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道唯一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道唯一

    然知道了这些禁制的出处自己的记忆中还有清晰明以前很多看不懂的东西经过月余的观察现在也可以做到一看便明。明白了禁制的原理及变化张天涯行进起来自然也快上了许多。之用半天的时间便看到了这片未知区域的核心部位但在他眼前却挡着一个更大的禁制一个他无法绕开在记忆中也找不到详细注解的禁制。

    “天涯自远方来不亦乐呼!”正在张天涯看着禁制愁的时候鸿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张天涯的脑海中:“没想到只用了一个月多一的时间你就已经度过了我的禁制区域还将我之前留给你的禁制记忆融会贯通。光是这一就不是其他神王能够办到的我很欣慰。”随着鸿钧的话音一落前面的禁止也出现了变化在禁止中间出现了一个可容数人通过的圆洞显然是给张天涯打开了方便之门。

    张天涯听了鸿钧最后的话感觉好笑随口配合着喊了一声:“咦…………”

    从禁制中的漏洞进入前面一片豁然开朗。原来和核心的内部竟然是一坐气势磅礴仙气缭绕的高山山上灵气的浓郁程度是张天涯平生所仅见纯净的灵气甚至结成了一片片云雾将山体遮掩的若隐若现让人看不清此山的真正面目。

    这时自山上一道金光射下将云雾分开两边。后消失不见。顺着云雾被分割开所形成的缝隙向山看去。只见在山巅之上屹立着一块巨大地冥光神石。光是这神石便是可与五色神石相提并论的铸造神器地绝佳材料世间罕见。没想到在鸿钧这里却可以被当作石山来作观赏之用。

    比起神石本身石上的字迹。要更显珍贵得多。只见上面金光不断流动金光之上金光过处显现出几行诗句为:“高卧九重天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秀一声化鸿钧。”若是凡人见了或许除了感慨书写之人书法造诣高外。不会有什么别的感觉。但在张天涯眼里却看得出。这是不输于“开天辟地”的天地大道。凭他如今修为尚不能参透个中玄机。

    鸿钧此刻端坐在神石之上对张天涯微笑头。

    飞身而起用不紧不慢的度向神石之上的鸿钧飞去口中半开玩笑地道:“凭兄弟我如今的修为。似乎还没有资格在此神石上落足。不如请鸿钧先生移步我们找一个不太庄严的地方再谈如何?”

    鸿钧听后鄙视的看了张天涯一眼出了一句很破坏他现在形象的话来:“孟德(操)!别跟我整没用的赶紧上来话。”

    张天涯闻言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孟德就是“操”的意思。当年穿越之前他自己也很常用的不过穿越过来之后他变得越来越文明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代。谁也不晓得世间有曹阿瞒其人所以这句孟德。也被他渐渐淡忘了。此刻听鸿钧出不禁生出一丝亲切之感。微微一笑落与神石之上一摆披风侧身坐下。

    “比喜欢盘膝而坐?”鸿钧淡然笑道:“不过也没关系觉得怎么坐着舒服就怎么坐千万别见外。”微微一顿鸿钧将目光落在了张天涯的身后地披风之上随口问道:“羽绒披风看起来不错哪里弄的?”

    “西方弄来地战利品。”张天涯随意答道:“在我成为神王的那一战中我斩下了路西法和米迦勒两个鸟人的翅膀各三支一个女性朋友用他们的羽毛帮我制作的。如果你喜欢就送你好了。”

    鸿钧摇头一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何况我是鸿钧?”微微一顿态度变得严肃道:“想必你见到我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吧。怎么现在却又一句不提呢?”

    张天涯嘿嘿一笑道:“凭借以往的经验我想问地问题你未必会告诉我。而你要告诉我的事情就算我不问你也会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问呢?就比如你和我师尊青帝见过面的事情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其中因果。”

    鸿钧失笑道:“没看出来你这子还挺记仇的呢。当时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还有很多事情你不明白现在也是告诉你的时候了。伏羲、女娲立太昊而震神州使其避免了内战的出现。但你是否觉得他们这样的做法治标不治本?”

    听鸿钧转入正体张天涯也认真了起来微微头道:“你继续。”

    鸿钧继续道:“神州被黑帝、黄帝、白帝等野心勃勃的神王所把持终究还是会有一场大乱的。伏羲、女娲地做法就好像是镇痛药只可以将大乱压制却不能真正消除大乱。最后的结果就是矛盾在压制下越来越大最后伏羲震慑不住地时候爆一场比现在严重数倍的破坏力更大的动乱!”

    对于鸿钧的话张天涯深以为然的了头马上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鸿钧一笑反问道:“你可是青天剑神神州第一推理高手。我已经出这么多了剩下的部分难道你自己推断不出来吗?不要怕猜错这里也没有外人你的猜测我看看你这些年推理的本事有没有长进。”

    “也好。”张天涯自信的一笑道:“正因为如此你才去找我师傅。意见不合下你们便决定用武力来决定谁对谁错。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那一晚师傅收回伏羲琴的原因。否则我实在想不出师傅、师娘在一起地时候。还有谁有本事逼他动用伏羲琴。但结果还是。所以。家师在我成神的那段时间里宣布退隐直了事家师才再次出山。这些分析我自己虽然已经很确定了但我还是觉得听你亲口出来。更准确一些。”

    “很好。”鸿钧一笑道:“不愧是青天剑神连这么简单地问题都想得到。”

    张天涯马上反唇相讥道:“不愧是鸿钧道人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我来想。”

    两人完之后对视片刻随后同时放声大笑笑声回荡在整个山脉之中。良久笑声散去张天涯再次问道:“我的第一个问题你的这个山头叫什么名字?”

    “混沌山。”鸿钧一愣道:“等等。这应该是第二个问题了吧?否则的话我刚才回答的问题。有算是怎么回事?”

    “刚才地问题我有向你询问吗?”张天涯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道。跟着一敛笑容转有问道:“我还有几个问题一是关于顼的共工大哥的话让我听得不明不白。二是关于我师姐。他有没有可能恢复原来的体制。三是湮墨你三百年前过他应该在三百年之后也就是几年之前回来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有出现过。第四我现在的修为能否帮上你的忙?第五……”

    “打住!”鸿钧见张天涯仍没有停下的趋势忙打断他道:“你的问题非要一口气都问出来。才甘心吗?你得这么快也给我一回答的时间。ok?”微微一顿继续道:“第一关于顼地问题这时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的事情之一。第二关于魃姑娘地体制她乃先天旱灵之体何况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让她的旱灵完全占据身体脱了万物生灭法则的约束恕我无能为力。与他一样黑帝顼弄出的那十只金乌我也无法将他们复原。所以你要阻止这场浩劫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们彻底消灭。”

    张天涯一听天女魃复原无望心里着急下忙追问道:“如果我有一天能答道你这样的成就合你我二人之力也不行吗?”

    鸿钧再次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人生不如意十之**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太强求了。你即使答道我这个程度所掌握地本事也不会与我相同。神王的领域就各有差异何况是真正的大道?”

    “原来最强的境界叫做大道。难道所谓的大道不是殊途同归的吗?”张天涯又问道。

    “当然不是大道其实都是独一无二的是一种……哎无论我现在多少你也是不会明白的。”鸿钧叹道:“等到你得证大道的时候一切你自会明了。不过对于你如何成就大道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提示。”

    谈到大道张天涯忙集中精神对鸿钧问道:“不知成就大道又需要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鸿钧摇头道:“大道不是神王之境不是找到什么答案就可以成就地。我和盘古当初在一片混沌之中领悟亿万年他领悟了开拓成就了开天辟地的大道。而我领悟了时间法则成就了维持世间秩序地大道。而你的功法都是从不同心境中领悟出来的。所谓返璞归真你如果想成就大道还应该从这上来入手。试着了解你的各种情绪比如恐惧。”

    张天涯闻言失笑道:“我这个人从来大胆惯了从不知恐惧为何物。这个未免有强人所难了吧?”

    “你真的确定你什么都不会害怕吗?”鸿钧摇头道:“你之所以不绝对自己会恐惧什么那是因为你一只吧恐惧藏在心底从没有显露出来。就比如你抱着精卫的尸体四处寻魂的时候你也不感到害怕吗?”

    “我……”张天涯被鸿钧这么一问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回答。

    鸿钧见他如此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转又道:“关于你的第三个问题我只能告诉你湮墨已经回来了不过这次他学乖了不肯和我正面交锋我一时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至于第四个问题就更好解释了。我的答案是……”鸿钧着拉长了声音跟着压低声音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耍我!”张天涯怒道:“了都等于没。”

    “耍你不是目的目的是耍死你!”鸿钧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对张天涯道。

    ………………………………

    后手中的神箭离开弓弦后顿时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想飞升中的娥射去!

    情和义爱情和事业只见后再一次选择了后者。但是就在神箭离弦的一刹那后马上对自己的决定感到了后悔。几乎下意识的不经过任何考虑的心念再次一动又一支神箭出现在他手上。

    这次的后心中没有丝毫犹豫所以箭的度也不是前一次可比的。弯弓、搭箭、瞄准、放箭一气呵成。第二支神剑再次射出这此的箭也和后的心一样急足足比第一支箭快出一倍有余。后先至的追上了第一支箭。

    “嘭!”两支神箭就在嫦娥脚下不足半丈的距离相撞爆开!爆炸力的余威已经真开了嫦娥身上散出的能量所形成的保护层险些阵伤娥本人。如果不是后第二箭出得及时恐怕此刻的嫦娥已经丧生于他的箭下了。

    看着嫦娥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内后狠狠的将手中神弓甩在地上。而他自己也无力的一屁股软坐在地心里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