我比起盘古来还差得太远了。”

    伏羲闻言哈哈大笑道:“天涯你现在自信多了。如果是你刚入师门之时定会盘古之血本就该拥有如此能量。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敢和盘古比现在你的已经有了这个胆量了不错不错啊!”

    张天涯苦笑道:“师尊还是不要挖苦我了。”

    伏羲摇头笑道:“并非为师在挖苦你而是你现在确实令我大为欣慰。”微微一顿便转移话题道:“得此精血你还是赶快拿去救炎帝吧。救完炎帝之后你不是还要赶去前线救援吗?呵呵放心如果需要为师一定帮你!”

    张天涯谢过青帝之后再次赶往炎帝休息的密室。这次事关重大张天涯特地叫来赤松子为之护法。

    再次见到炎帝憔悴地面容想起当年炎帝用心救治悉心照顾自己的情景张天涯感慨万千。看了看手中地三滴地脉血泉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神农鼎。虽然知道炎帝现在什么也听不到但还是对他道:“父皇以前一只都是你来救我今天万事俱备天涯一定彻底清除你体内淤毒。”完右手突然空握跟着再次松开的时候一个弹珠大的金黄色水球已经出现在掌心。正是当初共工独有现在只有张天涯才有的——天都水月。

    天都水月在手张天涯嘴唇微动默念一段《弱水真经》中所记载的经文生怕出现一差错。跟着左手曲指一弹巧妙的将手中琉璃玉净瓶地瓶盖震开。而不伤瓶身丝毫。

    三滴地脉血泉失去瓶盖的约束。顿时从瓶内飞了出来朝着三个不同

    飞去。张天涯见状右手一晃手中弹珠形的天都水月一条有细又长的水线在空中一卷便将三滴地脉血泉。死死缠住使其脱离不得。

    一旁的赤松子见状暗立拇指心道这三滴地脉血泉飞遁之时不论是度还是角度都妙至巅峰恐怕就算用大面积法术都无法打到而天涯竟可以只靠这一条细细的水线将其捕捉我自问办不到啊!

    其实赤松子看得丝毫无错这三滴地脉血泉。也具有一定的灵性。飞遁之时采用地路线。暗含盘古开天辟地时的奥义赤松子虽然厉害但想要扑捉确实不可能的。但张天涯不同他对盘古开天辟地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要捕捉这只有奥义中皮毛的地脉血泉自是不难。

    将地脉血泉卷入天都水月之中后三滴精血凝而不化最为奇特的是这三滴本出自同一人身上的血液居然互不相容。在天都水月的包裹中成三足鼎立之势分而存之。从外面看去就好像三只红色的在一团金色地水球里。追逐嬉戏。

    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张天涯终于松了一口气。手拖水珠缓步来到神农鼎前伸手抚摸鼎沿一股吸力从鼎内出现将密室中的水汽一下子全部抽了个干净连事先没有提防地赤松子呼吸都为之一窒。

    右手一翻神力一吐包含了天都水月和地脉血泉的水球被打入鼎中。跟着张天涯向后迈出一步这一步的距离足足跨越了三丈之多。手中一连变化了数十个负责的手印接连不断的打在神农鼎上。

    随着手印的打入神农鼎开始不断升温表示着三水地锤炼正是开始。接下来就是神农鼎自动炼化三水的过程了但张天涯并没有丝毫轻松下来反而不住的盯着神农鼎的变化不时打入一道手印上去。一般炼丹需要的只是一个恒温或者接近恒温即可。但《神农百草经》上记载炼化三水则必须根据三水的变化来调节鼎温才能答道最佳效果。不可恒温不变更不可出现差错否则功效必将大减。

    赤松子不明就里但也知道事关重大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在旁老老实实的帮张天涯护法不敢出丝毫声音。就这样一只过了半个多时辰神农鼎上突然一道七色光芒亮起。张天涯大喜脱口道:“成了!”

    赤松子这才敢话也面带喜色道:“天涯成功了吗?”

    “恩!”张天涯用力的了头再继续看着神农鼎鼎上白光已经渐渐淡去露出一颗不刚刚的地脉血泉水珠还要上一圈的晶红水珠出来。地脉血泉在神农鼎地作用下终于融入了天都水月之中张天涯需要的三水合一也完成了。

    欣喜下张天涯用神力控制着那团晶红水珠抓到自己地手心。跟着心的转过身来左手扶起进入假死状态的炎帝手指在炎帝后背轻数下炎帝的嘴自动张开。张天涯这才心翼翼的将那滴晶红水滴注入炎帝口中。

    水滴入口炎帝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眉头一皱跟着呈现出十分痛苦的模样。同时原本那本就没有一丝血色更是蒙上了一阵黑气黑色紫看起来十分吓人。

    赤松子见炎帝如此终于忍不住对张天涯吼道:“天涯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炎帝他怎么会这样?这……”着脸上还一阵怒色大有一言不和就动手教训一下这个“庸医”的架势。

    “没事!”张天涯此刻心情大好也不去计较赤松子的态度笑着解释道:“炎帝中毒颇深如今要去除余毒不但要将体内的毒素完全洗净连灵魂也需要清洗故曰三水洗魂。如今三水正在清除他体内的毒素自然要向排除这层黑气正是排除的毒素三水奏效了!”

    赤松子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样真是吓死我了。”完不再多话只是静静的在旁看着。

    在三水的作用下炎帝的身子开始逐渐变黑从头上到脚下变得油黑如墨。但片刻之后黑气便开始消散变成一股淡黑色气体开始四散开来。张天涯虽然早知如此但见状仍人不由大惊忙喝道:“屏住呼吸!”跟着随手用了一个风系法术将黑烟卷为一团困在密室的一个角落中。

    再看炎帝此时面色已恢复红润痛苦的表情也不见了。现在的炎帝表情十分安详就好像睡着了一样。相信马上就会醒来了。

    不等赤松子询问张天涯便主动解释道:“此烟乃炎帝体内全部残毒所化其毒性之烈足以毒杀一个神王。此物虽难得在留在世上终究还是一个祸害还是毁了吧。”着运神力于手上炎黄戒指一道七天火出现便将这世上致毒之烟烧得一不剩。

    当张天涯将天火收回时炎帝已经转醒过来。一见是张天涯先是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跟着突然意识到什么内视一看之下顿时大喜道:“我体内的余毒竟然全部清除了而且还有一股奇异而强大的能量正在与我本身融合天涯难道你已经……”

    “不是我。”张天涯坦白的答道:“是鸿钧道人派人送来的地脉血泉加上我自己修炼出的天都水月和父皇你的法宝神农鼎才完成洗魂的。”微微一顿转又道:“父皇你现在身体虚弱想必要静养千年才能恢复旧观。白帝的事情父皇就不要操心了交给天涯处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