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颛顼出手

第四百七十五章 颛顼出手

    天涯这样的布置考虑到了顼应有的所有反应不密。佩佩贡献但百密终有一疏他还是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顼变了!

    现在的顼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擅长阳谋让张天涯都多次摇头的顼了。

    但这也不能怪张天涯毕竟张天涯从共工和鸿钧口中理解的“顼变了”都当成顼变得更可怕了不管是实力还是心计。却没想到顼的性格会变得喜怒无常不再那么喜欢用谋了。

    张天涯并不知道顼正在等着他去取二宝此行真是吉凶难料……

    ………………………………

    北冥之海是神州最北端的一片海域一望无边的黑色海水有着可以极其可怕的低温。修炼者凡修为不足元婴期者触之变回被冻结形神就算一般的仙级高手也无法成熟海洋深处的玄冰之气想要出入自如必须得有神级以上的修为不可。而在海洋的深处只有一个地方的温度是普通修真高手可以承受的那就是海神禺强的府邸。

    禺强是神但他的府邸同样需要一些人来代为打理。因此禺强在他的府邸之外部下了一片结界可以抵挡外界玄冰之气保护府内之人不受其伤害。但同样这一结界也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设施只要有外人闯入禺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知晓。这也是张天涯对这里颇为忌惮的原因之一。

    施展瞬移来到禺强府邸外地一处山上张天涯已经感觉到了禺强布下的结界。已经探查到了自己。不敢怠慢忙运功于天眼。扫视整个结界内地空间。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行动竟然非常顺利。在这里非但没有现可怕的黑帝顼甚至连海神禺强都不在家。就在自己立身的山下张天涯现了九幽冥玉不敢怠慢马上挥剑劈山。取出九幽冥玉再次施展瞬移离开。

    从头到尾黑帝顼也未曾现身。这倒让张天涯暗自庆幸之中也十分的不解。

    与此同时令一边的轩辕黄帝也与张天涯一齐来到了北冥之海。根据两人之前地约定张天涯负责去比较危险的禺强府邸取九幽冥玉而轩辕黄帝则负责去取由圣兽北冥玄武看管的玄冰玉树枝干。

    与禺强的府邸不同玄冰玉树则是北冥之海内玄冰之气的核心。非神级高手到此除非有蚩尤旗那样的护身法宝。否则定会被玄气刮得形神俱灭断无幸免之理。

    玄冰玉树虽然危险至极但却和毒蘑菇比普通蘑菇漂亮的原理一样玄冰玉树的外观已经达到了一种美丽的极致。树身高达数百丈无论根、干、枝、叶都晶莹若冰从外面观看。可以清晰看清它的内部脉络。佩佩贡献给人地感觉绝对应该是一种精雕细琢的工艺品而非是一颗有生命地树木。

    但转念想想除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有谁能雕饰出如此完美的玉树来呢?

    玉树之下是一坐相对平坦的山。但细看之下你就会现这根本不是一坐山而是一个山大的巨大乌龟正在沉睡之中。虽然沉睡。但玄武的警觉并不比白虎来地黄帝刚刚瞬移来到这里。玄武便从睡梦中醒来。

    对于有人胆敢打扰自己的睡眠玄武显得很生气。当即怒吼一声:“嗷……何人到此胆敢打扰本神兽睡觉活得不耐烦了不成!?”其实这也完全是在虚张声势的吓唬人因为神州的高手们都知道玄武的脾气事实上是四大圣兽之中最好的一个。

    黄帝见白虎如此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飘动身形来到玄武面前平静的答道:“打扰你睡觉的人是我。”

    “厄……”玄武一愣随后马上低下了头:“原来是黄帝陛下玄武多有冒犯请陛下恕罪!不知黄帝不下远道来此所谓何事?”四大圣兽威风也要看面对的是谁面对一般高手的时候自然是威风八面。但对于神王级地高手他们也就是当当坐骑的命运借玄武一个胆子也不敢在黄帝面前大呼叫。

    黄帝也知道这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当然不会和玄武多啰嗦什么至今进入主题道:“我来此是为了你身后这玄冰玉树而来。放心我之需要一条枝干便可不会对玉树本身造成太大地伤害的。”

    玄武虽然懒惰但头脑却是四大圣兽之中最灵活的一个一见到黄帝就已经想到他的目的是玄冰玉树。现在听黄帝亲口承认虽然有些心痛但还是头答应道:“如此的话还请陛下取玉树枝干的时候略微心一些。”

    黄帝当然是头答应跟着便越过玄武飞身来到玉树跟前。随手取出轩辕神剑略微打量几眼后便选中了一条比较粗壮的枝干一剑挥出剑枝干斩落。紧跟着一挥手间便将斩落的枝干收了起来。

    就在黄帝收起玉树枝干打算瞬移离开的时候心头猛然警兆突生。忙横剑胸前回身一看之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就在他取玉树枝干的时候玉树上方便出现一片乌黑的水纹水纹一出现顷刻之间便形成了一个禁制空间将黄帝连同玄武玉树一起困了起来。这黑色的水纹倒是不被黄帝放在眼里只要花上一时间要破开它并不难。黄帝之所以惊是因为这黑水天下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掌握得了那就在鸿钧所修为远胜他与张天涯的——黑帝顼!

    “哈哈哈……”一阵听了让人十分不舒服的笑

    四面八方传来。黑帝顼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轩带着充满邪气地微笑。顼开口道:“我本来是在这里等张天涯的却没想到吧轩辕兄你给等来了真是意料之外地收获啊。看来张天涯的装备果然不是白白送给你的。”

    原本见到黑帝之前黄帝还多少受到一些张天涯对黑帝评论的影响此刻见到黑帝本人。黄帝反倒平静了下来。剑锋一转遥指顼一股无所睥睨傲视天下的气势出现顿时压了黑帝一头。黄帝的神王境界本就是不可逾越地王者之气!

    黄帝微微一笑对顼道:“黑帝要等张天涯为什么不在禺强的府邸等反跑到这里来等?难道你觉得这里会比禺强的府邸。更适合你作战吗?”

    “嘿嘿……”冷冷一笑道:“正因为禺强的府邸太容易现敌人。我才放弃那里的。换了我是张天涯也肯定会亲自来这更为安全的玄冰玉树而不是去禺强的府邸。就算要取九幽冥玉也有很多其他办法比如找个替死鬼犯不着亲身冒险。”

    黄帝不屑的反问道:“所以你就以己度人。以为张天涯的想法也会和你相同这才放弃禺强之府改在这里守株待兔?”

    “以己度人?呵呵……”顼又一次出了让人闻而生厌的笑声干笑了几声之后才开口道:“我这根本不是以己度人我地只是在权利中心生存的条件之一。看你地样子似乎张天涯亲自去了禺强的府邸取九幽冥玉去了吧?”

    黄帝冷笑一对不知可否。

    顼继续道:“你不会以为张天涯这样选择就是大义凌然。将危险的事情自己扛下来吧?不!绝对不是!他这么做只能明他比你我更聪明我想到的事情。他同样可以想到。他竟然能猜到我在这里镇守所以才故做仗义的选择去取九幽冥玉。你不相信吗?那可以可以想想他是谁的徒弟。”

    顼地意思很明白张天涯的青帝伏羲的弟子自然懂得阴阳八卦占卜吉凶事先算出玄冰玉树乃是凶地也不一定。

    但轩辕黄帝是何许人也岂会被顼的三言两语所挑拨?不屑的冷哼一声:“哼!你果然和之前大不相同了之前的顼是绝对不会用出这种不入流的挑拨离间的伎俩的。事情到底如何我心中自有计较。你现在要么插销禁制让我离开要么动手让我见识一下打败共工的你到底有何厉害之处。哪来这么多废话?”

    “好胆!”顼也勃然大怒随手一道黑气打出直奔轩辕黄帝胸口。

    这团黑气虽然与顼原本所用地化神黑水有所不同但还是带着那足以消融万物的腐蚀能力而且比之化神黑水来之强不弱。

    轩辕黄帝既然可以打败以近身战驰名地蚩尤剑法上的造诣自然也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一见黑帝出手马上感觉到了那团黑气的可怕之处冷笑一声一道金黄色的剑气自轩辕神剑中射出切豆腐一般的将那团黑气切成两半进而冲散余势不减直取顼。

    刚刚轩辕黄帝出剑气之时手上虽然看不出动作但事实上却是用了极快的度连九剑每一剑刺出无论力道、角度、度还是所用神力的多少都是绝对相同的这才做到了九九合一一举冲破顼所的黑气。

    事实上当初轩辕黄帝之所以能攻破蚩尤旗的防御用的也是这招。

    然而面对黄帝久久归一的轩辕剑气顼确只是不屑的冷笑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剑气放在眼里。眼看剑气已经逼近将刚刚挥出黑气的右手变掌为指食指轻迎向这道九九归一的轩辕剑气。

    用轻轻一指来迎轩辕黄帝的全力一击!顼疯了吗?还是他却有此本事?

    “噗!”顼一指出一团米粒大的黑气便从他的指尖射出。在被剑气刺到之前突然炸开变成一片篮球大的型星云流转。星云一经出现马上变得暗淡似乎被什么力量给吸走了一般只留下一个看不到任何东西的空间黑洞。

    轩辕剑气刺中这个空间黑洞之后并没有出任何声音只使这空间黑洞出一阵扭曲便被吸了进去。

    神州第十大神器的轩辕神剑在神王级高手轩辕黄帝的手中所出的九九归一的轩辕剑气竟然就这么被吞噬了!其为了足以攻破蚩尤旗防御的剑气居然就这样被黑帝轻描淡写的黑吞噬了。现在的黑帝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黄帝心头大惊表面上还是装作镇定的道:“你……果然和之前有所不同了。之前的顼神王领域只是可以腐蚀天下万物的化神黑水却从来没有听过可以吞噬别人攻击的本领。难怪共工不是你的对手想必也是你靠着这个本领出其不意下将他打伤的吧?”

    手掌一张吸收了轩辕剑气的空间黑洞再次变回原来的一团米粒大的黑气回到顼体内。顼收回黑气后邪邪的一笑道:“这项本事我可是练了很长时间呢。为此我还特地向我的手下鲲鹏要来修炼功法并加以改进才达到现在的境界。看招!”

    话间顼再次一指出这次出现的不再是黑气而是轩辕黄帝之前出的那到九九归一的轩辕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