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夸父追日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夸父追日

    劫难?”蓐收不屑的藐了一眼西北的第二个太阳对“我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本事成为一个劫难。不过是一个掌握一神王领域的神级生物而已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和真正的神王相比。天涯你连我父皇都敢正面挑战怎么会对这个神级生物如此重视?”

    根据张天涯的分析这个金乌的实力应该和掌握部分神王领域的宙斯相差不大。确实无法对他构成任何威胁但还是苦笑着摇头道:“如果真的只有一个的话当然不成问题。可是一起出现十个的话又会是如何一番情景呢?”

    “一起出现十个这样的怪物!?”蓐收终于被震惊了忙摇头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可能一次出现十个这样的怪物?天涯这件事情开不得玩笑的你是从那里得到的消息?消息是否可靠?”

    张天涯继续摇头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如果之前有人我可以之用三百年的时间从一个先天级的毛头子修成神王你会相信吗?至于消息的来源……”张天涯停顿了一下又摇头道:“我的消息来源并不可靠所以也没有必要出来。”

    一旁的青帝见蓐收半信半疑的样子开口补充道:“我倒是认为天涯所**不离十。因为早在三百年前我就推算出了这场劫难当时得出的结果是。劫难将在七百年后才出现。但就在今天有人告诉我。劫难将提前到来。不要问我告诉我这个消息地人是谁你只要知道他的话比我地推算更可信就可以了。”

    “这样……”蓐收听了青帝的话后眉头紧锁不再多言与青帝、张天涯一起。将神识外方去观察这只可以引一场神州浩劫的金乌……

    神话故事中的后射日金乌与太阳实质上是一众东西其实这种法并不正确。金乌只是一种鸟类身体虽然毕竟庞大配合满身的金色火焰在一般人看来确可以与太阳乱真。但其实金乌和太阳上的能量完全是不同地两个概念。

    太阳的光芒主生可以润万物生长。炎帝的神王领域才是最接近太阳的火焰。金乌身上的火焰。虽然看起来和太阳差不多但实则主灭。被这种火焰烧烤过的土地。将寸草不生被火光照射的河流将变成死水!距离它越近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

    金乌身上的能量虽然厉害但并无法阻止三大神王的观察。只见那金乌是一众三足大鸟。相貌极其凶恶。此刻正在张牙舞爪地对星神夸父进行着激烈的战斗。而且从形式上来看夸父身上已经有多处灼伤地痕迹正被金乌压着打呢。而一早赶去帮场的白帝少昊却是不见踪影。

    又一次喷出金色的火焰被夸父躲过后将下面的一坐原本还算秀丽的山烧成了一片焦炭。之后戏谑的道:“夸父嘿嘿这就是我当年遥不可及地星神夸父吗?你当年与青天剑神张天涯一战就旧伤还没有好吧?真是可怜啊……而且你一声不会只输给青天剑神今天还要输给我这只火鸟的哦。嘎嘎嘎……”

    “哼!”夸父冷哼一声挥动天星杖释放星芒反击。对于金乌的冷嘲热讽。则根本不予理会。

    金乌见夸父如此不禁嚣张的继续道:“看来你还对这场仗抱有幻想吧?还真是可悲啊!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有用出全力呢……”着身上的火焰猛地高涨一倍面目狰狞的继续道:“我具有越一半神级高手的能量我身上的火焰乃是灭世之火。凡被烧烤过的一切土地将变得寸草不生江河将变成一滩死水就连可以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族也可以烧死!他留下地灼伤将永远都无法恢复至于这想必你已经感觉到了吧?”

    “神王领域?”夸父一惊最后冷静下来问道:“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还做不到能能收吧?”用神识一只观察战局地张天涯听后不由心中暗讨:这星神夸父是看出对手虽然实力可怕但并没有太深的城府在套他的话。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它连神王领域的属性都毫不隐瞒的了你还非要打听它是否能收自如这和你有关系吗?

    果然金乌听后毫不犹豫的冷笑道:“收自如那有什么用?我根本就不需要收敛气息而且不怕告诉你我这身火焰并非是我自己修炼出来永远也无法达到你口中的法自如的境界。但那又如何呢?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可以赢定了你的!”

    “什么?”夸父听后勃然大怒天星杖一指挥金乌身上杀气倍增道:“这么来你的存在就只能不断的给神州造成灾难而且是无穷无尽永不停止的灾难!我不知道顼为什么要制造出你这种怪物来但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与天下苍生为敌即使你的实力再提升一倍我今天也绝对容你不得!”

    赞一个!张天涯心里暗暗佩服看来这个星神夸父除了护短之外对于大问题上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嘛。

    “嘎嘎嘎嘎……”金乌听了夸父的话先是一阵难听的狂笑跟着不屑的道:“你得没错我就是要与天下苍生为敌我也就是天下的一个祸害!”微微一顿声色转厉道:“可是那又如何?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个受了伤的星神有什么本事容我不得!”着再次提升身上的火焰强度夸父冲了过去。

    “哼来得好!”夸父的眼中闪过一丝刚毅面对金乌的冲撞。竟然不闪不避。待到金乌地尖嘴快要伤到他的时候。才猛地一提身形闪到了金乌背后。不理会金乌身上足以将它

    炭的火焰从背后将金乌抱住。而手中的天星杖了金乌的脖子。

    强忍着高温带来的剧烈疼痛夸父带着已经被他制住地金乌向天空中飞起。口中还沉声念道:沉声念道:“正群星之威。得兮天华;聚缩而破灭兮绝命破荒。九灭之道凶、劫、破、灭、寂、戾、狂、号、死!……”正是当年与张天涯拼得两败俱伤的星爆的咒语。原来夸父的办法就是与金乌同归于尽!

    感觉道夸父身上聚集着越来越多的群星之力金乌心中终于出现了强烈的恐惧一边徒劳的挣扎着试图从夸父的杖下挣拖出来。口中还不停的叫道:“你这个混蛋居然又用这招混蛋。快刚开我!”但因为喉咙被天星杖死死的勒住声音请起来已经有些变味了。

    夸父既然已经决定要为神州除此祸害。又岂会听它胡?手上非但没有丝毫松开地一丝反勒得更紧了。“既然你也知道自己是一个祸害那就和我一起飞灰湮灭吧!星爆!”在飞到一定高度后夸父终于毫不犹豫的涌出了他最后地杀招。

    “轰!”强烈的爆炸震得整个神州大地都为之颤了一颤其威力比起当年与张天涯同归于尽的时候。还要强上许多。再看夸父和那只是三足金乌已经再看不到影子作为这次爆炸的核心他们已经彻底的飞灰湮灭尘归尘土归土了。

    两面的士兵谁都没想到他们地主帅竟然会同归于尽。失去主心骨的他们又无心的互相争斗了一会便由副将下令个则退回了本阵。自始至终。赶去救援的白帝少昊都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仪和已死。现在白帝居然不对夸父进行救援他到底在搞什么!?

    ………………………………

    “真没想到啊!夸父居然会和一只灵智并不健全的金乌同归于尽哎可惜了我多年的心血了。”再张天涯他们的位置和夸父大战金乌的地方中间距离两边都有着很远一段距离的旷野上黑帝顼狞笑着谈论着夸父“不智”的行为。

    在顼地对面还站着一个白须老者此刻正对其怒目而视:“顼真没想到你居然有本事将瞬移中的我拦下来。可是现在我地手下死了仪和又死了夸父不管怎么心痛的人都应该是我。而你不过是死了一只鸟而已!”这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老者正是刚刚瞬移离开的白帝没想到却被黑帝顼拦截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夸父与金乌同归于尽却帮不上一忙。

    “那只能怪你的本事不够!”顼丝毫不给白帝面子的道:“如果你也有和我一样的本事我绝拦不住你也不敢这么明目张当的对你的东夷下手。现在你手下两员大将均已身死你这个国君做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就将你的东夷国让给我吧我保证可以让它比在你手里的而事后更加强盛。作为报答我绕你一命如何?”

    “大言不惭!”白帝对顼的态度实在忍无可忍挥动手中折扇便先下手为强的一道素金罡风朝顼攻了过去。

    “不自量力!”顼不屑的冷哼一声对于素金罡风不闪不避就这么迎了上去。一伸右手便轻易的将罡风挡在身前难以寸进。同时嘴角挂起一丝残忍的笑容道:“既然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不顾往日的情面了……你比起共工还有所不如!”

    两个神王在这片旷野上战斗着却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包括用神识刚刚搜索过这片区域的金神蓐收。可见比起几天前打败共工的时候顼进步的度更是在恐怖的以几何数字增加如今恐怕已经是足以越神王的存在了。

    ………………………………

    告别蓐收后张天涯回到了神农的军营。不露声色的将杀死仪和的功臣蝶舞收回体内便对刚刚迎出来的精卫一笑道:“白帝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三苗已经开始进攻东夷我们也得到了恢复声息的机会。现在就可以传令下去明天一早出回上党。”

    精卫闻言大喜幸福的一笑道:“我就知道只要你一回来一切麻烦都会迎刃而解的。”看着精卫含羞的样子张天涯心中一阵冲动。同时也不由叹息三百年的时间也让精卫成熟多了。若换做以前恐怕早已经扑到自己怀里撒起娇来了呢。

    拉过精卫的手到帅案处坐下张天涯带有歉意的微微苦笑道:“事情恐怕还没有那么简单如今东夷的威胁虽然去除了但并不意味着神州将要太平。以后的仗恐怕还有得打呢。我恐怕也没有太多时间来陪你了。”

    精卫痴痴的摇头道:“你不要这么人家心里都明白的。你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我?不然的话恐怕就算为了报答父皇你也不会对神农如此的尽心尽力你对我的好我会牢牢记心里的……啊对了!”道一半精卫突然想起什么却吓了张天涯一跳。

    在张天涯不解的目光中精卫取出了一张图来平铺在帅案上一边打开一边道:“这时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驱使鸟类衔神州各地的泥土草木炼制成的这个至今为止最为全面也最为具体的地图。”

    张天涯看着地图随口问道:“这上面的绿色是什么意思……恩我知道了。原来这个这些绿的位置正是神农军的所在的位置和规模。恩不过这个地图巨细无遗算是个好东西。”张天涯认真的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