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四章 真的是失忆了

第十四章 真的是失忆了

    大概一个时辰后,西门町被封的穴位自动解开,人也醒了过来。

    玄武庄被灭门的事实让他一时不能接受,也收起了“以身相许”独孤羽的念头,他现在想得不多,唯一的念头便是赶紧离开这儿,先回家看看。

    家里要是真被灭门的话,自己的命得心了,到时候只能去投靠岳父大人……唉,看来以后逍遥快活的日子要结束了,岳父大人可不是老爸,老家伙以前就看我不爽,我得学乖,别让他找个借口休了我……草他娘的,是什么脑残的断子绝孙的王八蛋跟我们玄武庄有仇啊?要是让老子找到你们,老子……老子……老子一定要请求岳父大人为我家做主,杀了你们这群龟孙,不,不能让你们死的这么轻松,男的先阉了再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女的先奸后杀再鞭尸……奶奶,妈妈,你们真的不在了么?呜呜……那以后谁来照顾你们的町儿,谁来疼你们的町儿啊……受受,你也被他们杀了么?你可别怪我心狠这几天不见你,为了你的事,我可是被老头子狠狠揍了一顿,你那么,我就把你那个了,老头子真是冤枉死我了,你哪里啊,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大的大,该的,很多地方比桂嫂还大呢……呃……桂嫂,你也……

    西门町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房间门被突然推开,独孤羽在梅菊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看西门町眼睛红红,脸上还挂着几滴泪,正有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独孤羽微微一笑道:“西门公子,你感觉好些了么?”

    独孤羽这一笑,当的是倾国倾城,立时让西门町又看傻了,哪里听到独孤羽了啥。

    看到西门町这副样子,独孤羽估计他还在失忆中,便轻咳了两声。

    西门町愣了愣,很快回过神,赶紧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从床上坐起身,脸上也换了一副正经模样道:“羽妹子,这里是哪里?是你们蝴蝶谷么?”

    “嗯,正是蝴蝶谷……”独孤羽思量着要不要告诉他失忆的事。

    西门町一伸手已掀开了被子,抬脚就要下床。

    梅赶紧上前拦住道:“公子,您这是要干嘛?您的伤还没好呢,赶紧躺下来让我们姐看看。”

    但这个时候西门町“想回家看看”心切,感觉身上也没啥大碍,虽然有些气力不足,但自己经常这样,便没当回事,拦开梅的手道:“我要回家,我不信家里都没人了……”

    “哎,公子,我们真的没有骗您,您……您真的不记得我们了?您来蝴蝶谷已经十多天了呢……”

    “什么?我已经来了十几天了?我昏迷了那么多天?”西门町不管不顾正在弯腰穿鞋,一听之下,顿时抬头吃惊道。

    “是啊……”梅着,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过去道:“喏,这是于树风于少侠临走时给您留的信,我刚刚从您房间拿过来,您看了就明白了。”

    “给我的信?于树风于少侠?是谁啊?跟我有关系么?”西门町嘴里嘀嘀咕咕,手上却是接过了信。

    西门町看信封上一片空白没写收信人,一脸疑惑地从里面抽出一页纸,看纸上写的满满当当,便打开看了起来。

    西门老弟:

    见字如晤!

    你我兄弟虽然相处不久,但通过这几日的交谈,老弟的为人,做哥哥的还是很钦佩的,当的是拿得起放得下,颇具男儿本色,不愧是西门大侠之后。

    关于玄武庄被灭门之事,老弟你也早从伤痛之中走了出来,这里我就不赘言了。我只想一,对你的丧亲之痛,我们师兄弟感同身受!

    我知道,你心里充斥着报仇的念头,但敌人能将玄武庄一夜间灭门,他们的力量绝对不能视,报仇之念当从长计议。

    西门大侠乃我辈敬仰之人,玄武庄也是武林正义之师,对玄武庄的陨落,对西门大侠的不幸,不仅仅是你,从这次的江湖大会就可看出,整个江湖正义之士都会为你报仇,为玄武庄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我与老弟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本要在蝴蝶谷相陪于你,等你伤好后再一同离开。但今日我见到了华山派掌门贺钦扬,他告知我毒害玄武庄上下的毒乃是“晶毒”,是出自毒手屠夫申九道之手,我对申九道其人不甚了解。在交谈中,我得知十几年前,江湖中人围剿申九道,而申九道最后一次露面,却是在我们崂山派附近。因此,贺掌门建议我赶紧回崂山,问问我师父,是否知道一些关于申九道的消息。

    老弟,我们师兄弟先行一步,你安心在蝴蝶谷疗伤。

    至于你伤愈后去哪儿,老哥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去天机阁,毕竟玄武庄跟天机阁关系非常,轻舞大侠与西门大侠更是关系默念,你去天机阁,起码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当然,我也知道你的想法,如果你实在不愿去,还是来崂山派,崂山派就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亲兄弟。

    记住,不管你去哪儿,一路心!

    老哥于树风字

    某年某月某日于蝴蝶谷

    西门町看的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不过看样子,信的确是写给自己的,再一看日期,果然是十几天前。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一都想不起来呢,难道我……我失忆了?

    “西门公子,你想起来了么?”梅一脸关心地问道。

    “啊——嗯,这……我……”西门町从信上抬起头,却是不知道啥,真他娘的,难道我真的失忆了?

    独孤羽此时也走上前来,眼中闪过一丝歉意,轻声道:“西门公子,可否让我替你把一下脉?”

    西门町还纠结在自己是不是失忆中,也没看独孤羽,却是本能地将手伸了过去。

    不过,独孤羽把脉后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自己针灸刺穴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他列缺、神门、少冲等影响思维和记忆的穴位都没出现异常啊?

    独孤羽正想着,西门町已是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她道:“我是不是失忆了?”

    “看情况是的,不过,你只是暂时性失忆,唔……西门公子,你最近的记忆是什么?”独孤羽此时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最近的记忆?我只记得被一个蒙面黑衣人在我脑门上击了一指就昏死过去了,醒来便到了这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羽妹子,你能跟我么?”西门町着着,又看着独孤羽发痴了。