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一章 冥顽之脉

第十一章 冥顽之脉

    “不知道你要问什么?”独孤羽在两个青衣婢的搀扶下,走到屋里一张椅子上坐下后,看着英婷爱缓缓问道。

    “蝴蝶谷有先来后到的规矩,你先替他疗伤。”英婷爱却是走到另一张椅子前坐下,身子往椅背上一靠,看了眼床榻上的西门町,方不急不慢道。

    独孤羽却是道:“无妨,这位公子的伤要费些时日,倒是不急。”完,独孤羽便静静地看着英婷爱,一副你不问我就一直等着的架势。

    英婷爱眼中闪过一丝惊诧,没有话,也是将双眸看向了独孤羽,貌似要看穿独孤羽的内心。

    两个人便这样无声地对视,都不将目光从对方眼中移开。

    虽然英婷爱的眼神中偶露寒芒,但独孤羽始终是一副平静的眼神,眼里没起任何波澜。

    此时房间内虽有五个人,却是寂静无声,一股压抑之气渐渐地在空气中蔓延。

    终于,静立在独孤羽身后的一个婢感觉受不了了,扭了一下身子,嘴里干咳了两声。

    这轻轻的两声干咳却如在平静的湖面投进了一枚石子,立时激起圈圈涟漪。

    另一个青衣婢长吁一口气,仿似受到传染,也是干咳了两声。

    英婷爱也终于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顺势移开了目光,却是看向了床榻上的西门町。

    西门町或许是这几个人中最没有压力的,只是感到好奇,这大眼瞪眼的搞什么名堂?

    见英婷爱看向了自己,西门町却是没有兴趣玩这种“瞪眼”游戏,很干脆地闭上了眼睛。

    英婷爱盯着西门町看了会儿,像是下了决心般,轻咳一声,再次回转目光看向了独孤羽,突然问道:“海洋之心,你听过么?”

    这一问,顿时让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独孤羽身形一震,隔了好一会儿方才镇静下来。

    独孤羽看着英婷爱,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嘴里却是缓缓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海洋之心应该是一种花,一种生长在极地冰川的花。”

    “那它有何特性?”听独孤羽这么,英婷爱内心一喜,紧跟着问道。

    见英婷爱问的如此急迫,独孤羽心中已是了然,学着英婷爱的口气不急不慢道:“海洋之心晶莹剔透,有‘冰花’之称,为数极少,无色无味无毒,属极阴至寒之物,对女子而言,是护肤养颜延缓衰老的圣品,将习武者而言,更是提高修为治愈内伤的灵药,但……”独孤羽到这儿,却是看着英婷爱停了下来,眼里的意思很明显,我不你也懂的。

    果然,英婷爱没问“但”什么,而是直起了腰身,终于露出一副虚心求教的语气道:“请问医仙,可有救治之法?”

    “天下万物,一物降一物,有是有,却是极难寻觅。”独孤羽完,给了英婷爱一个很是可惜的眼神。

    英婷爱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医仙请,再难我也要找到!”

    “地火灵珠。”独孤羽轻轻吐出四个字后,叹了一声,以宣判英婷爱死刑的口吻接着道:“唉,此物生长在活火山附近,并且,它只在夏夜露时昙花一现,这东西比海洋之心还难得。”

    但英婷爱却不这么认为,嘴里念叨着“地火灵珠”,人已站了起来,内心里再无瞧蝴蝶谷和“医仙”独孤羽的意思,很是诚恳地拱手道:“谢谢医仙赐教,多有得罪,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姑娘不必客气,独孤羽应该的。”独孤羽也是欠了欠身道。

    独孤羽一进来便看出笼罩在紫幕中的英婷爱是个年轻女子,之所以一见面便与她上演那一场“对眼”的斗法,只怪英婷爱对蝴蝶谷的无理,一再坏了蝴蝶谷的规矩。

    独孤羽虽然性情淡泊,却是宁折不弯的个性,现在英婷爱改变了态度,独孤羽的口气也缓和下来。

    英婷爱不再多言,又朝独孤羽拱了拱手,便向门外走去。

    但她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回转身后,那始终拢在长袖内的一只手伸了出来。

    看到这只手,连独孤羽也不禁露出了欣赏羡慕之色。

    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什么“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哪里能及得上这只手之万一?这只手仿似上帝用一块嫩白温泽的美玉精雕细刻而成,是那么的精美,那么的勾人魂魄。

    当然,英婷爱伸出这只手不是来勾引独孤羽,此时这只手上托着一只巧的白色瓷瓶。

    “抱歉,差又忘了蝴蝶谷规矩,没付珍资就准备离开了……”英婷爱到这儿,眼含深意地瞥了一眼正满脸疑问之色看着她的西门町道:“这瓶内的东西医仙或许有用。”

    女人天生爱美,独孤羽也不例外,直到此时她才从英婷爱那只足以迷倒众生的手上移开目光,也没话,偏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婢。

    青衣婢会意,赶紧过去,伸手取过瓷瓶的时候,忍不住想摸一下那只手,英婷爱却是及时地将手缩回长袖内,一转身,离开了房间。

    英婷爱走了有片刻,独孤羽方始全身放松,靠在了椅子上,看那方遮脸的黑纱,却已是浸湿了香汗。

    轻轻旋开瓷瓶的木塞,独孤羽只看了一眼,便暗自头,又盖上了木塞,然后握着那只瓷瓶,闭上了眼睛。

    站在独孤羽身后的两个青衣婢,看她闭目养神,立时举起雪白的皓腕,各攻占独孤羽一个香肩,为她不停地推拿起来,看她们手法娴熟,显然经常为之。

    片刻之后,独孤羽睁开双眼道:“行了,扶我去看看西门公子。”

    西门町一直在悄悄打量这个被于树风夸上天的“医仙”,从她刚才与英婷爱的“交锋”中,已经感觉到她的确是个奇女子,从容淡定里显出她胸中有墨,温和的言词中却透着犀利反击。

    此时他听到独孤羽口中出“西门公子”,这一份心内的震撼虽不如英婷爱给他的大,却也让他猛地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走过来的独孤羽。

    独孤羽到了床前,看西门町这个表情,已是明白了他心中所想,淡淡道:“十几年前,因为公子的‘冥顽之脉’,令尊西门大侠便携公子到蝴蝶谷找过我父,父亲虽有‘神医’之称,但也是无能为力。不过,父亲对这‘冥顽之脉’却是作了详实的记录,也一直苦思救治之法,只是……”到这儿,或是及自己的父亲,勾起了独孤羽的回忆,竟是低头沉默起来。

    窥到独孤羽的双眸中渐渐泛起水雾,西门町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赶紧咳嗽两声打断她的遐想。

    独孤羽回过神来,对自己的失态,苍白的脸上不禁飞起两朵红云,所幸蒙着黑纱,西门町也看不到,她抬腕抚了一下额头,悄悄拭了下眼睛,才接着道:“昨日任师叔到公子的脉象之症,觉得很是熟悉,再查看父亲的记录,便猜测是‘冥顽之脉’,而‘冥顽之脉’万中无一,今日一见,果然是西门公子。”

    西门町听独孤羽这么,对她认出自己已是释然,心里却更加好奇英婷爱是如何认出自己的:如果是别的原因还好,但如果她也是凶手之一,或者跟凶手有瓜葛,那以后的日子可得东躲西藏了……她最后看我一眼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示我治好了伤也没用,出去一样是被杀?不定她根本没走,就守在碧莲山附近等自己出去……

    西门町这么一想,脸上便露出疑虑之色。

    独孤羽却是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便道:“西门公子,对你的身份仅有我和梅、菊知晓,你不用担心会泄漏出去。”

    西门町一听,心念一转,便道:“谢谢谷主,你知道刚才那位女子是谁么?”

    独孤羽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西门町露出一丝苦笑道:“她知道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