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章 美人榜

第四章 美人榜

    兴趣所致,继续淫开场诗一首:裹头玉人场前立,手把牙鞘紫罗带。舞来阴寒罗衣彻,霸王上弓娇无力。

    咳咳……预示着有劲爆场面哦……

    “兀那汉子,你才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到桃花居来撒野!”

    “哪里来的狂徒,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连龙姑娘和林姑娘也敢得罪。”

    “……”

    虬形大汉虽然闭嘴了,却是不料早已引起店内诸多人的不满。

    此时不约而同从两张桌前各站起一个神态俊雅的年轻人,遥指虬形大汉怒喝道。

    两年轻人看到对方也站起身,不禁互看了一眼,或许是同仇敌忾,也可能是想给他们口中的龙姑娘和林姑娘留下一个好印象,两年轻人都冲对方淡淡一笑,露出一副谦恭的表情,并摆手示意对方先话。

    他们在这儿谦让,那虬形大汉却是再也忍不住,“腾”地站起身,瞪着铜铃般大的环眼骂道:“奶奶个胸,两个王八蛋……”

    “坐下!”

    虬形大汉话没完,英婷爱一声低喝,让他感到心底一寒,“扑通”又坐了下来,连头也埋下,竟是不敢有半句啰嗦,只是感觉有郁愤,抬手从桌前抓起一块酱牛肉啃了起来。

    见此情景,其中个头稍高的年轻人瞥了一眼白衣女子,见她并没有抬眼看他们,好像事不关己,暗自叹息一声,便坐了下来。

    另一个年轻人听虬形大汉喝骂,俊脸已变色,一伸手已是握住了肋下的佩剑,正要抬脚上前理论,却是看到那年轻人已坐下,不禁止住了脚步,冲那大汉“哼”了一声道:“想来你也是参加这次的江湖大会,正事要紧,否则的话,我郝矗绝不饶你。”着,看了看白衣女子和橙衣女子,也坐了下来。

    江湖中人大多崇尚武力,店内很多人原本以为要看一场好戏,随着两出头的年轻人又坐了下来,很多人都感觉扫兴。

    但也有不少初出江湖之人对刚才年轻人的话引起了兴致,都是露出了惊奇的神色,纷纷与同桌之人低声交谈起来。

    “啊?他就是郝矗郝少侠?想不到这么年轻就进入风云榜……”

    “真是哈,风云榜一共五十人,听他才两年时间就位列风云榜第九位,很有可能在今年就跻身前三强,冲击龙凤榜……”

    “靠,你们太孤陋寡闻了?郝矗算个球啊,那另一个年轻人你们知道是谁不?人家那才叫牛掰……”

    “是谁?你不会告诉我他是龙凤榜上的人?”

    “他叫林道瑞,高仑山神农教林莫夫的公子,你他是不是龙凤榜上的人?”

    “啊?!”

    “你干什么?”

    “你别拉着我,林少侠是我的偶像啊,不到二十五岁就晋身二十人的龙凤榜第十二位,我得过去拜见拜见,不定能搞个签名啥的……”

    “靠,你有出息行不?别给老子丢人现眼。”

    “哎,师兄,你我们这次能不能见到地榜和天榜上那些传中的大佬啊?”

    “我看玄,估计最多从远处瞄一眼……这次轻舞阁主召集的江湖大会,规模堪比五年一届的武林盟主大会,像我们崂山这种门派师傅就是来凑凑热闹,让我们长长见识,哪里有机会进入议事厅哦。”

    “嗯,也是……”

    “嘿嘿……师兄,那两个妞是什么来路?真他娘的漂漂,要是能搞一搞……”

    “啪!”

    “呃?你干嘛打我?”

    “靠,你丫的给老子闭嘴,你想死别连累老子。”

    “不……不会?我就而已,有那么严重……”

    “靠,你不知道祸从口出啊?”

    “有那么玄乎?师兄,那你告诉我们,她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咳咳……那老子就告诉你们,省的你们口无遮拦……美人榜你们都知道?上榜的美女可都是千万江湖儿郎的梦中情人,心目中的女神……也是你们走了狗屎运,今儿能看到美人榜上的真人,喏,那白衣女子就是十大美人榜里位列第三的林雪恩,也是龙凤榜里的一个,比林道瑞排名还高一位,橙衣女子叫龙馨儿,虽然是个辣婆娘,可也是名列第八的美人……就你刚才这话,要让别人听去,十个男人中有九个要弄死你,剩下一个还是断袖之癖。”

    “哇塞,今天可真是眼福不浅,十大美人一下见了两。”

    “哎,师兄,那林姑娘长得跟仙女似的,还只是排名第三啊,那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轻舞霓裳和独孤羽不是美上天啦?啧啧啧啧……”

    “靠,看你白痴样,那还要你?独孤羽身为蝴蝶谷谷主极少出走江湖,为人也是神神秘秘,江湖上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轻舞霓裳我倒是远远地见过一面,那绝对是仙女下凡,不过就是特别冷傲,属于冰美人,我还是比较欣赏林雪恩。”

    “师兄,话不能这么,那轻舞霓裳跟玄武庄庄主西门啸天的独子西门町指腹为婚,听那西门町整日寻花问柳,不学无术,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江湖上都粉嫩的白菜要让猪拱了,一朵美艳的鲜花要插在臭屎粑粑上了,估计轻舞霓裳也不愿意嫁给西门町,只是父命难违,这才让她整日冷冰冰的,嘿嘿……这次玄武庄突遭灭门,轻舞霓裳跟西门町的婚事也黄了,不定最高兴的就是她了。”

    “唔……也有可能哈……提到玄武庄灭门,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六天,但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不相信是真的……玄武庄多强大的一个存在啊,西门大侠多好的人啊,竟然没了就没了,真不知道是哪些天杀的干的,唉,希望这次江湖大会大伙儿能齐心协力,查出凶手,为西门大侠为玄武庄报仇!”

    ……

    西门町急急扒完饭,却是看到王老汉还在不紧不慢地细嚼慢咽,偶尔还放下筷子,美滋滋地品一口桃花露,便低头想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在桌下递过去对他悄声道:“王老伯,这一路辛苦您了,这是给您的报酬。”

    王老汉跟西门町一路行来,发现这个“何公子”(为隐藏身份,西门町便用了前世的名字何炜)虽然穿着简朴,话也不多,为人倒是谦恭,已对他大生好感。

    看他像是第一次出远门,对诸多风俗人情竟是不甚了解,一路上不但尽心马夫之职,也对西门町颇为照顾。

    此时见状,连声道:“何公子,使不得使不得,要不了这么多银子……”

    王老汉的声大,那橙衣女子龙馨儿抬头看了过来,西门町将银子塞入王老汉手中,又从怀中取出一锭纹银,估摸着够买单了,便放在桌上道:“您不用客气……”着用手压住王老汉想将银子退还给他的手,接着道:“这银子是吃饭钱,一会儿麻烦您跟店家算账,您慢吃,我有事要先行一步,就不陪您了,祝您回程顺利。”

    着,西门町站起身来,也没看林雪恩二人,低头便向桃花居外走去。

    “那……老汉我谢谢何公子了,您慢走。”王老汉对着西门町背影了头道。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

    西湖之上水波潋滟,宽广的湖面犹如一面巨大的镜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远处是天色空蒙,青山滴翠,杂树升烟,让人心醉神驰。

    出了桃花居,顺着湖堤,西门町却是无心欣赏这眼前美景,刚才吃饭时候,也听到了周围人的一些议论。

    他对天机阁这次召集江湖大会商讨为玄武庄报仇,是心生感激,更对轻舞飞龙的此举替西门啸天感到欣慰,也对那些个陌生的江湖中人不辞辛苦前来参加大会,生了拳拳之心。

    不过,他现在倒是有纠结了,究竟要不要去天机阁面见轻舞飞龙?

    江湖中所有人,包括轻舞飞龙都认为自己已经死了,那指腹为婚的事当然也无从谈起,“退婚”自然是没有必要了。

    江湖大会马上召开,如果冒昧跑去见轻舞飞龙,很可能将自己还活着的消息泄漏出去,而从他的为人看,这“退婚”之举不定就变成了“完婚”之举。既然那轻舞霓裳也十二分地不愿意嫁给自己,自己何必要去“做作”一番呢?

    想到这儿,他不禁伸手摸了摸贴身挂在胸口的那块温玉,那是一块玉观音,正反两面各刻着“轻舞”和“霓裳”二字。

    父亲西门啸天告诉过他,这是他与轻舞霓裳指腹为婚的信物,在轻舞霓裳手里也有一块玉,那是一块玉佛,方面刻着“西门町”三字。

    虽然着烈日,西门町心里却是毫无躁热之感,但如果不去见轻舞飞龙的话,自己知道的那一丝线索又要从何查起,去跟谁呢?

    他边想边漫无目的地走着,却是不觉中来到西湖边的一处凉亭。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湖边游人稀少,凉亭内空无一人,他便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