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章 崂山派师兄弟

第六章 崂山派师兄弟

    搞定场诗搞湿了,再来一首:五云阁孤山间,花木长新日月闲。三十六亭连栋宇,天下花魁住内苑。

    西湖群山之中有一座最低的山,但却是湖中最大的岛屿,名曰孤山。

    孤山一山独特,位于西湖的里湖与外湖之间,形如牛卧水中,浮在碧波萦绕的西子湖中。

    山间花木繁茂,最多的便是桃花,而在那葱郁的桃林深处,分建数十幢精致的阁,错落别致。

    这数十幢精致的阁正是江湖四大派之一,杭州天机阁根基所在。

    江湖大会在天机阁举行,天机阁迎来了来自五湖四海各门各派的江湖中人,甚至连天下第一大魔教恶魔崖也派了人参加,据前来参加江湖大会的恶魔崖副统领秦雪生明,一是对江湖上传言玄武庄灭门案有恶魔崖参与来澄清一下,二是希望与江湖正道修好。

    整个孤山之上是热闹非常,到处挤满了江湖中人。

    轻舞飞龙召集的这次江湖大会,得到了江湖四大派中另外两家,领袖武林的蓬莱上清教和黄山明月堡的鼎力支持。

    虽然这次武林盟主子郁非没来参加,却也是写了亲笔信由师弟欧阳渊民带给轻舞飞龙解释了原因,并责成欧阳渊民全力协助天机阁,追查凶手。

    至于黄山明月堡,更是在堡主柳宗函的带领下,亲率明月堡二十多个高手参加这次的江湖大会,并放言:玄武庄的灭门案是对武林正义赤果果的挑衅,是在每一位有正义感的江湖儿女胸口扎了一刀,明月堡绝不姑息养奸,一定要追查到底,将凶手诛于玄武庄四百六十七个亡魂的灵前,还玄武庄一个公道,还江湖正义于朗朗乾坤。

    有了这两家的支持,加上天机阁在江湖中的地位,以及轻舞飞龙在武林中的声望,天机阁的邀及函一发出,那绝对是一呼百应。

    当然,像崂山派这种前来凑热闹长见识的也不在少数,更有甚者,就是想来一赌天下第一美女轻舞霓裳绝世姿容的。

    这晚,在天机阁一处桃林的八角亭内,四周亭檐挂着的灯笼将周围照如白昼,一张宽大的圆桌前围坐着九个年轻人,四女五男。

    上首位置坐着的正是仙子般的林雪恩,一袭白衣显得风姿卓越,此时脸带微笑,倾听着几个年轻男子的侃侃而谈,偶尔上两句。

    她右手坐着的是龙馨儿,而左手位置上赫然是天机阁阁主轻舞飞龙的独生女儿轻舞霓裳。

    她的确是无愧于天下第一美女之称!

    那是一张动人到让人忽略容貌的脸蛋,很矛盾,却十足撩拨,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尘世间的妖艳在她一笑之下,皆成庸俗。

    她的肌肤细~嫩极了,在灯光下甚至映出一种莹然的光彩,就像是一匹上好的锦缎,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摸。

    她秀眉有如新月,自然的划出两道优美的弧度,衬得剪水双瞳漆黑晶亮,仿佛一泓深潭,有轻波荡漾,巧的鼻子像是凝玉琢成,微微上翘,洁白的颈项之下便是高挺的酥胸,实在是惹人遐想。加上黄金比例长腿带来的迷人身段,便是穿木棉袈裟的少林寺智枯方丈也挡不住那风情啊。

    此时一身水绿色印花绸缎长裙的轻舞霓裳静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一双柔荑轻握着面前的一杯清茶,波澜不惊的绝世容颜上,带着她那种惯有的让男人自惭形秽的孤傲冷清神情。

    她下手坐着的却是那“火凤凰”宇文凤。

    五个年轻男子,那林道瑞赫然在列,不过,即便是他跻身龙凤榜,在这里也只能做一个配角,因为其他四个男子不论出身还是武功都比他高出许多。

    其中两个年轻人,西门町在南下杭州的途中见过,一个穿蓝袍,一着玄黄长衫,正是位列龙凤榜二、三位的贺维枫和费宇清。

    身为华山派掌门人贺钦扬的独生子贺维枫,与宇文凤是同门师兄妹,此时坐在她旁边,两人不时地交头接耳,神态甚密。

    费宇清是昆仑派掌门人费斌的公子,却也是贺维枫的表弟,因费斌不能前来,费宇清便随舅舅贺钦扬和表哥结伴而来。

    而另外两人年轻人,却是更加了得。

    其中一位风流倜傥的年轻男子,锦衣玉带,腰挎一柄清奇长剑,神情倨傲,眼高于,正是黄山明月堡大公子柳怀亮。

    他二十岁时武功已尽得父亲真传,几年过去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今年更是荣登地榜十大英杰之一。

    始终不拿正眼看他,坐在他身侧的另一人,自然也是有他不屑一顾的资本。

    他的年纪看起来比在座的人都大,属于大龄青年,看样子已近三十,个子不高,人也瘦,却显得很是干练,嘴角留了两撇胡子,给他饱经风霜的脸更添了不少男人味。

    他是谁啊?

    正是当今武林盟主子郁非的大弟子,两年前便是地榜英杰之一的黄熙来。

    这亭内的九人任何一人行走江湖,都是万众瞩目的焦,此时聚在一起言谈间貌似温和,实则暗波涌动,互相较着劲,如果没有几位美女在座,最起码黄熙来就要跟柳怀亮干起来。

    且不他们谈一些江湖奇闻异事,聊一聊玄武庄灭门案,却当日午后时分,那崂山派的师兄弟三人,在桃花居出来后,由于初到江南,自然是流连于西湖的美景之中。

    那甩着膀子走路,一副吊儿郎当模样,估计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正是崂山派掌门大弟子,于树风。

    走在他两侧二十刚出头的两个年轻人,一个矮胖,一个瘦高,却是他师弟魏大有和卢友权。

    看那矮胖子魏大有脸相猥琐,两只眼睛贼溜溜的,想来就是在桃花居想搞一搞林雪恩或龙馨儿之人。

    此时三人顺着湖堤一路闲逛,不时惊诧于路过的美女,是指指,不知不觉走到了西湖一处偏僻之处。

    三人在湖边正要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歇会儿,瘦高的卢友权却突然指着湖中惊叫道:“师兄快看,那浮上来的是不是一个人?”

    “嗯?看样子真是,难道是在湖里游泳的?唔……不像,一动不动的,好像还穿着衣服咧……靠,不会是死人?”

    “啊?死人?这西湖里怎么会有死人?难道是天机阁杀了人就丢进西湖里?”魏大有有些吃惊的道。

    “啪!”

    于树风伸手就给魏大有头上送了一个大耳刮,“靠,丫个呸的,又来信口雌黄,老子不是告诉过你,心祸从口出,天机阁会干这种事么?”着,于树风又偏头对卢友权道:“阿权,师兄给你一个做好事的机会,你赶紧下水去看看那人是死是活……呃,不管是死是活都捞上来……”

    “师兄……我不会游泳哎……”卢友权摸着头看着于树风打断道。

    “靠,老子也不会游泳,你不是个高么,快下去,不定人还活着,别耽误了救人。”于树风瞪眼着,已是一脚将卢友权踢下了湖里。

    这冷不丁一落水,卢友权顿时手忙脚乱,猛喝了好几口湖水,不过,好在此处湖水不深,呛的卢友权鼻涕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他也在水里站了起来,湖水只到他齐腰深。

    卢友权心翼翼地在水中朝那浮着的人摸过去,原本以为是一具浮尸,心里还有些害怕,当看到他脸朝上浮着,虽然面色惨白,但嘴唇还有一丝血色,却是壮起胆来。

    这具“浮尸”自然是西门町了。

    他被那青年人踢落湖中后,已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而年青人对自己的“壮举”毫不为意,一个在老子面前装~逼的臭子,死了就死了,算个屁事。

    两个丫鬟正是年轻人家里的,她们对青年人此举早已是司空见惯,只能怪西门町倒霉了。

    至于宇文凤,倒是生了恻隐之心,毕竟事情因自己而起,不过,总不能自己下水去救人?虽然产生了一丝丝的内疚,但看青年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再经过他一番哄骗,还是跟其他三人一起离开了。

    ……

    在一家客栈内,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的西门町感到眼前人影晃动,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却是不能,此时耳边传来话声。

    “师兄,他已经昏迷三天了,究竟能不能活过来啊?”

    “靠,老子出马一个俩,你没看到他气色越来越好了?他受的伤可是不轻,这幸亏是遇到了我,不然早死了……”

    “嘿嘿……师兄,不带这么吹牛的,我和阿权也没看到你怎么弄啊,不就是喂了几粒师傅给我们的疗伤药丸么,煎的药还是城里的大夫给开的方子咧……”

    “靠,我没怎么弄?你没看到我每天为他推宫活血?要不是老子内力精深,能化出他内腑的积血?去去去……别在这儿添乱了,快到下面伙房看看药煎的咋样了。”

    “嘿嘿,阿权个高腿长,跑得快,让他去……”

    “靠,你个子矮,下盘稳……”师兄着,“哐当”给胖子屁股上来了一脚,“快去,是不是皮痒痒又想挨揍?”

    胖子师弟边跑出房间,边道:“师兄,算上这一脚,自打从崂山出来,你一共踢了我二十七脚,我要回去告诉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