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章 附身穿(修改版)

第一章 附身穿(修改版)

    “方总您好,这次玄武区业主联名起诉金陵地产,请问您对今天的庭审有什么看法?”

    “请问方总,这次金陵地产面对‘法律卫士’之称的何炜大律师,在他近二十年的从业生涯中还从未有过败诉记录,您认为金陵地产有胜诉的可能么?”

    “方总,您对法院驳回你方延期开庭的请求是否有意见?”

    ……

    江苏卫视、金陵卫视等数家媒体记者堵在南京玄武区法院门口,采访要匆匆上车的江苏房地产巨头,金陵地产总经理方祥明。

    方祥明对着伸到眼前的几支话筒一脸木然道:“对不起,无可奉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们的律师。”完,在几个保镖的阻挡下,弯腰钻进了奔驰车内,随着保镖拦开围堵的记者们,奔驰车绝尘而去。

    “啊——何大律师……”

    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群正有些失望的记者抬头看去,立时如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

    一个从法院偏门出来,眉头微锁、面色冷俊的中年男子,正是江苏赫赫有名,一向不畏强权为弱势群体申冤的大律师,何炜。

    此时他一边低头想着什么,一边快步走向停车场。

    正在这时,从停车场内风驰电掣般冲出一辆轿车,直直地撞向了何炜。

    事出突然,何炜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这辆车就要撞了上来,何炜已看到开车的司机嘴角挂着的一抹残忍的冷笑。

    突然,晴空郎朗,一道闪电凌空劈下,“喀拉拉”一声巨响,何炜竟然在原地凭空消失了。

    大明朝崇祯年间,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但在江南一带,依旧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而江南要塞之地金陵城,更是酒馆层层林立,斋馆处处盛开,来往穿梭,一派繁华景色。

    这在秦淮河畔有座秦淮苑,最是人头攒动,门庭若市。

    这边走,那边走,只为寻花柳;那边走,这边走,莫厌金樽酒。

    之所以有如此景象,只因为这秦淮苑乃是金陵城内最奢华的一处青所在,吸引了无数富商豪门、王孙公子、文人骚客来此游玩欢宴。

    到秦淮苑,不得不提秦淮苑内的枕香。

    这里更是夜夜笙歌,尽日丝竹声声。

    枕香雕梁画栋极是华丽,建筑巧夺天工,布置匠心独具。里面曲折幽深,阁错落,轩帘掩映,互相连属,如同仙境。

    这里住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淮苑当家花魁柳如如。

    柳如如不仅有天人之色,还有惊世之技,最为难得的是,还是个清倌人,卖艺不卖身。来这枕香挂牌还不足一月,在金陵城提及枕香柳如如,几乎是没有男人不知晓。

    每个见过柳如如的男人都想:倘若能和柳如如同床共枕一宿,便是死也心甘。

    柳如如红透金陵城,寻常人自然是不能一见,能一睹芳容的,除了那些达官显贵,偶遇知书达礼之人,或是江湖侠士,也会受到格外的礼遇,被请进中叙,但至今未有人能入香闺而不回,于是金陵城内夜夜可闻无数声无可奈何的长叹。

    今晚的秦淮苑依旧是灯火辉煌,枕香内仍然是热闹非常,里到处是莺莺燕燕和客人们打闹着,白花花的胸脯和大腿闪的人眼疼。

    “哟~这不是西门公子嘛,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姐姐,可把姐姐想死了……”三十左右,风韵犹存的老鸨扭着腰肢,媚笑着迎上了一个刚刚进门的年轻人。

    年轻人穿着一身颜色鲜亮的锦缎长袍,看上去二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虽然体形瘦弱,倒也一表人才。

    这个西门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武林四大派之一,金陵玄武庄庄主西门啸天的独生子,西门町。

    但西门啸天的这根独苗却是天生脉象错乱,从躏弱多病,不要练功习武将金陵玄武庄发扬光大,便是将这个“掌中宝”拉扯大,也是西门老太太和西门啸天夫妇烧了多少高香,拜了多少菩萨,求了多少良药补品,才不至让他夭折。

    玄武庄上下对西门町这根独苗是呵护倍至,溺爱非常,绝对是抱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花了。

    西门町在娇惯中长大,虽然算不上骄横跋扈,但也是好逸恶劳,不学无术,整日游手好闲。

    他最大的爱好便是与一帮公子哥流连于烟花柳巷,喝喝酒,吟吟诗,逗乐买春,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

    也因为他出手阔绰,常常为博美人一笑而一掷千金,老子又是玄武庄庄主,在金陵城乃至江南一带可以无人敢惹,加上他长相英俊,自然是很受粉门圈的欢迎。

    此时西门町看到这个骚~媚的老鸨,毫不客气地在她的肥~臀上摸了一把,嘿嘿淫笑道:“干姐姐,弟也想死你了。”

    “哎哟,我的西门大公子,只怕不是想我,是想柳姑娘?”老鸨扭动了一下屁股,抛了个媚眼道。

    “嘿嘿……都想,都想……”西门町嘿嘿笑着在她的臀部猛捏了几下,抬头看了看,在她耳边低声道:“不知道柳姑娘今晚何时出来?”着,将一大绽纹银塞进了她深不可测的乳~沟内。

    “谢西门公子打赏。”老鸨妩媚的瞥了西门公子一眼,眉开眼笑的道:“你不用急,柳姑娘出来尚早,我先叫别的姑娘伺候你。”

    着,抬头扯开嗓门喊道:“上下的姑娘们,西门大公子来了,给我好生伺候着。”

    这一嗓子,立时引起了不的轰动,一群姑娘姐纷纷涌上前来。

    虽然里这些穿着暴露的姑娘们都入不了西门町的法眼,但他也不客气,拽了两个姿色还算不错的妞走到一张檀香圆桌,左拥右抱,是上下其手。

    他双手动作娴熟,轻捻慢揉,该轻的轻,该重的重,对女人的敏感处甚是熟悉,不一刻功夫,就将身边两个妞弄得浑身冒火,脸上红扑扑的,滴出水来的双眸里露出恶狼似的眼光,恨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吃了他。

    “西门公子,奴家知道你为柳妹妹而来,不过时间还早,不如……先去我房里歇歇?”西门町右手边一个妞,在他怀里一阵扭捏,媚眼如丝道。

    西门町在她水蛇腰上捏了捏,调笑道:“浪蹄子,不用慌,等我听了柳姑娘弹琴唱曲,晚上我们再……”

    “哼,公子又话骗我们,自从柳妹妹来了,你便再也不关心我们姐妹……”另一边的妖冶女子嗲声嗲气的哼道:“嗯~人家不管,人家现在就要嘛……”着,一只手已探向西门町胯下,轻轻抚弄起来。

    西门町本不是什么鲁男子,他是色鬼转世也不为过,三下两下,已被两个妞撩拨的欲火升腾,再也不管那什么柳姑娘,先解决眼下饥渴再,搂着二人便向上一房间走去。

    没一会儿,房间内一只雕花大床上,三人已是**相呈,随着阵阵**之声,这一幅双飞图只让人是血脉贲张。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仍正浴精~血而奋战,突然房内传来一阵“呷呷……”鸭叫般的阴冷笑声,像有质之物,直透入人心内。

    还没等两个放浪形骸正闭眼纵欢的妞睁眼看去,只听到“噗”、“噗”两声,她们的脑袋上已各出现一个血洞,立时在极乐中香消玉殒。

    紧跟着,一个身着黑色劲装,脸上也用黑巾遮住,只露出一双看不真切眼睛的黑影闪现出来,只一闪间,黑影已飘至床榻前,对着一脸骇然的西门町呷呷阴笑道:“你……叫……西……门……町?”

    虽然黑影无形中给了西门町巨大的压力,但他毕竟见惯了世面,胆子也不,此时借着房间内摇曳的烛光,看到这黑影的眼珠竟然是灰蒙蒙的,仿似瞎子一般,人已渐渐镇定下来,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爷爷是谁不重要,我是来告诉你,金陵玄武庄从此在江湖除名。呷呷……玄武庄四百六十七人仅剩你一人,爷爷这便送你去阴曹地府跟他们团聚……”黑影得意地着,也不理西门町震惊的表情,缓缓一指出,一股劲气从指尖发出,丝丝有声,正中西门町前额,立时也击出一个血洞。

    光溜溜的西门町身子往前一扑,倒在了两团正逐渐冰冷的肉蒲团上,便一命呜呼。

    黑影对自己的功力相当自信,出一指后看也没看,便腾身从窗口射出,瞬时消逝在沉沉夜色中。

    枕香内丝毫不清楚上有命案发生,依旧是莺歌燕舞,各种欢笑声、浪~叫声络绎不绝,端的是热闹非常。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传来滚滚闷雷之声,突然,漆黑的夜空一声惊雷,“哗啦啦”一声响,仿似在人耳边炸开,一道闪电透窗而入,正中死的不能再死的西门町额前血洞,却是看到那血洞上冒出一股焦枯味的青烟,血洞竟很快愈合,只留下一圈淡淡的粉色印记,也让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房间内的蜡烛早已燃尽,一片漆黑中,西门町的眼里尽是迷惘之色,对身下两具**而冰冷的肉蒲团丝毫没有注意。

    他使劲摇了摇头,又拍了拍脑袋,慢慢恢复了一丝清明,脑中迅速闪出一连串问号:啊——这是哪儿?呃……我是何炜还是西门町?难道我穿越了?还是附身穿?

    他感觉脑子一片混乱,两种截然不同的影像仿似打架般在脑中交叉闪现,脑袋也跟着胀痛起来,惨白的脸上不觉中已疼出密密的汗珠,而额前那圈淡淡的粉色印记时而殷红如血,时而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