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三章 坏人

第十三章 坏人

    正十二经络是维持人体内一片天地的气候恒定,而不受人体外大气候的影响而变化,但奇经八脉却是随着人体外天地大气候的转换而失常。

    西门町天生冥顽之脉,在这个电闪雷鸣的大雨天,冥顽之脉借助外界的力量,跟西门町开了一个玩笑:久被前世压制的今生,终于翻了身,将前世的思维和灵魂踩在了脚底!

    但西门町此时的记忆还停留在枕香被杀那晚。

    西门町盯视着独孤羽,一时还搞不清状况:那个嚣张的蒙面黑衣人没能杀死我,却是被眼前这个美女救了?真他娘的妙啊,本公子一贯命大,想杀我?门都没有。啧啧……这妞是谁家的啊,太他娘的美了,这脸蛋俊的,这胸口鼓的,这腰细的,这屁股翘的,貌似比柳如如还美了几分,这可真是要了本公子的命了。呃……真要是她救了我的话,这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本公子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以身相许了。

    此时的西门町色字当头,黑衣人已经将玄武庄灭门的事压根没想起来,他吃力地在床上坐起身,整了整衣衫,咳嗽两声,一本正经道:“咳咳……这位娘子,可是你不顾危险救了生一命?”

    西门町突然之间变了个人似的,独孤羽也是搞蒙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独孤羽可没见识过“双面人”,更没听过“变身”。

    此时她在梅菊的搀扶下,已离开床榻有些距离,听西门町这么一问,更是摸不着头脑,心里对西门町语气轻浮的“娘子”称呼很是气恼,不过,她也不便发作。

    独孤羽勉强一笑道:“西门公子,此话何来?”

    西门町一听,心里乐了,马上摆出一副往日迷倒青众生的笑脸道:“娘子,你认识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哦?”

    独孤羽没话,她身侧的梅却是笑道:“西门公子,你跟我们开玩笑么?”

    “这位漂亮的姐姐,难道你也认识我?哎呀,真是罪过,我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呢?”

    梅菊都以为西门町是在开玩笑呢,一听之下,都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独孤羽看西门町虽然语气轻佻,却不像是开玩笑,不由得皱了下眉,看着西门町缓缓道:“我叫独孤羽。”倒要看看你是真不认识我,还是故意调笑于我。

    但西门町一听之下,顿时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道:“独……独孤羽?难道你是蝴蝶谷的独孤羽?”

    这一下,连梅菊也发现西门町不似在开玩笑,都止住了笑,一脸怪物般地看着西门町。

    独孤羽心内也是震惊,不清楚西门町怎么会突然不认识自己了,难道是冥顽之脉引起?自己的针灸刺穴出问题了?

    这么一想,独孤羽却是产生了一丝内疚,当然,她也不能确定,便轻轻头道:“我便是蝴蝶谷的独孤羽。西门公子,晶毒的事你还记得么?”

    “晶毒?是什么东西?跟我有关么?”西门町一脸奇怪地问道。

    西门町此时也发现有不正常,几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难道自己脸上有花?

    心里想着,便不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咳咳,独孤……羽妹子,你们为何这样看我?难道我错了什么?”

    独孤羽心内一叹,想不到自己替人疗伤治病,却是将人治失忆了。

    独孤羽挤出一丝笑容,虽然不忍提起,但还是道:“西门公子,那玄武……玄武庄的事……”

    “啊——”西门町猛地叫了一声,随即问道:“羽妹子,我家里怎么了?难道真的……真的……”

    独孤羽这一提“玄武庄”,西门町果然有反应了,还是反应强烈,毕竟事关自己的家人,他一下想起了黑衣人的话“……金陵玄武庄从此在江湖除名……玄武庄四百六十七人仅剩你一人……”。

    “玄武庄四百六十七口,现在仅余你一人……”

    “你骗人!难道我父亲也会被杀?他那么厉害,绝不可能!”西门町突然叫道。

    “千真万确,独孤羽何必要骗你,那晶毒便是毒害西门大侠的毒药!”独孤羽冷然道。

    她心里想着,会不会是讨论晶毒的原因,让西门町想起了家里的灭门案,内心郁愤之下,失了记忆?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便想用“晶毒”刺激一下西门町的记忆。

    西门町一听,如遭重击,脸色顿时惨白,衬托着额头那圈血红印记愈发的艳红夺目,人一下子萎靡下来,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独孤羽见状,精神一振,挣脱了梅菊搀扶她的手,上前两步,突然一指在了西门町脑门神庭穴,虽然力道十分微弱,但中之处,却是正中要害,西门町顿时两眼一翻,昏迷过去。

    梅菊赶紧跟了上来,看独孤羽这么做很是好奇。

    “西门公子或许因为触动了伤心事,造成身心崩溃而发生了暂时性失忆症,让他先睡一觉,醒来后再看看。”独孤羽娇~喘了一阵,伸手把了一下西门町的脉,慢慢道。

    “哦,西门公子没事?刚才怪吓人的,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梅看了看西门町,脸上露出一副怜惜的神情道。

    “唉,我也不清楚,希望他没事。”独孤羽摇了摇头道,突然想起什么,眼睛盯着西门町,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给梅菊听,“以后跟他相处还是心为妙,看来江湖传言并非造谣生事空穴来风。”

    “姐,西门公子不像是坏人?”菊看着独孤羽,眨了眨眼睛道。

    “是啊,姐,西门公子蛮彬彬有礼的,不愧是读书人,比那些江湖人和善多了,虽然他刚刚有失常,但刚刚这样也蛮可爱的呢。”梅笑嘻嘻道。

    “丫头,你们知道什么,有些人表面文质彬彬,实际上内心邪恶之极……唔,好像雨停了,我们走。”

    PS:持续邪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