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后羿射日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后羿射日

    击得手之后后手指一动又从背后箭囊中取出来。佩佩贡献弯弓上箭“嗖!嗖!”两支玄箭离弦之后再次化成两道玄光没入两只金乌的体内。又是两只金乌亡命在后的箭下十只金乌已经除其四。

    眼看剩下的六只金乌已经开始恐慌的拼命挣扎后嘴角微微挂起笑意。冰弓又一次被拉开这次后射出三支箭。毫无例外的三支玄箭命中三支金乌。

    顼辛苦三百年练出的十只金乌如今紧剩其三了。

    看到此幕湮墨终于显得急躁起来。随手一个黑洞吸掉张天涯攻来的剑气就要转头去增援金乌。

    可是张天涯岂会让他如愿?一看顼打算放弃自己改增援金乌马上用出了他剑法中剑气最强一式——七步成诗。巨大的剑气拦腰斩向顼。

    “湮墨你的对手是我!”张天涯表面上是在向湮墨叫板其实则是在提醒后抓紧时间。

    湮墨知道张天涯剑气的厉害挡下不敢怠慢忙再次出黑洞将这股剑气吸收。不过因为张天涯这次出的剑气过于强横他吸收起来也没有只见那么随意。更不要分心两用出手增援金乌了。

    眼看张天涯托住了湮墨后又一次取出三之玄箭弯弓、射箭三道金光从冰弓射出直取最后三支金乌。这一下如果还能全中那顼苦心多年的金乌计划。就彻底被破了。而后则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还剩下最后一只备用的玄箭。谁知这时。异变突生。

    湮墨见后最后三箭已经射出最后三支金乌一样危在旦夕。心里大急眼看张天涯又一道强悍霸道地剑气斩来只能运气黑洞吸收。同时不得不冒险分散功力在最后三支金乌中的两只中间放出黑洞来。将金乌连同即将射中金乌的玄箭一起吸了进去。由于情急他并没能保住第三只金乌的生命。

    但这一分神湮墨也感觉心口一痛最近流出鲜血。本体是宇宙黑洞可以万年不灭的湮墨竟然在张天涯的剑下受伤吐血!受伤之后地湮墨马上指挥黑洞逆转将刚刚吞噬的两支金乌吐出。而两支玄箭则是有去无回了.

    两支金乌脱离黑洞之后。马上并分两路向后夹攻过去。脱离束缚的它们已经不再对后的冰弓、玄箭感到恐惧。不但因为后如今只剩下一只玄箭也因为之前几只金乌被杀毕竟都在行动受限的情况下。如今它们被黑洞一吞一吐自然解脱了束缚。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后给他们的兄弟报仇!

    后一见两支金乌已经冲了下来知道拔箭以来不急连瞬移都忘记了施展只是将自身的度提升道最大掉头向远处跑去。

    两支金乌哪里肯放过后一看他逃走心中齐齐冷笑。怎么?就只会欺负我们被五大神王束缚住的兄弟现在见我们脱困了。你就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现在我们可以动了。还怕你的弓箭?看我们不把你烤成干!心中愤恨两支金乌朝着后逃走的方向追去。

    而五大神王见状唯恐后有失也忙跟了上去。

    众神走后战场上就剩下张天涯和湮墨张天涯见到湮墨嘴角流血已经受伤。淡然一笑横剑道:“果然和我想得一样你地胃口也不是无限大的嘛。怎么样吃饱了没让我再给你来几个大地!”话音一落又是一连斩出十几道剑气。

    湮墨原本在度上就不是很擅长加上现在有伤在身想要躲避更是不可能的。虽然心知继续吞噬只会伤上加上但还是不得不再次施展黑洞将张天涯的剑气吞噬。

    而这时张天涯一边继续释放着剑气一边道:“我的剑气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吧?嘿嘿想必你每吞噬我一道剑气在完全消化之前都需要十倍甚至百倍的神力来压制。现在地你是不是已经到达极限了?什么还能吞?好的满足你看剑!”完又是剑气连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用剑气将湮墨撑爆!

    但湮墨毕竟是可以和鸿钧叫板的人想杀他他又岂是那么容易?如果这种方法可行当年盘古、鸿钧联手便不会只是将它封印了。张天涯的话得倒是没错但湮墨的吞噬能力恐怕张天涯现在的修为想撑爆是绝不可能的。佩佩贡献

    他之所以可以让湮墨受伤完全是因为湮墨与顼合体尚未答道圆满的境界。爆增地能量使得顼的身体无法成熟才吐血受伤地。也就是张天涯不管怎么继续努力最多也就是让湮墨放弃顼的身体和神识这段日子融合的努力付诸东流而已。但想消灭湮墨现在他还办不到。

    张天涯不知道湮墨的成熟极限可湮墨却十分清楚顼身体的成熟极限。心道这些剑气如果再照单全收这具身体恐怕真的要垮掉。而现在融合尚未完成身体一跨元神也自然消散到时候鸿钧若来还不是对我想封就封?不行!

    想到这里湮墨再次施展黑洞将张天涯这轮出的剑气全部吞噬。就在张天涯打算再接再厉的时候湮墨突然开口道:“张天涯你得一没错。我的身体的确已经承受不了了。再多的厚赠不敢接受还你!”完黑洞猛然开始逆转。

    “不好!”张天涯这才想起湮墨的黑洞不但能收一样也能放。但此刻再想躲还哪里来得及只见打量的剑气不但是张天涯最后出的十几道连同之前被湮墨所吞地剑气。同时被反射了回来。

    顼还刻意为之将众多剑气的度方向。做到尽可?千道剑气几乎是汇集于一向张天涯射来。

    张天涯虽然知道自己出的这些剑气厉害但也只能一横手中青天神剑硬着头皮硬接下来。万千剑气。几乎在同一时间刺中请天神剑。

    几乎毫无反抗能力青天神剑被自己出的剑气联合起来一击斩成碎片。神剑后面的张天涯更是再无抵抗能力被剑气穿胸而过。只感觉胸口一凉之后张天涯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开始消散。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自嘲道:“原来我最大的恐惧竟然是怕死。这对我这个以拼命著称地神王来是不是一种讽刺?”

    “放心。你是不会死的。”这时顼放出一片黑洞邪笑着开口道:“我会将你吞噬。让你也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这样一来你便会和我一样的永生。”完随手一挥手中黑洞便将张天涯套住。

    张天涯感觉到黑洞的强大吸力心中愤愤冷声喝道:“哼!我现在还没死呢。想吞噬我?你配吗?”完挥手释放出一道剑气将黑洞吸力与自身的联系切断同时硬撑着最后一丝理智飞退出黑洞的笼罩范围。

    张天涯的剑气是可以斩断一切的剑气这“一切”之中自然也包括黑洞的吸力量。剑气可以斩断黑洞而黑洞也同样可以吞噬剑气。这两者看起来似乎自相矛盾但事实上却并非不可能共存地存在。

    脱离黑洞之后。张天涯心里一松终于失去了知觉。湮墨不屑的冷笑道:“支持片刻。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你现在昏死过去还不是要任由我来吞噬?自然明知无法反抗为什么还非要反抗?”完又出一个黑洞向生死不知地张天涯照去。

    “哼!回去!”就在黑洞马上要将失去意识的张天涯吞噬的紧要关头突然一个巨大的金色符咒出现在张天涯与黑洞只见黑洞撞上符咒就好像碰到了蹦床一样被反弹了回去。又被湮墨挥手收回。

    收回黑洞湮墨邪笑道:“鸿钧记得上次也是你护着张天涯。不过这次你要将我封印恐怕也已经办不到了。”

    随手打出数个禁制将张天涯的身体保护起来鸿钧叹道:“本以为他在这一战中应该可以领悟大道没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完转对湮墨道:“现在我虽然无法封印你但只要有我在你也无法继续胡作非为!”

    “那又如何?”湮墨不屑道:“你难道还能和我永远打下去不成?”

    “如果你一定要继续作恶的话也无不可。”着鸿钧掌心已经浮现出一个金色地符印。而湮墨没有答话但他身体的周围也出现了黑洞一样的螺旋能量波动神州绝强者之间的一战已经一触即。

    ………………………………

    后在两支金乌的追击下疲于奔命眼看两支金乌越追越近也开始出一道道毁灭之焰对他进行攻击。后突然莫名欣喜的一笑原来身后追杀他的两支金乌已经在追杀过程中忘记了后的可怕相互交叉飞行在后面前刚好出现了重叠。

    后一路逃跑就是为了这一刻。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一箭双雕的好机会怎么可能错过?这一刹那间后几乎越的自己地度极限就在两支金乌在身后身影出现交错的一刹那。完成了把箭、上箭、弯弓、转身、瞄准、射箭这一系列地动作。

    一道冰蓝的光芒从冰弓射出直接穿过了两支金乌的胸口。一箭射杀两只金乌!

    随着两只金乌的自爆而亡后勉强支撑的身体也终于无法继续支撑。随手将冰弓仍在地上便开始闭目调息神力。刚刚的几箭已经使得他神力透支现在虽然他很努力但依然无碍感觉到哪怕一丝的神力。但他也不敢因此松懈否则就算将来恢复修为和神识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六大神王一只都进跟在后和两只金乌后面亲眼见到后刚才回身那精彩的一箭也知道作为一个神级高手要出这样程度的攻击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如果换了平时他们肯定亲自为后护法但现在不行因为张天涯还没有脱离危险。

    五大神王只来得及在后身边布下禁制便连忙赶回去要为张天涯助阵。

    但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却只现了被保护在禁制之中生死不知的张天涯。还有另一个正在和湮墨对持的鸿钧。五大神王之后只有一个轩辕换地曾见过鸿钧的面一看之下心中大定忙抱拳行礼道:“轩辕见过鸿钧道人多亏您及时赶到否则神州也将难安。”

    其余四大天神这才知道鸿钧的身份本欲行礼却被鸿钧打断道:“我们退开一旁敌人非同可我必须全力应付。”着身上金光大盛一个谁也无法认出其中玄机的符印出现将他的身子完全罩住又了一句:“用你们的神力托起禁制带天涯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现在无暇顾及他的情况虽然他被自己的剑气击破元神本应必死无疑玩我总觉得或许他还有救。”

    五大神王不敢怠慢忙用神力托起禁制之中的张天涯快的脱离了战场。而这时鸿钧和湮墨也展开了他们惊天动地的一战。战斗之中散的神力余威波动都让几大神王感觉到既震撼又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