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章 让人心疼的帅

第九章 让人心疼的帅

    没一会儿,从一处林中走出一个女婢,看了看他们,面无表情道:“请随我来。”

    于树风知道蝴蝶谷中多为女弟子,甚少男丁,这女婢行走看似慢慢吞吞,却是脚不沾尘。心里是暗自叹服,一个女婢竟有如此功夫,那谷中弟子甚至蝴蝶谷谷主独孤羽又是何等厉害?

    由于蝴蝶谷弟子很少出走江湖,独孤羽更是极少在江湖露面,蝴蝶谷的武功一直不为外人所知。

    蝴蝶谷武功如何权且不论,但却凭借“神医”独孤傲之名,将蝴蝶谷放在了江湖正邪双方都不敢得罪的位置。

    江湖中人行走江湖,那是把命挂在裤腰带上的,谁知道何时身受重伤要来求医蝴蝶谷?

    于树风跟在女婢身后,魏大有和卢友权抬着担架紧跟其后,不敢慢了半步,沿路折折回回,明明一条路可以直通,却是绕了个圈,兜转一番。

    大概几盏茶的功夫,终于到得一草屋前。

    女婢道:“请在屋里稍等。”着便走入了一片林中。

    于树风知道规矩,不敢造次,推开木门,当先走入了屋内。

    屋里很是简陋,只有一张简易木床,几张矮木凳,在墙角位置堆放了一些码放整齐密封着的瓶瓶罐罐。

    魏大有和卢友权直接将西门町连担架一起放在了木床上,便和于树风一起坐在了木凳上等候起来。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夏日的余辉将屋外的美景映衬的恍如人间仙境。

    坐在门边的魏大有正贪恋地欣赏着,却看到一个神清气秀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很快到了草屋外,看了眼站起身的魏大有,也没话,直接走进了屋内,眼睛一扫间,也不废话,几步来到了床前。

    于树风见状,也跟上前去,只见中年人先伸手翻开已然沉睡的西门町眼皮,微一沉吟,揭开了盖在西门町身上的薄被,查看了一番他胸口的伤处,却是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握住了西门町的手腕。

    这一握,中年人原本平静的脸上却是露出惊容,仿似遇到了平生未曾遇过的疑难杂症,一下子让他僵在了那儿。

    中年人虽然感觉西门町脉搏跳动奇特,经脉异常,却是不服气,暗中将一股轻柔的内力缓缓输入西门町体内,而西门町体内却如海绵般,将那股内力是吸收的干干净净,再去探查那股内力下落,却发现已经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一直沉睡的西门町却突然痛哼一声,醒了过来。

    西门町感觉体内异常胀痛,再看到面前的中年人,不由得一惊,但又看到因为关心西门町而上前一步的于树风后,西门町醒悟过来,这中年人应该是蝴蝶谷中人,是来替自己疗伤的。

    西门町咬紧牙,不再发出痛哼,脸上却渐渐地渗出了汗珠。

    中年人见状,心里暗生愧疚,再不敢贸然行事,又呆呆地想了片刻,抬头对于树风道:“这位少侠,贵友的伤情十分奇特,恕我不能医治,等我禀明谷主……”中年人到这儿,突然想起什么,又道:“对了,我们谷主正在会客,怕是一时半会儿不能前来,天色将晚,我先安排你们住下,等我们谷主有空再作打算,不知意下如何?”

    于树风赶紧拱手道:“那就有劳了。”

    中年人又看了一眼貌似渐渐平复下来的西门町,不再多言,皱眉低头走出了草屋。

    正在这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嗓音吼道:“奶奶个熊,这鬼地方真他娘的难找……有没有活人啊,老子要看病!”

    只听这声音,不是那熊天霸还有谁?

    这家伙也够横的,来求人还这么嚣张,怪不得先前向贺钦扬他们问个路,也跟他们干起架来。

    于树风一听“奶奶个熊”,便猜到了是谁,想来他们走了另一条路,越走越远,这半天才找到蝴蝶谷来。

    一是在别人地盘,二是发现那大汉蛮厉害,几个自己也不是对手,而那笼罩在紫幕中的人貌似更厉害,于树风伸手拉住了想去屋外看个究竟的魏大有,“老老实实呆着,别他妈给老子惹事。”

    魏大有虽然止住了脚步,嘴里却是不服气道:“我就是看看而已,这也不行?”

    “丫个呸的,再啰嗦老子踢死你。”于树风边骂边在魏大有的肥屁股上踢了一脚。

    这一脚将魏大有踢老实了,不情不愿地走到一张木凳前坐下,低个头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啥。

    于树风走到门边,看到一个女婢已领着英婷爱向另一处草屋走去,而熊天霸跟在后面,一颗大脑袋左转右转,到处看个不停,那把门板样的大刀也没有刀鞘,就这样斜负在背后,他身似铁塔,近两米长的刀身只到他大腿处,光这气势就够慑人的。

    很快女婢离开,英婷爱走进了草屋,而熊天霸却是守在了门外。

    于树风看到,不禁对笼罩在紫幕中看不出年纪分不清男女的英婷爱产生了好奇:“他”究竟是什么人,如此神神秘秘。而那可以跟贺维枫激战的大汉明显是“他”的跟班,并且惧怕“他”,在桃花居就发现,这种怕是来自内心那种深深的畏惧,那么,“他”的功夫岂不是骇人?难道“他”是地榜甚至是天榜上的大佬?那熊天霸不像受伤或有病,看“他”总是罩在一幅紫幕中,难道是“他”来求医?

    于树风正想着,刚才领路的女婢又回到了这处草屋。

    估计前来蝴蝶谷求医的人形形色色,谷中人见怪不怪,那熊天霸的蛮横并没有引起他们的不快,女婢仍是面无表情道:“请带上你们的朋友跟我来。”

    于树风见状,倒有些佩服这些女婢的胆识和沉稳,对蝴蝶谷也是越发的敬重起来。

    出了草屋,于树风几人跟着女婢七拐八拐,来到了一片高大杉林掩映下的几栋木前。

    这时,从木内走出一名眉目姣好的年轻女子,“欣姑娘好!”女婢冲女子微一躬身招呼后,便沿来路返回而去。

    叫欣姑娘的年轻女子走上前来,对于树风展颜一笑道:“您是于少侠,今晚就屈尊在这里住一晚了,我们谷主或许明日方有空过来。”

    “欣姑娘客气了,我正是于树风,那么就麻烦了。”于树风拱了拱手道。

    年轻女子轻轻一摆手,便转身带于树风他们走进了靠左的一间木内,扫了一眼屋内道:“你们今晚就住这儿,一是吃饭的地方,一会儿会有人送晚饭过来,二的房间已收拾好,吃完饭没事的话就早歇歇……”她顿了一下,接着道:“不过,即便有事,也希望你们别走出外面那片杉林。”

    于树风赶紧道:“不会不会,今日我们累了一天,饭后我们就上床休息,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年轻女子了头,不再话,却是看了眼担架里的西门町。

    西门町遮掩肤色的黑灰早已被西湖水泡净,现在露出了本来面目:长眉如剑,双眸如星,鼻如悬胆,薄唇微挑,下巴刚毅的弧度显露出他内心的刚正和坚毅。

    这张脸既有今生的邪魅俊雅,眉目间又糅合了前世的阳刚平和。

    此时西门町伤病之身,脸色略显苍白,让他帅气的脸更增加了一份让人心疼的味道。

    蝴蝶谷弟子很少外出,或许没见过什么帅哥,年轻女子一见,便不自觉呆了一下。

    而西门町看年轻女子看过来,便冲她微微一笑以示招呼,立时将西门町的帅又提升了一个层次,让年轻女子没来由的脸色一红,不敢再看,低头匆匆走出了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