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章 蝴蝶谷

第八章 蝴蝶谷

    还是来一首本章定场湿:蝴蝶翩跹舞自在,展得恙体无所碍。花海绿波弄淫巧,草屋阁胜蓬莱。

    事仍不少,还是连夜奉上一章……

    西门町之所以将身份告诉于树风他们,是觉的他们可以信任,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有什么不可信的?

    并且,自己知道的那线索,也正好可以问问他们。

    这个信息无疑将于树风“雷”到了,虽然没有告诉两个师弟,但对继续化名“何炜”的西门町这一路上更是悉心照顾。

    让于树风很是纳闷的是,怎么看西门町都不像传中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交谈中发现他谦恭有礼,性情刚正,也颇具狭义之风。

    特别对他处理与轻舞霓裳指腹为婚之事很是赞同和钦佩,很具有男子汉气概——你是天下第一美女了不起啊,老子不鸟你!

    果然不愧是大侠西门啸天之后。

    西门町这几天仍是气弱,但胸口裂痛已好了许多,话也不那么吃力。

    这日,一行人来到了蝴蝶谷所在的湘北阳新县境内碧莲山附近。

    由于山路渐渐崎岖,也越来越窄,马车已是不能同行,便打发了马车回程,于树风师兄弟三人就近整了一副担架,抬着西门町向山里进发。

    于树风师兄弟也没来过蝴蝶谷,只是听过而已,几人往山里走了有十几里左右,里面山林茂密,走着走着便迷了路。

    “呼哧,呼哧……”魏大有喘着气,抹了把脸上的汗水道:“师兄,歇……歇会儿?累死……我了……”

    于树风虽然没觉得累,但看师弟这样,现在又有不知道南北,便让他们停下就地休息,而自己则往前探路。

    于树风一路出来,沿途做了记号,还没离开魏大有他们休息地几里地,突然听到前面有打斗声。

    他心里一惊,竟然有人在蝴蝶谷附近打斗,难道不知道蝴蝶谷规矩,进入碧莲山禁止江湖中人械斗么?

    他心翼翼闪了过去,辙身在一颗大树后,探头看去。

    等看清场中形势,让他吃惊不。

    一片树林中对立着两拨人,一边四个,一边两个。

    那四个人赫然是华山派掌门人贺钦扬一行人,那两个人却是不认识,其中浑身笼罩在紫幕中的人垂手站在一旁,正看着一个铁塔般的大汉与贺维枫打斗着,而大汉竟然与名列龙凤榜榜眼的贺维枫打的是难解难分,貌似还占据了上风。

    那垂手站立一旁,对场中打斗貌似漠不关心的紫幕人,自然便是那英婷爱了。

    虬形大汉是是英扎吉安排给女儿的保镖兼保姆,名叫熊天霸。

    此时比贺维枫高了足有两个头的熊天霸手提一把足有一尺宽的大刀,拎在手里如天神一般,瞪着一双铜铃眼,嘴里吼声连连,一副很是兴奋的样子。

    熊天霸打的兴起,嘴里喝道:“奶奶个胸,老子还不信邪了……”

    大刀突然幻起一片刀影,威猛之极,大有横扫千军之势,朝着贺维枫便卷了过去。

    熊天霸势大刀沉,贺维枫开始避其锋芒,已与他游斗了片刻,渐渐摸清了熊天霸的路数。

    此时见他挥刀劈来,不再飘身退开,而是如风中飘叶,身子连晃,人已纵起,竟然立在了扫过来的刀上,脚一刀面,人已举剑刺向了熊天霸的面门。

    熊天霸一惊,赶紧抬手举刀,想要封住,贺维枫早已料到,手腕轻转,方向已变,刺向了他的肩头。

    贺维枫已深得华山派剑法精髓,变招极快,剑势如虹,熊天霸不及闪避,眼看中招。

    熊天霸猛地如平地一声炸雷般“嗨”的一声,侧身握拳向剑身击去。

    看他以空拳相迎,贺维枫脸含冷笑,内力劲吐,剑身顿时嘭起一团剑光。

    只闻“锵”的一声,熊天霸的铁拳与剑相触竟发出金属撞击之声,已将贺维枫的剑荡了开来,而熊天霸的铁拳竟是不惧刀剑。

    熊天霸得这一缓,手中大刀已是劈向了近身的贺维枫。

    贺维枫心内吃惊,却并不慌张,半空中一脚踢出,正中熊天霸胸口,但闻“嘭”的一声大响,熊天霸已被这一脚踢的后退了几步,而贺维枫趁势倒翻出去,半空中一个漂亮的扭身,已稳稳地站落了身形。

    熊天霸一声大吼,人已再次和刀扑上。

    贺维枫脚底一滑,已快速转到熊天霸身后,紧跟着长剑一抖,已疾速地刺向熊天霸后背。

    却是不料,剑势受阻,竟然刺不下去。

    虽然如此,熊天霸也是吃痛,嘴里更是吼声连连,但他对这种贴身战法甚感不适,却也无可奈何。

    不过,其一身横练功夫很是了得,贺维枫刺到他身上的剑并不能给他造成杀伤,而他看机会就是势大力猛一刀。

    这样一来,贺维枫胜在身形灵活,熊天霸依仗一身横练功夫,两人战在一处,一时半会儿竟是难以分出胜负。

    贺维枫始终不急不躁,在熊天霸的漫天刀影中来回穿梭,寻找熊天霸的弱处。

    这样又战了数十招,贺维枫终于发现,每每攻击熊天霸面部,他便举刀封住,想是他横练不到之处,脸皮还没练那么厚,便剑剑从不同方位刺向他头脸。

    果然,熊天霸开始手忙脚乱,不住后退。

    剑花闪动中,贺维枫一招“风动八方”正要伤了熊天霸,突然一条紫色衣带飞出,竟将数百斤的大汉一卷拉了开去,正是英婷爱出手救了熊天霸,而那紫带却如灵蛇般缩入其垂下的衣袖中。

    英婷爱朝贺钦扬几人摆摆衣袖,依旧是那副阴冷的嗓音道:“多有冒犯,见谅!”

    着,便不管不顾,带着那熊天霸向树林外行去。

    “站住!”宇文凤受不了英婷爱的冷漠,看她竟这样就想离开,不禁喝道。

    英婷爱只当没听见,继续带着熊天霸向林外走去。

    暗恋宇文凤已久的费宇清见状,一拔剑就要上前拦截,却是被贺钦扬拉住。

    “算了,虽然是那大汉先无理挑衅,但我们也没损失什么,还是办正事要紧,再蝴蝶谷附近禁止江湖中人械斗,被他们知道总归不好。”

    贺钦扬着,却是朝于树风隐藏之处看了一眼,便招呼贺维枫三人向树林另一边走去。

    于树风对华山派还是颇有好感,掌门人贺钦扬颇具侠义心肠,而其子贺维枫虽是龙凤榜榜眼,但为人不骄不躁,性格沉稳,很有其父风范。

    不过,于树风看到宇文凤在场,便断了出去相见问路的念头。

    西门町已将他受伤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于树风,对西门町口中姓“宇文”爱着火红衣衫的女子,于树风便断定是宇文凤。

    因此,于树风对传闻中飞扬跋扈的宇文凤便没什么好感,甚至隐隐地因为西门町对她产生了一丝厌恶,真怕自己出去言谈间得罪于她,而与她干起来。当然,很可能干不过的她,那就更丢人了。

    并且,于树风知道,宇文凤是贺钦扬老婆冯柳的爱徒,而冯柳极为护短,自己与宇文凤闹翻,百分百将冯柳也得罪了。这样一来,惧内出名的贺钦扬必将对自己也没有好脸色。

    脑子转了几圈,于树风还是等贺钦扬几人离开后才从树后走了出来。

    贺钦扬他们江湖大会结束后来到这里,想来也是去蝴蝶谷?盯着贺钦扬他们离开的路,于树风估计便是前往蝴蝶谷方向。

    于树风回到师弟他们休息处,招呼他们抬起西门町便往前走去。

    果然,顺着贺钦扬他们离去的路,七转八转,眼前突然出现漫山遍野的山花,无数的蝴蝶上下翩跹。

    而在不远处的醒目位置,矗立着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刻“蝴蝶谷”三字。

    几人大大送了口气,终于找到了蝴蝶谷所在。

    沿着山石旁一条径,转了几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彷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一片方圆百亩的空地上,栽满了诸般花草,姹紫嫣红,分外妖娆,漫天飞舞着蝴蝶,或红或白,或花或紫,或大或,是形态各异,看到人进来,这些蝴蝶也不怕生,是围着他们翩翩起舞,上下翻飞。

    而在葱郁的树林中掩映着大大,数十间茅屋和树木搭建的简易阁。

    空旷处引水为溪,搭木成桥。

    于树风知道,别看蝴蝶谷内青翠飘扬,花团锦簇,景色不是一般地美,但却是迷宫重重,步步隐含机关,不懂机关擅入者,休想穿过那看似简简单单的花草树林和溪水木桥。

    让魏大有二人放下担架后,于树风恭恭敬敬的朗声道:“崂山派弟子于树风前来求医!”

    PS:收藏不给力,击不给力,票票不给力,法克奋力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