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二章 突变

第十二章 突变

    每一个正常人体的经脉都分为正十二经和奇经八脉,其中正十二经连接了人体内五脏六腑之正气,并按十二时辰的变化而自然而然的周天运转,并且这正十二经在人体内都是连通的,各条脉络之中的气息犹如低压的电流,虽然十分微弱,却是“阴阳相贯,如环无端”的循环往复。而奇经八脉却是独立于正十二经,有自己的一套运行规律,与正十二经不贯通,也不参与脏腑之气的运转,但却可以为正十二经中盈亏的气息进行补给。

    西门町不是正常人,他体内是冥顽之脉,那奇经八脉中,除了任督二脉还忠于职守外,其余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等六脉却是冥顽之极,正事不干,经常给正十二经的周天运转捣乱,甚至参与其中,大有取而代之的架势。

    这样一来,西门町体内的经脉运转错乱之极,奇经八脉不给正十二经进行气息补给,甚至正十二经周天运转出来的一气息也被它们胡乱引导而自相消弭,这便是西门町自躏弱多病的原因了。

    身具如此经脉的西门町自然是不能习武练功。

    没错,练功者会将这脉络中的气息不断变强变大,但对西门町而言,那股气息越大,在他体内自相消弭时引起的动静越大,造成的伤害也越大,百分之九十九可能会走火入魔而亡。

    不过,冥顽之脉也能分清敌我,如有外来气息入侵,它们是会一致对外的。

    这也是独孤羽那个任师叔为西门町输入内力,却立时被吸收消融的原因。当然,这吸收消融的过程,西门町得要吃苦了。

    西门町因为那青年人含忿一脚,脏腑受伤,经脉也是受创,正十二经的周天运转已是受了影响,造成他气息愈发微弱。

    独孤羽虽有“医仙”之称,治愈西门町胸口断骨之伤和脏腑受损还行,但治疗这受创的冥顽之脉却是颇为头疼,关键是冥顽之脉不受外力控制不听使唤啊!

    西门町已留在蝴蝶谷疗伤已十几日,那于树风师兄弟却在西门町被女婢带走的第二日留书一封,离开了蝴蝶谷。

    这日上午时分,在那座跨院的一处房间内,西门町躺在床上正接受独孤羽的针灸刺穴。

    “独孤姑娘,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了,我现在已经感觉大好,明天就不用再受累为我针灸了。”

    跟往日一样,看独孤羽在自己中乳穴上扎下最后一针,西门町看着几天前便不再黑纱遮面的独孤羽,眼中露出歉疚和声道。

    独孤羽苍白的脸上早已布满细密的汗珠,站在一旁的梅看针灸完毕,已第一时间搀扶她坐了下来,而菊也及时举着一方香帕为她拭汗。

    “西门公子,你不必总是这般客气,换着别的求医者,独孤羽也会如此……”独孤羽着,接过梅递过来的一盅汤药喝了下去,又歇了会儿,淡淡一笑道:“你受损的经脉独孤羽只能一天天地慢慢修复,快不得,要想治愈,起码还得十天时间。”

    “可是你的身体……实在让我……让我……”西门町看着这个貌似弱不禁风的娇躯,想到她这些天不辞辛劳为自己疗伤,虽然她换个人也是如此,但西门町清楚,独孤羽被江湖中人奉为“医仙”,虽然荣耀,但背后的艰辛和悲苦却是鲜有人知。

    “我前天便告诉过你,你不用担心,我从记事起,便在生与死中挣扎徘徊。”到这儿,独孤羽轻轻一笑,“人千古艰难唯一死,但我却是对死亡毫不畏惧,能活十几年,我已知足矣。”这几句话的很是俏皮,一副淡然生死的神色。

    通过这些天的接触,西门町和独孤羽慢慢从病人和医生的关系,慢慢成了可以交谈甚至互相信任的朋友,西门町对外表娇弱内心坚强的独孤羽,除了钦佩,也有一份怜惜,一份歉疚。

    “独孤姑娘医术高绝,总有一天会找到医治自己绝症的良药。”西门町听她这么,心里不觉一疼:这么一个娇弱女子,那是经历了何等的磨砺,才具有如此淡然面对生死的胸襟和气魄?

    西门町话一完,独孤羽想到什么,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中闪过云雾一般的光芒,那美轮美奂的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晕,更增倾城风姿。

    看独孤羽露出这副表情,西门町不明所以,却是看的呆了。

    不过,西门町很快回过神,赶紧没话找话道:“咳咳,独孤姑娘,你在我玄武庄下的毒叫什么来着?”

    原本有些羞涩的独孤羽被西门町盯着看,脸色更是绯红,正想着是不是该走了,听西门町这一问,自然而然接口道:“晶毒,毒手屠夫申九道的晶毒……”心里却是想着:江湖传言西门町不学无术、贪恋女色,是个出名的花花公子,而这些日子的接触却是与传闻不实,当的是个谦谦公子,可……可刚才他这般无礼地盯视于我,难道是他一直掩饰,故意在我面前假装么?

    独孤羽这么想却是看了自己对男人的魅惑力,要不是西门町自制力足够强大,换着意志力稍薄弱的男人,就不仅仅是痴望着她发呆了,很可能丹田一热,干出冲动的事来。

    “哦,晶毒,晶毒……对了,你申九道已十几年没在江湖露面,这毒真出自他手么?”

    “十几年前,申九道配制出了晶毒,竟然在江湖中试毒,造成了无尽的杀戮,被江湖人称之为‘毒手屠夫’,引起了江湖正义的追杀,据江湖传,申九道在这场追杀中被击毙,申九道从此在江湖销声匿迹,而晶毒也随之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晶毒配制极为不易,现在晶毒复出,十有**出自申九道之手,看来江湖传言也不可信,申九道还活着。”独孤羽恢复了一副淡然的神情,娓娓道。

    “独孤姑娘既这么,应该不会错了……”西门町沉吟道:“申九道,我一定要杀了他,为我玄武庄报仇!”

    “申九道不但武功高强擅长用毒,为人也是极其狡诈,不然的话,当年也不可能在江湖正义的围剿下逃脱。虽然现在晶毒复出,但他却没在江湖露面,要找到他可不容易。”

    “嗯,我知道,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他……”

    西门町正着,突然感到眉心处一疼,紧跟着屋外传来一阵闷雷。

    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还晴天丽日,转眼间已是乌云盖,雷声滚滚。

    这一瞬间,西门町只感到头痛欲裂,脑海中前世和今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影像仿似打架般又交叉闪现,俊美的脸上很快便疼出密密的汗珠,而额前那圈淡淡的粉色印记时而殷红如血,时而消失不见。

    西门町双手抱头,在床上是不自觉的翻滚,哪里还顾得上身上的伤痛。

    猛然看到西门町这副发了疯的样子,不要梅菊,就是见多识广的独孤羽也是愣住了。

    随着屋外“喀拉”一声雷响,“哗啦啦”倾盆大雨已漫天而下。

    这个时候,一直受疼痛折磨开始用头撞墙的西门町却是慢慢平静下来,这一会儿,他单薄的衣衫已被汗水淋湿,此时缩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看他的额头,那一圈血红的印记让人触目惊心,仿似要滴出血来。

    而原本一脸正色的西门町,却在瞳孔深处,透露出一股淫邪之气。

    此时他看着独孤羽,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让一直发愣的独孤羽不自禁地站起身向后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