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剑惊诸神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剑惊诸神

    城战场的神农军大营士兵士气低落一个个都有气子。这里已经断粮半天了虽然半天不吃东西还不能让人怎么样但腹中饥饿也使得他们斗志全无。答应之外不足三里的地方被一层无形的气墙与外界隔开气墙为圆形从上至下将军营牢牢包围住里面的神农兵将全部变成了笼中之鸟。

    要破开气墙出去谈何容易?这是白帝少昊的法宝金刑珠幻化出来的气墙连七夜、后两打神级高手一里一外夹攻下都没能撼动分毫。幸亏七夜当时外出巡逻没被困在其中否则恐怕连一个报信的人都没有了。

    军营建立在一座山上营后是一处悬崖并不太高但看起来也很有一种险峻之感。此刻一阵阵悠扬的琴声正从这里传出来直扩散到气墙之外。伴随着琴声的起伏一个很好听的女声正在唱着哀怨的歌声。

    原来在弹琴唱歌的正是一个貌似天仙的青衣少女。在她身边还有坐着两个少女静静的聆听着两人衣服一红一白其中红衣女子的相貌与弹琴女子不分上下。白衣少女更是美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完全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观之可令人心跳、呼吸停止!

    就这样三人一个弹唱两人聆听过了许久琴声与歌声才停了下来。青衣少女凄然苦笑道:“精卫姐姐谢谢你之前的承诺。不过看来我们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哎……多希望可以在死之前。再见天涯一面啊。如果能见他一面我就算是死也甘心了。”

    原来这个青衣少女正是张天涯三百年不见地红颜知己丁香。另外两个红衣的自然是张天涯地妻子精卫公主另一个最漂亮的。则是张天涯的师妹白玉公主。听完丁香的话一旁白玉道:“丁香妹妹不要悲伤了只要师兄心里有我们我就已经满足了。如果大军真的被破我也一定自爆!”

    “不行!”精卫忙否决道:“我是神农的公主与神农大军共同存亡是我应该做地。可是你们不同白玉姐姐是青帝爱女丁香妹妹也是女娲娘娘的徒弟。就算我军真的大败想那白帝也不敢动你们的。你们完全没有必要。陪我一起自爆的。”

    “精卫妹妹这话就得不对了。”白玉微笑道:“我们之前不是都好了吗?我们都是好姐妹一起生。一起死的。如果你除了什么意外我们两个怎么能违背誓言呢?再那样的话我们也没有脸面去见师兄了。”

    “哎……”就在三人都露出决绝之色的时候突然一声轻叹出现:“没想到三百年没有见到你们初次见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不要担心何必为了这块废铁愁!?”三女转头看去。原来张天涯此时已经来到了气墙之外对三女微笑头。

    “天涯!”、“师兄!”三人惊喜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失声叫道。

    “辛苦你们了。”张天涯出言安慰他们的同时青天神剑已经出现在手中一道剑气斩出剑气折射地光芒将整个天地照的一片惨白。待到剑气过后只见那圆形地气墙。竟然被一道金色的光芒切割开来随着“嘭!”的一声轻响。彻底消散不见了。

    一抖身后用两个炽天使羽毛编制的披风张天涯飞身来到三人面前。看着三个红颜知己张天涯心中一阵阵的痛:“我回来了。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再不用你们来承担。任何人胆敢挑衅神农者我张天涯一律接下!”着右手伸直一股强横地剑气在手臂上聚集起来凝而不。话完后手臂天空中一挥剑气脱手而出直冲向九天之外。

    ………………………………

    白帝少昊正坐在自己的宫殿内自饮自酌。他面前的桌案上除了一套完整的酒具之外就只有一盘鲜果码放得十分整齐可以看出从未被动过。在果盘旁边正对这少昊的位置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铁弹鹅卵大。从这银弹上白帝可以清楚的看到笼罩神农军营的气墙之内的任何事情包括三女谈话的情景。

    有一口干了盅内少许地美酒少昊自言自语道:“炎帝啊炎帝你女儿现在已经被我困在了金刑珠内我就不信你还能忍多久。你越是这样越让我确定三百年前的推断。张天涯为了避免你和黄帝一战才甘愿被放逐现在看来你地身体的确是有问题的。”

    “什么?她们居然要自爆?”白帝少昊眉头紧皱苦恼的道:“这下可麻烦了如果白玉和丁香都自爆的话青帝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看来不可逼得太紧才是……什么!?”话没完少昊脸色再次巨变不过这次不是因为金刑珠内出现了什么意外而是在金刑珠上浮现的画面彻底消失不见了同时金刑珠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等他做出反应桌上的金刑珠突然出“喀吧”一声从中间断成了两半在桌上摇晃着切口处光如静谁可以照人。

    “这是怎么回事?炎帝终于肯出手了?不对啊就算他出手也不可能毫无先兆的就这么破了我的金刑珠吧?就算破他也必须动用太阳真火才行谁能告诉我是谁毁了我的金刑珠!?”

    惊呼声中白帝再次突然感觉到一股十分强大的能量在战场的方向出现。忙一个闪身来到窗前刚好看到一道强横的剑气冲天而起直接冲向九天之外到白帝少昊再无法感觉到它的存在时。仍不见消散。

    “好可怕地剑气!”见此剑气白帝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神州地神王并没有人拥有这样可怕的剑气。剑气……剑气!

    青天剑神张天涯他回来了吗?不周山倒水慢神州应该是他没错!真没想到短短三百年的时间。他居然达到了神王的境界而且还拥有如此可怕的神王领域。天啊!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这下麻烦大了!”

    这时殿外地侍卫高声禀报道:“白帝陛下星神夸父、伏魔天神仪和在外求见。”

    白帝犹豫着回到自己的作为挥手道:“宣!”

    白帝的“宣”字刚刚出口两个东夷重臣便迫不及待的破门而入先行了君臣之礼后夸父问道:“刚才那道剑气自前线传来白帝可否知道那是什么人出的剑气?难道敌人的援军到了吗?”

    白帝苦笑道:“我可以确定。出剑气的人是张天涯。三百年前的青天剑神。如今神州最年轻的神王!看来我逼炎帝决斗进而夺取神农的计划要落空了。现在只希望张天涯不要纠缠不休我就心满意足了。哎……”

    见白帝如此两人同时愕然。话地也就是让人们最信服的白帝换一个人出这样泄气地话来。他们肯定马上怒叱不可。但即使话的是白帝仪和还是不解的问道:“陛下想那张天涯就算成为神王级的高手也不过是个刚刚顿悟的神王。陛下您早成为神王多年要对付他想必并不难吧?”

    “你知道什么?”白帝不悦道:“就因为张天涯是刚刚成为神王所以才可怕!”

    星神夸父抱拳道:“微臣不解请陛下明示。”

    白帝也知道让他们自己思考答案确实有些为难他们了。毕竟神王的境界不是神级高手可以想象地。叹了一口气后。白帝解释道:“其实答道神王之境后其攻击力。主要看每个人对自己神王领域的挥运用神力多少所决定的只是谁能战得更为持久而已。”

    两人了头后仪和又问道:“如此来张天涯刚刚成为神王对自己的神王领域的运用肯定不如陛下。而且就算是陛下不能短时间内拿下他拖到最后也肯定是陛下的神力远高于他。属下实在想不明白陛下为什么不乘机除掉这个后患。”

    “问题是张天涯的神王领域更好对我的刑神金流有克制作用。刚刚我的金刑珠突然被破了我甚至连他用什么方法破掉的都不知道!”白帝不屑地摇头道:“再拖延。夸父你也和张天涯动过手你认为他的战术如何?包括你在内他和谁动手地时候出现过连续战斗几个月拼到神力枯竭了?”

    “这……”两人想起张天涯一向的作战风格不由一时语塞。

    白帝冷哼一声道:“这什么这?这就是我不愿意和他动手的原因那个张天涯纯粹就是一个疯子。其他每个神王高手甚至是神级高那个不是对自己的生命珍惜得不得了就算决斗起来也多以自保为主生怕自己受到伤害。可是那个疯子只要一进入战斗优先考虑的永远都是如何克敌制胜兵行险着对他来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不断的赢。换了你们碰到这样一个拼命的神王你们愿意和他交手吗?”

    ………………………………

    与此同时在三苗国都城幽都黑帝顼的帝宫内。同样被这道剑气震惊的还有与张天涯关系最差甚至可以水火难容的黑帝顼。手扶窗沿顼苦笑道:“当初在他还是一个的金丹期修炼者的时候我就猜到他可能成为我一个强大的威胁。想除掉他却始终没能如愿。没想到今天他终于站在了一个可以挑战我的高度上了。还有先一步除掉了共工否则事情将更加的麻烦。”

    想起了共工死前的豪气冲天顼又不禁出一阵苦笑:“共工啊共工想你我本事好友可是我没有你的光明磊落你也不如我的心狠。对敌人狠对自己要更狠!你做不到我做到了所以你输了。但不得不承认我赢得并不如你输的快乐。哎……”虽然他和共工已经成了仇敌但自从打败共工开始他从来没有觉得快乐过。

    长叹之后顼的身体突然一震如遭雷击。跟着他的双眼微微眯起嘴角也挂起了一丝邪恶的微笑用另一个语气开口道:“哼!张天涯那子刚刚修成神王就敢如此嚣张分明就是马乍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不知天高地厚!”

    微微一顿充满邪气的顼继续道:“共工只是一个开始不管是青帝、黄帝只要敢和我作对的人都必须除去!神州乃至于整个诸界都必须归于我的统治你们任何人也别想破坏我的计划谁也不行!”

    ………………………………

    神州诸国居中的有熊之都轩辕丘中黄帝的帝宫内。

    黄帝正在与风后、力牧、尝鲜和大鸿等人谈论天大大势。道黑帝顼大败共工的时候黄帝摇头叹道:“这也正是我不愿意现在进攻神农的最主要原因既然白帝愿意做先行者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得好。”

    风后也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陛下的意思是?张天涯的那句誓言?”

    “没错。”黄帝头道:“虽然按常理来三百年的时间张天涯也不可能对我构成什么威胁。但如果他回来后蓄意针对我们的话也是件让人头痛的事情。张天涯这个麻烦的人还是交给白帝解决的好还记得魃给我的书上得那个渔人得利的故事吗?”

    一提到天女魃想到那个活泼可爱对黄帝一心一意的姑娘众人皆是一阵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